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盟 超时空男臣 踩过界 赌城群英会 兰花劫 射雕英雄传
A+A-

《水发胭脂》分集剧情(11~15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4-14 9:48:54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159 | 评论

水发胭脂》分集剧情(11~15集)播出日期4月13日至4月17日

第11集(4月13日)

紫芊决定与康分手

Sam(许家杰饰)问起紫芊(朱璇饰)何来三十万买“威吔”绳,紫芊撒谎瞒骗。承康(陈豪饰)再到电影拍摄现场探班,并买来紫芊爱吃的乳鸽,紫芊却把乳鸽留给Sam。简洁(盖鸣晖饰)应锦富(余子明饰)之邀往饮下午茶,在餐厅外遇到克勤(麦长青饰)。嘉丽(韩马利饰)带计划书来给锦富看,并赞扬克勤的计划书做得很好。简洁到田宅指导克勤唱粤曲,锦富看着二人合唱感开怀。其祥(罗乐林饰)未暇接简洁,克勤送她回家,中途邀简洁陪他逛饰物店,送了一条名贵披肩给简洁,并亲自替简洁披上。承康坏车,Sam经过主动上前帮忙,承康认出Sam是李大导新片的第二男主角。

代把披肩送还克勤

承康表示有朋友是李大导团队的成员,但没有透露其姓名。 Sam看了承康的3D室内设计,希望把技术用来设计电影动作,他问承康的名字,承康只谓自己叫Moon。克勤送了两箱日本水蜜桃到简洁家,允儿(龚嘉欣饰)认为克勤对她是认真的,简洁却不想接受克勤。简洁在天台遇到承康,请他代传口讯给克勤。承康受托把披肩送还给克勤,又表示水蜜桃已转送了给承爱(卢宛茵饰),他重提克勤不应过于急进,吓怕了简洁。承康不明简洁有何特别,会令田氏父子都那么喜欢她,当听了克勤对简洁的赞赏更觉得想吐,克勤要求他从另一角度欣赏简洁。

提示送上模型雪柜

秀芳(李司棋饰)致电承康,要求他修理主人房窗。他在房中看到简洁的理想屋模型后,回家翻箱倒笼,把一张旧照片找出来。承康与一鸣(陈智燊饰)再回到简洁睡房换窗铰时,细看模型屋内的家具。一鸣表示从允儿处得悉,模型屋内所有家具都是简洁亲手做的。承康对简洁细密的心思十分欣赏,并用手机把模型屋拍摄下来。承康带克勤到一模型屋店,指简洁的模型屋欠一个雪柜,提示克勤买一个送给简洁。戴维(鲁振顺饰)替简洁在模型屋装上灯饰,承康建议他把白色灯胆换上黄色的,因为模型屋的设计及陈设属八十年代,必须配合黄色灯光才够气氛。

带同紫芊上海拍摄

一鸣好奇承康为何会对模型屋那么关心,原来此模型屋是承康十年前应邀设计出来作慈善拍卖用途的,没想到买家会是简洁。一鸣谓承康的模型屋被简洁买去,梦想屋又被她租住,指承康与简洁很有缘。承康想为紫芊庆生,紫芊故意避开话题。 Sam因工作须在紫芊生日翌日才庆祝,紫芊便答应让承康陪她过生日。紫芊与Sam吃早餐时,两名女影要求与Sam合照,二女的热情令紫芊产生醋意。 Sam表示要带紫芊同往上海拍摄电影的煞科戏,紫芊高兴。

承康大骂导演不是

紫芊一再考虑,决定向承康提出分手。承康带同鲜花钻戒等候紫芊,未料紫芊不但没出现,更在电话中表示要工作不能赴约。承康一时控制不了失望之情,向紫芊大骂导演的不是,并要求紫芊不要再替李大导工作,紫芊拒绝,且谓翌日便出发到上海继续拍摄,想趁她离港期间,彼此冷静一下。承康与Sam见面,他听了Sam对电影热诚的理论后,把鲜花和礼物送到酒店给紫芊,并以生日咭向紫芊道歉……

第12集(4月14日)

