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过界 赌城群英会 兰花劫 射雕英雄传 不懂撒娇的女人 全职没女
A+A-

《四个女仔三个Bar》分集剧情(6~10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2-1 11:42:57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186 | 评论

四个女仔三个Bar》分集剧情(6~10集)播出日期2月2日至2月6日

第6集(2月2日)

首场官司紫凝胜诉

梓博(张继聪饰)首天上班颇为兴奋,智毅(黄智贤饰)着靖姿(陈凯琳饰)带他了解公司环境。

紫凝(陈滢饰)二叔的律师楼接了一宗明星袭警案,请紫凝替其辩护。智毅教靖姿及梓博打官司的详细程序,不时模拟被告人的反应,好考验两徒的应变能力。梓博买了多件新恤衫,父母提醒他未来十二个月都没有收入,应节约开支。淑芬(朱咪咪饰)替儿子求签,签文指梓博命中注定什么事也有两次选择机会。

紫凝买了几本武打明星薛剑(罗莽饰)做封面的杂志,翠花(何雁诗饰)以为紫凝像她一样上薛剑,但紫凝只是因为要替他打官司,才买那些杂志当作资料搜集。

智毅留下工作清单

慧芸(姚子羚饰)到书店拿取预订的书籍,但到达时书店已关门,她便直接走到楼上的书屋。慧芸与耀力(曾航生饰)聊天,耀力表示对衣食不讲究,有足够的机票钱让他到处旅游便可,他又认为想过健康生活,并不需要很多钱。慧芸请智毅品尝葵花茶,指此花茶或有助改善智毅的鼻敏感,并同意耀力所说想健康也不需要很多钱的说法。智毅与靖姿外出,留下工作清单给梓博,包括浇花、水机换水、送文件、买咖啡、到洗衣店取衣服等。

紫凝二叔的律师楼,派出负责薛剑案的事务律师崔贤哲带薛剑往见紫凝,紫凝向薛剑了解案发经过,并向他解释其面对四项控罪的情况。

淇淇改变感情状况

紫凝建议薛剑承认第一条阻差办公的控罪,薛剑难以接受,他质疑紫凝的能力。

贤哲(黄子恒饰)表示若由自己替薛剑辩护,他也会提议薛承认阻差办公罪,又指紫凝是退休法官霍贯东(徐家杰饰)的女儿,师傅则是出名打刑事案的范智毅,认为薛剑应对紫凝有信心。

梓博赶了半天,把清单上的工作完成后,到茶水房的雪柜取了一盒牛奶一饮而尽,后梓博发现淇淇(孙慧雪饰)更改了她在社交网站内的感情状况。

翠花拆穿口不对心

智毅回到办公室,着靖姿用雪柜内的牛奶替他冲咖啡,梓博表示牛奶已被他饮了,智毅着他翌日买一盒一模一样的回来。梓博不记得那盒牛奶是什么牌子,连忙走到茶水房的垃圾桶翻看,但垃圾刚被清洁工人清倒,他便追出把整袋垃圾抢过来......

可欣(刘佩玥饰)带仲衡(周子扬饰)及三位好友聚会,紫凝把接触薛剑后的印象告知各人。可欣指贤哲是行内有名的“笋盘”,公司内的女同事都很仰慕他,紫凝冷淡表示不觉得贤哲特别出众。紫凝及贤哲替薛剑打赢官司,薛剑邀二人出席他的电影首映。

贤哲听到紫凝的话

梓博致电淇淇,淇淇的手机总是转驳到留言信箱。紫凝与贤哲参加电影首映前刻意打扮一番,翠花嘲她前言不对后语,明显很重视与贤哲的约会。

紫凝与贤哲看完电影后,记者蜂拥向薛剑,紫凝险被推倒,贤哲一手拥着紫凝离开人群,二人晚饭时谈笑甚欢,颇为投契。可欣问紫凝与贤哲看首映当晚的情况,二人乘升降机时紫凝指贤哲像对待女友般照顾她,觉得贤哲会致电给她,此时可欣步出升降机,竟发现贤哲也在升降机内......

