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的 老表,毕业喇! 杂警奇兵 使徒行者2 灿烂的外母 同盟
A+A-

《以和为贵》分集剧情(1~5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4-3 10:41:43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461 | 评论:

以和为贵》分集剧情(1~5集)播出日期3月30日至4月3日

第1集(3月30日)

非常调解员化解江湖恩怨

江湖中人鬼头鹰(许家杰饰)怪责钟国威(翟威廉饰)、车鸣震(彭怀安饰)、尹天江(赵永洪饰)及游西湖(何君诚饰)四人替他维修跑车不力,带同手下与四人对峙,状似要展开一场激烈打斗。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之际,侯德仕(马德钟饰)上前喝止,恩威并施,胁着老父侯爷威名,与鬼头鹰坐下详谈。

车房大闸落下,德仕即以正式调解员的身分为双方调解。双方开首各执一词,互相对骂。经德仕查问之下,得悉原来争吵原因竟是鬼头鹰女友不满跑车颜色,最后双方和气收场。

德仕与“威、震、江、湖”及欧阳边(黄光亮饰)五人到其联谊会食火锅庆功。言谈间提及报纸上一宗工伤赔偿案,众人均表示此类官司真正的赢家其实是律师。欧阳继(李思捷饰)正为工伤赔偿案的雇主辩护,更使计令雇员成为不诚实的证人,从而胜出官司。离开法庭时,欧阳继竟被该名雇员泼粪水泄愤,整个过程被围访的摄影师全纪录下来。

欧阳继于晚宴上向老父欧阳边送上一只名贵金表,众人羡慕不已,可是有力叔(欧阳边)钟情的却是德仕送给自己的电子表。电视刚播放欧阳继被泼粪水的片段,有力叔怪责儿子埋没良心帮助雇主,还不断称赞德仕,令欧阳继不是味儿,拂袖而去。

幸福少妇渴望怀孕

巫瑞薏(徐子珊饰)由于渴望怀孕前往看中医,期间受表姊林亚磊(江美仪饰)阻止,怕她被庸医欺骗。瑞薏透露丈夫温少龙(黄长兴饰)今晚回港,希望可以“造人成功”。亚磊推波助澜,替瑞薏购买性感内衣。

瑞薏之妹瑞嘉(朱千雪饰)在等候瑞薏期间,看见德仕正检查车辆引擎,研究汽车抛锚原因。钟情汽车维修的瑞嘉提出应是电池出问题,德仕见瑞嘉对汽车维修感兴趣,便着她帮忙。这时到来的瑞薏,见到二人靠得极近,认定德仕是色魔,于是上前喝止。

晚上回家,瑞薏拿出表姊买的性感内衣,在镜前于身上拼凑时顿感尴尬。但为了“造人成功”,最后都换上了这套内衣,等候丈夫回来。可惜,少龙整夜也没有回来,在翌日早上瑞薏甚至收到律师楼寄来的离婚协议书。瑞薏立即找身为警察的表姊帮忙,怕丈夫受人绑架和胁持才提出离婚。

亚磊发现受委托的律师是中学同学欧阳继,遂陪同瑞薏前往律师楼查看究竟。欧阳继表示少龙证实二人分居一年,所以申请离婚,亚磊则表示离婚也要与少龙分身家,瑞薏六神无主,只希望与少龙见面。

离婚一案德仕接手

有力叔于殡仪馆兼职道士时被撞伤,欧阳继担心父亲身体,痛斥德仕折磨老父,同时提议德仕将联谊会改成豪华俱乐部图利,遭德仕拒绝。欧阳继没有勉强,随后将少龙离婚案交给德仕作调解。

德仕相约瑞薏会面,瑞薏想不到此人竟是当天遇到的色魔,可是仍向德仕表示不想离婚,只想与丈夫见面。瑞薏应德仕要求前往联谊会,可惜亦未能见到丈夫一面。德仕遂解释少龙在外公干,现透过视像会议进行调解。

瑞薏透过电脑终于可以一见少龙,希望借旧日情打动少龙,可惜他不为所动。瑞薏提议如少龙希望生小孩,可将村屋变卖后往美国做人工授孕,少龙听罢态度有所转变,德仕察觉有异借故终止调解。

第2集(3月31日)

面对离婚哭成泪人

瑞薏怒气冲冲离开了联谊会后,德仕即致电少龙。电话另一边的少龙不断抱怨在外地工作十分繁忙,岂料通话途中德仕突然出现眼前。少龙先发制人怪责德仕私自终止调解,但德仕早已识穿少龙的谎话,假意答应妻子找代母产子,实则是想骗取她的村屋。