克勤骗洁登上游艇

一鸣表示要见客,不跟承康车回公司,出门前还取了鲜奶和苹果。承康、承爱出门时遇允儿,允儿亦婉拒了承爱好意,不乘坐承康的车上班。其实一鸣是故意到小巴站,制造与允儿偶遇的机会,并把鲜奶及苹果给允儿作早餐。承康的车经过看见他们,他与承爱才明白二人为何不约而同拒坐顺风车。简洁收到一份神秘礼物,是一个雪柜模型,承康刚好经过看见,知道是克勤的所为。克勤以为简洁收到雪柜会高兴,向承康打听,承康却指克勤的雪柜款式并不切合简洁的模型屋,并提醒克勤若真的想追求简洁,应多花心思了解对方。

克勤厚礼收买其祥

成武通知其祥有纹身大汉到剧团找他,秀芳警告其祥勿招惹麻烦连累剧团,成武又追其祥还他的外卖钱。其祥发现户口只余四百元,克勤突然出现,把一叠现钞送赠其祥。克勤请其祥吃扒餐,其祥心知克勤有事相求,克勤要求其祥制造与简洁单独相处的机会,其祥目不转睛盯看克勤手上名表,克勤立即把它除下相赠。剧团开会商量到离岛做神功戏的行程,其祥偷录过程后把录音片段传给克勤。团员演出后正欲离开,其祥引开秀芳,故意把简洁腕表的时间调慢,又偷偷取走简洁手机,令她错过船期。

召唤快艇追赶克勤

克勤突然到酒店接简洁,指剧团乘坐的渡轮已开走,便用他的游艇送简洁回港。秀芳在渡轮上找不到简洁,向其祥追问,其时简洁的手机响起。秀芳奇怪简洁手机为何会在其祥身上,又看到其祥手上的钻石表,猜到其祥出卖简洁。秀芳着团员打电话召唤快艇,到码头后立即上快艇追赶克勤。克勤准备了多款红酒,让简洁试饮。秀芳的快艇追到,把简洁带走。秀芳回家后痛斥其祥,其祥觉得克勤只是想向简洁示爱,没有不妥,简洁也表示克勤没对她做任何坏事。

其祥静静取去红酒

秀芳认为克勤用旁门左道之法骗她上游艇饮酒,证明他立坏心肠。克勤致电简洁,秀芳抢着接听,指简洁被克勤吓倒。克勤从承康家偷窥简洁情况,叹追求简洁甚有难度。其祥还钱给成武,又请团员吃下午茶。剧团收到两个果篮,秀芳发现其祥把果篮中的红酒静静取走,回家后更急不及待把酒开了,当面指斥其祥偷酒饮。但原来其祥想烹调秀芳爱吃的“红酒焖鸭”,希望秀芳原谅他。其祥指秀芳不信任他,怕他说出了秘密,秀芳着其祥到房内,警告其祥小心说话。

怀疑秀芳有事隐瞒

允儿觉得秀芳与其祥有事隐瞒,否则不会关上门详谈。承康到田宅,得悉锦富有意把一幅难得的地皮给克勤建新居,他带克勤到地皮把此消息告知,还指锦富希望克勤早日成家。克勤知道若他娶得简洁,父亲定会很高兴,但自问不知如何才能取得简洁欢心。他再次请承康帮忙,且谓若简洁结婚,承康便可把梦想屋收回,承康于是借模型屋教克勤打动简洁的方法。简洁收到新楼盘的宣传品后往参观,遇到克勤。克勤针对简洁的心态发表他对家的见解,简洁受落。

第13集(4月15日)

克勤电邮感动简洁

一鸣无意中听到克勤与承康通电话,知道克勤正式约会简洁。雪艳问简洁公演《花木兰》的安排如何,简洁表示已交秀芳处理。秀芳谓已把剧本交人修改,若赶不及档期,便安排在下一季公演。对于克勤邀约参观楼盘,简洁犹疑不决,其祥与允儿都认为她应赴约,只有秀芳不赞成。简洁问其祥对新剧本《绑子上殿》的意见,其祥觉得加入感情线会更有吸引力。简洁赴克勤约前,允儿替她打扮一番。克勤打算参观楼盘后与简洁共膳,并预先在不同餐厅订了位,相信总有一间合简洁口味。

简洁为扇忘记克勤

经过一间古玩店时,简洁提议到店内逛逛才参观楼盘。简洁对一把古扇深感兴趣,店主向她详述有关故事,简洁被古扇物主辛景遇的父子情打动,觉得可用于《绑子上殿》一剧。克勤出外找洗手间,回到古玩店时简洁已离开。简洁买了古扇后,急不及待回剧团与雪艳等分享辛氏父子的故事,经商议后,决定在《绑子上殿》中加入一段父子情的戏。简洁突然想起遗留了手机在克勤车上,更忘记克勤往找洗手间,她却独自回到剧团来。

