溏心风暴3 夸世代 降魔的 老表,毕业喇! 杂警奇兵 使徒行者2
A+A-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16~21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1-20 14:49:21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188 | 评论: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16~21集)播出日期1月20日至1月24日 1月24日(星期六)20:30-22:00大结局两集连播

第16集(1月20日)

惠琳接受振锋爱意

到了淮安后,振锋(马国明 饰)与惠琳(杨怡 饰)练习做一对夫妇应有的表情和默契,惠琳毫无经验,担心会露出马脚,振锋便以小燕(潘芳芳 饰)为榜样,着惠琳学习小燕对楚南(刘丹 饰)时情意绵绵的眼神。

振锋装作来自江西的商人,请久保帮忙令他成为盐商,久保婉拒,但当看见惠琳立即改变主意,还邀振锋夫妇到他的家中作客,席间惠琳表示有醉意,久保让下人送她到客房休息,而振锋则把握机会在久保的杯中加入蒙汗药。

惠琳换上夜行衣,与大海(戴耀明 饰)成功救出致远妻儿,但很快便被发现,他们逃至树林,振锋与惠琳引开追兵,让大海带致远妻儿由另一边逃走。

无路可走躲进水里

振锋与惠琳逃至水边无路可走,惟有躲进水里,顺利避过久保的追捕。振锋与惠琳在水里有了肌肤之亲,他们在一破庙休息时,振锋重提在水里的事,惠琳不准他再次提起,亦不能向人说。振锋问她是否真的要出家,惠琳表示佛祖在她心里,其他事已放下,且欠振锋的钱已还清,待救完人后她便会回普渡庵。 

振锋追问惠琳所指的其他事情是什么,惠琳问振锋是否记得她曾说过一个山峰与树的故事,惠琳对振锋的反应感失望。振锋苦苦思量,怀疑自己便是故事中的山峰,而惠琳则将自己比作树。

图令贵祥放弃惠琳

致远对贵祥(袁伟豪 饰)颇为欣赏,邀贵祥日后到淮安随他工作,贵祥婉拒。惠琳病倒并全身抖震,振锋把她拥在怀内让她取暖。

振锋希望惠琳不要回普渡庵,他终于明白故事的寓意,又谓不知打从何时开始,自己喜欢了惠琳,他担心若再不把心事向惠琳说明,她会突然离开。惠琳听着听着,不知不觉流露出小燕那种情意绵绵的眼神。

致远因妻儿被救,答应振锋为卖官的事做证。贵祥觉得惠琳从淮安回来后,看他的眼神变得柔情似水,振锋却试图令贵祥放弃追求惠琳。

巧灵报讯世昌逃脱

致远向福全(蒋志光 饰)说出卖官的详情,巧灵(陈自瑶 饰)在门外偷听,然后托一位小孩带信给世昌(曾航生 饰)。福全曾命尔泰(李启杰 饰)及康德(黄耀煌 饰)明查暗访,得悉水灾后的疫症并不严重,相信伯轩(李成昌 饰)及之信(李天翔 饰)等贪官虚报灾情,逼朝廷卖官救灾。

大海带人到玲珑轩捉拿世昌,世昌已不知所终。伯轩斥巧灵居于振锋家,竟对振锋前往淮安对付久保的事毫不知情。但因巧灵及时通知世昌逃走,将功补过,便不再追究。

振锋收到一封告密信,成功在渡头拘捕世昌,振锋推断告密者是一女子,因为信件渗出香气,惠琳觉得那种香气似曾相识。

危言耸听世昌慌张

公堂之上,世昌自言为官多年,不让他坐起来他绝不作供,振锋遂顺应他要求。

致远指控世昌收了他五十万两,答应替他买淮安盐道的官职,世昌表示与致远素未谋面,从未收他半分钱,又谓他有功名在身,振锋不能对他用刑,无论振锋说什么,他都只答与他无关,无可奉告,要求振锋尽快放了他。

振锋谓会杀了世昌,并向外公布世昌临死前画押,供出伯轩的罪证。贵祥配合振锋的危言耸听,世昌开始慌张起来。

第17集(1月21日)

