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表,毕业喇! 杂警奇兵 使徒行者2 灿烂的外母 同盟 超时空男臣
A+A-

《四个女仔三个Bar》分集剧情(11~15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2-7 11:49:25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229 | 评论:

四个女仔三个Bar》分集剧情(11~15集)播出日期2月9日至2月13日

第11集(2月9日)

森木察觉好友异样

梓博(张继聪饰)通过了智毅(黄智贤饰)的考试,靖姿(陈凯琳饰)等大伙儿到紫凝(陈滢饰)家替他庆祝。安居(林景程饰)从电视看到一位于监狱认识的朋友,原来安居经常到监狱探访,为囚犯送上关怀。翌日他与紫凝及翠花(何雁诗饰)午饭时,邀请二女一起到监狱探访。

随安居一起做义工的基金管理经理展信透露,他会替一些囚友做财务管理,紫凝对展信颇为欣赏。

安居介绍翠花认识一位浑号龙哥的囚友陈强(李成昌饰),陈强因翠花喜爱旧歌旧物,觉得翠花很特别。智毅接到一宗被控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的案件,控方证人是未成年的援交少女韵诗。

靖姿认识援交少女

靖姿发现韵诗是她曾到中学分享职业心得时认识的学生。案中被告裘百通被控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及非法肛交两项控罪,智毅表示第二项控罪有可能被判终身监禁。

靖姿因韵诗的案件感不安,她无法理解时下年轻人的想法,但明白了韵诗为何会有钱买名牌手袋。梓博想起了淇淇(孙慧雪饰),他在补考前五分钟从社交网站获悉淇淇已为人妻的消息,他不怪淇淇,自问没能力满足她的要求。梓博又感激靖姿以克服读写障碍的故事鼓励他,令他通过补考。可欣(刘佩玥饰)与同事们发觉慧芸(姚子羚饰)近来心情大好,森木(蒋志光饰)更觉得慧芸红光满面。

耀力原是新书作者

耀力(曾航生饰)早前赠慧芸的新书作者举行新书发布会,慧芸到场才知作者正是耀力本人。紫凝陪展信到新书发布会,看见与耀力谈笑甚欢的慧芸,但未有上前打招呼。耀力风趣幽默地讲述他旅游时的惊险故事,令慧芸留下深刻印象。

紫凝在街上看见妁彤(唐诗咏饰),正想避开,展信却故意上前认识妁彤。耀力推荐慧芸参加读书会,与会友分享阅读的经验和乐趣,一位会员Sandy介绍慧芸看渡边淳一所著的《男人这东西》。

善意提醒紫凝抗拒

展信向妁彤介绍基金,紫凝不喜欢男友向妁彤找生意。紫凝父母霍贯东(徐家杰饰)及许蕙(方伊琪饰)碰巧也来到同一餐厅,妁彤见到贯东后显得心事重重。妁彤趁在洗手间善意提醒紫凝展信为人不可靠,紫凝十分抗拒,请妁彤不要干涉她的私生活。

妁彤离开餐厅时,与贯东夫妇乘搭同一升降机,升降机突然停顿,等候救援期间,妁彤听到贯东夫妇说到一些紫凝的事,尽显二人对紫凝的疼惜之情。安居给妁彤交收文件后,妁彤要求安居留下陪她喝酒,但其实她是自顾自的狂饮,她听安居说儿时被父亲责罚,觉得羡慕。在酒吧另一边的隽烨(郑子诚是)看见,担心安居对妁彤有企图,遂送醉醺醺妁彤回家。

妁彤痛哭隽烨心痛

隽烨看见妁彤厅中放有与他的合照,妁彤醉中哭诉没人爱她,隽烨觉心痛,忍不住吻她,二人亲热起来。安居送翠花回宾馆,倾谈间发现彼此在同一幼稚园读书。翠花一回家便寻找她读幼稚园时的旧相,果然找到安居的照片。

智毅与森木研究百通的案情,祖贤甚感兴趣。智毅欲外出晚饭,慧芸却要参加读书会的聚会,森木察觉智毅与慧芸之间有异样。智毅与两徒观看百通案件的录影片段,又试图从百通与韵诗的电话短讯内容中找到有用资料。

第12集(2月10日)

慧芸拒认行桃花运

众女陪可欣到婚礼场地参观,仲衡心不在焉,手机不离手。仲衡趁可欣不在,要求梓博代接阿清来电,替他撒谎。

智毅看见妻子带回一份礼物,盒内是一个镶有相片的相架,慧芸谎称是赠品。智毅在健身室狂操练,隽烨猜与慧芸有关,话题一下子转到有法官约会妁彤,隽烨大为紧张,智毅坦言隽烨着紧妁彤,大可重新追求她。隽烨却谓决定权不在他,他透露送了妁彤鲜花对方亦没反应,又慨叹当年与妁彤交往,妁彤介意他已结婚,至他与前妻离婚,妁彤却与自己分手,隽烨又重提智毅与法庭版记者Amber的旧事。

