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英雄传 不懂撒娇的女人 全职没女 心理追凶 Mind Hunter 我瞒结婚了 与谍同谋
A+A-

《天眼》分集剧情(6~10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3-8 9:0:18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237 | 评论

天眼》分集剧情(6~10集)播出日期3月9日至3月13日

第6集(3月9日)

司徒舜收珍妮为徒

力行(陈展鹏饰)忽然间头痛难当,需要将头浸于冰水中止痛,这时有关的前尘往事不禁在脑海涌现。当日富龙(洪永城饰)因搭上黑社会头子的女朋友惹祸被禁锢,力行便前往营救。

暗遭伏击颈链被夺

力行带富龙乘坐渔船偷渡往菲律宾避难;力行还另有打算,希望到菲律宾偷取首富的二百卡钻石颈链,并早已取得Mr. Pittman答允承接贼赃。二人成功偷取颈链逃走之际,却在树林被一名神秘人伏击,结果颈链被夺,用来逃走的汽车亦爆炸令力行面部严重烧伤。

由于伤及头骨及神经线,力行经过多次整容手术后才变成现在模样,而情绪激动时更会出现严重的偏头痛。

基因测试双生兄弟

力行收到消息说颈链在逸名轩,打算混入其中作调查,却意外发现样貌与自己相同的司徒舜(郑嘉颖饰)。力行之前接近司徒舜,到他家作客时拿取司徒舜的头发作基因测试。富龙问及力行会否认回亲人,力行则担心上次纵火事件连累了司徒舜,怕他知道真相后会将自己拘捕。

力行回到逸名轩见到司徒舜,发现他突然感到头痛,还表示担心弟弟安危,力行不禁感动。晚上力行到司徒家晚饭,饭后众人说起司徒舜童年的趣事时,亦令力行不断回想起自己的往事。因养父母早亡,力行偷面包被追打,但却认识了富龙,二人自此合作甘苦与共。

蓝菱(高海宁饰)的女子侦探社“女优侦信”开幕并举行派对,成功吸引传媒报道,佐治(于洋饰)亦特意前来。派对上钟太因女儿离家出走请求蓝菱协助,佐治在旁听到便向钟太表示可免收任何费用。结果蓝菱向佐治下战书,看哪所侦探社能最快破案。

争夺珍妮左右为难

二人同时拉拢珍妮(杨怡饰)帮忙,令珍妮左右为难。就在这时候司徒舜出现,劝珍妮要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亦答应收珍妮为徒。佐治听到珍妮说自己坏话后气冲冲的离开。

珍妮回到侦探社,佐治要求珍妮带同其物品离开,珍妮为此事闷闷不乐,蓝菱安慰她,同时劝她加入女优侦信。

逸名轩举行“暗中遇见你”活动,容许不同男女于漆黑中认识对方,汇海(刘江饰)叮嘱司徒舜做好保安工作,免得有人趁黑偷鸡摸狗。范飞(张颖康饰)在活动开始前,将司徒舜及力行困于电机房,欲陷害二人擅离职守。

为查钻石里应外合

富龙为调查颈链是否在汇海手上,刻意接近露丝(马蹄露饰),意图靠她进入汇海房间,遂邀她一同出席“暗中遇见你”活动。活动上,露丝态度判若两人变得热情如火。

活动中途有人趁黑非礼在场女士,幸好司徒舜及力行及时赶到制服色魔。明威(韦家雄饰)见计划失败,问罪于范飞,但范飞也大惑不解。

司徒舜下班后,力行在控制室监视闭路电视画面,假意支开其他保安员,为富龙提供空档进入汇海房间。富龙刻意在房内与露丝烛光晚餐,趁露丝不胜酒力,强行将露丝带入汇海房间,成功找到房内夹万。力行一直在监控室把风,突然看到汇海的汽车已停泊在逸名轩外,立即告知富龙,并赶到大堂打算借报告以拖延时间。可惜,所有报告工作已由大堂经理沈佳莉(叶凯茵饰)汇报。汇海未察觉有异,进入了电梯,打算返回房间......