振锋截获百官行述

世昌被振锋吓倒愿意招供,但要求振锋保住他的性命,及下半生平安无忧。振锋不卖他的账,世昌提出以百官行述交换。

五年前世昌在吏部负责核查各级官员的功过,当时伯轩已是吏部尚书,他着世昌利用职权之便,搜集官员贪赃枉法、失德败行的事迹,编写成百官行述,之后利用百官行述要胁官员同流合污。

仲安与定帆宁死也不供出幕后主谋,也因有百官行述,怕丑行被公诸于世。振锋更从世昌口中得悉入股福兴号的冯员外是伯轩的傀儡,相信仲安亦是在伯轩胁逼下,才会做出危害福兴号的事。

要求福全立据作实

世昌促振锋若想报仇便得与他合作,只要取得百官行述,指证伯轩的人便多的是。振锋接受提议,但世昌要求裕亲王亲口承诺,且立据作实。

世昌不知所终,展良通知巧灵向振锋打听。展良又带来伯轩赏赐给巧灵的燕窝糕,及巧灵遗失已久的如意结。如意结是巧灵父母唯一留给她的物件,她相信当年若非遇到伯轩,她的命运会很不一样。

展良提醒她伯轩答应两年后会还她自由,到时他会向伯轩提出与巧灵成亲。但巧灵觉得她与展良知道的事太多,伯轩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俩。福全答应保世昌万全,世昌透露百官行述收藏在宫中藏经阁的大般若经内。

串通庙祝欺骗贵祥

福全命尔泰拿他的令牌赶回京,到藏经阁取出百官行述。

振锋认为自己立了功应获奖赏,或奖赏贵祥,福全赞赏贵祥说话得体,安排他继续协助振锋,贵祥兴奋。振锋替贵祥物色好女子,从十多人中选中素秋的侍婢小莹,他希望贵祥有了意中人,不会因惠琳与他相恋而伤心。

振锋送了一对耳环给惠琳,但提醒惠琳不要戴上,担心被贵祥看见,甚至不能放在身边,怕被惠瑜发现。振锋又趁贵祥生日到庙中问流年,串通庙祝,令贵祥相信与小莹是上天注定的一对。伯轩知道世昌失踪后,立即约见宫中负责防火的火班官员。

伯轩怀疑巧灵泄密

贵祥无意中听到振锋布局骗他,他斥振锋横刀夺爱,并夤夜离开了振锋的家。

尔泰赶到藏经阁,但因失火被拦阻,与侍卫打起来。翌晨,负责藏经阁的公公告知福全,大火烧毁了七百多卷经书,包括大般若经最后一百卷,而百官行述便是藏于其中。福全相信百官行述未被烧毁,而是被伯轩偷偷运走了。

伯轩把世昌失踪的事迁怒于之信等人,索达提议放火,把振锋一家及世昌烧死,伯轩同意,但认为必须先收藏好百官行述。伯轩怀疑巧灵或展良泄露世昌的行踪,巧灵作辩,伯轩暂不追究。振锋再次收到告密信,透露索达将运走百官行述。

声东击西图骗振锋

福全不在山阳县,振锋没有足够的兵力,惠琳提议请振铭帮忙,因事情牵涉楚南之死,相信振铭会出手相助,可是振铭拒绝。惠琳、惠瑜及振锋在道台衙门外目睹公旦把百官行述运走,惠琳却怀疑百官行述仍在衙门内。

大海拦截公旦,可是木箱内却是空的。索达听从伯轩之言,采声东击西之计,以图避过振锋的截查,不料振锋、惠琳及惠瑜已在渡头等候,把索达拘捕,成功截获百官行述。

第18集(1月22日)

振锋发现伯轩秘密 

福全与振锋突然出现,福全透露已把索达关起来,由一千精锐部队看管,又命古大人把百官行述运往京师交给康熙。伯轩觉得大势已去,嘱各人勿在康熙下旨前轻举妄动。 

康熙下令把百官行述全部烧毁,各官员所犯恶行概不追究,更要把百官行述一事保密。福全命振锋把百官行述逐页烧毁,振锋气愤以性命换来的重要罪证,在未查出父亲如何被害前竟要亲手烧毁。