传相打字承康代劳

克勤自言从未被女生弃在街上,觉得打击甚大,更怀疑自己是否一无是处,对简洁毫无吸引力。他又谓简洁致电给他解释为了一把古扇而把他忘了,并把故事转告承康,且指简洁买了辛景遇的扇,但买不到其子墨石老人的扇。锦富请承康替朋友辛先生翻新书房,承康在书房内发现一把古扇,辛先生透露墨石老人是他的太祖爷,而书房中的古扇更是他的家传之宝。承康把墨石老人古扇的相片给克勤看,教他用来讨好简洁。但克勤不懂得如何传送相片,也不懂中文打字,要求承康代劳。

认定一鸣有心留难

简洁收到克勤的电邮后,允儿和其祥觉都得克勤很有诚意和毅力,着简洁要珍惜。克勤苦苦等候,只等到简洁回覆谢谢二字,感到有点失望,但随即又收到简洁传来两句诗,并表示感动。克勤感兴奋,自言信心全回来了。承康把周先生的单位交给一鸣及允儿负责设计,并谓时间无多,促二人尽快交出设计草图。一鸣要求允儿下班后一同到周先生的寓所视察,允儿因有约而拒绝,一鸣要求她专注于工作,允儿觉得一鸣有心留难她。

撇观音兵赶往工作

允儿到了戏院,她的“观音兵”表示欣赏允儿做事专注,允儿想起一鸣的话,便撇下“观音兵”,赶到周先生的单位。工作完后,一鸣请允儿到大排档吃晚饭,晚饭后又往吃甜品,又各自买了甜品给家人,可是他们把甜品掉乱了,被家人投诉甜品不合口味。一鸣批评允儿的设计,指她被“观音兵”宠坏,把自己的主观意愿放在设计上,允儿一气之下决定不参与周宅的设计。允儿回家向秀芳等吐苦水,数说一鸣的不是,并认为一鸣定会主动向她求和,家人却听出允儿对一鸣有意思……

第14集(4月16日)

洁为克勤勤练古筝

一鸣替敏俊买了三文治,故意把三文治递到允儿面前,令允儿误会,允儿激气。一鸣又问允儿周宅设计的进度,肯定允儿不参与后,要她负责一个位近堆填区的楼盘。皑莹看着一对斗气冤家觉有趣,怀疑一鸣与允儿搞办公室恋情。简洁无故在剧团化上大戏妆,其祥觉得奇怪,秀芳指她每次有想不通的事都会全副武装,做一段武打戏,打完后便会头脑清醒。承康上网查到简洁传给克勤的两句诗,是她演过的剧目内的歌词,蕴含深情的意思。

传来中乐克勤不解

克勤要求承康替他把回覆的内容逐句说出,让他逐字输入手机,可是从外国回流的克勤不懂输入中文,承康看不过眼,直接替他输入内容传送给简洁。简洁收到克勤的回覆后,心情转好。简洁传来一段中乐声及一个表情符号,克勤摸不着头脑,于是把短讯传给承康,请他代为解谜。承康到田宅,把简洁的中乐声放给锦富听,锦富指那乐曲名<高山流水>,还道出乐曲背后的故事,承康请锦富把故事向克勤再详述一次。锦富晚饭时,促克勤多约会简洁,并把<高山流水>的故事说给克勤听。

垃圾袋内拾回草图

简洁把封了尘的古筝拿出来弹奏,允儿好奇。皑莹与敏俊指一鸣忙得要命,戴维又因周生周太对装修改了又改,令他吃不消,向一鸣投诉。允儿看见一鸣夜深仍在工作,想提出帮忙,但想到一鸣之前对她的态度,决定坐视不理。承爱扔垃圾时,允儿刚好回来,她闻承爱说一鸣通宵工作,便到后楼梯从垃圾袋中把撕碎了的设计图拾回家。简洁弹古筝致手指受损,允儿向承康借药水胶布。其祥故意问简洁练古筝弹给谁听,简洁谓只想把<高山流水>弹好。

