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表,毕业喇! 杂警奇兵 使徒行者2 灿烂的外母 同盟 超时空男臣
A+A-

《天眼》分集剧情(16~20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3-21 23:32:7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428 | 评论:

天眼》分集剧情(16~20集)播出日期3月23日至3月27日、3月27日(星期五)大结局

第16集(3月23日)

富龙拒绝盗取名画

司徒舜(郑嘉颖饰)突然邀请珍妮(杨怡饰)见面,珍妮满心欢喜赴约,可惜到达餐厅后却发现司徒舜与静雯(梁琤饰)十指紧扣。司徒舜解释与珍妮的时机不合,未能开始发展,珍妮听罢泪如泉涌转身离开。

力行(陈展鹏饰)与韩晨(杨秀惠饰)在金耀大宅附近山坡上利用航拍视察地形,力行竟用遥控直升机撞向韩晨,韩晨不忿向力行反击。司徒舜突然出现,并试图以警员身份阻止力行再次犯事。

司徒舜回警署正式复职,却受到下属闲言闲语,但他自知未能履行当日诺言只得沉默不语。司徒舜将跟踪韩晨至金耀大宅一事告知令仪(李璧琦饰),指出韩晨为汇海(刘江饰)下属,怀疑凯瑶(谢雪心饰)之死与汇海有关。

佐治受骗失去联络

珍妮发现入境处没有佐治(于洋饰)的出入境纪录,不禁担心与自己一样患有急性心肌梗塞的父亲。得知侦探社旧铺装修后重新开张,珍妮便上前看个究竟,发现富贵(泰臣饰)联同食品代理骗取了佐治的财产及店铺。富贵见到珍妮后出言侮辱她,佐治突然现身斥责富贵后,慌忙逃走。

珍妮在横巷的垃圾堆中找到佐治,佐治向珍妮承认过失,对女儿入院不能陪伴深感内疚,珍妮则想起与司徒舜再没有关系而悲从中来,父女相拥而哭。

力行突然提出要搬到逸名轩居住,说受到老板重用,司徒舜明白他搬走为了避免受自己监视,但也提醒力行,警方会廿四小时监视他。

密谋盗取名画“生与死”

汇海得知司徒舜曾跟踪力行二人到金耀(蔡国庆饰)家,知道他准会严密监视,令他们很难下手。韩晨表示听到司徒舜的语气,目标应只是力行。

力行约富龙(洪永城饰)相见,告知汇海已得知他的身份,还托富龙协助偷取一幅名画。富龙拒绝,解释曾答应蓝菱(高海宁饰)不再犯事。力行失望离去后富龙追上他,二人于街头争执,司徒舜在远处把一切看在眼内。

蓝菱与富龙逛街,蓝菱忽然提议下星期到北欧看“午夜太阳”,但富龙一脸心事重重,推说要跟梅婆回乡,旅行要延迟出发。蓝菱独自在房内一脸惆怅,珍妮慰问蓝菱时,蓝菱无意透露富龙的身份,而珍妮亦说出庄尼就是力行一事。蓝菱央求珍妮别向司徒舜说出富龙的事,珍妮见蓝菱情深只好答应。

富龙弃信蓝菱心碎

富龙送梅婆(雪妮饰)乘搭的士回乡,蓝菱突现出现,发现富龙没有与梅婆同行,蓝菱觉得受骗,伤心欲绝。蓝菱试图以报警威胁富龙收手,可惜富龙为了兄弟情忍心离开。

静雯突然来到警署邀请司徒舜看电影,司徒舜不想静雯难过,遂答应请求。恰巧珍妮同在电影院里,看见司徒舜二人举动不像情侣,心感诧异。离开电影院后,司徒舜碰见珍妮,才故意牵着静雯的手扮作甜蜜。

静雯表白时机不对

静雯随后在餐厅与司徒舜说起往事,指中学时期司徒舜为了送她金牌每日练跑,很是感动,同时暗示希望现在能与他开始。

司徒舜不想伤害静雯,不得不坦白告知对她的感情已有所不同。司徒舜断然拒绝令静雯大感愕然,使她猜出司徒舜所喜欢的人是珍妮,哭着说以前不懂珍惜司徒舜对自己的爱,现在后悔莫及。

第17集(3月24日)

力行用枪要胁汇海

珍妮前往静雯居住的酒店质问她是否与司徒舜假扮情侣,静雯最初还强作欢颜,可惜终给珍妮看穿。静雯承认一切,并透露司徒舜是为了好友才忍痛割爱,珍妮听罢便得知司徒舜口中的好朋友是指力行。

