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表,毕业喇! 杂警奇兵 使徒行者2 灿烂的外母 同盟 超时空男臣
A+A-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11~15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1-13 8:41:7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192 | 评论: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11~15集)播出日期1月13日至1月19日

第11集(1月13日)

贵祥亲自向琳表白

振锋(马国明饰)设局引出卖黑市米小贩的幕后老板,结果现身者是婉贞(谢雪心饰),而两名小贩,则是杜家管家马诚(曾健明饰)的侄儿。婉贞不肯说出她所囤白米的来源,且装作毫不知情,振铭(陈山聪饰)来到指振锋无凭无证,与婉贞离开。

振铭回家后追问,婉贞承认囤米,马诚更透露很多官员把官米换成下等米偷偷出售,振铭认为不妥,婉贞却劝他置身事外,明哲保身。

振铭慨叹为官后无所作为,虽身为知州,明知官员贪赃枉法却要装不知,他借酒浇愁,自觉做官毫无意思,羡慕振锋敢于对贪官穷追猛打。振锋因要对付的人是婉贞而心烦,他与惠琳(杨怡饰)交谈后决定把公堂搬到杜家。

面对祖宗振锋认输

婉贞依然矢口否认卖米,振铭追问马诚其两个侄儿的行踪,马诚声称不知二人下落。

振锋欲向婉贞用刑逼供,振铭阻止,婉贞命人搬出楚南(刘丹饰)及杜家祖宗的神主牌,振锋认输。振锋觉颜面无存,把官服扔给福全(蒋志光饰),福全看穿他在演戏,振锋开出继续做官的条件。

振锋亲自带队查封了很多米铺及米仓,又逼四大米商说出官米的来源。贵祥(袁伟豪饰)等在米仓外看守,大海(戴耀明饰)的一名同乡陈超表示知道官米来源,振锋等随陈超前往抓人封仓,留下惠琳及惠瑜(乐瞳饰)看守米仓。振锋发现陈超带他们在树林绕圈,又发现陈超突然不知所终,才知道上当。

惠琳惠瑜被困火场

惠琳及惠瑜遭暗算晕倒,索达(罗天池饰)把她俩绑在米仓内,然后放火。振锋等赶回时,米仓已火光熊熊,振锋与贵祥欲进米仓救人,贵祥扭伤脚,振锋独自冲入火场,先后救出惠瑜及惠琳,交给贵祥照顾,他则协助救火,可是米仓已被完全焚毁,米粮亦已付之炬。

惠琳醒来看见贵祥,以为贵祥救了她。振锋认定杀人放火者是之信(李天翔饰)等人,想与振铭联手,对付一班贪官。振铭指他没有证据,又认为振锋一直不听他的劝告,树敌无数才致今日的恶果。振锋重提振铭当日扬言要做个好官,不负朝廷及杜家声誉,但他的所作所为却有如狗官,对振铭辱骂一番。

要求取用空白银票

振铭向巧灵(陈自瑶饰)倾诉心事,巧灵试图从振铭口中得知振锋背后的有力人物是谁。振铭不想巧灵留在绮红楼,欲替她赎身。

振锋不知粮仓被烧一事如何向朝廷交代,祖光(张汉斌饰)因民间素有火龙烧仓的传说,提议推说是天灾。惠琳追问贵祥救她的事,贵祥撒谎,振锋配合并夸贵祥行为英勇,是好男人的典范,惠琳感激贵祥。

粥棚即将没米煲粥,振锋向福兴号借钱买粮,振钧(关浩扬饰)指婉贞早前调走了大笔银两,钱庄银根紧绌,且自种生机事件后,他已不能擅自从银库取银两。振钧私下给振锋一叠银票应急,振锋灵机一动,请振钧给他一些空白的银票。

代为试探惠琳心意

惠瑜看见贵祥买胭脂水粉,猜到他是买给惠琳的,但看扁他不会得到惠琳欢心。

之信要求四大米商拒售米给振锋,让灾民挨饿,他会趁机制造动乱,借以向振锋报仇。振锋想把假银票夹在真银票中,向四大米商买米,请他们三天后各交一千担白米到衙门,货到付款。