第7集(3月10日)

珍妮发现琪被禁锢

汇海回到自己房间,发现露丝正在打扫,他临离开之际还叮嘱露丝别跟富龙来往,露丝只得唯唯诺诺回应。露丝清醒后质问富龙为何会在汇海房间,富龙则推说是她自己主动前来,还借汇海不喜欢二人来往为由离开。

因发现汇海房内夹万并没有钻石颈链,力行遂命富龙退房,自己则留在逸名轩调查颈链位置的其他可能性。富龙摆脱露丝后,则转移目标追求富家女蓝菱。

富龙出手追求蓝菱

富龙前往女优侦信,假意说要寻人其实借故亲近蓝菱,之后提出欲加入。蓝菱正为与佐治的比赛烦恼,众下属们却找不到失踪少女钟秀琪,最后幸得珍妮靠秀琪的朋友相约了她会面。佐治为了比赛亦使出秘密武器,召回侦探界的四大天王前来襄助;但富贵则眼见众人皆为老弱残兵,不禁唏嘘。

蓝菱与珍妮在咖啡店暗中监视秀琪与朋友会面,但秀琪很快便识破朋友为试探自己而来,匆匆离开。蓝菱和珍妮跟踪秀琪到公园与一买家交收,连忙拍照。可是佐治等人亦同时到场阻碍她们。富龙忽然现身阻挡了佐治众人,最后剩下珍妮能跟踪秀琪,而得知其居住单位。

发现女尸身份不明

偏僻的小路上发现一具女尸,警方调查后发现死者曾经被禁锢及堕胎,死因是被的士高速撞死,但苦无线索追寻死者身份。

珍妮将跟踪秀琪时的发现告诉司徒舜,司徒舜不置可否,只着她要小心验证,最后珍妮证实了自己的发现是对的。雅晴对于令仪的指令不知从何入手,也前来询问司徒舜意见,司徒舜一听案件当中细节,便立即找到可疑受害人。

力行发现司徒舜贴满悬案的白板,便试探他的口风,更觉得自己难以坦白真正身份。

雅晴根据司徒舜提供的调查方向找到了死者的身份为阮家慧,曾到过的医疗中心及当日乘搭之的士所属之的士行。雅晴与司徒舜对话时令仪突然出现,原来她欲邀请司徒舜返回警队,却被他冷言拒绝。

珍妮怀疑秀琪怀孕

秀琪利用定位软件前往男友所在位置,珍妮跟随其后,秀琪发现男友出轨,但对方却趁机与她分手。秀琪情绪激动跌倒地上,珍妮担心她现身搀扶,却泄露了身份。

秀琪遭男友抛弃后,下定决心堕胎。原本秀琪已致电回家却一直未见踪影,珍妮担心不已,却被司徒舜斥责。力行出现安慰,反而令珍妮灵光一闪,再用自己的异能找出秀琪曾拨出的电话号码。

司徒舜在离职司机的资料内抽出一页,是一名十年前被他拘捕过的的士司机,案涉非礼少女及企图拐带,遂与雅晴前往调查。

好心司机竟是疑犯

珍妮根据电话号码找到秀琪堕胎的医疗中心,可是却苦无头绪。她看见附近茶餐厅装有闭路电视,央求店主给她看闭路电视之际,有一名女司机声称曾接载过秀琪,乐意带她到秀琪所在住处。

珍妮到达偏僻郊区,当进入一所无人的村屋时,骇然发现秀琪真的被锁在房内。珍妮大惊打算四周找寻工具解锁时,却发现屋内一张照片,相中人正是刚刚接载她的女的士司机。

第8集(3月11日)

珍妮被救奄奄一息

司徒舜忽然想起珍妮的说话,欲致电珍妮却发现电话没人接听;司徒舜觉得事有蹊跷,立即着雅晴分头调查。

珍妮糊间醒了过来,发现已被锁上锁链,而秀琪则在自己身旁。原来的士司机李丽娴于茶餐厅听见秀琪的电话对话说要堕胎后,为引起她的注意故意将的士停泊在诊所楼下等待秀琪。接载期间又听见秀琪向母亲假意认错,令丽娴愤怒便将其禁锢。

司徒舜翻查离职女司机资料时,找到丽娴的资料。警方包围了丽娴住所时,她却驾着的士现身,警方上前拘捕但她却非常冷静。

拘捕司机未见珍妮

警方于现场找不到珍妮二人令司徒舜心急如焚。正当警方被丽娴误导,以为运送了二人到别的地方时,司徒舜则凭丽娴的说词推测到二人真正的所在地。珍妮被救出之时已奄奄一息,司徒舜立即替她作人工呼吸急救。