康熙指世昌揭发有功,按之前的协议处理,暂不对伯轩有所行动。振锋呼天抢地,问上苍楚南的事何时才能沉冤得雪,天突然下起雨来,且风雷大作。 

恶梦所见竟是凤英 

焚烧百官行述的火被熄灭,一页未完全被烧毁的书面被风吹到振锋面前,振锋发现书面夹层内记载了伯轩的恶行。 

据载,伯轩原本姓蔡,是广东佛山人,因收地之事收买官府,结果害死人,于是离开广东,在京城买官后,从此扶摇直上。 

振锋着惠琳陪他到广东走一转,惠瑜央振锋带她同往。到佛山后,惠琳听到小女孩所唱的歌谣,是她经常在梦里听到的,于是上前问女孩,女孩表示是教堂一位婶婶教她唱的,刚好婶婶经过,惠琳便尾随她到了教堂,神父唤这位婶婶作凤英姊妹。 

惠琳觉得凤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再次梦到平日经常梦见的恶梦,而梦境内的人物,竟然是凤英。 

索达狱中自缢身亡 

福全亲到狱中见索达,希望他把所知全供出,则可回复自由,像世昌一样逍遥自在,索达佯装概不知情。 

之信与公旦正担心索达会招供,连累他们,但伯轩肯定索达不会出卖他,因索达的家人都在他的手里。结果,索达在狱中自缢身亡。 

振锋、惠琳及惠瑜兵分三路查探,振锋觉得村民知道些什么似的,只是不肯说出来。而惠琳从一位老人家口中得悉一位叫打铁陈的人,谓想知什么都可问打铁陈。 

打铁陈闻得振锋打听二十年前一位姓蔡富商做的坏事,即咬牙切齿斥蔡伯川不是人,更指邻居被蔡伯川害至家散人亡。 

康熙批准伯轩请辞 

打铁陈妻子来到,阻止他说下去,并拉他回家吃饭,打铁陈边走边叫振锋等到城外的三圣庙看看。伯轩知道振锋不在山阳县,命展良追问巧灵,巧灵谎称振锋与惠琳往普渡庵探望慈恩师太。巧灵向素秋道歉,表示会让振铭回到素秋身边。 

巧灵劝振铭搬回杜家,振铭认为巧灵这样做定有原因,誓要查清楚。伯轩打算依八阿哥提议,向康熙请辞,他相信有了多年来所得财富,八阿哥便可与其他阿哥一拼,而他们亦可成为真正的造王者。伯轩以健康为由向康熙请辞,康熙批准。 

三圣庙内发生惨案 

康熙因索达已死,无法指证伯轩是百官行述幕后主谋,只有暂时让伯轩全身而退。 

振锋等人到了三圣庙,惠琳总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脑海中再次飘过恶梦中的影像。一位樵夫表示三圣庙十多年前发生了一宗惨案,一个女子在庙内宰杀了自己的儿子,三圣庙从此便荒废了。 

惠琳每晚都梦见凤英及一名小孩,振锋提议到教堂找凤英查问。神父表示认识凤英之初,凤英神志不清,他用了几年时间替凤英治疗,她才渐渐康复,但她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其他一概忘记,所以他也不知道凤英的往事。

第19集(1月23日)

惠琳回复儿时记忆

振锋问神父是否有办法治好惠琳的失忆症,神父认为可试用西方的催眠术,但若惠琳过往曾有伤痛经历,而催眠术对她有效的话,则惠琳便会记起那些不快事,振锋犹豫。凤英在旁偷听到神父与振锋对话。

惠琳渴望回复记忆,即使是可怕的事,她觉得不断出现在梦境中的零碎片段,可能与她的童年有关,若她重拾记忆,她或可摆脱那个怪梦。

凤英如常送汤给神父,又随口问了神父是否替惠琳催眠。神父替惠琳催眠时,突然腹痛,催眠被停住。凤英向天父祷告,请天父赦免她的罪。

巧灵惊闻身中剧毒

伯轩退出官场,命之信等小心监视福兴号及振锋的一举一动,耐心听候八阿哥的消息。

伯轩斥展良不告知他巧灵见过素秋,又指巧灵是内奸,把世昌行踪通知振锋,巧灵机警应付过去。但伯轩警告巧灵,她过去所吃的燕窝糕内有毒,若没有他的阿胶,积存的毒便会发作,毒发时手腕上会出现一条黑线,当黑线延至手肘便会丧命。但只要巧灵忠心替他办事,他会兑现两年后还她自由的承诺。 