贵祥求振锋代他把胭脂送给惠琳,惠琳收到胭脂后很喜欢,振锋试探惠琳会否为一个喜欢她的人留下来,惠瑜看见惠琳手上的胭脂,指是贵祥买给惠琳的,振锋逼贵祥亲自向惠琳说清楚,惠琳表示只视贵祥为好朋友。

第12集(1月14日)

伯轩逼铭监斩振锋

振锋带贵祥到绮红楼寻欢解愁,巧灵试探振锋背后的靠山是谁。

百姓因闻得衙门征米赈灾,纷纷抢购白米,演变成暴乱。四大米商借口为了卖米给百姓以避免暴乱,须把交米给衙门之期延迟一个月。

祖光提议突击检查米商的米仓,若发现囤米者,可立即拘捕兼封铺,但各米商都早有准备,振锋无功而回,惟有与贵祥及大海入黑后向守仓人埋手,试图问出底蕴,岂料事败被围殴,幸惠琳及时救了他们,但振锋已被打至满身伤痕。祖光被之信要胁,设计陷害振锋。振锋收到揭露四大米商秘密米仓的匿名信,亲自带队搜查。

振锋跌进之信圈套

振锋不但被四大米商之首曹老板肆意戏弄,更跌进之信的圈套,因弄破皇上御赐的牌匾而被之信拘捕。

之信对振锋控以死罪,逼振锋画押,振铭赶到公堂求情,却被之信出言恐吓,振锋不想连累振铭而画了押。惠琳扮成狱卒,与大海到狱中探望振锋,振锋在二人面前口口声声说为正义而牺牲,说得大义凛然,可是他把大海支开,与惠琳独处时,却是一副死到临头的哭丧脸,惠琳鼓励他振作,好好想想自救的方法。振锋有如当头棒喝,想起可向福全求救,便着惠琳回衙门飞鸽传书,请福全救他。

振钧力数振铭不是

惠琳求振铭救振锋,振铭表示无能为力,命下人送客。振钧在门外看见振铭的态度,嘲振铭打官腔,振铭不服气,指闯祸的是振锋,但人人都怪到他的头上来。振钧力数振铭的不是,振铭斥他不懂官场规矩,振钧提醒他拿出良心做人。

伯轩觐见八阿哥后回到山阳县,他指八阿哥要求之信等官员继续筹集经费,建议世昌多开几间玲珑轩,借以增加收入。振铭求伯轩保住振锋性命,伯轩透露自己及其属下众官员均是为八阿哥办事的,他日八阿哥继承大统,他们都会加官晋爵。

想替振锋留点血脉

伯轩劝振铭以大局为重,但凡对八阿哥造成威胁的人,即使大义灭亲也应将之铲除。

福全收到飞鸽传书后,立即面圣救振锋。小燕担心福全来不及救振锋,哭得肝肠寸断,又想到儿子未成家,刘大妈提议小燕找个女子替振锋留种。小燕跪求惠琳、惠瑜,请她们其中一位到狱中与振锋做一夜夫妻,万一振锋有不测也机会留点血脉。

惠琳突然想起须赶去一个地方,立即执拾包袱起行,小燕以为惠琳无情无义。尔泰奉命拿皇上手谕赶往山阳县救振锋,伯轩收到消息,誓阻尔泰去路。贵祥与大海探望振锋,振锋向二人述说遗言。

尔泰中途中伏堕崖

振锋着贵祥把借钱易发扬光大,寄语大海不要再在官场打滚,否则恐会跟他一样没好下场。贵祥与大海无言以对,但振锋相信福全会替他想办法,也相信惠琳一定会救他。

然而,尔泰在中途遭伏击堕崖。伯轩表示刑部公文已到,判振锋斩立决,更要振铭亲自监斩,以表示他对伯轩的忠心。振铭送饭菜到监狱,透露将由他监斩振锋,问振锋有何心愿未了,且谓会代为照顾小燕。振锋斥振铭人面兽心,贪生怕死,与一班贪官狼狈为奸,有辱杜家门楣,更对不起楚南。

