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的 老表,毕业喇! 杂警奇兵 使徒行者2 灿烂的外母 同盟
A+A-

《以和为贵》分集剧情(6~10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4-10 9:28:37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204 | 评论:

以和为贵》分集剧情(6~10集)播出日期4月6日至4月10日

第6集(4月6日)

天江识穿德仕计谋

德仕(马德钟饰)被取消调解员资格后,离开记者会,欧阳继(李思捷饰)紧随其后上前安慰;德仕却认为欧阳继一早知道瑞薏(徐子珊饰)投诉一事,只装作不知情。瑞薏觉得大仇得报,惩戒了无耻之徒而大快人心,可是亚磊(江美仪饰)感到家里闷热,瑞薏再三询问下才发现瑞嘉(朱千雪饰)将家里所有电器拆下维修。

Betty(张名雅饰)邀请德仕及威震江湖等人在家前园烧烤,瑞薏表示不满却拿她没有办法。事后,天江(赵永洪饰)佩服德仕,表面上看似想惹怒瑞薏,其实是希望替二人解决业权问题。

反应冷淡不明所以

亚磊的母亲住在安老院,一见瑞薏两姊妹前来探访,笑逐颜开,可是对亚磊的反应却异常冷淡。亚磊向瑞薏倾诉,自问做足女儿的本分,可是自从报警将行使家暴的父亲拘捕后,母亲就对她不理不睬;瑞薏看见瑞嘉入睡时还戴着车房的帽子,替她除下时,瑞嘉突然醒过来阻止,更说帽子是车房制服,瑞薏才得知瑞嘉真的很喜欢在车房工作。翌日,瑞薏与瑞嘉带着一份厚厚的文件放在威震江湖面前,着是保护瑞嘉周全的合约,合约条件多多,大意是禁止众人骚扰瑞嘉,惹来威震江湖不满。

提出建议修读调解

瑞薏向欧阳继查询她修读法律的可行性,被欧阳继大泼冷水;可是欧阳继却提议她转读调解,还提出能津贴学费,瑞薏听罢立即答应。欧阳继与众同事开会,见举办调解双周已准备充足,众人力议到联谊会庆祝。在联谊会的师奶朋友,一见欧阳继便大赞他本事,替力叔高兴。可是力叔刚从欧阳继同事口中得知德仕被除名一事,了解欧阳继是最大得益者后却勃然大怒,怒斥儿子不是,欧阳继被气得拂袖而去。

突然重遇初恋情人

德仕对被除名一事毫不介怀,继续以“厚多士”精神帮助他人。力叔佩服德仕于事业上看得开,但也提醒他感情上同样都要看得开,着他不妨考虑一下Sugar Baby。他们于天台练习完太极,德仕忽然见到一名熟悉的身影,原来是他的初恋情人Lily(朱晨丽饰)。车房来了位难服侍的客人,“威震江湖”向瑞嘉示意只需替其汽车更换偈油不需认真检查。可是客人来到时,瑞嘉一字不漏的覆述“威震江湖”的说话,让客人愤怒得没有付款便绝尘而去。瑞薏向亚磊表示经欧阳继提议后,决定报读调解员课程,亚磊表示支持,可是她却认为欧阳继并不会干好事,只怕他另有图谋。

混入派对表明心迹

德仕向Betty查探Lily的下落,Betty不解为何他对初恋情人那么执着,德仕遂道出他多年来的心结,更说出很想亲自向她道歉及询问失踪原因。 Betty听罢遂告之Lily即将来港举办私人的订婚派对;在二人对话期间,瑞薏故意踏在椅子上,欲进一步偷听德仕的过去,可是听得过分投入,最后失去平衡跌在地上。德仕拜托“威震江湖”四人以侍应身分将自己偷运进会场,席间德仕成功接触Lily并道出对她的思念。 Lily听罢很是感动,还告之她失踪的原因;德仕担心她因为钱才下嫁年老的传媒大亨,可是Lily解释二人是真心相爱,德仕遂放下心头大石。刚巧瑞薏同在会场内,无意间见到二人举止亲昵,似是藕断丝连。立即找机会游说Lily别为金钱牺牲终身幸福,应选择侯德仕……

第7集(4月7日)

贵荣突然到访联谊会

德仕与瑞薏爬回池边,二人浑身湿透;德仕怪责她多管闲事,还嘲讽瑞薏说她对自己有意思才那么紧张游说Lily,瑞薏否认。德仕遂解释Lily与未婚夫是真心相爱,自己已放下心头大石一事。德仕在联谊会忙得不可开交,贵荣突然到访品尝虾子面;德仕称赞贵荣儿子孝顺,贵荣则表示为儿子的事感到困扰,德仕见贵荣头痛,便在天台教授他太极以强身。

