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盟 超时空男臣 踩过界 赌城群英会 兰花劫 射雕英雄传
A+A-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6~10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1-3 13:16:8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189 | 评论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6~10集)播出日期1月5日至1月12日,1月9日(星期五)暂停播映

第6集(1月5日)

锋为自保被逼做官

仲安(余子明饰)为振锋(马国明饰)向之信(李天翔饰)求情,之信却要判振锋充军到东北最苦寒之地灵古塔,仲安转往求婉贞(谢雪心饰),婉贞扬言不会放过振锋。振铭(陈山聪饰)得悉振锋将被判充军,要求母亲救他,振钧(关浩扬饰)在门外听到二人对话,立即往通知小燕(潘芳芳饰)。贵祥(袁伟豪饰)指灵古塔距京城七、八千里,长年冰封,恐振锋有命去,没命返。

振铭亲自送钱给之信,求他放过振锋,之信表示判刑后难以更改,但在充军途中犯人走失却是时有发生之事,振铭以为之信会帮振锋。小燕到狱中探望振锋,可是振锋于五更前已出发,狱头指这种事情甚少发生,恐振锋凶多吉少。

仲安突然离奇死亡

振锋充军途中,押送的官差制造让振锋逃走的机会,振锋相信若他一走,便给了官差借口杀他。官差见振锋没上当,想直截了当杀了他,振锋逃跑,惠琳(杨怡饰)及惠瑜(乐瞳饰)虽赶到,振锋仍被踢进河中。

振锋醒来发现自己身处阎王殿,但其实只是罗某人的计划。罗某人提出与振锋交易,他为振锋洗雪沉冤,振锋则须替他对付贪官污吏。振锋只想申冤,揭穿仲安的真面目,可是罗某人指仲安已离奇死亡,且指仲安一生为官清廉,是个好官。罗某人指振锋若想还自己清白,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做官。

婉贞买林把树砍光

惠瑜与贵祥沿河边找了一天都找不到振锋,惠瑜也饿了一整天,惠琳到厨房替她煮东西。贵祥代拿饭菜前来,惠瑜以为他专程送食物给自己。

婉贞与振铭议论仲安突然自缢身亡的事,关心山阳县知县出缺会由何人补上。而振铭因父刚过世,须丁忧三年以表孝道,所以相信自己不会是替代仲安的人选。

婉贞请风水师检视楚南(刘丹饰)的山地,风水师指坟前一片树林阻挡,令灵气未能福泽后人,婉贞便着管家马诚(曾健明饰)把树林买下,然后把树全砍掉。

振锋夤夜逃走,发现罗某人早知他有此一着,准备了干粮及委任状给他,预言振锋必会用得着。振锋在茶寮遇官差,他为了自保,惟有出示委任状......

俸禄微薄经营副业

振锋深夜回家,小燕因儿子大难不死且成为县官,十分高兴。振锋因惠琳奋不顾身救他,欲与惠琳结拜为异姓兄妹,惠琳认为救振锋是她的责任,不必结拜,振锋扬言今后与惠琳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振锋上任首天,刻意由后门进入衙门,以了解衙门的真实情况,发现众衙差竟在衙门开赌。捕头安大海(戴耀明饰)被追问下,坦言因俸禄低,兼被县衙扣起数月俸禄,为了生计才被逼经营副业。振锋扬言会为各人向朝廷追讨所欠俸禄。

上任即审婉贞案件

振锋认定各人的俸禄被仲安扣起,但他检视仲安的房间后,发现仲安是个节俭的人,更认为仲安的死有可疑。

振锋上任首宗审理的,便是婉贞被告胡乱伐林引致民居及猪圈被冲散,要求杜家赔偿的案件。振铭觉得母亲理亏,劝婉贞赔钱给村民,婉贞不肯。婉贞一见县官竟是振锋,便冲上前抢白,被振锋下令收声。

村长数说杜家罪行,振锋责婉贞不是,要她赔偿给村民,婉贞却指振锋不孝,大摇大摆离开公堂。振钧指振锋表示对案件会秉公办理,秀仪(马蹄露饰)担心振锋会为难杜家,婉贞却相信只要对准振锋弱点,便可安然无恙......

