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表,毕业喇! 杂警奇兵 使徒行者2 灿烂的外母 同盟 超时空男臣
A+A-

《水发胭脂》分集剧情(16~21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4-24 0:10:57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256 | 评论:

水发胭脂》分集剧情(16~21集)播出日期4月20日至4月26日,4月26日(星期日)大结局

第16集(4月20日)

秀芳气极与艳闹翻

简洁(盖鸣晖饰)传了十多个电邮,克勤(麦长青饰)也没回覆,她怀疑自己太骚扰对方。简洁失魂落魄,练习时更失手,允儿(龚嘉欣饰)相信是因为克勤没有覆电邮的关系。承康(陈豪饰)听到允儿的话,立即传手机短讯责克勤。克勤指简洁的电邮总是长篇大论的,他又忙得不可开交,实在无暇回覆。他索性把电邮密码传给承康,请承康替他处理。允儿代简洁把糖水送到承爱家,并透露简洁检视电邮后心情大好,立即请大家吃糖水。秀芳(李司棋是)与其祥(罗乐林饰)谈及信源(潘志文饰),其祥指辛先生(蔡国庆饰)回了香港,秀芳更担心。允儿发现母亲与其祥深夜躲在房间聊天,觉得奇怪。

雪艳打算离开剧团

信源到剧社向秀芳要钱,其祥把他拉到厕所。信源坦言若不给他好处,会把秀芳当年的丑事公开。其祥指信源的仇家辛先生在港,警告信源勿轻举妄动。允儿到剧团听到其祥与信源在厕所的对话,问秀芳及其祥,信源是什么人。紫芊(朱璇饰)与允儿进行视像通话,允儿把在剧团发生的事告知紫芊,谓担心母亲与其祥有私情。一鸣(陈智燊饰)突然出现,允儿立即挂线,她向一鸣坦承担心会家变。雪艳(谢雪心饰)透露有人请她挂头牌做《花木兰》,简洁挽留她。

秀芳火上与艳闹翻

雪艳为了还心愿,请简洁代她向秀芳说好话,尽早清空她的档期,让她投入《花木兰》的演出。秀芳本欲妥协,安排剧团公演《花木兰》,但她发现雪艳的新拍档是信源,气上心头,加上信源煽火,与雪艳闹翻。简洁接到雪艳来电,指秀芳与其祥针对信源,向秀芳追问。秀芳知道简洁曾与信源见面,反应颇大,允儿相信信源即是早前到剧团生事的人,也连珠炮发的追问秀芳,指她有所隐瞒。克勤表示万总的工厂研发出智能家电,并与金先生邀他及承康合作。克勤收到简洁的电邮,但未有理会。承康细阅,知道简洁为秀芳的事而烦恼。

匆忙赴台出售物业

锦富(余子明饰)在克勤的办公室安装了监视镜头,承康提醒锦富此举侵犯了克勤私隐。锦富谓因克勤挪用公款,自己冒死救了他一次,自问不能再让儿子再度犯法,幸最近看到的,都是克勤努力工作的画面。锦富又自揭看过简洁传给克勤的电邮,担心她会被秀芳利用,他认为简洁很有可能成为他的媳妇,必须防患未然,请承康聘人调查秀芳的底细。秀芳打算到台湾,把一个物业出售套现,其祥猜到她想把钱给信源。秀芳承认想用钱阻止信源乱说话,其祥问及简洁是否知道台湾物业的事。秀芳指简洁签了授权书,资金如何运用她一概不过问,其祥要求与秀芳同往。

简洁随时一无所有

雪艳无意中听到秀芳的话,提醒简洁提防秀芳。秀芳以斟洽演出事宜为由赴台,简洁遂问允儿知不知道秀芳及其祥为何突然急于飞台。私家侦探周先生查得秀芳以六百万元之价出售台湾大安区的物业,在纽约、伦敦等地亦置有物业,似是一名专业炒家,且专攻豪宅,但在港却没有物业。周先生又指大部份物业都是简洁授权秀芳购买的,怀疑简洁对置业的事根本不知情。承康心忖,万一秀芳夹带私逃,简洁随时一无所有……

第17集(4月21日)

简洁撞车脚骨断裂

倩婷的熟客顾先生指定一鸣与允儿替他的复式单位设计,承康安排倩婷负责另一个单位翻新,倩婷不满。承康表示会与克勤合作“梦幻山庄”的工程,皑莹做了一份“梦幻山庄”的风险评估,结果显示不太稳健。承康指“梦幻山庄”是克勤翻身的好机会,他不能不支持好友。克勤没时间理会简洁的电邮,承康提议克勤把话录下来,但他觉得克勤的语气不适当,便把画面重新包装,并烧录成光碟。简洁在天台反覆看克勤的光碟,喜悦之情尽写面上。简洁无意中知道雪艳急于找公演场地,除非出高价,或可能有剧团愿意让出档期,但闻说雪艳与班主有争拗,班主不再支持她。

