踩过界 赌城群英会 兰花劫 射雕英雄传 不懂撒娇的女人 全职没女
A+A-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1~5集)

港剧台 | 日期:2014-12-29 10:8:10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331 | 评论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1~5集)播出日期12月29日至1月2日

第1集(12月29日)

收买陆山诬陷小燕

开设借钱易合作钱庄的杜振锋(马国明饰)不但借钱给百姓购买生财工具,还请田二牛(陈勉良饰)老师教他们种田的技巧,以期各人收成赚钱后还钱,众人听课后振锋更会请他们饱餐一顿。

振锋看见一名穷书生拾起地上的馒头吃,邀书生到酒家一起吃饭,他认出书生是旧邻居方贵祥(袁伟豪饰),贵祥咽到,振锋想出用童子尿替他解困。贵祥投河自尽获救,他自惭为筹盘川把妹妹卖到青楼,他答应两年后替妹妹赎身,可是他功名考不上,两年之期将至,他亦没钱把妹妹赎回来。振锋扬言开钱庄的父亲银两多的是,乐得替父亲多花些钱,答应贵祥替其妹赎身。振锋父亲杜楚南(刘丹饰)刚好经过听到,只觉振锋是个败家仔。

楚南想接小燕入门

楚南见大夫后心神恍惚,险被木头车撞到,惠琳(杨怡饰)及时拉住他,但也告扭伤了脚。惠琳替楚南疗伤后,楚南给她诊金,惠琳不收,后楚南掉了钱袋,惠琳又把钱袋还给楚南。惠琳与师妹惠瑜(乐瞳饰)为筹师父的医药费及普渡庵的修葺费用而下山,盘川亦已几乎用尽,惠瑜埋怨惠琳无视自身急需银的现况,反被惠琳以佛祖道理教训。

楚南打算在自己六十大寿当日给小燕(潘芳芳饰)及振锋母子一个名分,原来当年楚南带怀了身孕的小燕回家,正室唐婉贞(谢雪心饰)及妾侍何秀仪(马蹄露饰)坚拒小燕入门,婉贞更以死相逼,楚南惟有把小燕安置在别处。

振锋拒绝惠琳借贷

小燕借口接济同乡要求楚南给她五十两,楚南识穿她乃代振锋借钱,斥振锋一事无成。躲在厅外的振锋闻言,忍不住走进去与父理论,楚南被气得几乎晕倒,他自觉身体愈来愈差,必须尽早让小燕入门。振锋把钱借给贵祥,嘱贵祥把妹妹安顿好后回借钱易,一边读书一边工作。

惠琳与惠瑜以普渡庵的地契作抵押,向借钱易借二百两银,但因条件不足被振锋拒绝,振锋开玩笑的说她们可到绮红楼借钱,二人急不及待往绮红楼走去。绮红楼的莫三娘愿意借钱,还请她们签卖身契,她们才知道绮红楼是妓院。

振锋心忖有大阴谋楚南长子振铭(陈山聪饰)考得殿试进士第四名,并得吏部尚书荣伯轩(李成昌饰)赏识,加以提携。楚南高兴得饮醉了,竟捉紧婉贞的手当小燕,说大寿当日会安排小燕母子入杜家。婉贞贴身婢女香梅(朱斐斐饰)听到后,把消息传遍杜家。

借钱易守了两年仍未有人还钱,但振锋深信穷人一样会守信,赚到钱后会还钱。秀仪促婉贞阻止楚南接小燕入门,婉贞却往找小燕。小燕的同乡陆山带家乡特产给她时,提出与她再续前缘,被小燕赶走,却在门外被婉贞叫住。陆山与小燕原有婚约,但因陆山好赌,致小燕卖身替他还债。婉贞回家后故作从容,又命秀仪拿银票到望江楼给陆山。

仲安急借十万两银

县官顾仲安(余子明饰)与楚南是相交二十年的好友,他表示京师将派人查核县衙存银,但因税收有所延误而存银不足,向楚南借十万两,声言查核完毕即原银奉还。莫三娘到酒楼欲说服惠琳及惠瑜卖身被赶走,惠瑜因被当众羞辱,誓要找振锋算帐,她向贵祥问路,贵祥便带她们到借钱易,结果振锋被惠瑜打了一场。振铭赶在楚南大寿之日回到家乡,楚南正欲宣布正式让小燕入门之际,陆山闯进,自称是小燕的情人......