第7集(1月6日)

巧灵奉命接近振锋

婉贞约小燕到杜家,展示为小燕准备的长生禄位,小燕感动。婉贞着小燕劝振锋不要为猪圈及农舍被冲毁的事为难她,小燕答应说服振锋。小燕劝振锋不要刁难杜家,振锋看穿小燕曾见婉贞。案件再次开审,振锋突然呕吐大作......

淮安水灾,大量灾民涌到山阳县,大海想把灾民赶走,振锋却下令搭棚煮粥,赈济灾民。振锋发觉赈灾的粥不合朝廷所订规格,水太多米太少,以为大海及师爷胡祖光贪取赈灾之财,祖光解释只因官仓内无米。

振锋追粮无功而还

振锋亲到米仓检查,根据记录米仓理应是满的,祖光指各州县一直以来以各种借口拖欠纳立粮仓的白米,但从来没人敢提,振锋誓要彻查,把米粮追回来。他命大海及祖光到所有欠交米粮的衙门追粮,二人指各衙门必不把他俩看在眼内,且各衙门早已串通,即使追亦定然徒劳无功。

振锋亲自出马,贵祥同去,结果如大海及祖光所说,无功而还。振锋无意中听到祖光与大海说一班贪官在玲珑轩风流快活,追问二人玲珑轩是什么地方。

伯轩通知振铭下月起可出任淮安县知州,官拜五品,振铭感激伯轩提携。

不把振锋放在眼内

伯轩带振铭到玲珑轩,让他与官场中人打好关系。玲珑轩表面是一家古玩店,在秘道后却是赌坊及妓院,是达官贵人的秘密销金锅,振铭对卖艺不卖身的歌姬白巧灵一见倾心。

与之信勾结的官员索达及富商朱公旦,私吞官府米粮,公旦担心振锋是朝廷派来追讨米粮的,之信却不把振锋这个七品小官放在眼内。

振锋等到玲珑轩视察,看见之信及索达的轿子,他又在玲珑轩外走了一圈,觉得内有乾坤。振锋听取了贵祥、惠琳及惠瑜调查所得,相信玲珑轩内是青楼及赌坊。他与贵祥走进玲珑轩,自言是之信介绍来赌坊消遣的。

振铭斥弟滥用职权

玲珑轩老板万世昌声称只卖古玩,振锋于是表明身份,扬言以非法聚赌之罪拘捕世昌,世昌只好让振锋内进,正好看见与一班妓女嬉戏的之信。

振锋着贵祥等把他家乡食品臭豆腐带进来,要求之信、索达及公旦以一百两一件购买,所得款项用以赈灾。之信懒理,振锋遂以包娼庇赌之由要搜查玲珑轩,更声言要控告之信等嫖妓聚赌,誓要告到皇上处。振铭突然来到,代振锋向之信等赔罪,他又以知州的身份教训振锋,斥振锋滥用职权,并让之信等离开。

不明所以气上心头

振锋怪兄长帮之信等贪官,振铭认为官场有官场的规矩,指之信等是振锋得罪不起的人,若振锋再轻举妄动,只会惹祸上身。

振锋正不知大堆豆腐如何处置,巧灵表示愿意购买全部豆腐,但她自言能力有限,只能付一百两,仍希望可帮助灾民。巧灵把豆腐递到振锋口中,又谓可让振锋了解更多玲珑轩的事,振锋便随巧灵回到玲珑轩。

惠琳气上心头,但又说不出原因,惠瑜认为惠琳是吃醋了。振锋与巧灵边饮边聊,不知不觉醉了。伯轩命巧灵多接近振锋,打听振锋到底为什么人做事......