司徒舜前往医院探望珍妮,还夸奖多得她才能将两宗案件联想在一起。秀琪与母亲一同前来医院答谢珍妮,承诺以后会听母亲说话。

珍妮康复出院回到家中,佐治斥责珍妮自讨苦吃,背后却准备了姜汤替她补身,珍妮见状十分感动。晚上睡觉时珍妮不断回想起司徒舜与庄尼的画面,不禁心乱如麻。

力行使计住司徒家

蓝菱为珍妮举行祝捷会,会上珍妮表示发现自己喜欢查案,答谢司徒舜相救,蓝菱推波助澜,迫使司徒舜正式收珍妮为徒。

力行搬着大包细包的到场,透露被业主迫迁,打算到逸名轩过夜。当晚力行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司徒舜见状便带着力行回家。力行一觉醒来,发现满桌都是司徒家为他准备的早餐及醒酒茶,内心一阵温暖。

司徒家为力行执拾了天台的杂物房予他暂住,美德表示今年要首次替司徒舜庆祝生日,力行以为他们会邀自己一同庆而暗自欢喜。梅婆对力行搬到司徒家感不满,力行表示希望感受一下亲人温暖。

神秘美女身手了得

逸名轩近日有位美艳的女士韩晨入住44楼大房,原来她每年只有一至两个月入住逸名轩。明威听到女同事说韩晨每朝早会全身赤裸做瑜伽,便借故支开女同事,亲自送餐车进房。岂料韩晨身手了得,不满明威不按住客要求以女侍应送餐,打得明威满面瘀伤。

力行经过明威身旁时,嗅到一阵特别的香水味,力行记得该香水味与当日伏击他们的神秘人的气味相同。

共同庆祝力行感动

力行一直希望一同庆祝司徒舜生日,可惜早上才得知没有自己的份儿,不禁失望。力行独自在家喝闷酒之际,原来司徒家一早知二人同日出生,特意替他准备了惊喜派对。力行喜出望外,而司徒夫妇更将力行认作干儿子,一家人合照全家福,力行感动不已。

力行半夜找来富龙分享喜悦,还要求富龙送他生日礼物。何二姑细数自己的储蓄时,突然收到来电,得知儿子被捕要到警署保释他,可是之后发现是恶作剧一场。二姑回家骇见房门打开,富龙拿着她的铁盒冲了出来。

富龙走到街上将铁盒内的金钱撒向四周,令街上的露宿者争相抢夺。力行在天桥上,细意观赏二姑无力阻止途人执拾金钱的惨况......

第9集(3月12日)

司徒舜发现力行可疑

佐治欺骗珍妮说接了国际大生意,其实只是拿他的偷拍器材放售;可是鸭寮街的店主也嫌弃佐治的宝贝,结果佐治与富贵决定以找出寻人启事上的目标人物及动物维生。

女优侦信接到委托,调查一名男子是否装作双脚神经受损以骗取保险金,蓝菱安排珍妮负责跟踪。

富龙拿来假的血燕向蓝菱献殷勤,更装作不知情被骗,结果蓝菱遂邀请他回家教他烹调,富龙因奸计得逞而暗喜。富龙对蓝菱家所收藏的艺术品如数家珍般,蓝菱还以为他富有艺术修养。富龙打算在蓝菱处理燕窝时,采取进一步行动拉近双方距离......

力行致电富龙前来二姑楼下,要他陪自己欣赏二姑的窝囊相,可是力行却发现二姑财散人安落,而儿子也变得生性,令力行心感不忿。

珍妮跟踪怀疑骗取保险的男子,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可是向司徒舜分享时,司徒舜却立即提出疑点。

为求破案连夜追查

珍妮连夜跟踪,更爬上树以作监视,可是因没有进食而不停打嗝,力行路过见状便买了面包给她。力行离开之际忽然下大雨,于是买了雨伞给她,但在远处已见到珍妮狼狈的跌下来,并自行乘车回家。

翌日,司徒舜对珍妮的态度突然大转变,令她受宠若惊。司徒舜以“贪心的小黄狗”的故事来给珍妮提示,结果让她得到启发,成功破解案件。

力行珍妮暗生爱意

富龙见力行近日一脸得意,便询问他是否喜欢上珍妮,而富龙指自己心属蓝菱,力行则嘲笑他只是贪恋其财富。富龙反击说珍妮只喜欢他以前的样子,现已拜司徒舜为师,力行听后却信心十足,待事情完结便会向珍妮表白。

保安常规会议上,汇海突然收到力行递上的住客投诉信,指住客韩晨不满明威的品行,汇海听罢大怒,力行提议相约韩晨晚饭以作赔罪。力行回到控制室内,忽然留意韩晨房门外长期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心感好奇。