振锋被押往刑场,百姓跪在路上替振锋伸冤而被官差打,振锋劝各人离开。

第13集(1月15日)

振铭为巧灵赎身受贿

之信促振铭下令行刑,振铭犹豫,之信不耐烦,亲自把斩决令牌抛出。惠琳在危急关头持皇上特赦振锋的手谕赶到,之信下令不用理会惠琳,继续行刑,并欲把手谕毁灭,再杀掉她。

惠琳寡不敌众被擒,之信再次催促振铭下令行刑,杭州总兵古大人与尔泰赶到,古大人表示专程到来执行皇上手谕,之信辩称怀疑惠琳手上手谕的真伪,古大人宣读圣旨,振锋获释。

振锋为答谢惠琳,让惠琳及惠瑜免还欠他的钱。惠琳把她拿手谕到刑场救振锋的前因后果向各人说了一遍,她提醒振锋与福全见面时应多谢对方。

婉贞突向小燕借钱

振锋埋怨福全要他做官,他才险些送命,但表示惠琳既开口,他会照做。贵祥看着振锋与惠琳的亲昵表现,感到不是味儿。

福全召见振锋,康熙坐在屏风后问振锋怕不怕死,振锋的话令康熙欣赏,认为振锋有胆识有志气,希望振锋继续做个为民请命的父母官。之信及索达等猜度振锋背后的靠山到底是谁,伯轩认为能轻易取得皇上手谕的,肯定是福全,他打算利用祖光对付振锋。

振铭发现巧灵招呼其他客人,要替巧灵赎身,莫三娘索价八千両。婉贞突然上门向小燕借钱,还表示要写借据给小燕,她请小燕先在白纸上签名,之后她再补回内容。

祖光死前揭露秘密

祖光等为振锋庆祝,振锋、贵祥及大海都饮醉,祖光扶振锋回房内,给振锋一杯放了毒药的茶,振锋饮后吐血死亡。

但其实振锋只是设局令祖光露出真面目,祖光说出他的苦衷,还指仲安可能亦因早年受贿而被要胁,才做了不愿做的事,祖光又透露官场上有传,朝中百官所做的亏心事都被人记录下来,他正想说出笔记名称时,即遭暗杀,惠琳与大海上前追捕,但杀手逃脱。

祖光用血在地上写了“百官行述”四字便气绝死亡。振锋不明祖光留下的四字是什么意思,福全把箇中原因告知他,他们相信幕后人定有大阴谋。

识穿振铭借钱原因

伯轩着世昌小心收藏《百官行述》,世昌谓已把之放在一个极安全的地方,除了他本人,并无其他人知道。振锋升贵祥为典使,接替祖光的职位。

市面上有人买黑市白米,振锋推测是四大米商所为,为了掌握证据,他命大海跟踪曹老板。振铭向福兴号借一万両,振钧指婉贞早前已挪用了一万両,钱庄一时间无法应付振铭的借贷。振铭以应酬为由向婉贞借钱,婉贞坦言知道振铭这笔钱是为女人而借的。

振钧为答谢惠琳救了振锋,送了一支发簪给惠琳,也送了玉镯给惠瑜答谢她照顾小燕。

尘缘未了未能出家

振锋见惠琳在花园看发簪看得入神,欲上前戏弄,却被惠琳一手打到地上。振锋问惠琳有否想过结婚生子,惠琳透露若非师傅指她尘缘未了她早已出家。振锋谓若五年后他未成亲,而惠琳又未出家,他便娶惠琳为妻。

他替惠琳插上发簪,问惠琳若小燕现在向她提亲,她会否像从前一样一口拒绝他,惠琳重提振锋曾发毒誓,天空突然响起雷声,二人各自走避,贵祥却在花园外听到他们的对话。

索达向振铭介绍几位盐商,振铭发现何员外赠送的茶叶,罐内其实是银票,欲把银票归还,索达却提议他利用这些钱替巧灵赎身。振锋到访巧灵,刚好是巧灵回复自由身之日。

第14集(1月16日)