出手追求贵荣女儿

另一边厢,欧阳继正在贵荣的办公室打点准备拍摄调解宣传片。可惜迟迟未见贵荣出现,遂向有关负责人姿柏查询。欧阳继从姿柏与贵荣的电话对话得知她是贵荣的女儿,立即对她虎视眈眈。宣传片拍摄顺利,可是贵荣的两名儿子,铭基与铭锋担心爸爸身体前来劝阻,反被贵荣斥责。欧阳继向姿柏讲解宣传活动,其间更投其所好邀请姿柏远足。瑞薏来到调解中心课室,不小心撞到旁人,竟发现那人是德仕,原来他就是讲师。课堂上,瑞薏与德仕针锋相对。瑞嘉对着电脑屏幕练习跳「可爱颂」以用作招呼车房客人,瑞薏发现立即阻止,并不准她回车房。

天江使计开办浴室

天江最近得知一间桑拿浴室转让,本想联同其余三子在力叔面前演戏,希望获得注资,岂料被力叔识破。力叔串同四人向德仕打主意,德仕明知有诈仍乐意付上金钱。天江赶及在鬼头鹰之前顶让了桑拿浴,惹来鬼头鹰不满前来捣乱。德仕及时现身劝止众人,更表示希望入股,还表示负责新铺装潢一事,四子表示赞好,认为德仕终于重出江湖。亚磊正在放工时间分派了众手下工作,可是当明达邀请共晋晚餐时,立即含情脉脉的拿着手袋离开。二人快到达餐厅之际,亚磊听见鬼头鹰等人要进行打斗,可能有事发生,于是亚磊着明达驶车跟踪。

未能放下前夫回忆

瑞薏在律师楼查看有关业权的案例,柱梁见状即以朋友身分劝她不要浪费金钱在官司上。瑞薏感到无助。瑞薏与亚磊晚饭之际,想起村屋带给她很多美好回忆,实在不舍得出售,可是却不愿看见Betty,一时间悲从中来。姿柏前来参观调解课程,欧阳继介绍李乙迅予姿柏认识。欧阳继却见德仕在调解中心出现,乙迅解释道与德仕沟通后发现只是一场误会,故德仕仍可担任调解员,更合资格当讲师。欧阳遂提议姿柏参观上课情况,更自荐于角色扮演练习时担任调解员,希望在姿柏面前搏取表现。在进行角色扮演课堂期间,因以瑞薏的业权案例作蓝本,瑞薏演得相当投入,与对手争持不下,但最后却变得情绪激动不能自控。

情绪爆发瑞薏打人

瑞嘉从车房回家,见到双手染满油污便拿清洁剂清洗。 Betty见状大惊,立即替她好好的清理手上油污;Betty替瑞嘉涂上指甲油,还替她化妆,形象焕然一新。瑞薏回家时见有一班男人在家门聚集,上前查看之际发现Betty正替瑞嘉在家前园拍摄“可爱颂”短片。眼见瑞嘉身穿短裙露脐装,引来一班男人垂涎,再按捺不住对Betty动手。

第8集(4月8日)

欧阳继暗感不满

亚磊刚巧回到家,闻言有人说要报警,立即上前查看,发现瑞薏一拳拳的挥向Betty;瑞薏情绪一度未能平复,亚磊苦劝威胁无效,瑞嘉遂将一桶水淋向瑞薏,令她冷静下来,还着她向Betty道歉。 威震江湖正在考虑桑拿浴室的名字及卖点时,在网上发了瑞薏与Betty打斗的短片然后告之德仕;瑞薏回到调解中心只见德仕与众同学围着电脑讨论,以为他们在谈论自己的短片,怒斥德仕在背后说三道四,可是后来得知是误会一场。

德仕调解冰释前嫌

瑞薏站在天台上,德仕上前劝说她别以为自己失婚便觉得全世界亏欠了自己,着她放低往事。瑞薏眼泛泪光,诉说村屋带给她美好的回忆,不忍失去。脸上贴着纱布的Betty突然现身向瑞薏道歉;瑞薏当得知Betty同样因为少龙而被骗感情与金钱时大感意外,方觉大家同是受害者。回到家后瑞薏向瑞嘉道歉,可惜瑞嘉并未理会。亚磊怪责瑞嘉不体谅姊姊所受的情伤,瑞嘉不明白为何情伤,亚磊感到对牛弹琴。