眼角瘀黑婚事难成

隽烨问智毅会否与对方发展,智毅坚决的表示不会,还谓当年只是一个意外,他不会让意外出现第二次。

可欣催促森木替她择吉时出门,森木借故拖延,却对慧芸说可欣眼角的夫妻宫瘀黑,恐她的婚礼会有阻滞,又指红粉绯绯的慧芸才像行桃花运,慧芸责森木乱说。

可欣试新娘化妆时仲衡来电,便请靖姿代为接听,仲衡不满靖姿接听可欣的电话,语气极不友善的表示没空到来陪可欣试妆。靖姿骗可欣说仲衡母亲家爆水管,所以仲衡不能前来,可欣失望。午膳时,靖姿接到翠花的减肥秘笈,把内容改为养生秘笈,以黑天使的身分传给梓博。

戏弄梓博靖姿偷笑

梓博照着黑天使的短讯做,一边吃饭一边用左手按右耳,他还教安居一起做,靖姿在旁偷笑。梓博把汤给靖姿饮,安居指他借母亲的老火汤追求女生。 

安居与达勤处理一案件,控方律师及何官都认为影像模糊不清的片段不宜作呈堂证据,但安居坚持把有关的闭路电视录影片段呈堂,何官不耐烦。智毅与两徒及森木研究百通与韵诗的电话短讯内容时,四人先后接到展信来电介绍基金产品,刚好拿文件过来的紫凝知道后,立即致电展信。

妁彤轻易打发展信

紫凝接到贯东来电投诉,要求女儿通知展信不要再打电话给他。紫凝发现妁彤正与展信通电话,示意妁彤不要理睬展信,妁彤却答应与展信见面,并邀紫凝同往。展信向妁彤介绍基金,更欲跳过金管局的规管条例,替妁彤即时落单,被妁彤拆穿。妁彤指紫凝不似那么容易受骗的人,紫凝直认自己不够醒目,又坦言之前以为妁彤很冷漠,但发觉并非如此。

森木与慧芸招待银行客户午膳,花了数千元,慧芸觉得花费太大,提出开源节流。可欣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忘记要回家收家俬,靖姿愿意代劳,还主动提出替可欣筹备婚礼所需的琐碎事。

驳回阿清豁免申请

靖姿与梓博研究案情时脚抽筋,梓博替她按摩双腿。

试婚纱当日,仲衡迟迟未见人,到达后又向店员表示赶时间,催促尽快完成。正在接待处查询的靖姿看不过眼,与仲衡发生冲突。仲衡向可欣投诉靖姿,可欣激气的问仲衡是否要她与靖姿绝交,靖姿在房外听到……阿清被抽中作百通案的陪审员,她向吕官申请豁免,但因理由不充足被驳回。案件开审,因韵诗未成年,只透过视像作供。

第13集(2月11日)

梓博怀疑靖姿是黑天使

韵诗的视像作供光碟在法庭播出,靖姿看着替韵诗难受。忠祥夫妇与祖贤在法庭认识,不时一起讨论所旁听的案情,休庭时,三人讨论百通案,均认为百通所犯罪行严重,但祖贤表示有智毅替百通辩护,情况不会太悲观。淑芬夸祖贤有见识,知道智毅实力非凡。祖贤一见智毅便想躲开,但被智毅叫住,淑芬好奇祖贤竟认识智毅,祖贤自言一出生便与智毅认识......

靖姿计算时间,想到她认识韵诗时,对方已是援交少女,她自问思想保守,没法接受韵诗的行为。梓博借一瓶瓶装水安慰靖姿,发觉靖姿比他更有创意。

邀请祖贤家中晚饭

靖姿不适,智毅着梓博陪靖姿看医生,然后送她回家。

智毅表示晚上他与慧芸都有事忙,不能陪祖贤晚饭,忠祥听到,提议祖贤到他们家吃饭,智毅知道二人是梓博的父母,也放心答应。

梓博给靖姿煲中药,又替她维修家居电器,梓博问靖姿为何不为可欣婚礼做姊妹,靖姿反问梓博为何知道仲衡一脚踏两船仍要帮他,梓博指仲衡已知错,应给他机会。靖姿坦言不想仲衡因她而与可欣吵架,所以不做姊妹,梓博表示已提醒仲衡要一心一意对可欣,别再拈花惹草。