神父再替惠琳催眠,当年惨剧重现脑海,惠琳惊醒过来,立即奔出教堂。振锋与惠瑜到处找她,结果在三圣庙找到她。

买地不成诬陷郭勇

惠琳哭诉凤英是她母亲,她记起了自己叫巧蓉,更可怕的是凤英亲手杀了她的弟弟,但她无法记起全部事情,只隐约记得与偷鹅有关。

惠琳追问打铁陈夫妇,打铁陈忆述当年惠琳父亲郭勇不肯把田地卖给财主,结果被诬陷偷鹅,县官因郭勇四岁儿子口齿不清的供词,判郭勇有罪,蔡伯川到狱中游说郭勇卖地,郭勇依然拒绝,被蔡伯川打死,蔡伯川收买县官,对外公布郭勇畏罪自杀。凤英为证清白,带儿子到三圣庙,把儿子肚皮剖开,要证明儿子没吃过鹅肉,八岁的惠琳因而目睹母亲杀了弟弟。

杀父仇人竟是伯轩

凤英杀了儿子后变得神志不清,惠琳则几乎被杀人灭口,幸被慈恩救走。

打铁陈夫妇指害郭家的富商叫蔡伯川,惨剧发生后便举家离开了佛山,最近才回来建大屋,听说他做了大官,更已改名荣伯轩。

振锋打算把伯轩罪状上报,福全却谓皇上已下旨,对百官行述记载的一切都不再追究,一旦指控伯轩,便犯了以下犯上的死罪。惠琳表示若法理无法治伯轩的罪,她便亲手杀了伯轩,振锋劝阻她,谓会搜集伯轩其他罪状,把伯轩绳之以法,惠瑜亦认为惠琳不值得因伯轩这种人犯杀人罪,惠琳决定不轻举妄动。

世昌再揭伯轩罪状

惠琳到教堂找凤英,告知凤英她已记起所有往事,指凤英是她母亲,凤英却表示自己从未嫁人,否认与惠琳的关系。惠琳与惠瑜到荣府偷看凤英,凤英把她们赶走。

振锋收到一自称垂死人的来信,相约振锋与福全见面,把福兴号的秘密相告。二人立即前往,垂死人竟是世昌。

世昌展示腕上的黑线,谓黑线延至手肘他便会死亡,他曾求伯轩给他解药,伯轩因被出卖,誓要世昌一死。

第20~21集(1月24日)

福全把令牌交给振锋,让振锋在广东调动兵马对付伯轩;福全接获康熙六百里加急召他回宫的密函,福全因担心康熙病重,宫中随时有变须取回令牌,但振锋担心没法报仇不肯交还。振钧发现福兴号很多大户的存银来历不明,与振铭商量对策。伯轩派人到福兴号抢走所有银两酿成挤提,更把振铭收押及诬陷他诈骗百姓钱财。贵祥走投无路,却无意中听到展良买凶杀振锋。振钧到佛山找振锋,振锋回家途中遇上埋伏,危急关头幸慈恩出手相救。贵祥敌不过振锋连番吹捧的话,决定随振锋回山阳县。杀手深夜来袭,慈恩为救惠琳中刀......

巧灵发现自己毒发,更从小燕口得知福兴号被官府查封,振铭被捕等事。巧灵以载有伯轩罪证的密函与伯轩作交易;巧灵希望伯轩能放过她及振铭,伯轩却谓在振铭与巧灵自己性命之间,他只能答应其一;巧灵向振铭坦白,换来振铭一巴掌。振铭借酒浇愁,回家却见伯轩;惠琳对伯轩的仇恨难消,誓要杀伯轩,振锋上前劝阻,她竟一剑刺向振锋。惠琳与惠瑜在荣府放火,趁混乱潜入内堂,她以郭勇女儿的身分向伯轩寻仇;振锋指福全已答应替郭家翻案,更提出回山阳县后便与惠琳成亲,惠琳却她要回普渡庵做住持,安慰振锋当作与她有缘无分......(大结局)

标签: 宦海奇官分集剧情  宦海奇官  分集剧情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