力行以视像会议介绍富龙予汇海认识,汇海一听其声音便得知是早前曾接近露丝,并曾经潜入其房间的人。

为了力行忍痛让爱

司徒舜与雅晴在监视逸名轩期间,珍妮前来找司徒舜,质问他为何当回警察。珍妮说出他是为了利用警察权力监视力行,还告知已识穿司徒舜与静雯在假扮情侣及为了弟弟而让爱一事。司徒舜表示欠了弟弟三十多年要偿还给他,珍妮听罢激动不已,斥责司徒舜用爱情来还债,连她也一并牺牲。

韩晨独自来到一个养狗场,似乎在挑选狗只,未知有何企图。令仪在会议期间表示如再没有发现,上头便会终止行动,司徒舜要求多监视一星期。

珍妮发现父亲计划

珍妮无意间发现佐治似乎想向富贵作出报复行动,便跟随其后,发现他购买了多只草蜢。之后见佐治走到公厕内,珍妮便得知父亲欲向富贵的店铺放“屎蜢”。珍妮立即到心战室见富贵,并希望他可假装向佐治道歉,将大事化小。

富贵不肯,珍妮遂透露佐治计划,富贵听后动摇,却要求珍妮亲他一下作补偿。富贵假意向佐治道歉,又用说话刺激他,结果佐治并没有放弃计划。但因富贵早有所防范,佐治行事前已被商场保安逮着带返警署。

结婚纪念行动之时

力行选择了在父母结婚周年纪念日偷取名画,因为司徒舜当日定会请假留在家,而自己亦会出席。司徒夫妇在家庆祝,美德为家人准备满桌佳肴。另一方面,司徒舜收到警员汇报指韩晨离开逸名轩。席间兄弟二人的电话不断收到讯息,二人就此不停遥控下属行动,一场暗战在司徒家展开。

韩晨乘坐富龙的车后,警方紧随其后,见他们跟着金耀的车,怀疑他们欲绑架金耀。韩晨二人走进餐厅里坐下,警方在外戒备,可是二人一直没有离开餐厅。留在家监控的司徒舜觉得有可疑,欲离家调查清楚之际,力行也声称自己要离开,司徒舜只好继续留下来监视力行。

雅晴将餐厅现场片段发给司徒舜,司徒舜一看便看出问题,雅晴得知中计后闯入餐厅,发现韩晨已离开。

力行使计对付韩晨

富龙熟练的走入金耀家,开启夹万并顺利带走名画“生与死”,其间不忘力行吩咐,把跟踪器放在画内并交给韩晨。韩晨接过画后二人分头逃走,想不到跟踪器突然爆炸,韩晨躲避不及,被后来的保安追上。

富龙斥责力行为了报仇可以出卖兄弟,力行反觉除去韩晨,令偷取「极光之星」更加容易,富龙愤然离去。力行没有理会富龙,拿着手枪前往汇海房间。汇海后悔错信力行,力行坦然要取走夹万内的宝物。

力行用枪胁持汇海打开夹万,汇海只好乖乖听从把夹万逐一打开,内里竟然……

第18集(3月25日)

单枪匹马救出富龙

力行进入汇海的夹万,却发现内里空无一物。力行慌忙逃走之际,司徒舜驾车驶至,力行在毫无选择情况下登上汽车。司徒舜在路上风驰驾驶,力行指吓司徒舜无效,终令汽车失控撞向石壆,二人因此受伤。力行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困在一废弃厂房,双手双脚被铁链锁着。

蓝菱得知梅婆伤了脚便前来探望,发现是富龙串同梅婆骗蓝菱前来。蓝菱忽然见到一个太阳形状的灯笼在窗外升起来,富龙走出来,诚恳地向蓝菱表示明年会与她到北欧看真正的“午夜太阳”。

和盘托出力行计划

司徒舜来到富龙家,富龙假装与力行兄弟情已绝,可是司徒舜早已识穿二人扮作不和。富龙听罢心软,因担心力行成为杀人犯,遂将“极光之星”仍在逸名轩之事告知司徒舜。

蓝菱与珍妮同病相怜互相诉苦时,珍妮忽然利用异能想起在心战室看过富贵的电脑正处理一个Logo图像,令珍妮怀疑富贵伪造文件。珍妮借故带佐治到侦探社附近,看到富贵的东南亚食品店受到商业罪案调查科的人员前来搜证。