第2集(12月30日)

孝心被利用振锋失财

陆山声称与小燕有夫妻之实,更指振锋是他的儿子,楚南问陆山取证据,振锋愤斥父竟不相信母亲,婉贞与秀仪指振锋是野种,赶他与小燕走,楚南气至晕倒。秀仪觉得陆山面熟,想起婉贞曾命她交钱给对方,恍然所有事情都是婉贞安排的。振铭妻子崔素秋不相信小燕做出对不起楚南的事,振铭着她不要多事,免招惹是非。素秋问夫会否担心振锋与他争家产,振铭自言志不在此,他希望做个好官,为民请命。小燕母子到寺庙拜神,贵祥顺道拿字画去卖,转眼卖光。

大寿之后会有大劫

贵祥闻得寺内有一清风居士,算命甚准,便去请求为他卜算仕途。惠琳与惠瑜在寺内吃了三天斋菜,因没钱添乡油遭白眼。清风居士指贵祥此生与功名无缘,贵祥失落,振锋指斥居士是骗人的江湖术士。居士看了看振锋,说出他父亲的情况,还指楚南六十大寿后会有大劫,劝振锋为父多行善积德,则或可有转机,还请振锋紧记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两句话。惠瑜听到居士的话,想出筹钱的方法,她跑去挡着振锋的路,表示可替楚南种生机,令楚南延年益寿。

婉贞命人棒打振锋

振锋不信,惠瑜转而指振锋的跌打师父不济,没把他的伤医好,还请惠琳即时替他治理,惠琳果然几下工夫便把振锋的伤治好,惠瑜以退为进,谓过几天便走,提醒振锋不要后悔种不到生机。小燕替楚南求了一支下下签,十分担心楚南情况,翌日她与振锋到杜家,但被拦住,婉贞更命下人棒打振锋,振铭看见,请小燕母子先离开;后振铭指婉贞过分,婉贞反指振铭不孝。振锋被打到双手全是瘀伤,誓言愈被阻拦愈要探望父亲,振钧协助小燕母子从后门入杜家,婉贞发现,再次命人打他们,幸楚南及时来到。

偷偷垫支三百两银

小燕强调没做对不起楚南的事,楚南也相信小燕,他自知身体健康不佳,必须在有生之年给小燕母子名分,但慨叹人言可畏,若小燕没法证明她的清白,便给婉贞口实,阻止她入门。惠瑜在街上再遇振锋,借居士的话哄骗振锋,还声言把三百两银及楚南的头发、手甲、脚甲及衣服埋在龙穴,七天后便可把银两掘出取回,她却分文不收。振锋请振钧在钱庄替他垫支三百两,七天后原银奉还,又请振钧协助他取父亲的手甲、脚甲、头发及衣服,替父种生机。 

振铭提议掘出证物

秀仪发现振钧在钱庄取了三百两,追问下振钧坦言把钱借了给振锋,秀仪闻之火起。惠瑜带振锋到荒山野岭种生机,胡乱作法后把盛了银两及楚南贴身物品的小棺埋在土下,提醒振锋七天后才可开穴。婉贞知道振钧擅自在钱庄取去三百两给振锋,便告知楚南,楚南向振锋问责,振锋表示把钱用于替楚南种生机,好令他治病延寿。婉贞与秀仪一口咬定振锋撒谎骗财,振铭提议把证物掘出以证虚实,振锋遂带各人到龙穴把小棺掘出,里面的银票已不翼而飞。

第3集(12月31日)

秀仪接受小燕入门

小燕气上心头,斥振锋对不起楚南,会被杜家上下看扁一世,亦会被人鄙视及孤立。惠琳让惠瑜把钱带返普渡庵,她则留下来向振锋认错,若对方报官,她也愿意承受。

振锋要往普渡庵找惠瑜及惠琳算账,途中遇到陆山,他想打陆山却不及对方人多势众,在危急关头,惠琳及时救了他。振锋绑陆山到杜家,婉贞命人把他们打走,但众家丁打不过惠琳,振锋顺利请父亲出堂。陆山承认是受夫人指示诬陷小燕,婉贞闻言立即把责任推到秀仪身上,楚南气得把秀仪赶出杜家。

留下惠琳替母推拿

小燕感激惠琳,振锋却斥惠琳是骗子,小燕知道惠琳需要银两的原因后,命儿子别再追惠琳还钱,她自会向楚南解释清楚。惠琳自言只要能还她所作的孽,甘愿为奴为婢,振锋指她所欠,恐一世也还不完,二人争论一番,振锋说不过惠琳想动手,小燕上前阻止,结果撞伤了腰部。惠琳替小燕推拿,小燕腰伤迅即好转,她劝儿子不要再逼惠琳,惠琳却认为欠债应还钱,自言会打工赚钱偿还给振锋,振锋便让惠琳留下,替母亲推拿及做杂工。