瑞嘉研究何谓心动

瑞嘉回房在网上研究什么是爱情、心动,结果发现原来对着某人的时候心跳加速便是心动;于是她便拿着心跳计,轮流的指向威震江湖众人。 威震江湖到达正在装修中的桑拿浴室视察,突然鬼头鹰带同手下前来破坏。混乱间,德仕突然到场,推开鬼头鹰以避过迎面而来的折椅。二人着众人停手,可惜鬼头鹰仍不罢休,扬言开幕时,每天都带人前来捣乱。德仕见状遂揭开招牌的红布,让“护理中心”一字映入众人脑海。四子感被德仕欺骗不服,围着德仕等待他的解释;德仕指开办护老院,为的是免却鬼头鹰的骚扰。力叔更在旁劝说。众人态度终有点软化,可是天江仍觉得德仕始终未能重拾当年侯爷的丰采。德仕一脸认真的解释不想他们再行走江湖,可是天江并不领情。刚巧瑞嘉前来,看见德仕正气凛然的训示众人,看着心跳计的数字不断往上升,暗忖这是心跳的感觉。

贵荣钦点德仕调解

贵荣因脑肿瘤入院留医,更透过秘书通知德仕前往医院。欧阳继觉得胡生竟找德仕也不找他,感到莫名其妙。德仕赶到医院,医生表示目前的情况,动手术是最可行的方法。铭基及铭锋都心急如焚想立即进房见父亲,可是贵荣却想先见德仕一人,众人感愕然。病房内,贵荣说出怕自己手术后一睡不醒,告之德仕已立下遗嘱分配财产,可是还是担心两名儿子会争产,所以拜托德仕若有争议发生,请他担当调解员,避免争产一事闹上法庭。德仕见贵荣苦苦哀求,心内戚然,最终勉强答应。

突然插手胡家纷争

手术后贵荣陷于昏,铭基和铭锋二人为争担任公司主席一职,各不相让。姿柏感到无助。铭锋收到铭基召妓照片,迫得铭基接受调解。欧阳继觉得德仕接手这调解案,背后必定有更大的利益,心中另有盘算。胡家调解当日,铭基突然提出更换调解员要求。然后,只见欧阳继昂首阔步的步入调解室。

第9集(4月9日)

欧阳继德仕任双调解员

铭锋不满兄长突然更换调解员人选,德仕遂提议任用双调解员,姿柏附和,欧阳继虽心有不甘但未有显露。有力叔向德仕询问姿柏的事,德仕觉得有力叔等人像隐暪什么,终发现偷拍之事是他们所为,却未查得谁是幕后主谋。德仕对调解一事感到无计可施,遂到医院探望仍然昏的贵荣。

瑞薏步出前园时,一个胸围突然掉下落在她的头上,花儿见状立即道歉,岂料瑞薏没有生气,反将胸围递回给她。亚磊见状怀疑瑞薏生病,瑞薏解释道她开始理解花儿所受的伤害,还感谢德仕。亚磊闻言立即着她别容易对德仕改观,免得吃亏。

瑞嘉则在房间内搜查与德仕星座的合拍程度,发现二人合拍程度为100,露出甜蜜笑容。德仕回到调解中心,见瑞薏正吃着一个大面包,突感饥饿,瑞薏竟愿意与他分享半个面包,指当是上次的调解费用。二人有说有笑,关系渐渐破冰。

德仕答应教授瑞嘉太极,二人靠得极为贴近。瑞薏回家时见状,立即出手攻击德仕。亚磊的部下见其位置上摆放了明达送的鲜花,暗忖若亚磊拍拖后,工作量便会太减,大叫万岁。亚磊见到鲜花亦笑逐颜开。

偷看短片发现问题

铭锋太太因收到滋扰电话前来报案,亚磊立即回复工作状态。在录口供期间,铭锋突然前来阻止并带走太太。胡家的调解继续进行,铭基及铭锋二人仍各不相让,欧阳继见状遂提议每人轮流担任主席一年,二人答应。调解差不多完成之际,德仕却指出此做法可行性有限,调解因此暂停,欧阳继怪责他存心阻止。

休息期间,铭基突然收到一段有关铭锋的短片,突然发难中止调解离场。欧阳继在德仕房间发现多张电话卡,怀疑胡太早前受滋扰等均是德仕所为,因此找来亚磊协助调查。

欧阳继为追查调解破裂原因,借故相约姿柏进餐,欧阳继席间偷偷查看姿柏的手机上的短片,得知铭锋秘密。其后与亚磊翻看闭路电视片段,竟然发现勒索那人就是天江。

德仕妙用离山之计

欧阳继立即致电天江确认他身处联谊会,然后与亚磊一同前往。德仕得知欧阳继曾致电天江,猜测欧阳继已发现内情。欧阳继赶到联谊会附近,见一名男子鬼祟地坐上德仕的车,怀疑德仕安排天江逃走,便跟踪上前。几经转折,欧阳继跟随德仕来到郊外。德仕与该男子一下车拔足便跑,亚磊见状便着欧阳继奋力跟随其后。