富龙随司徒舜来到废弃厂房,力行要富龙解开锁链,富龙见状苦劝力行回头是岸,但力行却越见偏执,近乎疯狂。

不惜代价对付汇海

司徒舜打算利用力行手机与汇海联络,可是下一步却需要富龙配合才能成事。汇海向众职员宣布力行因连同住客意图不轨,已被辞退,保安经理一职将由明威兼任。

散会后,汇海收到力行的短讯,说要取回放在逸名轩的贼赃,还要取汇海性命,汇海闻言不禁脸色一沉。

警司下令终止行动

警方对逸名轩作出严密监视,以防汇海运走贼赃,期间发现有货车进出逸名轩,声称搬运装修材料。司徒舜命众人跟踪货车时,总警司突然前来下令众人收队,令仪投诉无效,司徒舜估计是汇海向上头施压。司徒舜在收队后,换上了力行的装束,独自跟踪可疑的货车。

司徒舜截停货车,发现原来货车上埋伏了杀手。司徒舜再以力行身份发短讯给汇海,说今晚必会前来杀掉他。汇海得知计划失败开始忧心起来,汇海派人捉富龙回逸名轩,借此要胁力行现身,汇海于富龙面前开启夹万,并将富龙困在夹万内。

救出富龙汇海惊讶

力行糊间醒来,发现身处机房,他成功解开锁链逃出机房,却见自己面对一片汪洋大海。力行质问船员,发现船正开往越南。力行对着茫茫大海怒吼,对司徒舜倍添仇恨。

司徒舜利用露丝强行进入汇海房间,汇海见状亦未察觉有异。司徒舜以禁锢罪试图拘捕汇海,汇海否认,可是司徒舜却能在汇海面前开启夹万密码,大出汇海意料之外。

司徒舜成功救出富龙与找到贼赃,汇海见事败便将电源截断,制造对自己有利的漆黑环境,可是司徒舜仍能制服其他手下,跟踪汇海至天台。

汇海架上电子眼镜,向正前来的直升机挥手示意,司徒舜借直升机声音影响汇海判断,上前开枪,岂料汇海先发制人,司徒舜幸好侧身避过子弹,然后向汇海还击……

第19集(3月26日)

力行向父母坦白一切

富龙相约蓝菱见面,却担心她不会应约。蓝菱出现后怪责富龙不顾危险,又为他对帮助兄弟义无反顾,大感醋意。富龙解释帮助司徒舜不止为力行,也是为了证明给蓝菱看自己决定不再犯事的决心。蓝菱感动落泪,富龙顿时拿出戒指,跪在地上向蓝菱求婚。

珍妮见雨过天晴,购买了电影票打算与司徒舜一起观看,可是司徒舜来到时,一脸倦容又带点精神紧张,不断说力行已跳了船,应该快回到香港。原来司徒舜感受到力行的一股极大仇恨,因此极度不安。

金耀报复恐吓汇海

汇海在羁留室看见有数名犯人进入,那些犯人一见汇海,也道出来意说是金耀派他们入来,汇海担心自己会受折磨而大惊不已。出庭时汇海见金耀出现在旁听席上,犹如惊弓之鸟,最终汇海已不胜负荷心脏病发。

司徒舜同在法庭内,坐立不安,向珍妮表示感觉到力行已来到法庭。案件完结,众人在庭外遇见力行,力行一脸平静向司徒舜表示悔意,之后还跟珍妮及富龙等人道歉。富龙听后很是感动,但司徒舜对力行仍抱怀疑态度。

不信力行洗心革面

之后力行与父母一同拜祭何二姑,亲口承认自己见死不救之事,司徒夫妇见力行终于坦白认错,接受力行改过。在远处看着的富龙及珍妮都相信力行已诚心改过,只有司徒舜有所保留。力行向父母表示与司徒舜关系恶化,司徒夫妇说服司徒舜接受力行,但司徒舜觉得为难,勉强答应。

夜深,司徒舜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安宁,之后梦见力行拿着刀的样子,可是却不知道他正要对付谁。司徒舜终按捺不住,质问力行是否回来报复,力行一脸无辜的否认。

蓝菱与富龙正拍摄婚纱相,珍妮见司徒舜心事重重,正想上前慰问,力行突然出现,祝愿珍妮能与司徒舜顺利发展。珍妮还向力行的祝福表示谢意,疑虑尽释,可是司徒舜却一脸疑惑。