秀仪明白婉贞早有预谋让她做代罪羔羊,斥婉贞在楚南赶她走时落井下石,岂料被婉贞一把打过来,反数落了她一遍,之后又哄说在适当时候会安排秀仪回家。 

建议振钧用苦肉计

惠琳随小燕母子到杜家,楚南不怪惠琳骗财,反多谢她让自己知道振锋的一片孝心。楚南自责令小燕母子受尽委屈,虽然小燕不介意,但楚南自己介意,也知道振锋介意,所以要设法让小燕入门,他又表示希望看到振锋成家立室。振锋往看望振钧,振钧担心母亲情况,振锋建议他用苦肉计。惠瑜被人追赌债,振锋知道她堕入骗局替她解围,振锋命惠瑜留下打工还债,还惠琳自由,惠瑜却要求振锋同时雇用她,则她们有两份工钱,可早人清还债项。振锋不接受,惠瑜便求小燕,加上惠琳求情,小燕让惠瑜与惠琳一同留下。

秀仪发誓改过自新

燕想撮合振锋与惠琳,她请惠瑜试探惠琳,若事成会给惠瑜一封大利是。惠瑜探听惠琳口风,惠琳只一心向佛。振钧突然昏不醒,振锋串通温大夫,指振钧的病是忆母所致。振锋提议父亲让秀仪回家,楚南不肯,但秀仪已到了杜家大堂,要求探望振钧。楚南一见秀仪便赶她走,秀仪自言知错,求楚南让她留下照顾儿子,振锋也为秀仪向楚南求情。秀仪发誓若丈夫准她回家,她会改过自新,楚南趁机要求秀仪让小燕母子入门,秀仪答应。婉贞却反对,还要胁说若小燕母子入门,她便与振铭离家。

听了故事小燕放下

秀仪以婉贞是收买陆山主谋作胁,软硬兼施,认为婉贞不宜与楚南硬碰,他日楚南百年归老,她们便可对付小燕与振锋。小燕不肯搬进杜家,免惹是非,振锋力劝小燕仍不为所动。惠琳与惠瑜在门外听到,感叹世间复杂事太多。小燕问惠琳是否觉得她做母亲的太自私,惠琳说了一个佛家故事,小燕释怀,且改变主意。惠琳羡慕振锋与小燕母子情深,振锋哭诉儿时被父亲欺骗,便故意逆父意,做个没出色的儿子,好令父亲激气。

第4集(1月1日)

见证楚南秘立遗嘱

小燕正式入门,婉贞与秀仪施下马威,又指小燕是妾,不能同台吃饭。惠瑜劝惠琳考虑接受振锋,惠琳拒绝,且指杜家是大户人家,讲求门当户对,惠瑜指振锋是例外的一个,因振锋命硬克妻,提亲后对方未过门便死了,从此再没人愿意接受他的提亲。小燕因惠瑜落力做媒,给惠瑜利是作酬谢。惠瑜向惠琳讹称小燕想认她作契女,提醒她要答应小燕所说的话。小燕试探振锋对惠琳的意思,振锋本来拒绝,但小燕指楚南挂心振锋亲事,而惠琳亦已答应,振锋便不再坚持。楚南召集杜家上下到堂前,宣布振锋将与惠琳成亲,还表示振锋成家后会出钱庄工作,且一家人得同台吃饭。

振锋指天发下毒誓

楚南与惠琳谈亲事,惠琳发现彼此有所误会,表明一心遁入空门,没想过成家,振锋被婉贞与秀仪耻笑,只好出言自卫,声言永不会娶惠琳,并指天发下毒誓。惠琳逼惠瑜向小燕及振锋交代,惠瑜坦言贪媒人利是,向惠琳骗说楚南想与她上契,岂料会搞出祸来。振铭与两弟饮酒,振钧与振锋祝他仕途亨通,振铭愿两弟好好打理钱庄,振锋却谓深信借钱易有作为,把打理钱庄的责任交给振钧。仲安谓楚南借出的十万两被调往西北,一时间无法归还。楚南与三个儿子商量应对之策,振铭想起伯轩曾提及一位友人对办钱庄感兴趣,提议请伯轩代为联络友人商量。

变卖田地以解燃眉

楚南认为求人帮忙,对方可能要求回报,提出入股钱庄。楚南决定把杜家房产抵押以解燃眉之急,但须在山阳县以外的县市进行,免走漏风声,由振锋及振钧二人负责。二人不负所托,成功卖出田地,共筹得十二万两。伯轩掌握了杜家的情况,认为是令福兴号倒闭的时机,命人放出杜家山穷水尽,要变卖家财的消息。

振锋认错楚南欣慰

存户纷纷涌到福兴号提款,楚南成功劝说众人三日后再来提款。楚南奇怪杜家卖田卖地的消息何以那么快传回山阳县,振铭指源头来自大批杜家的农户涌到借钱易求助,振锋表示因担心农户生计受影响,嘱他们到借钱易找他,楚南责振锋好心做坏事。振锋自责令福兴号挤提,借酒浇愁,把闷气向惠琳发泄,惠琳劝他放下。福兴号几名大户到访,钱庄一时间没法应付,振铭重提向请伯轩帮忙。振锋下跪向父认错,楚南反感欣慰,因儿子不再推搪责任,他认为此事是个好的教训,教导振锋以后做事必须小心谨慎。

