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表,毕业喇! 杂警奇兵 使徒行者2 灿烂的外母 同盟 超时空男臣
A+A-

《师奶Madam》分集剧情(16~20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2-1 11:18:40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166 | 评论:

师奶Madam》分集剧情(16~20集)播出日期2月2日至2月6日

第16集(2月2日)

不满女儿暗嫁渠王

胡蝶(谢雪心饰)得知女儿背着自己嫁给渠王之后为之气结;花苹(黄翠如饰)央求母亲接受大树(萧正楠饰),可是胡蝶却说要给钱予大树要求他离开女儿。大树觉得被羞辱出言驳斥胡蝶,并于其面前深吻花苹。胡蝶见状怒不可遏着女儿跟自己离开,岂料一开门,丹丹(黄智雯饰)、凤妮(梁嘉琪饰)、怜香(简慕华饰)等众街坊已在门外听到一切,还替他们说项。胡蝶离开后,花苹口中虽怪罪大树,其实暗里怀念大树的一吻。花苹晚上致电父亲探听母亲情况,只知母亲气得连连唱粤曲发泄。花琛(于洋饰)察觉花苹对大树的爱意,而且花琛佩服大树反驳胡蝶的勇气。花苹遂告知大树是她的暗恋对象,花琛闻言说找机会聚餐互相了解。

协助贵利凤妮受压

凤妮正犹疑应否报警说出真相之际,早前曾还钱的其中一名妇人前来美容院央求凤妮退还款项予其老公进行手术。凤妮心软,便将款项交回给她,此举动却引起丹丹注意。丹丹与怜香质问凤妮为何收取贵利的钱,凤妮支吾以对;丹丹不满怀疑凤妮收受贵利好处,自觉被出卖愤然离去。大春及高敏(苏丽明饰)暗中监视,花苹与大树得悉丹丹等三人有所争执,推断凤妮跟贵利集团有关。

大树回忆母亲出走

晚上,大树的梦游症发作,像小孩般哭泣;花苹见状录影下来给大树醒来看回,大树看后把伤心童年往事告知花苹。原来20年前的大树睡觉被争吵声弄醒,听到父亲罗帛(李成昌饰)责怪母亲美蓉(韩马利饰)挪用家里的钱去隆胸,美蓉反驳说因为罗帛只顾看美女才执意整容;美蓉其后便决意再到日本整容,年幼的大树哭着央求母亲不要离开,还大力拍父亲房门,希望着父亲挽留母亲。

花琛作媒无助破冰

美蓉按早前罗帛给她的卡片到达商场,更在快餐店遇见罗帛、大树及花苹。美蓉得悉儿子已婚后对花苹大感兴趣,更暗中跟着花苹。岂料在商场时,美蓉被数位顽童以红色墨水枪袭击,花苹发现美蓉受伤及满身墨水,遂邀请其回家更换衣服。花苹替美蓉处理伤口时,发现其面上的疤痕,直觉认为是整容所造成。美蓉察觉到花苹夫妻间好像不和,便告知自己与丈夫分开廿年,劝他们二人要互相包容。

花琛见胡蝶唱粤曲发泄致声音沙哑,递上一杯蜜糖水,伺机重提他们当年相恋结婚的经历,更游说胡蝶与大树见面。为了准备与胡蝶见面,花苹便与大树选购西装,花苹更为大树整理领带,大树感到一阵温馨。花苹、大树与胡蝶会面时,花琛开出条件让大树当渠务公司老板及送赠一层楼予他们,大树听后觉得自尊受损一口拒绝,但胡蝶则认为他得寸进尺,气得拂袖离座。