怀疑力行压力大增

司徒舜无论逛街、工作及睡觉时都保持戒备状态,精神绷紧,只能靠服用咖啡因支撑精神。因司徒舜经常怀疑力行图谋不轨,终导致自己情绪失控。

回家后,司徒舜翻乱力行房间,试图找出他回来报复的证据,可惜一无所获。司徒夫妇见状担心不已,着二人同见精神科医生。医生给二人开了安眠药,力行于司徒舜面前吞下对方的药丸,司徒舜方放心吃药。

力行回到天台欲将药丸呕出,司徒舜半夜梦醒心感不安,便到力行房间查看。看见床上有人,仍在熟睡,才稍放下心来。

珍妮被袭大受打击

岂料半夜有来电告知司徒舜,指珍妮受到袭击重伤入院,司徒舜连忙赶到医院,司徒夫妇则唤醒力行一同前往。

到达医院时珍妮还在抢救中,蓝菱已担心得哭成泪人。想不到警方竟出现将司徒舜拘捕,说在现场发现到他的血液及指纹,怀疑他与案件有关。

第20集(3月27日)

兄弟二人持枪对峙

司徒舜在口供房要求返回医院探望珍妮,不获受理。警方除了血液及指纹等证据,还指出当晚闭路电视录到与他打扮相似的男人离开家门,若珍妮不幸死亡,司徒舜将面临被控谋杀。

司徒舜没有理会自己困境,反而得知珍妮仍然活着便松了口气。力行回到司徒家,司徒夫妇相信司徒舜无辜,明白力行回来是要陷害兄长。美德后悔错信力行,力行反指他们偏心,司徒夫妇听罢心痛欲绝。

感应得知力行阴谋

司徒舜于羁留室向令仪及雅晴解释整件事情,坦白说出力行是他孪生弟弟,回来是为报复自己。司徒舜解释由于自己可在睡梦中感应到力行的计划,所以一直令他精神紧张,不能安眠。司徒舜思量过后,推测力行该找人半夜顶替自己睡在床上,如果找到那人就能证明自己清白。

力行到医院探望仍然昏的珍妮,还怪罪珍妮背离自己。蓝菱与富龙到医院探望珍妮,发现珍妮情况突然变差,勃然大怒赶走力行,并请医生抢救。

胁持雅晴离开警署

力行接到范飞电话,范飞投诉被利用作案,力行假意找他给予酬劳,范飞断言拒绝。挂线后力行终不敌睡意,稍稍合上眼便睡着。

刚巧司徒舜在羁留室感应到力行的梦境,发现他真的找范飞来顶替他出外犯案,之后还打算付钱给他后杀人灭口。得知力行即将行凶,司徒舜不禁心急如焚。

雅晴与令仪在羁留室与司徒舜商讨对策,司徒舜请求雅晴协助逃走,终借胁持她而成功离开警署。另一方面,令仪则利用天眼追查力行行踪,而曾跟随司徒舜的警员都前来协助。

范飞登上过境巴士准备离开香港,忽然看见力行登上旅游巴,旅游巴将要行驶之际,司徒舜也成功赶上巴士。

狭路相逢车上暗战

力行发现司徒舜出现,二人在旅游巴上不动声色,范飞成为二人暗中角力的磨心。警方已锁定旅游巴紧紧跟踪,遂在路上设置路障。力行眼见有机会突然发难,拔枪胁持司机驶进木厂,范飞则趁混乱于太平门离开车厢。

力行见状开枪却射不中范飞,流弹却打中了车上一对孪生兄弟的细孖。司徒舜下车追截力行,而大批警员已在木厂外戒备。

胁持乘客追杀范飞

范飞藏身木堆中不知所终,力行以全车乘客的安危,要胁司徒舜与他斗快找到范飞。其间有乘客想逃走,被力行开枪制止,力行扬言范飞再不出来,便要烧死全部乘客。

范飞刚走近大门位置,力行见状向范飞开了两枪射伤了他。力行欲上前射杀范飞,司徒舜突然挡在身前。因为力行只剩一颗子弹,只能选择杀司徒舜或是范飞其中一人。

这时候,警方请来司徒夫妇前来游说力行释放人质,力行听见父母仍爱护自己,有点动容。中枪男孩的母亲在这时亦抱着儿子,步出车厢央求力行先放儿子。木厂内突然传出枪声,众人不知发生何事,闸门打开,只见司徒舜一人站在闸前……

标签: 天眼分集剧情  天眼  分集剧情  剧情简介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