力行潜入 韩晨房间

力行趁汇海与韩晨晚宴期间,暗地将韩晨房外的闭路电视画面停留在无人的状态,然后为避过闭路电视徒步跑上44楼。

宴席上,由于凯瑶亦曾因明威而受惊,所以为表歉意,汇海亦相邀她一同出席。席上凯瑶与韩晨一见如故,韩晨的神秘感令凯瑶大感兴趣。

力行走进韩晨的房间安装针孔摄录机时,同一时间泳池发生事故,保安员着司徒舜前来视察。司徒舜收到父母的短讯后,便致电力行着他回家晚餐,力行应对时告知司徒舜正在泳池巡逻,可是司徒舜却见泳池空无一人,不禁心生怀疑。

司徒舜发现 力行可疑

司徒舜回到控制室后调查韩晨房间的出入纪录,发现晚宴期间真的有人曾进入房间,可惜在闭路电视却看不见任何人的踪影。

正当韩晨回房之际,司徒舜便道明来意陪同进内,探得房内被人安装隐蔽摄录机。司徒舜回家后不作声色,假意试探力行以前的身世,还在力行房内安装摄录机,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第10集(3月13日)

力行前往营救司徒舜

司徒舜以为力行的手机将会播放韩晨房间的画面,最后竟然发现力行观看的是足球比赛,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太多疑。翌日司徒舜精神颓萎,力行提议他请假休息,可是司徒舜坚持上班。

力行正惆怅午膳时间也与司徒舜一起,没机会监视韩晨,恰巧司徒舜午膳时间要出席一个临时会议,所以力行趁空档约富龙在模型店相遇。力行说出自己的困境,要求富龙负责监视韩晨。

珍妮发现父亲转行

珍妮由于要调查一宗挪用公款案件,打算回佐治侦探社拿取监听电话软件,竟发现侦探社变作“东南亚食品专门店”,大批外籍人士在争购产品。佐治见到珍妮回来,竟怀疑她偷取情报,将她赶离办公室。

装修公司老板怀疑拍档吴生挪用公款令公司周转不灵,珍妮细心调查后,确认了吴生为公司尽心尽力,为公司现金周转而卖楼,老婆亦因此与他离婚。司徒舜见状,更加怀疑自己是否冤枉了力行,内心矛盾挣扎。

凯瑶要求调查韩晨

珍妮与司徒舜查案后遇着大雨,便在檐篷下避雨,珍妮打嗝发作,司徒舜便按着她的尾指,止住打嗝。二人四目交投,随后才尴尬地松开手。回到家珍妮看着自己的尾指,回想这次与司徒舜首次身体接触,思潮起伏。

凯瑶在埋首写小说,但写得颇不顺心,原来她深深被韩晨的气质吸引,希望将她写成既神秘又特别的角色,可是苦无头绪无从下笔。恰巧见力行路过,凯瑶灵机一触要求他多留意韩晨的一举一动,力行爽快应允。

三名菲律宾人入住逸名轩,并对随身的行李十分着紧,不许职员触碰。其后,力行收到富龙通知说韩晨约了某人会面。

珍妮来到逸名轩,鼓起勇气暗示邀请司徒舜看电影。

韩晨布局引蛇出洞

韩晨外出时已提高戒备,留意是否有人跟踪自己。力行跟踪韩晨到商场时,韩晨似乎察觉,便进入女厕内,之后换上另一装扮离开。力行以为失去韩晨踪影的同时,竟然从别的女人身上闻到与韩晨相同的香水味,才得知韩晨已换了装扮。

力行远处监视韩晨,发现她与替身仍落力引跟踪者现身。力行心生一计致电凯瑶,告诉她韩晨正在商场,着她前来监视,成功让韩晨以为凯瑶是跟踪者。力行推测韩晨早已发现针孔摄录机,故意布局寻找跟踪者。

拼命救人力行中枪

司徒舜前往戏院途中,被三名早前入住逸名轩的菲律宾住客胁持,原来他们一人就是Mr. Pittman的手下,是力行之前答应替其接赃的接洽人。他们误将司徒舜当作力行,带了他到废车场,司徒舜努力解释他们找错人,却被他们殴打。

力行得知Mr. Pittman来到香港,还捉了司徒舜,立即与富龙前往营救,并于混乱中手臂中枪。力行在医院急救期间,司徒舜不禁回想事件经过,原来当力行中枪一刻,司徒舜的手在同一位置亦感到痛楚。

司徒舜向富龙查问不果,便暗中跟踪他到梅婆家,识破富龙与力行的关系。富龙矢口否认与力行认识,可是司徒舜咄咄逼人,就在此时负伤的力行现身......

标签: 天眼分集剧情  天眼  分集剧情  剧情简介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