第7集(2月3日)

裁判署外紫凝遭报复

荃湾一大厦顶楼连天台的业主葛大仁被告刑事毁坏,想请慧芸替他打官司,但慧芸不在港,大仁信不过其他律师,宁愿自辩,可欣教他可把案情相关资料写在纸上,呈给法官看。

案件开审,大仁向证人问话时情绪激动,法官怀疑大仁精神有问题,把案件押后审讯,并要求大仁的精神报告,其间大仁须还押在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慧芸回港后立即往见大仁,得悉可欣教大仁自辩,狠狠的教训了可欣一顿,可欣忍不住哭起来。达勤介绍安居替被控不小心过马路的林健威辩护,并试探安居对酬金的要求。

打赢官司不感兴奋

安居询问智毅意见,智毅模拟证人上庭答辩的情况,安居发现师傅没依口供内容作答,智毅指证人上庭时的表现是无法预知的,提醒安居不要被准备工夫规限了他的表现,并着靖姿及梓博协助安居处理该案。

安居与靖姿及梓博到案发现场视察,梓博跟几位街坊聊了几句,知道观察现场的最佳位置,靖姿欣赏梓博积极主动的做事态度。安居成功令健威脱罪,但他并不兴奋,因为他觉得健威并非好人,然而他身为辩方律师,必须尽全力为他打赢官司而感矛盾。妁彤闻言提醒安居,身为大律师要维持的是司法制度,并非要决定被告是否有罪。

要求翠花代收包裹

淇淇的手机仍是转驳到留言信箱,梓博只好留言请她回电话。靖姿与梓博以黑天使及M31身分网聊,分别谎称自己的职业为咖啡师及调酒师。

慧芸教可欣如何处理大仁的案件,森木亦说出一般被告人不宜自辩的理由,可欣获益良多。翠花在酒吧听隽烨讲及一些行内的潜规则时,接到紫凝来电,要求她立即回家代收包裹。翠花回到家门外,发现送包裹者竟是安居。

提议子轩承认控罪

翠花向安居表示,她与紫凝的背景、性格、生活习惯等都是两个极端,却可以住在一起,她自己也觉难以置信。

智毅在大学讲课,李丹因过度紧张而服药,无法如期交功课,智毅接受她补交。智毅发现慧芸有明显的改变,在家边工作边听歌、不饮咖啡饮花茶、衣着喜好、甲油颜色也有所转变。大仁案件再次开庭聆讯,慧芸成功争取撤销对大仁的控罪。十七岁的吴子轩被控贩运危险药物,紫凝因他未够十八岁,没有案底,又是初犯,且藏有危险药物不多,建议子轩认罪,相信子轩会被轻判,无须入狱。

最新指引须判监禁

子轩在庭上认罪,何官听取紫凝的求情话后,认为青少年吸毒问题严重,应该正视,根据最新判刑指引,须判处即时监禁式刑罚,鉴于子轩年纪轻及认罪,押后判刑十四天,等候更生中心、劳教中心及劳教所报告,期间须还押监房看管。

子轩闻言激动,当庭臭骂紫凝,他的母亲受不了刺激晕倒,叔父更用鞋扔向紫凝。

紫凝甫步出裁判署,便被子轩的叔父泼尿液报复,斥紫凝害子轩坐牢。紫凝无助痛哭,贤哲刚好经过,上前扶起她,并把自己的外衣给紫凝披上......

第8集(2月4日)

翠花发现群莲遗书

紫凝被泼尿的过程给上载网络上,安居与妁彤约她午饭,安慰并鼓励她。翠花母亲姚安心经营一间叫丹妮斯的宾馆,翠花趁假期回宾馆减轻母亲的工作负担。

一名叫秦建安的男子,与坐轮椅的妻子奕群莲要求入住望海的房间。慧芸的中学同学Tracy请慧芸替她办离婚手续,Tracy坦言有了外遇,丈夫知道后提出离婚。 Tracy又谓,与丈夫结婚十多年,其间必然会出现令她心动的第三者,能否向前踏出一步,只看自己有没有这份勇气而已,她自言与丈夫已没有恋爱的感觉,离婚是早晚的事。

靖姿发现仲衡劈腿

智毅夫妇在外晚饭时,慧芸不停用手机看耀力放上网的旅行照片。智毅发现慧芸听音乐的口味改变了,他试图探听太太是受了谁的影响,但慧芸只顾享受音乐,未有理会智毅。

可欣发现一只猫咪被夹在冷气机顶,与仲衡到有关单位把猫咪救了。梓博提议可欣先带猫咪往打针,稍后再做绝育手术。建安借用地拖等清洁用具,翠花把用具拿到建安房间,建安忙于替妻子抹身换衫。建安推妻子到码头,周围的人突然发现建安与群莲都掉进海中,有人立即跳进水中救他们。