怂恿秀芳往一日游

一鸣致电戴维,请戴维在他的记忆棒印出设计图往买材料,戴维懒理他,允儿主动帮忙。简洁检视电邮信箱,因没有新邮件而失望。承康在路上看见简洁的车在路上横冲直撞,便紧跟其后,发现简洁独自在郊外练古筝。剧团的陈铿买了新的录音器材,简洁甚感兴趣,还问陈铿借器材用。简洁怂恿秀芳参加业主立案法团举办的大屿山一日游,秀芳表示简洁不去她也不去,简洁以名牌手袋作饵,要求允儿说服秀芳。承爱也参加了一日游,嘱承康清洁家居。

一鸣要求不分尊卑

承康享受古典音乐时,接到简洁来电要求他把音响声收细,吸尘时,简洁又要求他延后吸尘。承康从窗望去,明白了箇中原因,他便出外,还哄准备打麻将的邻居转到附近的会所耍乐。一日游出发在即,允儿临时改变主意往工作,她接到戴维电话,便顺道替他买了建材,并直接送到周宅。允儿在周宅内见到一鸣,二人再起口角,一鸣要求彼此做朋友,应不分尊卑,并答应若允儿不再与他斗嘴,便不再以娘娘称呼她。一鸣带允儿到露台看他的最新设计,谓露台是属于两个人二人世界的空间。

第15集(4月17日)

锦富请康调查秀芳

允儿与一鸣在露台赏月听音乐,不知不觉把头互相倚靠。简洁透过电话请教陈铿,成功把她亲自弹奏的<高山流水>烧录成光碟。克勤与金先生合作,发展一个名“梦幻山庄”的项目,把全部二万个单位的设计和装修工程交给承康负责。简洁本想用花纸包装光碟送给克勤,允儿教她用公文袋盛载光碟,但简洁不知如何送出光碟才不致唐突。简洁收到晋丰泰的邀请函,允儿提议她在酒会把光碟交给克勤。秀芳欲陪简洁出席酒会,允儿试图说服母亲让简洁独自前往。

简洁光碟不知所终

承康收到晋丰泰的邀请,提议顺道送简洁到酒会。克勤接过光碟,交予助手放进一个纸袋中。克勤表示万总在佛山的工厂,会提供山庄所有电器。承康担心万总生产的电器,电压及规格不合符香港标准。克勤指万总是“梦幻山庄”其中一位投资者,相信没问题。承康问克勤是否已听了简洁的光碟,克勤对光碟的事毫无印象,光碟亦不知所终。克勤约简洁午膳,向简洁道歉,他指盛载光碟的公文袋穿了,光碟亦遗失了。简洁以为是自己大意感抱歉。

克勤谎言打动简洁

承康听到允儿与简洁通电话,便往找克勤,责克勤撒谎,令简洁以为错的是她,且指光碟是孤本,促克勤把光碟找回来。克勤指光碟夹了在给万总的“梦幻山庄”计划书内,而万总即将离港。克勤不肯到机场取回光碟,承康亲自前往。可是他赶到机场时,万总已进入禁区,他指克勤说过光碟不重要,所以把碟丢了。简洁回剧团听到<高山流水>的乐声,克勤把承康辛苦找到光碟的过程说成是自己所为,简洁为之感动。秀芳接到一个电话,令她十分激动。

信源打听秀芳的事

其祥从报章看到辛先生的报道,用手机把辛先生的相片拍下,还着秀芳看有关报道,可是她怒气冲冲,一手把报纸拨开。她听到雪艳提起《花木兰》,又责雪艳只顾纠缠简洁,雪艳受不了秀芳的无理指责,愤然离去。承康无意中看见秀芳在街上与一名何信源的男子争执,问秀芳是否需要帮忙,秀芳一见承康,便把恶相收起。简洁在音响器材店外遇到信源,对方认出简洁是曲啸天,并自言认识秀芳,简洁便与他聊起来。信源向简洁打听秀芳的事,还问起秀芳的女儿。

秀芳当年曾犯骗案

简洁替锦富配唱针后把唱针送到田家,锦富把辛先生介绍给简洁认识。辛先生是简洁母亲的歌,他带了一些旧相簿来,简洁从相簿中看到母亲与秀芳的合照,也看到信源的粤剧造型照。辛先生听到简洁认识秀芳,脸色一沉。锦富追问下,知道辛先生与秀芳的恩怨,辛先生指秀芳是骗子一名,更拿出当年大马的剪报作证。锦富担心简洁会被骗,遂请承康调查秀芳。承康把秀芳曾犯骗案的事告知承爱,他认为秀芳会死性不改,骗完简母再骗简洁……

标签: 水发胭脂  水发胭脂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  剧情简介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