瑞薏感与丈夫复合无望,面对突如其来的离婚,失魂落魄,弄错了给瑞嘉的午餐,遭瑞嘉埋怨时,瑞薏按捺不住大哭起来。瑞嘉唯有独自走到街上,恰见国威的车房正替一辆汽车维修,好奇上前查看,还向国威等人提出多个疑问。国威上前一触碰到瑞嘉的手,瑞嘉立即发难使用防狼术,插向国威双眼。

事后,德仕请瑞嘉到联谊会午餐,从她的举动估计她患有亚氏保加症。国威双眼受伤却不介意,视瑞嘉为心中女神。瑞薏凭着手机上的追踪程式找到瑞嘉,告诫瑞嘉要小心提防德仕众人。

地盘欠薪触发工潮

众人透过电视报道,得知国威曾工作六日的地盘欠薪,国威遂前往示威抗议。除德仕外的其他人听罢都愤慨不已,表示要加入示威行列。众人来到地高国际大厦门口,发现聚集了不少建筑工人,老板胡贵荣坚持由正门驶入,结果示威者汹涌而上围着房车,希望递交请愿信。贵荣没有停车接受,直驱前进,引起工人极度不满。

示威工潮持续,贵荣的车子再次驶到大厦门口,众多示威者上前拦截,还有人向汽车投掷胶樽。混乱间,有人将砖头放在发泡胶饭盒内递给国威,国威将饭盒掷向车窗,打碎了玻璃而被捕。德仕留意到欧阳继当时同在车内,又眼见抗争日渐升温,正思量解决方法。

有力叔得知欧阳继替贵荣申请禁制令时,愤怒不已。 威、震、江、湖四人趁欧阳继于停车场时上前质问他,作势想教训他一顿。德仕出现,着众人冷静,但同时警告欧阳继别再安排假工人混入示威者中来陷害朋友。

情妇花儿变身租霸

离婚后的瑞薏软躺在椅上,没精打采。亚磊替她安排将村屋租出,结果一名租客前来,一拍即合。瑞薏回到家,发现执达吏查封居住的单位,方知少龙原来末在半年前已没有供款。瑞薏打算向租客解释未能租出单位之际,却发现租客竟是其婚姻的第三者苏花儿。花儿声称少龙将村屋的一半业权出让给她,瑞薏拿她没办法。

德仕与工人商量进一步行动,假装鼓励工人采取更激烈的行动。有人提议占领地盘,甚至驾着泥头车冲进去,众人纷纷和应。但说到要实际行动时,却始终只有国威及华叔愿意担当“死士”。

德仕再三引导他们细想行动后果,可能被判监禁甚至误杀,国威最后觉得自己只是被拖欠六天薪金,终回复冷静。最后工人表示只想拿取薪金,只道贵荣根本不愿意好好商量,德仕趁机表示已安排工人代表与贵荣进行调解。

第3集(4月1日)

谈判破裂工人离场

工人眼见被德仕出卖,立即起哄。华叔勃然大怒,深感自己错信德仕,不断骂贵荣,要胁他要支付薪金。欧阳继见状,立即以法律条例保护贵荣,夺回大会控制权。华叔愤然领众工人离场,谈判终告破裂。

然而,欧阳继折返现场,劝德仕将案件交回法庭解决。德仕回到家时,威、震、江、湖已拿着“武器”向他逼供。德仕未有解释原因,只着他们向自己动手,众人不敢。德仕遂从国威口中得知,欠薪事件令华叔最介怀的是未能跟妻子好好庆祝银婚纪念。

银婚纪念劳资破冰

德仕为接触贵荣,扮作侍应进入酒家的VIP房内,再次游说他进行调解,贵荣冷淡回应。欧阳继前来汇报已安排跟新的二判签约,其他事则可交由法庭处理。德仕见贵荣不断批评酒家的“虾子柚皮”等菜肴,遂邀请他前往一个地方。

原来德仕邀请了贵荣到联谊会品尝其招牌菜“虾子柚皮”,贵荣品尝后赞不绝口。恰巧华叔在外庆祝银婚纪念,华叔不断将他曾拯救贵荣性命一事重提,令贵荣甚为生气。离开时,贵荣与华叔相对而望,火药味浓。

德仕与欧阳继二人一唱一和,软硬兼施,成功游说贵荣道出当年真相,德仕见状顺势邀请双方进行调解。德仕建议贵荣聘请华叔为二判,便可赚回失去的薪金。最后双方达成协议,华叔甚至邀请贵荣参加晚宴。