李丹因压力太大住院,靖姿到医院探望她时,无意中发现仲衡与一名女护士表现亲密。

建安一直不发一言

事务律师方天娜请智毅替建安辩护,但建安一直不发一言。可欣替猫咪取名大脚八,她视大脚八为她与仲衡的爱情结晶品,更挂了一个代表她与仲衡的字母牌在爱猫颈上。靖姿告知可欣她看见仲衡与一个女生在一起,可欣不大相信。梓博因被淇淇冷淡对待,向黑天使吐苦。可欣发现大脚八跌了下楼,冒雨到后巷救了它,随即送它到动物医院,兽医替大脚八检查后要它留医。翌日可欣在公司忙得不可开交,动物医院多次来电她也不知道,结果她赶到动物医院,大脚八已死了,护士把大脚八颈上的名牌交还给她。

目睹淇淇约会男生

仲衡在可欣家门外等候,求可欣原谅他,可欣不听他的解释,住在隔壁的靖姿闻声开门察看,与仲衡不友善的对望。可欣向靖姿透露她去过医院,也见到仲衡劈腿的女友阿清,回家后大脚八便出事,她才相信世间真有祸不单行这回事。梓博指仲衡既已认定可欣,便不应一脚踏两船。仲衡谓与阿清相识得比可欣早,但他无法与阿清一刀两断,因阿清是个个性极端的人,若提出分手,担心阿清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仲衡要求梓博替他想办法,挽回他与可欣的关系,梓博自言是个专一的男友,却看见淇淇与一男生在餐厅的另一边。

建安自杀送院救治

建安在法庭沉默不语,吕官提议在被告不认罪的基础下继续审讯。辩方即将上庭作供,智毅试图劝服建安,他发现建安手肘内侧有一个与妻子结婚记念日的纹身。可欣把大脚八的字母牌埋在沙滩,三个好友及梓博安慰她。翠花说及建安案,觉得建安可怜,她指建安与妻子很恩爱,靖姿请翠花考虑做辩方证人。建安在收押所自杀,送院救治;翠花在建安夫妇入住过的房间内发现群莲给建安的信,立即拿去给智毅......

第9集(2月5日)

二人复合宣布结婚

智毅把群莲的遗书带给建安,建安终肯在法庭作供,结果陪审团作出一致的裁决。隽烨带新女友参与聚会,被智毅及吕官揶揄他的情史。慧芸带儿子一同前来,吕官认出祖贤经常到法庭旁听。智毅夫妇对祖贤大兴问罪之师,责儿子辜负了他们的信任,又可能令父母陷于疏忽照顾儿童之罪。祖贤却反驳得头头是道,令身为律师的父母无言以对。

靖姿知道梓博感情受挫,借植物鼓励他,梓博心情好转,反过来戏弄靖姿,靖姿向他扔废纸球,差点儿扔到智毅。

智毅突然提出考试

智毅命梓博重写要求撤销控罪的信,梓博以为自己列写了充足的理据,且已覆查所有资料,肯定没有出错。智毅说出原因,教他应如何写一封有力的要求撤销控罪信。

智毅经常突击考验梓博与靖姿对法律的知识、对不同案件的处理方法等,梓博虽然念熟了有关法例,但总不能因应实际情况灵活的套用,令他感气馁。 

智毅突然提出考试,梓博与靖姿须通过考试才能继续留在律师楼,题目是找出一件智毅觉得刁钻的案件,但没有考试范围,没有准确考期及期限,只要智毅一声令下,随时开考,同时智毅又着二人把大堆旧案件的文件夹好好整理。

淇淇坦言有新男友

安居知道靖姿与梓博将要考试,无意中透露了他的考试题目与二人相同,但谓智毅已提醒他勿给任何提示,靖姿与梓博只好靠自己。

梓博接到淇淇来电,但很快便挂线,他便传短讯给淇淇。梓博捧鲜花等淇淇下班,二人终可坐下来好好聊一次。淇淇坦言与梓博一起没安全感,梓博的话惹她生气,她觉得梓博与她的思想距离太远,更指梓博曾说见过UFO是戏弄她。

淇淇又谓给梓博打出的电话只是她不小心触碰到手机而已,更坦承已与另一男生开展了新恋情。

旧档案中资料有用

靖姿从旧案件夹中发现有用的资料,详加细阅。

梓博偶遇可欣,约她下班后见面,彼此聊起各自的失恋故事,梓博问可欣会否考虑给自己及仲衡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因他看到可欣手上仍戴着与仲衡的订婚戒指,而仲衡亦仍很挂念可欣。