锦富试探克勤心意

简洁要求秀芳借她五十万元,加上自己的积蓄,资助雪艳开戏。秀芳拒绝,且表示剧团的资金紧绌。简洁要求月薪多加一万元,但保证十年内不会要求加人工。简洁向锦富借五十万元,替雪艳还心愿。锦富请承康查清虚实,承康查到简洁所言都是真话,只是秀芳不肯投资在雪艳身上。锦富觉得须提醒简洁关于秀芳瞒骗她的事,并找一个简洁相信的人告知她,而克勤应是最佳人选。承康觉得克勤其实并不那么喜欢简洁,锦富想出试克勤心意的方法。

克勤并非真爱简洁

克勤带简洁到珠宝店,把五十万元支票交给她,简洁承诺每月会准时还钱,克勤却谓简洁做了他太太,便毋须还钱,还命简洁即场选择婚戒,未料她表示需要考虑。克勤遂把秀芳的秘密告知简洁,又指简洁年纪不轻,即使婚后立即替他生孩子,也属高龄产妇,但难得他与父亲都不嫌弃她,认为简洁应爽快答应。简洁驾车回家时不停回想克勤的话,结果发生交通意外。允儿得悉简洁撞车,立即赶往医院。承康知道克勤向简洁求婚的内容,相信克勤从未爱上简洁,只因锦富喜欢简洁,他才投其所好追求简洁。

说服承康开新公司

承爱替承康准备了生日礼物给皑莹,承康坦言不想皑莹误会。生日会上,承康发现皑莹的手机款式已过时,承爱提醒他皑莹的手机是前年承康给她的生日礼物,她才一直用到现在。承康约了万总看示范单位,提醒Roger提早到现场打点,Roger却比承康更迟到达。嘉丽表示晋丰泰将与兆臻建设及万总的公司合作发展“梦幻山庄”,克勤要求让承康加入合作。嘉丽认为晋丰泰与美满已有太多合作,数目容易混淆,克勤提议与承康开设一家新公司,负责“梦幻山庄”工程,则账目会较易处理。承康担心没有足够流动资金开新公司,但被克勤说服。

皑莹直指感情用事

皑莹认为“梦幻山庄”有风险,承康表示他参与计划,是为了与克勤共同进退,皑莹觉得他感情用事。克勤应邀往万总的工厂参观,承康抽不出时间同往,但他叮嘱克勤小心检视万总的产品,必须符合欧盟标准,方可与万总签合约。记者要求与简洁做访问,秀芳代为应付。允儿埋怨克勤自简洁出事后,从未送上慰问,怀疑克勤是否真的爱简洁……

第18集(4月22日)

承康斥芳曾是骗子

一鸣把承康转告承爱的话详告允儿,允儿愤怒,后她驾车时误撞克勤的车,即与克勤舌战一番,更不慎击中克勤的额头,克勤命助手报警召唤救护车。简洁与锦富通电话,锦富保证会劝服克勤不告允儿。允儿认为简洁应与克勤断绝来往,简洁透露克勤借了五十万元给她,并让允儿代把支票送交雪艳。雪艳感激简洁对她的心意,但没把支票收下,她替简洁求了一道平安符,请允儿转给简洁。秀芳得悉简洁向克勤借钱帮雪艳后,托承康把五十万元还给克勤,并请承康转告田家,她不会为钱要简洁嫁人。

指斥秀芳曾是骗子

承康指支票是以秀芳的名义开出的,不知内情的人会以为秀芳代简洁还钱,且义正词严的不让她嫁有钱人,是痛惜简洁的表现。承康因而相信杂志报道,认定秀芳担心简洁嫁人后会断了她的财路。承康透露锦富查得秀芳曾骗拿督夫人大笔款项,因简洁母亲求情,她才不致入狱,并指克勤已把事情告知简洁。简洁在洗手间跌倒,秀芳十分紧张,还打算把手头工作交给其祥打理,自己在医院陪伴简洁。简洁感动,说秀芳对她好,秀芳却自认是老千,她问简洁既知道她在大马的旧事,为何不问她。

简洁从不怀疑秀芳

简洁谓只须知道秀芳如何待她便足够,她还忆述母亲曾对她说过,除了母亲,秀芳是世上唯一会义无反顾地保护她的人,即使秀芳是老千,甚至要骗去她所有钱,自己也从不怀疑她,二人哭作一团,在病房外的其祥走进来,揭穿秀芳的秘密。允儿把家事告知一鸣,一鸣佩服允儿乐观面对,并向允儿表达倾慕之情。 Roger的客户控告美满违反合约,Roger知道是自己出错,提出若无法摆平事件,则请承康把公司的损失在他的年终花红中扣除。皑莹表示,合约是球叔负责的,承康认为球叔是Roger下属,Roger也须为事情负责。