可欣未有说出真相

祖贤透露,智毅间中会提及梓博,他因而知道梓博之前是一位工程师,周家三口均对此话题甚感兴趣。

紫凝及翠花陪可欣购买婚礼用品,二人埋怨仲衡总不出现帮忙,她们一进门便发现地上的座位排位表,知道是靖姿放在门下的,紫凝以为靖姿不做姊妹便不再参与婚礼的筹备事宜,翠花却指靖姿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她又问可欣靖姿退出姊妹团的原因,可欣以靖姿工作忙碌为借口,并未说出真相。

翠花提议请靖姿到可欣家一起吃寿司,可欣略带尴尬的到隔壁找靖姿,还强调家中只有她与翠花及紫凝。

未及接听阿清来电

靖姿因刚服了中药表示不吃,她关心可欣筹备婚礼的进度,彼此倾谈间仲衡来到,充满戒心的促女友回家。

达勤忙得衣衫不整,慧芸觉得什是碍眼。耀力把一本书送到律师楼给慧芸,并提醒她参加晚上的读书会聚会,他看见自己赠慧芸的相片,问慧芸是否刻意把相片带到办公室中,慧芸表示并非巧合。慧芸在电视看到耀力接受访问,抢过遥控,不许祖贤转台,耀力说花茶的功效繁多,智毅不屑。

陪审团退庭,进陪审员室商议前,阿清打电话给仲衡,仲衡正与可欣购买嫁娶金器,未及接听。

就时间性有所争议

陪审团商议时遇上疑问,无法作出决定。等候结果时,靖姿与祖贤往买饮品,梓博传了两个短讯给黑天使,发现靖姿的手机也即时收到两个讯息,他正想查看靖姿手机,靖姿回来,刚好智毅来电通知他们回法庭去。

陪审团就控罪的时间性回到法庭,向法官及控辩双方代表律师咨询后,再次退庭继续商议。阿清希望尽快达成裁决,但陪审员各有意见,未能得出结论。梓博怀疑靖姿是黑天使,试探靖姿反应,但靖姿若无其事......

第14集(2月12日)

婚礼现场可欣悔婚

达勤工作忙得团团转,他与客户通电话时,慧芸催促他交文件,声明达勤必须先处理公司客户,才能处理他的私人客户,又斥达勤时间管理差劲,森木听到,劝慧芸不要过分责备达勤。

陪审团中,连同阿清有三人认为百通肛交罪名成立,而陈棠仍考虑时间因素,他认为肛交罪名不轻,不能轻率下判断,七名陪审员须续留法院,至翌日继续商议。靖姿代森木把一对和合二仙公仔送给可欣作结婚礼物,而她也送上一件精致的首饰,可欣突然拥着靖姿哭诉害怕会选择错误。

 达勤气愤即时辞职

可欣晚上接达勤来电后,把遗忘交回公司的剪报带返律师楼给达勤,她主动提出把有关文件处理好,达勤趁机吃饭盒,并致电回家告知太太他回家的时间。 

慧芸经过看见,斥达勤竟让休假中的可欣回公司帮他,可欣欲向慧芸解释,慧芸不听,且斥达勤为了提早下班而要可欣代他工作,她扔下一份文件,要达勤完成才可下班。达勤气愤,即时写了辞职信,把信扔给慧芸便走了。慧芸在楼上书屋睡着了,醒来后表示头痛,耀力教她按压穴位舒缓头痛,又赠她香薰油。慧芸离开时外面下雨,耀力借慧芸一把雨伞。

改变立场通过裁决

智毅闻慧芸说朋友教她按压虎口位舒缓头痛,又发现书店的雨伞,感到不安。智毅到书店,注意到Sandy与耀力谈话间有身体接触,耀力以为智毅对瑜伽班有兴趣,上前向他介绍。

下午五时多,陪审团仍未达成有效裁决,阿清提议重新投票,她改变之前立场,令投票结果得以通过。可欣出嫁前一晚,三位好友到她出门的酒店祝贺及作最后准备,安居替她们拍影片留念。仲衡的兄弟团也陪仲衡度过最后一个单身之夜,可是仲衡接到阿清来电便立即外出。

阿清闯进婚礼现场

阿清扬言不准仲衡与可欣结婚,仲衡谎称可欣有了他的骨肉,他答应阿清两年后与可欣离婚,又急不及待与阿清亲热。翌晨,可欣托靖姿回家取耳环,靖姿发现仲衡不在家,梓博坦言仲衡昨夜外出未返。梓博到酒店表示仲衡昨夜饮醉了,着他先接可欣及姊妹团到婚礼现场。

阿清一身新娘打扮出现,用刀把仲衡与可欣的结婚照割毁,可欣目睹仲衡与阿清争吵,却冷静地请保安把阿清赶离开。仲衡宣读誓词后,可欣当众说出心底话,宣布不读誓词,也不签婚书......

