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英雄传 不懂撒娇的女人 全职没女 心理追凶 Mind Hunter 我瞒结婚了 与谍同谋
A+A-

《四个女仔三个Bar》分集剧情(16~20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2-16 11:54:52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206 | 评论

四个女仔三个Bar》分集剧情(16~20集)播出日期2月16日至2月23日,2月19日(星期四)暂停播映

第16集(2月16日)

紫凝遗失重要文件

梓博(张继聪饰)、靖姿(陈凯琳饰)、安居(林景程饰)、翠花(何雁诗饰)及紫凝(陈滢饰)一同参加法律课,靖姿抄笔记的速度无法追上讲师,梓博表示回公司后给她一份副本。制作公司完成了可欣(刘佩玥饰)婚礼的光碟,要求靖姿转交可欣,众人课后在楼下遇到可欣,可欣因送错文件,必须赶在十分钟内把文件送到正确的律师楼,梓博主动提出帮忙,以飞奔的速度完成任务。 

安居等在紫凝家看可欣的婚礼光碟,梓博买了寿司,大家边吃边看,梓博觉得碟中有很多翠花的镜头,安居趁梓博与靖姿的画面出现,把话题转移。

可欣被缠梓博解围

梓博接可欣来电,多谢他代送文件,梓博知道可欣须工作至很晚,没时间吃晚饭,提议靖姿带一些寿司回家给可欣。

紫凝等人陪可欣参加单身派对,安居受到一位女参加者的青睐,但他的双眼却一直没离开过翠花。翠花与一名运动型的男生谈得颇为投契,安居看得更是肉紧。

派对结束后,梓博看见可欣被派对中的男生纠缠,上前替可欣解围,可欣遂挽梓博的手离开,在另边同样被男生苦缠的靖姿看见,心下一沉;翠花亦打发了该位运动型男生,在面店用餐,谁知竟遇上安居......

哭诉父亲只顾面子

妁彤(唐诗咏饰)收到隽烨(郑子诚饰)送来的鲜花,把花转送予同事。紫凝遗失了志熊案的档案夹,当中包括蓝晶晶写给志熊的信,足以证明晶晶的寓所是志熊购买来作二人同居之用。

紫凝遍寻整个律师楼都无所获,被贯东(徐家杰饰)大骂,贯东更谓若志熊向大律师公会投诉紫凝,他也帮不了忙。贯东离开后,在餐厅外的妁彤上前,紫凝哭诉贯东只顾自己的面子,没关心她的感受,且外人总拿她与父亲作比较,令她的压力更大。妁彤劝她想办法把文件夹找回来,胜于花时间伤心痛哭。

建议安装闭路电视

可欣、靖姿及翠花根据紫凝最近的购物单据,逐一店铺打电话,查询有否拾获紫凝的档案夹,紫凝感动。

紫凝向志熊坦白遗失了晶晶给他的信,被志熊斥责一番,幸最终有的士司机把文件夹送回,可惜案件开审,形势对志熊不利,紫凝压力倍增。

翠花妹妹翠苑涉嫌偷窃被带到警署,翠花赶往陪她录口供,紫凝同往。其间警署接到报案人通知已寻回失物,向警署销案。紫凝随翠花等回到宾馆,她参观宾馆时提议在走廊安装闭路电视,则翠花家人及租客都可有所保障。

形势逆转心情大好

紫凝眼看翠花与翠苑亲密的姊妹关系,颇为羡慕。回家后,紫凝主动协助煮饭,翠花问及志熊案,紫凝表示已有头绪,但谓翌日会先听取妁彤的意见,翠花透露妁彤是隽烨的前女友,隽烨更因妁彤而离婚。

紫凝认为志熊的伤人罪很难脱罪,问志熊有没有在晶晶家安装闭路电视。

案件再次上庭,紫凝申请呈上新的证物,形势逆转,志熊心情大好。贤哲赞赏紫凝找出关键性证据,彼此再次交换工作中的所见所闻及趣事......