第8集(1月7日)

锋遭暗算刺中要害

振锋一夜未返家,翌日满面春风的回来,大海、贵祥等追问他在玲珑轩的艳遇。惠琳不准振锋触摸她煮的粥,指振锋全身污秽不堪,振锋不明所以,继续讲多错多,惠琳气得要辞工。振锋回家,小燕问他为何惠琳和惠瑜会走,但振锋也摸不着头脑。

振钧亲自送之信的亲信孙浩然离开,振锋觉得奇怪。惠琳与惠瑜回到普渡庵,她们的师傅慈恩师太问她们因何突然回来,她一眼看出惠琳有心事。惠瑜问惠琳生振锋的气,并突然回普渡庵的原因,惠琳没有答案,惠瑜猜一切与巧灵有关,而惠琳是喜欢了振锋才会这样,惠琳否认。

婉贞意图炒卖白米

振锋派人捉了浩然严加拷问,知道之信等贪官以别人的名义,把贿款存入钱庄。振锋要求振钧把之信的一万两贿款赈灾,振锋表示会向上司请示,发出公文,保证不会连累福兴号。

小燕腰痛发作,几位大夫都束手无策,贵祥劝振锋请惠琳回来。振锋到普渡庵求惠琳回家医小燕,惠琳抵不住振锋的苦缠而答应。

杜家账房银根短绌,马诚提议婉贞趁水灾,庄稼失收的时机,炒卖白米图利,还建议婉贞动用福兴号的银两。婉贞与秀仪到福兴号,要求振钧调动银两给她做生意。振钧并未答应,倾谈间之信已上门代浩然把一万两银提取了。

搜玲珑轩下令停业

婉贞把无法动用福兴号银两的责任归咎于振锋意图充公之信的银两,振锋直指婉贞发穷恶。振铭教振锋为官之道,劝振锋不要再与之信作对。振锋明白兄长为他好,只是彼此道不同。

伯轩问及振锋到玲珑轩一事,世昌认为振锋只是个小官,量他也斗不过之信,但不知振锋背后的人有何目的。伯轩探得赦免振锋充军罪的批文来自南书房,他希望先查出振锋的靠山是谁,再对付振锋。

振锋要求罗某人出钱赈灾,罗某人表示没钱,着振锋自己想办法。振锋以怀疑有杀人犯匿藏玲珑轩为由,带兵搜查,下令玲珑轩暂停营业,直至搜出杀人犯为止。

三名官员同时失踪

世昌给振锋送上一盒银两,要求让玲珑轩重开。

罗某人责振锋不应找玲珑轩麻烦,因其背后的老板是纯贝勒。振锋斥罗某人的不是,又不相信纯贝勒会目无皇法。

小燕问振锋之前因何会气走惠琳,振锋也趁机问惠琳所为何事。世昌所赠的银两只能应付数天,振锋决定打一班贪官的主意。惠琳与惠瑜女扮男装到玲珑轩,探听贪官余定帆、关建仁及程孝礼最怕的事。振锋与贵祥扮女人在台上跳舞,被揭穿是男儿身,惠琳与惠瑜趁三名贪官离开时把他们捉住。伯轩向振铭表示定帆、建仁及孝礼三位官员同时失踪,相信是被振锋绑架了。

提醒振锋后果严重

振锋针对孝礼等三人的弱点肆意吓唬一番,三人答应写信回家,请家人捐出三千两赈灾。

绑架事件后,玲珑轩生意惨淡,世昌誓向振锋报复。振铭提醒振锋用非常手段虽筹得钱,但恐后果严重,振锋不以为意,惠琳却很担心。

惠琳教振锋三招自卫术,又做了护心镜给振锋,振锋嫌护心镜又重又难看,不肯戴上。巧灵来信邀约振锋到凉亭赏月,振锋叮嘱贵祥不要让惠琳知道。振锋到凉亭会佳人,岂料巧灵是杀手假扮的,振锋被刺伤......