小燕亲到公堂自首

曹老板亲自把卖米所得的利钱送交婉贞,婉贞食髓知味,请曹老板以后继续关照她。

大海跟踪曹老板被发现,振锋知道婉贞卖的白米来自曹老板,但不知曹的米又来自何人,惟有从杜家入手。振锋带人到杜家指控婉贞犯了囤米及贩卖官仓白米两罪,婉贞故作镇定,但马诚却慌张得全身颤抖,婉贞为免马诚讲错话,自动提出跟振锋到衙门,但悄悄让马诚通知振铭。

婉贞指振锋对杜家心怀怨恨,耍手段向杜家报复。振锋扬言向婉贞用刑,逼她招供,可是振铭来到,指振锋对婉贞的指控并无证据,带婉贞回家。

声称小燕也是财东

婉贞承认贩卖官米,透露白米来自定帆。振铭劝母把官米交出,否则恐振锋不肯罢休,婉贞不肯,还谓即使犯法振锋也没她奈何,因她有秘密武器在手。

振锋转向曹老板入手,但曹老板已不知所终。惠琳与惠瑜监视曹家,终成功捉拿曹老板。曹老板在公堂上承认与婉贞合作贩卖官米,婉贞声称小燕亦是合作的财东之一,双方还签订了合同。

振锋知道婉贞利用小燕,恐要白白放走婉贞,否则便要拘捕小燕。小燕自责愚蠢,闯了大祸。小燕到衙门自首,请大海把她收监。振铭以提审曹老板名义,带官差到狱中硬把曹老板带走。

目睹小燕被人斩头

振铭承认已放走曹老板,斥振锋不顾亲情,令母亲入狱,兄弟俩为公义、孝道争辩不休,更大打出手。

几名黑衣人深夜劫狱,把婉贞及小燕带到树林,婉贞目睹小燕被黑衣人斩头,慌忙逃走,惠琳及一班衙差及时出现救了她。惠琳指卖官米的人要杀人灭口,婉贞求惠琳带她返衙门。振锋惊闻小燕被杀,下令放婉贞走,让婉贞被黑衣人追杀,好为小燕陪葬。

婉贞愿意供出一切,又坦承利用小燕对付振锋。婉贞昼押后,振锋请小燕出来,婉贞才知中了振锋的计。定帆被衙差追捕,伯轩劝他认罪,并谓会设法替他脱罪。定帆被收监,振锋表示会上奏朝廷把他重罚。

定帆抢刀公堂自刎

振铭求振锋对婉贞从轻发落,振锋拒绝,振铭与他断绝兄弟之情。振锋用虎头铡恐吓定帆,定帆仍不肯认罪,贵祥扬言会散播定帆已供出幕后主脑的谣言,相信之信等定会派人入狱杀人灭口。

振锋表示明白定帆只是一只棋子,诱他供出之信等贪官的罪状,而他会代定帆向朝廷求情,将他轻判。定帆答应,并要求得到上宾般的对待,岂料他的手铐被打开后,他即抢过衙差的刀自刎。

小燕搬出千种理由,要求振锋放了婉贞,振锋感为难,向惠琳求救,谓每次他遇到难题,只要找惠琳他便会灵光一闪,想出解决方法,惠琳随便有感而发的说个故事给他听。

振锋被赞高风亮节

惠琳说了一个山峰与大树的故事,振锋还是得不到灵感,但再谈了几句,他又想到了解决之法。

振锋请振铭监审,轻判婉贞,更让她保外就医,但命她把所有官米拿出来赈灾,在未来的六个月必须施粥赈贫赎罪,否则便要入狱。贵祥请振锋替他在福全面前说好话,好使他获一官半职。