公园交收汉斯被捕

温晴(李绮雯饰)脚伤痊愈后,再致电凤妮相约交收金钱,丹丹恰巧路过垃圾房,听到二人对话。因为担心凤妮安危,丹丹将事情告知汉斯(曹永廉饰),并打算跟踪凤妮。汉斯不允妻子冒险,说交给他作跟踪。交收当日,凤妮按温晴指示,温晴顺利取得朱古力盒。汉斯还未见花苹及大树行动,所以只好一直监察并录下交收过程。温晴拿着朱古力盒匆匆离去,汉斯跟随在后,可是突然间一架客货车驶至,捉走温晴。花苹等人从后赶至,合力将汉斯制服,才发现一直跟踪凤妮的男子原来是汉斯,大吃一惊。

第17集(2月3日)

遇见美蓉罗帛怒斥

汉斯被带回警局助查,录口供时称与贵利无关,跟踪温晴是因为未见花苹与大树行动,才自己跟踪。这时花苹与大树才得知他早知二人是警察,大感尴尬不已。汉斯解释因之前在警局无意间听见花苹与大树二人的对话;汉斯更表示在公园录下垃圾婆的短片,助他们查案。二人告知正隆并力证汉斯证供可信,正隆同意与汉斯合作。花苹买咖啡之际,邢蓝上前关心他们今日的行动还想与她约会。这时大树出现,花苹并没有理会邢蓝便离去,令邢蓝心感不悦。 

温晴受胁追寻巨款

原来温晴被“贵利”长恨哥捉走,温晴只好交出挂在颈上的USB记忆棒予长恨哥并解开密码。长恨哥欣赏温晴胆识,着她找出早前交给温斌的三百万款项,将给她六十万作报酬。商场同乐日当天,凤妮的美容院摆放了一个小摊位推销,四美走来参观却嫌价钱太贵;丹丹及怜香出现协助,更以送赠风水手链作招徕替凤妮促销不少产品,三人终冰释前嫌。

家伦向阿朱妈示范如何玩“拖鞋射龙门”游戏,汉斯见家伦脚法了得,便相约一起踢足球。花苹与大树嫌隙未除,被街坊质疑二人关系变差,另一方面大树受到大喆挑衅,便挑战抛藤圈的摊位,结果夺得大奖获得大树菠萝抱枕;花苹大喜,高兴地抱着抱抌离开。

润祥对伦暗生醋意

家伦帮忙与凤妮一起执拾摊位,言谈甚欢;润祥刚从内地返港,见到家伦与凤妮状甚亲密,加上听到四美的闲言闲语,心生醋意。大树、家伦、汉斯、润祥及大喆等人相约踢足球,球场上家伦与润祥各不相让。大喆收到网友IRON MAN的讯息,大树见其讯息用上很多图像,打赌说对方是女子;汉斯则鼓励他可结识女性朋友,使大喆有点心动。胡蝶与菲购物后于咖啡室巧遇邢蓝,言谈间菲无意将大树深吻花苹一事告知邢蓝,使他更决心对花苹展开追求。

罗帛美蓉意外相遇

罗帛对没法购入的单位仍未心死,还特意与大树前往居酒屋“学习”日文,好让他能说服日本业主出售单位。罗帛还以不纯正的日文点菜,叫人啼笑皆非。罗帛在单位楼下遇见美蓉,得知原来她就是业主,竟忍不住对她恶言相向。美蓉回忆当年不断整容,只希望讨罗帛欢心。岂料整容失败,面容受损曾想轻生。罗帛遇见美蓉后借酒浇愁,并四处惹事生非,家伦在旁阻止而无意间表露警察身分。

从罗帛口中得悉母亲回港,大树态度决绝不肯与美蓉相认;可是罗帛对美蓉并未忘情,见状大感惆怅。大树晚上梦游症又再发作,惊醒花苹;花苹上前安慰抱着大树,不知不觉二人相拥而睡到天亮。

怀疑温晴假扮贵利

汉斯翻看早前在公园的短片,发现垃圾婆的USB记忆棒项链与刚刚在商场碰见温晴的项链相同,暗中对温晴起疑。花琛的公司出现现金周转问题正在苦恼,恰巧胡蝶大肆购物回家,更高兴地向花琛说明每件战利品价值;花琛见老婆挥金如土一时气上心头责骂胡蝶,结果她不甘受骂离家出走。花苹沉醉在昨晚右手被大树紧握之际,门铃突然响起;开门后只见胡蝶站在门外,更说因与花琛吵架而搬来花苹家暂住。