可欣约了三位好友到家聚会,既准备了美食,又悉心打扮,好友们都不知所为何事,翠花则以为是可欣生日。此时,仲衡拿着鲜花到来,宣布与可欣九月结婚。慧芸到书店,刚旅游完回港的耀力给她送上两本书。

梓博躲在后梯痛哭

慧芸在书店一角看书时,智毅也来到书店,但彼此未有看见对方。隽烨从智毅的话中听出慧芸可能有追求者,智毅坦言慧芸最近听音乐的品味和喜好都转变了,不饮咖啡饮花茶,指甲油、香水等都不是平日惯用的。

隽烨向智毅发问了连串问题,认为问题出在智毅与慧芸枯燥无味的夫妻生活上,遂教智毅购买性感内裤,为夫妻生活增添情趣。靖姿顺利通过考试,梓博却要补考,安居想安慰梓博,梓博心领,后靖姿发现梓博躲在后楼梯痛哭。

第10集(2月6日)

智毅新造型色诱慧芸

靖姿替梓博向智毅求情,更透露梓博刚与女友分手,智毅认为心情不好而影响表现不是合理的理由。

梓博问智毅何时补考,智毅谓未决定,又问梓博觉得自己是否适合做大律师。梓博道出他的热情和决心,智毅提醒他付出与收成不一定会成正比,若梓博补考未能达到他的要求便得离开。梓博在办公室上网向黑天使诉苦,靖姿发现原来梓博便是M31。靖姿到一中学分享做见习律师的心得,一位女学生对大律师的工作很感兴趣,发问了很多问题,还要求与靖姿合照。

要求可欣疏远靖姿

智毅与森木的律师楼举办一年一度的假期活动,妁彤临时有事不能参加,智毅着靖姿请朋友补上妁彤的位置,靖姿便邀翠花同往。梓博为了补考已几夜没睡,他不想放假,智毅谓补考是看梓博平日的工夫,多温或少温一两天影响不大,靖姿也鼓励梓博趁机会轻松一下。仲衡接可欣下班,可欣接到靖姿来电,仲衡要求可欣疏远靖姿,谓担心被挑拨离间。

智毅执拾行李时,发现太太买了平日不会穿的衣裙,他便把性感内裤也带上。梓博到了度假酒店仍为考试而担心,靖姿用一张画有黑点的白纸鼓励他。 

森木分享难忘经历

慧芸看到耀力传来的旅行照,她也把酒店外的风景拍照传给对方看。年轻人们都到外面玩耍,慧芸却在咖啡座看耀力送给她的书,智毅陪着她,发觉慧芸的手机频频有短讯。

梓博晚饭时仍想补考的事,又发短讯给黑天使说出自己的状况。众人在卡拉OK又唱又跳,玩的尽兴,靖姿留意到梓博未有一丝笑容。慧芸发现被下有一件性感的女装内衣,但她不肯穿上,冷不防智毅解开浴袍,展示他穿上性感内裤的新造型,慧芸看得笑不拢嘴。森木与众后辈分享他做律师的经历,还提及一宗烹尸案,各人听得毛骨悚然。

投诉父母心不在焉

靖姿接到M31的短讯,知道梓博因心情矛盾到了海边,便往海边找他。靖姿问梓博会否因森木的经历而放弃做见习大律师,梓博觉得自己犹如在吊桥上,已行了一半,却不知应否继续行下去。靖姿以自己自小有读写障碍、不懂拿筷子等天生的障碍为例,鼓励梓博努力面对困难,她又谓这些秘密只有一位在澳洲的学长知道,要求梓博替她保守秘密。

智毅与慧芸手拖手到酒店大堂等候办理退房手续,慧芸依然手机不离手。智毅与祖贤钓鱼时电话响个不停,祖贤投诉父亲没专心听他说话,跟慧芸一样总是心不在焉。

打听梓博考试情况

智毅通知梓博五分钟后补考,梓博进入智毅办公室接近一小时仍未出来,安居与靖姿十分担心。靖姿趁妁彤拿文件给智毅签名时,请妁彤打听梓博的考试情况,妁彤出来后,只说智毅着梓博执齐物件。

翠花从隽烨口中得悉智毅曾赶走几个徒弟,靖姿更是担心。众人议论梓博的前途,靖姿觉得梓博很适合做大律师,因他有坚持,不随便妥协,对公义的追求很执着。梓博面无表情的来到茶水房外,听到靖姿的对话......

标签: 四个女仔三个Bar分集剧情  四个女仔三个BAR  分集剧情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