灾民每人获赠二十両银回乡重建家园,他们离开前赠振锋一块刻有“高风亮节”的牌匾作答谢。振锋在街上遇到巧灵,他认为婉贞不会让巧灵入门,巧灵只求好好过日子,不会计较名份。

第15集(1月19日)

振铭被逼虚报灾情

贵祥希望振锋向惠琳吹嘘他获福全赏识,早晚会做大官,以为惠琳或会考虑接受他。振锋谎称黄马褂乃福全赏赐予贵祥的,贵祥更指福全会安排他做知州或京官,振锋着惠瑜等不要把这事传开,免贵祥要应付无数的提亲者。惠琳认为若知道贵祥飞黄腾达才来提亲,恐那些女子都是贪慕虚荣之流。

振铭自觉身为知州,却阻止不了之信一班官员囤米等恶行,质疑自己是否应该做官。巧灵自责振铭因替她赎身及买屋安顿她,才做出违心事,振铭却认为即使没有巧灵,他为了前程亦不敢得罪伯轩与之信,同流合污是早晚的事。

伯轩下令再开财路

定帆死后,振锋毫无动静,伯轩觉得奇怪,他指八阿哥密谋八王夺嫡,多名王子亦正为皇位暗中结集势力,为了令皇亲国戚向八阿哥靠拢,仍需要大量银両,官米的财路既行不通,便得从其他渠道开源。

之信、索达等商议后,决定虚报灾情,并提议捐官救灾,赈灾的银両转手后便可交给八阿哥,之信更打算要求振铭联名上奏,则振锋即使知道,也会投鼠忌器,不会轻举妄动。索达与公旦以巧灵性命作要胁,振铭被逼在虚报灾情的奏折上签名。

康熙命福全派人把应付疫灾的钱粮药草送到江浙应急,他采用伯轩的捐官建议,所以赈灾款项都来自京官,未动用国库分毫。

发现振铭金屋藏娇

五个出缺中四个是京官,而宫久保则是地方官。由于康熙身体抱恙,福全代为面见四位在京的候任官员,发现他们都从未做实官,更遑论政绩,当中甚至有不通文墨者,福全认为有人收了好处,才把他们推荐给康熙。康熙欲把各人捉拿审问,福全不欲打草惊蛇,提议命振锋查明真相,再一并处理。 /婉贞与素秋在金饰店订购钗环时,发现振铭曾订造一支金步摇,追问掌柜金步摇被送到哪儿。

振锋接到福全的飞鸽传书,命他查宫久保的淮安盐道之职是如何买得的。大海听闻宫久保与宋致远是淮安两大盐商,二人竞争盐道空缺,结果致远争输了,便举家离开了淮安。振锋推测致远走得那么急,是怕宫久保报复之故。

巧灵暂住振锋家中

婉贞因振铭金屋藏娇,带人上门找巧灵算账,振钧连忙赶往通知振锋。秀仪不但掌掴巧灵,更想将她毁容,振锋及时赶到,替她解围,但仍被赶走。巧灵欲返绮红楼,振锋把她带回家暂住。

惠瑜不满振锋把她与惠琳房间的火盆给巧灵用,她试探惠琳对振锋的感觉,劝惠琳对振锋死心,因为她认为振锋喜欢巧灵。

巧灵到柴房取炭时被一黑衣人挟持,惠琳把黑衣人制服,黑衣人自称是宋致远,要找振锋伸冤。

久保绑架致远妻儿

致远称因争盐道与宫久保结怨,他被宫久保打伤后躲起来,不料宫久保绑架了他的妻儿,更把他一家三十多口杀光,然后散播致远举家远走的消息。

致远愿意指证久保买官的事,但要求振锋先救出他的妻儿。振锋等研究进入久保家查察的方法,致远指久保好色,振锋于是要求惠琳与他假扮夫妻,深入久保家救人。

振铭到小燕家找巧灵,巧灵不肯跟振铭走,而婉贞则以出家作要胁,要求振铭放弃巧灵,振铭扬言不再踏入杜家半步。

标签: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  宦海奇官  分集剧情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