第18集(2月4日)

花苹要求大树让步

胡蝶来到花苹家要求暂住,大树猛烈反对更欲开口着她离开之际,竟被花苹阻止。花苹致电花琛,希望他能哄母亲回家。可惜花琛为公司的事要赶到美国开会,只能着好姐拿日用品来。为了方便商量行动,大树便睡在花苹房内地上。胡蝶不习惯公屋生活,整晚不断拍门作出诸多要求,结果每次胡蝶有动作,大树便需窜回大床;辗转数次后,二人不知不觉在床上睡着。

邢蓝展开追求攻势

翌日早上,花苹收到邢蓝所送的花;大树得知邢蓝追求,感觉酸溜溜。胡蝶见花苹站起来后边走边捶着腰背,竟思疑花苹怀有身孕。好姐送来了胡蝶的日用品,更不经意将花苹的旧情信一并带来。花苹重读昔日的情信,回想旧日甜蜜回忆。花苹与胡蝶一同到街市买菜,胡蝶惊觉自己的宝贝女与街坊熟络,更变得精打细算。当花苹正想买海鲜时,胡蝶着花苹怀有身孕要戒口,花苹表示没有身孕后,胡蝶竟劝花苹考虑邢蓝。

大喆识破网友身分

怜香因为儿子相约网友IRON MAN见面而感到苦恼,凤妮献计找来家伦假扮IRON MAN,并将怜香与大喆的网上对话予家伦熟读。润祥刚巧路过,再次见到凤妮与家伦状甚亲昵,不禁心中起疑。怜香暗中跟踪家伦与大喆会面,大喆得知IRON MAN并非女子有点失望。温习中的大喆见母亲进房给自己送汤,立即收起课本装作看漫画,可是怜香却着他别温习得太晚,令他起疑。大喆在短讯中假装被中药烫伤,怜香见到讯息大为紧张,立即拿烫火膏进房,终被识破她就是IRON MAN。

温晴渐渐露出破绽

温晴到各商场寻找储物柜,并购买高跟鞋,刚巧被汉斯看见,于是上前跟踪并录下过程。润祥与凤妮商量开设物流公司的事,打算当事情确定后才告诉朱妈,岂料朱妈在背后听到,以为二人有事情隐瞒自己。朱妈找到老人院的宣传单张及凤妮的字迹,认定凤妮打算安排自己到老人院;商场举办“健康周”,胡蝶与花苹遇上朱妈遂一起去量血压;三人饮茶时朱妈将推测凤妮要送自己到老人院一事相告。胡蝶闻言开解朱妈,并着朱妈复出唱粤曲,重拾活力。

大喆发现怜香就是IRON MAN之后,心情郁闷,到游戏机铺打机发泄。大树见到大喆后上前开解。大喆回家时,看见父亲与现任妻子前来;听见后母出言奚落母亲,大喆忍不住上前反驳,并斥责她破坏自己家庭幸福在先,更不会动用父亲一分一毫。怜香见儿子言行英勇,感到安慰。二人关系亦因此修好。 

大树不肯原谅母亲

大树就母亲回港之后一直心绪不宁,某天在街上看见有女子差点被车撞倒,上前查看之际发现原来就是母亲美蓉;可是大树当下却不肯与母亲相认,更出言斥责,令美蓉伤心欲绝。大树晚上梦游症发作,更大叫母亲姓名,花苹才得知大树母亲叫贾美蓉。美蓉相约花苹见面,并将亲手弄的榴梿蛋糕送给花苹,花苹透露大树因为家中某些事而讨厌吃榴梿。