二人来到码头,方发现德仕身旁的是有力叔,才知道中了德仕的调虎离山计。欧阳继力指德仕指示天江勒索铭基,德仕否认还说这次是欧阳继首次调解,该好好想办法化解冲突。德仕忽然收到姿柏救助来电,说细妈突然改变立场,要争夺主席一位,还传来细妈与兄长争执的片段。

欧阳继与亚磊回程之际,欧阳继忽然觉得臀部有点剌痛,亚磊告之他的臀部被铁网弄伤。欧阳继查看,一见满手是血即不支晕倒。亚磊为处理欧阳继伤口,遂除掉他的长裤,欧阳继蒙胧间以为亚磊以图不轨,努力挣扎……

第10集(4月10日)

瑞嘉出手邀约德仕

亚磊回家后发现瑞薏对德仕开始改观,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告之德仕可能与一宗勒索案有关。欧阳继见被德仕发现,担心难以追查有关证据,因此他要求瑞薏担当“无间道”,调查德仕。

瑞薏向亚磊询问有关跟踪的资讯,得瑞嘉提醒有一应用程式有此功能,只需下载到对方手机便行。瑞薏于课堂上目光便紧紧跟着德仕的手机,反引起学员投诉。瑞薏见行事失败,下课后假意询问德仕课程内容,趁机拿取其手机下载跟踪程式。

凭着跟踪程式,瑞薏锁定德仕位置。当发现他与胡太会面,欲用手机拍下相片,可惜电话失灵。突然有人从后迅速掩着瑞薏口脸,还被带进残疾人士洗手间。欧阳继失去瑞薏联络时焦急赶到,质问德仕意图。

经德仕指点,欧阳继才得知胡太的秘密。欧阳继猛然醒觉拍下胡太与经纪人私会的相片,可惜手机被汽车辗过,功亏一篑。事后德仕将事件始末和盘托出,原来胡生向德仕表示手术后已清醒,但他欲借这此机会,找人将两名儿子及妻子的疮疤揭开,再凭调解中的保密协议免家丑外传,从而化解家庭不和。可是现在找不到胡太的罪证,未能平衡三方势力。

调解成功姿柏上任

瑞嘉突然递上纸条予德仕相约晚餐,原来是暗中串同威震江湖和有力叔,为瑞薏及德仕安排浪漫的晚餐,撮合二人。德仕为免让瑞嘉失望,着瑞薏一同演戏,晚餐气氛浪漫,德仕想靠近亲吻瑞薏时,欲遭到拒绝。

调解再次展开,席间虽然欧阳继不断引导铭基二人揭发胡太出卖公司的事,可是始终拿不出证据。瑞薏拿着手机突然闯进调解室,将偶然拍得的短片公开给众人观看。三方势力均有罪证在手,谁当主席其余二人都会反对。三人想了想,忽然同时指向姿柏,才发现由姿柏担任主席才令众人信服,于是四人终达成共识,签定协议书。

调解成功后,贵荣突然现身,亲自交托姿柏打理公司,还着兄弟二人协助,还答谢妻子的支持。贵荣向德仕及欧阳继解释事情,心知长子与二子的问题,自责一切都是他的过错。所以贵荣遂安排这一场戏,目的是让姿柏担任主席,以化解众人冲突,令一家和睦。德仕与欧阳继均感松一口气。

贵荣康复举办派对

事过境迁,欧阳继向亚磊送上一盒巧克力,告之她胡家受滋扰一事只是误会,请亚磊不用再追查下去。亚磊闻言脸色一变,觉得被他愚弄又失去破案立功机会。贵荣为庆祝康复,在家举办派对,邀请德仕与欧阳继出席。姿柏意外跌下耳环,力叔拾起后却露出一脸疑惑,忽然觉得姿柏有点眼熟。

派对当日,有力叔前往洗手间途中,无意走进一间房间,见到姿柏亲生母亲的相片,才恍然大悟。贵荣为庆祝姿柏当上主席,送她一条名贵颈链,替她戴上。恰巧欧阳继到场,见到贵荣状似要亲吻女儿粉颈时,大感惊讶,怀疑二人有暧昧关系。

标签: 以和为贵  以和为贵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  剧情简介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