第17集(2月17日)

拥花入怀互相取暖

紫凝无意中听到志熊提及贯东的风流韵事,贯东表示曾与一名叫Sandra的女子发生婚外情,对方更怀了身孕。妁彤看到紫凝一家三口的相片时颇为羡慕,更指贯东夫妻恩爱,可是紫凝谓这不代表父亲没做出对母亲不忠的事。晶晶被揭发有私生女,紫凝看到有关报道后有所感触,她自言小时候很想有个姊姊或妹妹,但若现在知道自己真的有个同父异母的姊妹,却不知如何反应。紫凝送了一张感谢卡和手链答谢妁彤的帮忙。

协助安居约会翠花

妁彤担心紫凝知道她的身分后会讨厌她,向隽烨倾诉,因为隽烨是唯一知道此秘密的人。翠花与安居到监狱探访,陈强介绍一位他视之为儿子的囚友冠仔给翠花认识。翠花希望陈强在探访者名单中加入她的名字,则她可经常探访陈强。翠花与安居买了汉堡包到海滩吃,突然一个沙滩球飞向翠花,安居替翠花把球挡住,结果他被击中致鼻孔流血。

黑天使在短讯中表示在餐厅吃过水牛鸡翼后十分回味,梓博回覆谓此是其母的巧手菜式,黑天使请他代取食谱。

安居买了电影戏票,要求梓博在翠花面前撒谎,让翠花与他一同往欣赏。戏院的冷气开得很大,翠花忘记带外套,安居便把她拥进怀中,互相取暖。

家传秘方给黑天使

梓博把水牛鸡翼的家传秘方传给黑天使,还表示正宗水牛鸡翼是炸的,但他较喜欢焗的。

Sandy在楼上书屋等耀力,看见慧芸立即离开,但耀力刚好来到,他邀慧芸同往吃晚饭。原来这天是耀力的生日,Sandy更订了生日蛋糕送给他。冠仔因肚痛如厕时,另一囚犯石海星冲进厕所呕吐,冠仔不慎跌了眼镜,便在地上摸索眼镜。

呕吐物中发现钮扣

一名狱警把冠仔的眼镜踢走,然后殴打海星,却高声问冠仔为何打海星。陈强被安排清理厕所,他在海星的呕吐物中发现一粒钮扣。

翠苑替Johnny仔温习功课,翠菊在旁边玩电脑游戏,Johnny仔趁翠苑肚痛到洗手间时,抢过翠菊的电脑玩。翠菊把一个变声器拿出来玩,Johnny仔打电话给母亲,谎称被绑架,再用变声器佯装绑匪要求赎金,然后躲起来。翠花接到母亲姚安心求助电话,立即赶回宾馆,安居同往。折腾一番后,Johnny仔父母责安心不懂教女,还说翠菊有爷生,没娘教。安心愤怒的掌掴翠菊,翠花亦表现得十分沉重。

翠花父亲是绑架犯

翠花重提她小学时,与她最要好的同学狮子头被绑架,两星期后狮子头被寻回时已告饿死,而绑架狮子头的,竟是翠花的父亲。事后安心带三个女儿由新界搬到九龙区,更改了姓氏,希望女儿忘记父亲,而父亲后来在狱中病死了。冠仔父亲阿坤是隽烨好友,他因冠仔被控在狱中袭击另一囚犯,请隽烨替冠仔打官司。隽烨向冠仔了解案情后,翠花表示与安居探访囚犯时已见过冠仔,当时冠仔面上有伤痕,陈强已提醒他避开阿星。安居探访陈强时,陈强请安居帮他忙。安居晚上找翠花,谓冠仔的案件有新线索

第18集(2月18日)

挺身作证陈强被殴

海星及狱警焦庭佑上庭作供后,有囚犯在狱中制造混乱,趁机袭击陈强。安居替翠花准备上庭文件,由于他一直称呼陈强为龙哥,至翻阅资料时他才知龙哥的真姓名,翠花闻言细阅陈强档案。

隽烨接到通知,指陈强受了伤,翌日可能无法上庭。安居担心陈强情况,且觉得他在出庭前受伤有可疑。

安居留意到翠花看过陈强的资料后心事重重,翠花透露陈强是她的父亲,又指陈强以前很胖,所以才认不出他来。安居指陈强已很后悔,翠花认为后悔没意义,因为狮子头不会复生,案发时狮子头只有八岁。

陈强被指虚构故事

翠花觉得父亲害死狮子头,他们家永远欠人家一条人命,欠人家一个女儿,犹如欠债一样,但永远没法偿还,翠花扬言一生也不会原谅陈强。翠花要求安居把陈强与她的关系保密,也不要告知安心。安居安慰翠花,更表示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陪伴翠花。

隽烨听取陈强的口供,他提示陈强若有人威胁及恐吓他,可告知法官,陈强谓早预料到挺身作证会发生很多事,但他把冠仔视为儿子,不会计较那么多。冠仔与陈强先后上庭作供,控方律师指陈强因为与冠仔投契,所以虚构故事以图令冠仔脱罪。