花苹无意间听到美蓉电话对话中透露自己姓名,得知原来她就是大树母亲。美蓉请求花苹将信件交给罗帛,信中邀请罗帛到律师楼处理手续,罗帛以为美蓉要跟他离婚,与大树在酒吧浇愁,父子二人装作得到解脱而庆祝。

第19集(2月5日)

润祥误会凤妮出轨

罗帛到律师楼方得知美蓉将单位无条件转让给自己,觉得美蓉狗眼看人低,立即前往美蓉家与她理论。花苹刚好在场于是出言相劝;罗帛不听竟硬闯进屋内,罗帛看见屋内的“大树壁画”,不禁回忆起以前幸福的时光。花苹忍不住向罗帛诉说整容的苦衷。罗帛态度软化,当听到美蓉打算要回日本,竟出言挽留并原谅了她。

大树拒绝原谅母亲

大树一见罗帛回家便庆祝他回复自由身,突然见美蓉一同前来,不禁苦恼不已。罗帛解释一直误会了美蓉,可是大树不肯接受更情绪激动;大树诉说多年来没有妈妈照顾的辛酸,然后夺门而出。美蓉听到儿子多年受的委屈,又见他不肯原谅自己不禁哭成泪人。花苹追赶大树,向他解释美蓉苦处,着他原谅母亲;但大树反怪花苹多管闲事,拂袖而去。邢蓝本已相约律政司美女于酒店会面,可是刚遇花苹,对方还着自己今晚相伴;邢蓝误解了花苹的意思,竟推掉美女约会。

胡蝶说出花苹秘密

大树喝醉了回家,胡蝶询问花苹状况,大树酒后疯言说关于整容一事,胡蝶误会他得知花苹曾整容而与她吵架,便将花苹曾整容一事和盘托出,大树大感错愕,深感愧疚。花苹因与大树吵架后不快,着邢蓝相伴吃蛋糕发泄,邢蓝载花苹回家时方知道自己表错情。邢蓝心有不甘致电大树,竟告知对方自己于酒店相陪花苹一整晚,大树心中有气。

家伦制服长裤掉线,急忙到美容院找凤妮帮忙缝补;当家伦脱掉裤子在房内等候时,凤妮却修补之际被针刺伤。家伦慌忙走出来查看时碰巧润祥回来,润洋看见家伦衣衫不整,便认定二人出轨,挥拳相向。

朱妈相信凤妮解释

二人回家后,朱妈查问事情原委。润祥与凤妮争执起来,朱妈听毕后反而相信凤妮,反怪儿子不了解凤妮为人。凤妮走到丹丹家里诉苦,花苹反觉奇怪为何朱妈会相信凤妮,更透露朱妈怕被凤妮送入老人院之事。润祥见凤妮整晚没回家,央求朱妈到丹丹家劝她回家,朱妈竟拒绝。

美容院附近通道贴满润祥向凤妮道歉的单张,凤妮看见大感尴尬;润祥一见凤妮更立即下跪认错,并向围观的街坊大声说自己误会了家伦与凤妮二人,夫妇终和好如初。润祥将开设物流公司一事告知朱妈,凤妮并解释了老人院方面联络她是因为想邀请朱妈当粤曲导师,才会令朱妈误会。

体育会中寻得巨款

大喆将替人维修电脑赚到的钱交给怜香作家用,怜香心中一甜。怜香发现有寄给温斌的信错寄了给他们,便将信交给温晴。原来温斌有一个储物柜两个月没交租,温晴因此得知储物柜在那里,不禁欢喜若狂。温晴悉心打扮后前往体育会,家伦发现便乘电单车紧跟其后,可惜被温晴发现。

温晴成功打开了储物柜,发现当中有三百万现金,还有丹丹等人的借据。恰巧丹丹、怜香、凤妮及花苹夫妇等人在体育会举行友谊足球赛,赛后众人步出体育会时见到温晴神色可疑;温晴拔足想逃,花苹等人一同追截。同一时间,长恨哥及手下到场,众人为争夺温晴的旅行袋纠缠起来。混乱间,温晴拿了旅行袋逃走,而丹丹、凤妮、怜香则被长恨哥捉走。