简洁急于回到舞台

倩婷想与承康研究“梦幻山庄”的细节,承康因太忙,让倩婷自行处理。简洁约承康到医院,问他如何得知秀芳的旧事,承康把辛先生与秀芳的恩怨详告简洁,简洁相信秀芳,认为必定另有内情。承康坦言担心简洁会被秀芳骗,简洁与他争论一番,但最后多谢他让自己知道真相。简洁急于回到舞台,担心自己不能演出会影响剧团的收入。秀芳透露在海外有数个物业,又谓若非因不敢在港置业,十多年来便不用那么转折。简洁追问原因,其祥一时口快说为了避开简洁的生父,秀芳轻易解说过去。

其祥代与信源谈判

陈铿被其他剧团挖角,但他不肯背叛啸天剧团,成武又表示,其他团员也获邀“过档”,但大家都不想离开。秀芳感激众人对剧团的忠心,并坦言简洁的脚伤不简单,但谓即使各人找不到新工作,剧团亦会继续支付薪金。信源以公开丑闻作要胁,要求秀芳给他一百万元。其祥提议由他与信源谈判,因他有信源的把柄在手。允儿猜到信源是简洁的生父,秀芳命她保守秘密。秀芳接到其祥来电,电话中传来的却是信源的声音……

第19集(4月23日)

洁开记招公开身世

信源用其祥手机打给秀芳,着她到楼下接其祥回家。秀芳用冰水淋醒其祥后,接到信源传来的录音片段,其祥在醉中已把简洁的身世说穿。秀芳把录音带给简洁听,解释一直隐瞒只是为了保护她,担心她会被亲父敲诈。秀芳推断信源只是为了钱,打算一次过把事件了结,不能让他伤害简洁名誉。秀芳请律师准备保密协议书,要求信源签署后才给他二百万元。简洁在病房反覆听信源的录音,不料被承康听到。秀芳从电视得悉简洁宣布即将在医院召开记者会。 

其祥解释当年误会

秀芳与其祥赶到医院,其祥在停车场遇到锦富与辛先生,向辛先生解释当年的误会,并拿出有力证据。信源悄悄坐到一角,听简洁有何事宣布。简洁交代了脚伤及嫁入田家的传闻后,说出自己与秀芳的关系,并谓在戏心目中她可能不完美,但她却觉得从未如此圆满过。此时,戴维领着一班戏,高呼支持简洁。记者看见锦富,问他不选简洁作媳妇是否与她的身世有关,锦富却谓并非他们不选简洁,而是简洁拒绝了他的儿子。锦富更上前祝贺秀芳母女团聚,秀芳想向辛先生致歉,但辛先生表示过去的事不要再提。 

倩婷怀了克勤骨肉

记者继续问简洁有关生父的问题,信源听了简洁的答案,黯然离开。一鸣与允儿分析事情,认为简洁不会懂得先发制人,公开自己身世,断了信源敲诈的威胁,相信背后定有人向她出谋献策。简洁做物理治疗时可站起来,便央求医生让她回家休养。锦富请承康暂停克勤新居的设计,克勤回家,表示会结婚,且女友已有三个月身孕,而他的女友,正是承康助手倩婷。倩婷更改了与万总的会议时间,但未有通知承康,承康赶回公司,倩婷请承康亲自签署合约。 

示意皑莹有权签约

承康详阅合约后,指很多条款对美满不利,又问倩婷为何不把合约交给皑莹做。倩婷指承康明知皑莹暗恋他,却一直把皑莹当作扯线公仔,从未认真听取皑莹意见。倩婷以怀孕为由,未有修改万总的合约,承康着她把合约交回皑莹跟进。万总派助手高凡与皑莹磋商合约细节,高凡邀皑莹一起午膳,他看到皑莹的手机接收不良,送了一部仍未推出市面的手机给皑莹。高凡与母亲吃自助餐庆生,邀皑莹同往。高母很喜欢皑莹,还邀皑莹周末同往拜佛。皑莹修改合约后请承康及克勤签署,克勤表示皑莹身为财务总监,可负责签署合约。 

克勤突然划清界线

克勤应倩婷要求开设计公司给她打理,自己亦退出美满,但他不想让锦富知道,想承康把退股的金额直接交现金给他。克勤又以专心打理晋丰泰为由,退出新美满。高母把皑莹当作儿子女友般看待,彼此相处融洽,高凡更送花到美满给皑莹。高凡不小心弄湿了合约,他在公司重新列印后赶到美满,请皑莹补上签名及公司印章,随即赶往机场把合约送给万总。 “梦幻山庄”的家电出了问题,克勤竟与承康划清界线……