瑞薏花儿水火不容

瑞薏向亚磊透露正寻找工作,还表示没有剩余的积蓄。亚磊正为此教训瑞薏之际,楼上传来强劲的音乐声,骚扰瑞嘉入睡。瑞薏与亚磊遂到楼上投诉,可惜噪音管制在十一时才生效,二人在门外等待,可惜刚到十一时,音乐声突然停止。

瑞薏三人正在熟睡之际,楼上又突然传来搅拌机声音。瑞薏按捺不住与亚磊投诉,却被花儿嘲讽,指瑞薏当人妻子失败、丈夫生意失败及第三者出现也懵然不知。瑞薏自觉比下去,拉着怒气冲冲的亚磊离开。

瑞薏获聘担任秘书

欧阳继指示给坐在秘书位的柱梁如何处理案上文件堆,柱梁显得手忙脚乱。原来事源前任秘书怀孕离职,柱梁要暂代秘书一职,欧阳继扬言希望能找一个不能怀孕的人来当秘书。

瑞薏突然前来询问欧阳继其村屋争业权的胜算,欧阳继见她身无分文,借词打发了她。瑞薏离开时,见柱梁已忘记欧阳继的指示,便好意提醒。柱梁惊觉眼前的瑞薏是难得的秘书人才,记忆力强而又能满足欧阳继的要求,便聘请她当秘书。

联谊会被插赃嫁祸

亚磊突然带领警员搜查联谊会,有力叔见到有人鬼鬼祟祟地放下一些东西,怕警察发现会令德仕惹上麻烦,于是上前将两小包的东西放进衣袋。岂料亚磊见到有力叔的举动,着警员搜身,结果发现两包怀疑违禁药物,德仕与有力叔被带回警署协助调查。

瑞薏留在律师楼细阅有关业权的资料,突收到来电有力叔被带到警署,便冲进欧阳继房间。欧阳继得知老父被捕,立即放下过百万的生意前往警署。到达警署时,亚磊有心留难,不许欧阳继保释,欧阳继凭着他的辩才与亚磊周旋,才能成功保释有力叔。

第4集(4月2日)

单人匹马 力敌围攻

有力叔接听某个电话后,便匆匆离开联谊会,欧阳继不禁起疑,遂跟随其后。一直在监视鬼头鹰的亚磊发现,有力叔走进鬼头鹰的茶档,怀疑双方进行谈判,静观其变。

有力叔查看闭路电视发现鬼头鹰的手下九棍,曾在查牌当日鬼祟出入联谊会,怀疑是他插赃嫁祸,有力叔便着鬼头鹰交人,免伤和气,但鬼头鹰没有将有力叔放在眼内。

欧阳继忽然现身,以众人目前所犯的罪名,企图阻止双方动武。鬼头鹰却以激将法,令有力叔按捺不住先行向鬼头鹰发难。双方混战期间,欧阳继为保护父亲,以身体挡了鬼头鹰迎面而来的折椅。这时候,亚磊领手下进入控制现场。

欧阳继被送往医院并无大碍,亚磊见欧阳继尚余一点孝心,所以并没有对他提出检控,还反过来私下跟进插赃嫁祸一事,找寻九棍下落,令欧阳继对亚磊另眼相看。

烧香信 滋扰邻居

大觉居士向有力叔表示不用担心,事情将逢凶化吉。但大觉居士坦言自己受赖师奶苦缠,还被追讨赔偿,力叔闻言遂仿效德仕般担任调解员。二人刚步出电梯,见烟雾弥漫,以为发生火警,原来只是赖师奶在焚香。

邻居屈太向她投诉浓烟令儿子哮喘恶化,赖太反而恶言相向。有力叔尝试说服赖师奶不果,还弄破了她的玉貔貅,二人终落荒而逃。

德仕实证 调解成效

威、震、江、湖找到了臭口顺,一方面讨债,一方面质问九棍行踪。天江紧握拳头挥向臭口顺之际,德仕突然出现制止。德仕耐心追问臭口顺欠债因由,原来因老婆嫌他形象差劣而出走,请假照顾儿子又被老板辞退,没有工作才会欠债累累。德仕替他转变形象外,还帮他找了新工作及安排债务重组,再一次向威、震、江、湖证明调解比使用暴力更为有效。