第20集(2月6日)

花苹奋身保护大树

汉斯、润祥和大喆三人见丹丹等人被掳走,情急之下自行乘的士追截,结果同样被擒。正隆等人到场进行地毡式搜索,最后只发现怜香的手链,众人大感忧心。汉斯等人被困在村屋内,长恨哥怀疑他们串同温晴骗走其三百万。怜香担心遭绑匪灭口,长恨哥亦指如事件实属与他们无关便将他们干掉。汉斯心生一计,告知巨款可能被花苹拿走,借机会与花苹联络。花苹电话没人接听,汉斯遂提议传讯息予大树。

收到联络准备营救

花苹与大树、正隆众人回到警署与邢蓝分析案情,收到丹丹的讯息。众人最初对讯息上提及的三百万一头雾水,但经仔细分析后,估计应是温晴拿走三百万。温晴打算乘快艇偷渡回大陆,但找不到船家,却收到医院来电说温斌情况危急,着她赶到医院。温晴潜入病房探望温斌,没料到躺在病床上的是正隆。正隆劝她自首,温晴竟用正隆的手扣将他锁在病床后逃走。

长恨哥突然收到温晴来电,说会交回现金希望他可协助自己逃走,但同一时间,花苹亦回覆三百万在她身上;结果长恨哥决定先出外与温晴见面。丹丹等三人发现长恨哥手下感到饥饿,遂自荐烹调数款美食慰劳他们。煮食期间,更暗中给予汉斯他们玻璃碎片以松绑。

花苹意会丹丹暗号

长恨哥到达西贡码头,远处见到温晴身影,打算上前接洽之际,一名滑板手不小心地撞向温晴,现金散落一地;长恨哥看见现金只是白纸,于是立即逃走。家伦按早前放在长恨哥车上的追踪器紧追其后,可惜最后被人发现而失去线索。花苹突然想起丹丹的讯息,发现原来是个暗号。长恨哥手下吃得津津有味之际,忽然发现汉斯等人已自行松绑。众人发难,奋起反抗,与长恨哥手下打作一团。

行动之中花苹受伤

花苹凭着丹丹的暗号找到他们匿藏地点,随后攻入。双方冲突打斗,混乱间长恨哥拾回手枪准备射向大树,花苹奋不顾身为救大树受伤晕倒。花琛与胡蝶到医院探望女儿伤势,得知女儿原来是卧底。邢蓝前来探望花苹,得知花苹容貌受伤心中一沉;邢蓝见到高敏艳丽的打扮,立即转移追求目标,相约高敏晚餐。

大树到达医院陪伴花苹,安慰说现在整容技术进步,不用担心毁容,更说如没有人肯娶她,自己愿意迎娶。众街坊前来祝贺大树,答谢他与花苹成功瓦解贵利集团,免再担惊受怕;伶俐送了一幅画给花苹及大树。而丹丹、凤妮、怜香等人则为花苹祈福及进补。大树知道未来相见日子渐少,对汉斯有点不舍。汉斯则查问丹丹的艳照相情况,希望不会被人放上网。

大树发现花苹情信

大树意外发现花苹中学时代写给自己的情信,得知花苹原来是当年的“哨牙妹”,段段回忆浮现脑海,思绪凌乱。花苹回到顺水楼的家,见人去楼空,忆起旧日与大树的点滴,有点伤感。不时抚摸脸上的纱布,担心留有疤痕。大树忽然前来,花苹刻意回避,大树说不介意花苹的面容如何,因为她教懂了一件事,就是珍惜身边的人。美蓉买了一个榴梿蛋糕予大树,大树扬言要吃美蓉亲手弄的榴梿蛋糕,见儿子原谅自己,罗帛三人乐得开怀......

标签: 师奶Madam分集剧情  师奶madam  分集剧情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