垫支解困要求入股

振锋担心钱庄过不了这一关,却见父亲从容面对,自觉要向父好好学习。楚南着振锋陪他下棋,父子心结一下子给解开。钱庄再次挤提,场面混乱,仲安及时运来多箱银两,存户才安心散去。楚南随振铭前去向伯轩致谢,伯轩指所有银两均由冯员外垫支,冯员外趁机要求入股钱庄。楚南带小燕母子到仲安家,请仲安见证并保管他所立的遗嘱,万一他死后小燕母子被欺侮,请仲安持遗嘱替他们主持公道。楚南想替振锋安排做官,或打理福兴号,振锋却一心想做好借钱易,此时楚南突然胸口剧痛......

第5集(1月2日)

振锋两度无辜受刑

温大夫指楚南连日虚耗,致消渴症病情变得严重。有客户因还款期到无钱偿还,想以一只小猪代替还款,惠瑜擅自接受,其他人效法以收成当钱还债,借钱易便堆满了食物。振锋母子与振钧等为福兴号回复正常,借钱易又有人还债而庆祝。一名衣着光鲜、自称姓罗的男子上前装作与振锋是旧相识,被振锋识穿。罗某便放下一只玉猴,请振锋替他结账,振锋不肯,罗某被店小二拉往见官,惠琳请振锋借钱给她,让她替罗某结帐,加上小燕开口,振锋只好照做,后罗某表示身无分文,要求振锋给他与仆人借宿一宵。

惠琳被逼收下玉猴

振锋抵不住惠琳啰唆,让罗主仆在借钱易住一晚。罗某答应翌日银两一到便还钱给惠琳,振锋看扁他只是撒谎。罗某与振锋打赌,若振锋输了,须向他叩头叫爷爷。罗氏对振锋的经营方法甚感兴趣,还问他会不会担心农户不还钱,振锋深信穷人也有诚信有骨气,自己帮了他们,他们必会还钱。振钧把玉猴拿给父亲鉴赏,楚南指其价值高达数百两。罗氏教农户养鸡及防鸡瘟的方法后,要求振锋向他叩头并叫他爷爷,随即还钱给惠琳。惠琳把玉猴归还,罗某表示若振锋不肯叩头,则惠琳必须把玉猴收下。

婉贞赶走小燕母子

婉贞获得楚南秘立的遗嘱,与楚南理论,声言分文不能分给小燕母子,并要赶他们出杜家,婉贞把遗嘱烧毁,楚南追上前时跌倒昏。借钱易开张两年以来,首次有人拿钱来还债,振锋感动得几乎要哭出来。振钧通知小燕母子楚南出事,楚南临终前说把遗产分成三份,三妻妾的母子占一份,谁知楚南死后,婉贞即把小燕母子赶走。振锋往找仲安,仲安表示已把遗嘱交予婉贞,且劝振锋不要与婉贞及秀仪斗。婉贞与秀仪不准小燕为楚南守夜,把小燕赶出家门外,推撞间小燕触及旧患,振锋只好与母先行回到旧居。

振锋誓要告上道台

仲安求伯轩放过振锋母子,伯轩声明若振锋知难而退,可相安无事,但若他的计划被破坏,则无论谁也得付出代价,还警告仲安必须识时务,否则他的家事也会被公诸于世。振锋誓要讨回公道,告上道台衙门,贵祥支持他,答应为他写状纸。振锋又贴街招,把仲安背信弃义的恶行公开。振钧连夜偷偷通知小燕母子楚南翌日出殡,小燕与振锋便提早在路上等候,振铭让小燕母子跟在后面,婉贞不准,还打小燕,振锋上前还手,双方打起来。仲安突然率人到场把振锋、贵祥、惠琳及惠瑜押往衙门,振锋一力承担所有责任。

重打廿板再被收监

振锋被仲安重打二十大板,然后收监等候法落,后振铭与振钧向仲安求情,振锋获释。振钧往看振锋,表示婉贞派人送了五百两到衙门,仲安才会突然出现拘振锋。振锋告上道台衙门,状告仲安背信弃义,助婉贞谋夺家产,道台大人石之信声言会为振锋主持公道。振锋与仲安及婉贞对簿公堂,道台大人指振锋无人证物证,把案了结,但婉贞反告振锋诬告,却要再审。振锋斥道台大人糊涂,猜到道台大人被收买,振锋被罚掌嘴,并即时收监......

标签: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  宦海奇官  分集剧情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