第9集(1月8日)

密谋绑架贪官儿子

惠琳赶到,但被杀手逃脱。惠琳以为振锋死了,不断痛哭,但发现振锋有护心镜保护,只受了轻伤。此时振锋才坐起来说自己为求保命装死,向惠琳自夸聪明,惠琳看着他的嘻皮笑脸,忍不住打了他一巴掌。

振锋认为要置他于死地的人是世昌,便带人到玲珑轩,命世昌交出杀手,世昌装作不知情,振锋命下属搜查,结果搜出刺杀他的凶器。伯轩命人到狱中安抚世昌,命世昌什么也不要招认,他自会设法营救。世昌口硬不招供,振锋下令断其水粮。

振铭逼弟释放世昌

一班贪官商量对付振锋的方法,之信认为须想出一个对他们有好处,又可令振锋乌纱不保的良策。

贵祥怀疑振锋被暗算与巧灵有关,振锋佯装送信的老仆人试探巧灵,被巧灵认出。振铭突然到访,振锋爬到窗外暂避,但被振铭发现。

振铭到狱中看见半生不死的世昌,斥振锋不顾法纪,胡作非为,万一世昌出事,更会连累小燕及杜家,逼振锋放人。

打更佬遇见阴兵被吓至晕倒,变得痴痴呆呆。妙法真人透露山阳县将有灾劫,嘱百姓加倍小心。有村民因村内多名孩童失踪,求助于振锋。

惠瑜贵祥遇到阴兵

振锋到村内视察,发现可疑的士兵靴印,靴印至海边消失,村民怀疑儿童被阴兵捉了。

妙法真人自言知道儿童失踪事件的来龙去脉,指水灾令阴兵破土而出,寻找食物及替身,但只要他做一场大型法事,超渡冤魂,山阳县便会回复平静。振锋不相信,誓言查个水落石出,寻回众孩童。

惠瑜送宵夜到衙门给贵祥,二人在衙门外遇到大批阴兵,贵祥发现阴兵向粮仓的方向走去,惠瑜便与他跟去看个究竟,守门的衙差则往通知振锋派人帮手。阴兵在官仓偷米粮,惠瑜想上前阻止,贵祥拉着她,岂料阴兵已来到他们身边。

百姓相信阴兵借粮

惠瑜与贵祥急忙逃跑,振锋刚好带人来到,可是众衙差看见阴兵都逃之夭夭,剩下振锋、贵祥与惠瑜三人,他们也只好先逃回家。贵祥受惊过度病倒,惠瑜主动提出照顾他。

李员外请妙法真人开坛作法驱邪,他责振锋不信鬼神致阴兵借粮,恐阴兵会连百姓的粮也取去。振锋与惠琳有所怀疑,惠琳跟踪妙法真人至城郊,发现妙法真人鬼鬼祟祟的入了一间荒屋,而振锋则在粮仓拾到一只玉指环,相信所谓阴兵有古怪。

妙法真人夤夜从荒屋搬走大批物品,并欲放火烧毁,振锋带人把他及其同党拘捕。衙差捡起证物,是阴兵所穿的衣服。

之信等庆祝成功偷得官仓米粮,又令百姓相信是阴兵借粮。之信更要向朝廷指控振锋私自挪用官仓米粮,妖言惑众谓阴兵借粮。

湖伯招婿对付阴兵

振锋与惠琳分析后,认为有人装神弄鬼,目的是偷走米粮及诬陷他。而大海已陆续寻回失踪的小孩,相信整件事是个骗局,令山阳县百姓都相信阴兵借粮是真有其事。

振锋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使计令妙法真人配合他的计划,让百姓相信湖伯可对付阴兵及取回米粮,但必须先替湖伯的三个女儿招夫婿。振锋要求惠琳及惠瑜绑架之信等贪官的儿子,并立誓不会伤及无辜......