可欣突然不知所终

仲衡不知悔改,指阿清和可欣都不知足,更打电话找另一女友,梓博看不过眼,斥他咎由自取。

靖姿、紫凝、翠花、梓博及安居陪可欣往长洲散心,可欣突然看见仲衡和阿清,便追上前去,不小心跌了手机。各人不见可欣踪影,但发现她的手机,连忙分头寻找。紫凝听到可欣手机有一段像遗言的录音,他们担心可欣做傻事,决定报警,此时可欣回来,众人释怀。可欣表示终于想通,把仲衡放下,心情也好转。淑芬看梓博在长洲拍的照片,认出买梓博电脑的女生,梓博以为是靖姿,淑芬却指是可欣......

第15集(2月13日)

妁彤提议有效计划

梓博传短讯给黑天使,表示知道对方是可欣。森木问可欣如何处理物业的业权,可欣打算买下仲衡的业权。 Max陪客户刘小姐在过境巴士站等了数小时,终于等到刘小姐的丈夫谢维利,对方知道Max的来意立即逃跑,Max紧追,跑了几条街,好不容易把离婚诉讼文件交到对方手上。

紫凝接到贯东来电,请她替其友人邓志熊处理一宗伤人官司,案中被袭者是金牌经理人蓝晶晶。紫凝与贤哲听志熊详述案发经过后,贯东着二人准备申请保释的理由。由于志熊是澳门人,没有香港身份证,贯东担心法官拒绝志熊的保释申请。

何官拒绝保释申请

贯东离开律师楼时,接到妻子来电表示会迟到,妁彤听到,提议贯东在律师楼边饮咖啡边等候。贤哲建议把保释金额定为九万,紫凝认为定为三万已很足够。森木游说达勤回律师楼工作,达勤大吐苦水,指慧芸一直针对他,且觉得与慧芸闹得很,若回去彼此会很尴尬。

志熊案件提堂,何官拒绝保释申请,志熊气愤,要求换律师。紫凝表示会再提保释申请,除加大保释金外,亦会加入人士担保。慧芸以朋友身分协助处理业权纷争,仲衡希望尽快卖出物业套现,可欣却想买了仲衡所占的业权。

仲衡坦言负债累累

仲衡要求以已升值的市价计算来出让给可欣,并要可欣支付婚礼的一半开支。

紫凝就志熊案向妁彤请教,妁彤认为志熊是贯东的朋友,可请贯东担保志熊。紫凝不想小事也靠贯东,妁彤替紫凝把角色厘清,解决了紫凝内心的疑虑。

梓博替仲衡到可欣家把私人物品搬走,发现可欣的电脑并非他卖给黑天使的那一部,且发觉可欣不喜欢咖啡;后梓博又替可欣把座地灯拿去更换她喜爱的颜色。梓博劝仲衡以原价出售他的业权给可欣,仲衡不肯,且谓之前向阿清借钱投资,反面后正被追债。

贯东妁彤谈得投契

仲衡又透露他买楼的钱及婚礼开支都是向家人借的,所以他负债累累,他也不理可欣死活,认为再见也不再是朋友,无须留有余地。可欣把金器拿到金饰店售卖,遇到为金饰价值斤斤计较的仲衡。众人与可欣一起学大笑瑜伽,众人把开心能量都投向可欣,梓博更伸出双手,谓替可欣遮风挡雨。

志熊案再提保释申请获何官批准,贯东邀妁彤一起吃饭,紫凝表示妁彤给了她很多意见,贯东再次请妁彤多指点紫凝,他与妁彤就法律的话题谈得颇投契。

可欣拥着梓博痛哭

可欣问梓博仲衡是否很手紧,梓博坦言仲衡有一堆债项要清还,但没透露详情,可欣决定卖出手上的股票,换取物业全部业权,也可与仲衡划清界线,梓博与可欣有讲有笑,靖姿都看在眼内。可欣与三好友在家打麻将,梓博把更换了的座地灯送来,并随即安装好,他提议靖姿搬到可欣家同住,可欣高兴。可欣提议出外吃糖水,三人在码头散步时,停下来欣赏街头乐队表演。可欣听着听着,忍不住哭起来,梓博上前安慰,可欣拥着梓博痛哭,靖姿看在眼内心感忐忑......

标签: 四个女仔三个Bar分集剧情  四个女仔三个BAR  分集剧情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