临时接手韵诗案件

翠花耍了两小时大关刀,又翻看儿时照片,久久未能释怀。慧芸参观耀力的摄影展,发现自己出现在一张以“秘密倾慕者”为题的作品中,她责耀力没有事先告知她,耀力向她道歉。

韵诗被控谋杀初生婴儿,妁彤与安居替她辩护,因梓博与靖姿之前协助智毅处理案件,对韵诗较熟悉,妁彤请二人协助。负责该案的事务律师临时有事,改由天娜负责,他们见韵诗时,其态度恶劣,对杀害亲生婴儿毫无悔意。妁彤与天娜要求隽烨把控罪由谋杀改为杀婴罪,韵诗认罪。

不怪妁彤抢走隽烨

彭官把案件押后两星期,等候感化官报告,其间还押儿童及青少年院看管。天娜与妁彤结伴离开法院时,天娜问妁彤为何没与隽烨结婚,她多谢妁彤,因为她与隽烨离婚后,才认识到现时的丈夫,及现在的幸福生活,所以她已不再怪妁彤。天娜又指隽烨是个好人,也希望他得到幸福。

妁彤因有轻度地中海贫血,担心对胎儿有影响,医生表示可抽羊水检验,但因妁彤在怀孕初期,此举会增加流产的风险。贯东陪妻子到诊所,妁彤听到他们的对话,知道贯东有心脏病。

确认靖姿是黑天使

靖姿迁进可欣家当晚,可欣开大食会庆祝,她做了不同味道的鸡翼,迎合各好友口味,她不知道梓博喜欢吃那款口味,靖姿指梓博爱吃水牛鸡翼,可欣不懂做,靖姿谓有家传秘方,由她炮制。梓博问可欣为何会懂得煮他家传秘方的水牛鸡翼,可欣指是靖姿做的。

靖姿与母亲视像通话,梓博趁机察看靖姿的电脑,认出是他的旧电脑。梓博试探靖姿,靖姿不肯承认,他便传短讯给黑天使,靖姿的手机随即收到讯息......

第19集(2月20日)

祖贤收藏少女性感照

靖姿不承认收到梓博的讯息,但晚上二人却依然以黑天使及M31的身分不断通短讯。梓博放了一个加了翅膀的啤啤熊公仔在靖姿的办公桌上,称啤啤熊作黑天使。

妁彤替韵诗求情,法官同意妁彤的求情理据,判韵诗进儿童及青少年院一年,接受感化。韵诗虽获轻判,但未知悔改,更说出一堆难听的说话。隽烨认为妁彤应饮酒庆祝,但妁彤却喝茶,她表示过去酗酒都因为隽烨,但现在她不想再饮,且她认为没什么值得庆祝,因韵诗嫌判刑太轻,觉得没坐过牢没面子,她替韵诗母亲可怜,辛苦养大女儿,女儿却不自爱。

妁彤打算休息一年

隽烨考虑是否把办事处迁到十七楼,那儿比现时公司的面积大一半,若妁彤有兴趣他可让出一个办公室,妁彤无须交租,经济便会较宽裕。妁彤拒绝,且指隽烨毋须总觉得欠了她,她透露稍后或会放一个长假期,到外国休息一年左右。

慧芸欲与智毅吃饭,到律师楼后才知丈夫往医院探学生。李丹不肯服药,觉得服了药也没用,因她做不完功课,不能毕业。智毅提醒她只要有医生证明,学校会接受她延期毕业,但李丹谓她不能延期毕业,因为这样她会失去奖学金,她的家人也没钱让她继续学业。

央求智毅向校求情

李丹哭诉她的父母在大地震时死了,双亲临死前嘱她努力读书,将来出人头地。李丹央智毅代她向校方求情,智毅答应。智毅把纸巾递给她时,她捉紧智毅的手,来探望李丹的靖姿刚好看到这个画面。

慧芸发现祖贤的平板电脑内有一些少女性感相片,提醒智毅向儿子了解一下。智毅把自己成长期学习性知识的经验与儿子分享,祖贤受落。

梓博再次把黑天使啤啤熊公仔放到靖姿的工作桌上,靖姿竟静悄悄把啤啤熊送进紫凝的办公室,令紫凝误会是追求者偷偷送她的礼物。

以为梓博暗恋紫凝

梓博到紫凝办公室把公仔取回被发现,各人以为梓博暗恋紫凝,梓博只好撒谎把众人注意力转移。

慧芸半夜听到智毅讲电话,对方要求与智毅见面,智毅则劝对方学习自己不在身边都能做事。靖姿探李丹时,李丹因智毅没出现而不满。有教授指李丹经常迟交功课,过了期限又会苦缠要求通融,认为不能姑息。智毅代李丹求情,指李丹身世可怜,希望校方给她一次机会。