第10集(1月12日)

振锋发现官米被偷

惠琳与惠瑜捉走之信、公旦及索达的儿子,并散播消息说湖伯选婿后便会促阴兵还米粮。振锋指之信、公旦及索达为了山阳县百姓,愿意向湖伯奉献出亲儿,并向之信暗示只要交还米粮,三位公子便会安然无恙。

振锋为了小燕的安全,把她暂时送走,岂料在中途遇劫,但振锋早已预料之信会有此一着,轿内坐着的并非小燕,还请劫轿人带信给之信,提醒他只余三天限期,促他还米。而小燕与刘大妈已由惠琳与惠瑜护送往普渡庵。

惠瑜觉得贵祥对她好,岂料贵祥请求撮合他与惠琳,惠瑜斥贵祥之前对她好,现却喜欢惠琳,贵祥澄清只当惠瑜是妹妹。

要求惠琳不要出家

惠琳教振锋自卫招式,振锋给惠琳买了蜜饯,要求惠琳不要出家,留下来保护他,他可替惠琳找个好对象,并说贵祥是好男人,惠琳扯开话题,要振锋继续练习自卫术。

公旦找振铭帮忙,振铭约振锋见面,振锋为掩人耳目穿上衙差服前往。振铭不认同振锋的做法,劝振锋放了三位公子,其间索达带人来捉振锋,振铭助弟脱身。

振锋回到县衙大门,公旦现身,双方大打出手,惠琳等闻声出来支援,但振锋被公旦用匕首胁持,振锋以惠琳教他的自卫术反制服了公旦,此时索达亦赶到。振锋退入衙门,贵祥、祖光及大海等知道振锋掳走之信等三人的儿子,责振锋出卖他们。

围攻衙门大海中箭

公旦挑拨众人,大海却佩服振锋做了他一直不敢做的事,要与振锋同一阵线,祖光亦加入,贵祥提议与对方谈判,但索达已命人向衙门放箭,大海中箭。索达要振锋放人,否则乱箭将各人射死。

关键时刻,振铭赶到,表示他身为淮安府知州,山阳县一切应由他处理。索达因兵马在手,不容振铭干涉。之信来到,指振铭与他们同是伯轩门生,不宜冲突,着振铭秉公处理三位公子失踪案件。公旦肯定人质都在衙门内,之信着振铭下令搜查,声言若搜不到,便相信真有湖伯招婿的事,结果官差遍寻衙门而不获。

福全亲尝赈灾粥水

之信收到一束长辫子,无计可施下惟有还粮。罗氏混进灾民中,试尝赈灾的粥水。罗氏力数振锋的罪行,指他干犯的全是死罪,振锋发恶顶撞,罗氏自称是王爷,振锋以为他冒充王爷,但原来他确是当今圣上的大哥裕亲王福全。

福全传皇上圣旨,振锋因救灾、惩贪有功,获赐黄马褂。振锋以为有了黄马褂便不用再怕之信等贪官,更想立即把黄马褂穿上,可是福全说不可以,因他不想被人知道他的身份。

三位公子平安回家后,索达提议把振锋杀掉,之信却想先查出振锋背后的有力人士是谁。

米价暴涨买黑市米

伯轩趁早朝的时候,试探福全,凭探子回报,他相信振锋有今天极有可能是福全一手策划。伯轩命巧灵接近振锋,以查探振锋是否与福全有关连。

百姓抢购白米,大海指灾民担心米商囤积居奇,令米价暴升。振锋让贵祥出榜文严禁商户囤米,违者重罚。巧灵借口养父母的田地被大水淹没,向借钱易借钱。振锋知道巧灵的身世后,想替她赎身,却没有足够的银両。刘大妈指米价涨了几倍,她也光顾黑市米,但指米袋上有官府印。振锋怀疑有人偷米出售,他到米仓查看,发现白米被换成劣质的旧米。

标签: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  宦海奇官  分集剧情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