德仕前往探望花儿,发现一名男子鬼祟地偷窥衣着性感的花儿。瑞薏走出前园时发现二人,便认定德仕为色魔,向他泼水以示惩戒。德仕遂到花儿家更换汗衣,岂料倒垃圾之际碰见瑞薏,瑞薏发现德仕身穿前夫的衣服,于是发难抢夺前夫的情侣服,争执期间垃圾散开,倒在瑞薏头上,德仕大表无奈。

浓烟扰邻 惹上官非

屈太终于忍受不住赖太日夜焚香,向欧阳继查询法律意见,研究申请禁制令的可能性。欧阳继提议屈太拍下对方焚香证据,以便上庭作证。瑞薏突然受到启发,思量在家安装闭路电视,监视花儿。

瑞嘉出门时遗下了电话在家,瑞薏追出才发现她乘搭的小巴并非前往学校。身穿短裤的瑞嘉在埋首检查引擎时,威、震、湖三人在一边“欣赏”。瑞薏到场看见三人对妹妹色的样子,便向德仕投诉。瑞嘉趁机表示希望在车房工作,但被瑞薏喝止。

调解会主席李乙迅率领众人解释调解将成为大势所趋,欧阳继立即着柱梁修读调解课程。柱梁表示自己早有相关资格,乙迅听罢安排柱梁担任焚香滋扰案的调解员。柱梁到访赖太家,却遭赖太赶出门。刚巧德仕来到,向赖太解释上庭的利弊,还以调解服务低收费为卖点,游说赖太接受调解。

第5集(4月3日)

拆冷气机瑞嘉逃走

瑞嘉为赶到车房上班,连早餐也没有吃。瑞薏得悉她执意回车房,遂将她反锁在房间里,不许外出。

亚磊在法庭上作证陈述赖太被推下楼梯后的事发经过,但全被欧阳继的辩才一一驳回。亚磊不屑他强词夺理,在离开法庭时提醒若瑞薏再跟随着欧阳继做事,恐怕样貌会变得狰狞。德仕借故亲近赖太的儿子,从他口中得知原来屈太儿子喜欢打乒乓球,二人还是双打冠军。

躲在房间的瑞嘉拿着螺丝批将冷气机拆下来,还从冷气位爬出。瑞嘉再央求西湖雇用她到车房工作,初时西湖怕她姊姊来找晦气,可惜见瑞嘉的语气恳切,便心软下来。瑞嘉检查汽车引擎时穿着短裙,鸣震与西湖见该车车主积少色的看着瑞嘉,便借故支开积少,着瑞嘉穿上车房的工作服。积少再向瑞嘉搭讪,结果被瑞嘉使出的防狼术所伤。

瑞嘉执意车房工作

德仕拿着乒乓球拍在公园的球桌附近等待屈太儿子俊伟,德仕从俊伟口中得知赖、屈两家过往的恩怨。赖太出院,德仕送赠新的玉蟾蜍予她作补偿,见她怒气稍消,希望她能与屈太调解。然而,屈太与俊伟刚来到,转眼二人便互斥不是,势成水火。德仕终得悉她们争执背后的原委,心中已有盘算。

瑞薏回到家,见瑞嘉手指甲弄污了,瑞嘉无意中透露了自己在车房工作。瑞薏苦苦相劝,瑞嘉心头有气,便走出前园躲在帐幕里。忽然楼上传来强劲的音乐,瑞薏上前欲投诉之际,却发现瑞嘉也在场跳舞,德仕亦在场。瑞嘉执意留在楼上,瑞薏将之怪罪于德仕。

冰释前嫌和气收场

赖、屈两家准备上庭之际,突然收到学校通知说二人儿子没有上学。赖太及屈太放弃上庭,焦急如焚四出寻找儿子。赖太与屈太随后收到神秘电话,着她们前往体育馆。亚磊发现掳走男童的客货车主人竟是德仕,在截停德仕后,警告德仕拐带罪名严重,着他供出男童所在。其他警员发现车上的导航系统目的地是体育馆,于是亦高度戒备进入体育馆内。

亚磊等人发现体育馆正进行乒乓球比赛,还发现失踪的两名男童,以二人一队进行双打决赛。刚巧赖太和屈太也及时到达,二人见儿子正在比赛,终不计前嫌,一同为儿子打气。

比赛最后落败,俊伟解释因为与光仔不够合拍,光仔则说二人缺乏机会一起练习。赖太、屈太听罢,一时哑口无言。德仕见状顺势劝解二人,二人听罢说出自己的难处,赖、屈两家的前嫌得以冰释,化干戈为玉帛。

标签: 以和为贵  以和为贵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  剧情简介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