重遇子骏靖姿兴奋

可欣向靖姿打听梓博追求紫凝的事,言谈间流露出对梓博的好感。贤哲替紫凝办生日会,可欣觉得会上的蔬菜不及她自家种的菜新鲜好吃,梓博对自行种菜大感兴趣,并请可欣带他一起去种菜。众人唱生日歌后,翠花促梓博给紫凝送上生日之吻,贤哲抢上前轻吻紫凝,也好公开彼此的情侣关系。

医生指慧芸有更年期综合症征状,慧芸不敢相信,医生劝慧芸调节生活节奏,多注意健康,因为精神紧张及压力都会令更年期提早出现,若不加以改善,身体会出事。靖姿在研讨会上重遇好友张子骏,表现兴奋......

第20集(2月23日)

慧芸耀力偷情亲吻

子骏是靖姿移民澳洲初期的邻居,又在同一大学读书,靖姿表示自己修读法律也是受子骏影响。

智毅告知李丹,校方破例让她延期至月底交功课,劝李丹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慧芸乘坐的士中途看见一名骑单车的男子在交通意外中受伤,她以为是耀力,十分担心。耀力知道慧芸这么关心他,忍不住拥抱慧芸。慧芸埋怨生活枯燥,与丈夫各有各忙,也因为生孩子而有所牺牲,加上医生指她提早更年期,她扬言即使寿命短几年也要活得精采。

慧芸参加瑜伽班后觉得精神焕发,耀力指她经常失眠和头痛,是因为精神长期没得到松弛,建议慧芸放一个长假期。

抄袭功课不予合格

耀力带慧芸品尝美食,互喂食物、踏单车,他们甚至深夜在街头亲吻,俨如一对情侣。李丹到律师楼找智毅,智毅指她从网上抄袭功课,不能给她合格。靖姿看见李丹气冲冲的从智毅办公室走出来。森木主动提出分担工作,着慧芸多陪伴智毅及祖贤,又暗示她若有情关过不了,可当作人生的历练,慧芸却笑说最怕情关不找上门。智毅从旅行社取了一些复活岛的旅游资料给慧芸,且谓完成手头上的案件后便可放假,慧芸一点也不兴奋,智毅接到李丹电话便匆匆外出。

智毅买了智利机票

智毅把饮得醉醺醺的李丹送回大学宿舍,李丹表示无心抄袭功课,求智毅再给她一次机会,智毅谓抄袭是严重的事,他必须告知校方。耀力赠慧芸一条锁匙,谓他在郊外有一间度假屋,欢迎慧芸随时入住。智毅相约慧芸出外午餐,还给慧芸往智利的机票,稍后一起到复活岛。靖姿、子骏、梓博及可欣到离岛游玩,可欣在船上不适,靖姿取呕吐袋回来时,见可欣靠在梓博肩上休息。可欣在岛上不慎跌了一交,梓博连忙扶起她。靖姿看见梓博细心照顾可欣,梓博亦看着靖姿与子骏细说现在,回味过去,似有说不完的话题。

梓博希望时光倒流

子骏着靖姿念一首他所教的诗,他听着听着忍不住哭起来,他透露女友三个月前因癌症离世,靖姿拥抱他给他安慰,梓博看见感不是味儿。

梓博望天慨叹,淑芬以为他又在等待他的外星朋友,梓博却谓但愿能回到十多年前,到澳洲教靖姿英文,叫她的昵称。靖姿告知可欣说子骏的女友早前过了身,她指子骏是她的第一个老师,教懂她很多东西,她又拿出一个木盒,那是她读法律时子骏送她的礼物,子骏曾说那不单纯是一个存放假发的盒子,而是盛载靖姿的所有希望与梦想。

智毅临时不能上机

森木亲自接手处理新案件,着慧芸安心放假,好好休息,则回来后便不会再三心两意,明显有所暗示。智毅在机场接到学校来电,请他回校开紧急会议,智毅向慧芸表示学校发生了一些事,他必须回校处理,不能与慧芸上机。

慧芸难以想像有什么事智毅必须留下来亲自处理,她埋怨此次旅行他们已等了十年,此刻丈夫才不能同往,智毅打算把事情办妥后到彼邦与慧芸会合,慧芸愤然道出她将会一个人踏上旅途,毋须智毅陪伴。可是结果,慧芸让耀力来了机场......

标签: 四个女仔三个Bar分集剧情  四个女仔三个BAR  分集剧情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