第20集(4月24日)

承康目睹紫芊劈腿

承康召开紧急会议,Roger请了假,承康不满球叔的处事手法,他又着一鸣依新选的家电尺寸重新设计施工图则。一鸣担心一次过更换六千个单位的家电未必能应付,向承康提出建议,承康不满一鸣质疑他的决定。承爱明白承康因克勤在紧急关头与他划清界线而愤怒,但她提醒承康,美满的员工都尽心尽力替他工作,不应把怒气发泄在他们身上。承康在天台思索如何应付美满的问题,但总想不出有效对策,突然听到简洁弹奏的古筝声。

丧父当天惨被训斥

简洁关心他公司的状况,承康自怨自艾,简洁却认为承康其实不太糟,因他一直顺风顺水,若他回头细看,会发觉上天待他已不薄。承康反问简洁断了脚,是上天要她体会些什么,承康听了简洁的回答后,尝试体会箇中的滋味,但坦承依然很愤怒。简洁给他递上水蜜桃,谓甜食可令人开心,承康拒绝,更谓在世间各种能量中,他最憎恶的是所谓的正能量。 Roger客户到美满投诉,承康把对Roger两天的不满一次过训斥,谓若再犯会发警告信。 Roger保证不会有第二次,并说他的父亲不会死第二次。

承康目睹紫芊劈腿

皑莹表示Roger最近经常请假,正是因为老父入院,今天早上,老人家已离世。承康把一个水蜜桃送到Roger面前,Roger拒受好意。承康把水蜜桃全送到简洁家,指吃甜食令心情好的方法行不通。二人对模型屋各自讲理想屋,简洁发觉承康根本不了解紫芊的生活喜好。承康从电视节目中得悉李大导的电影会停工数天,便飞到上海探紫芊,却目睹紫芊与Sam的亲密表现。承康打电话给简洁,请她给自己一些正能量,简洁无从帮忙,建议承康依循自己的心去做。

醒觉中了高凡圈套

紫芊向承康交代清楚,并把戒指还给他。承康收到晋丰泰及兆臻发出的律师信,因未能如期完成工程,要求新美满赔偿。承康着皑莹准备合约,并约律师开会应对。皑莹发现合约竟是旧版本,她致电高凡追问修正版合约变了旧版本的事,高凡一直不回覆。她亲往找高凡,发现自己被骗。承爱问承康为何合约条款那么苛刻他也会签,承康也不明修订了的合约怎么会变成倩婷之前草拟的旧本。皑莹提议承康控告她,因合约是她签署的,若承康告她,则新美满便无须负上任何责任。

承康往找克勤算账

皑莹哭诉被高凡所设的局欺骗,令她在旧版合约上签了名。承康细想,明白一切是克勤刻意安排,往找克勤算账。克勤把责任全推到承康身上,嘲承康与他认识多年,却从不知他的话孰真孰假,更指承康只是他身边一个「擦鞋仔」。承康火冒三丈,忍不住动手打克勤。秀芳等替承康不值,承爱担心承康,但不知承康躲到哪去了。简洁发现承康在天台借酒浇愁,尝试开解承康,承康把心中郁结向简洁发泄,更气谓若简洁能再踏上舞台,才配向他讲道理……

第21集(4月26日)

承康决定暂别美满

锦富到医院做体检时闻简洁在院内进行物理治疗,便往探望她。简洁向锦富提及承康的事,锦富表示不能偏袒承康,简洁意会到锦富对事件并不知情,锦富追问真相。美满众人不齿倩婷在美满水深火热之际向他们挖角,承康却认为大家应认真考虑「过档」,因律师表示对方接受和解的机会甚微,美满可能面临清盘。简洁致电允儿,知道承康打算遣散员工,替承康难过。她练剑时因脚痛跌倒,便向华光像上香,本想祈求她的脚伤尽快痊愈,但想到不能太贪心一次求两个愿望,便祈求保佑承康的公司能安然度过困境。

承康坚持不能让步

晋丰泰及兆臻的代表律师与承康会面,承康怒斥两位代表律师并非代表晋丰泰,而是代表想置身事外的克勤。律师请他冷静,并提议承康考虑其他修正方案。承康不能接受,亦坚持不能让步,对方代表表示把事件交法庭处理,锦富与嘉丽却突然出现。克勤因倩婷撒娇而搬往对方家暂住,锦富提醒他必须待结婚后才会把新居转到他名下,若他想早日得到业权,便得早日办妥结婚手续。克勤闻得锦富决定不控告美满,锦富反问他为何那么希望公司告他的好友。

决定罢免克勤职务

克勤以做生意应公私分明,并指控告美满是兆臻及金先生所坚持为借口,粉饰自己对承康的恶意陷害,但他认为锦富的做法很不理智。克勤说不过父亲,表示稍后出席董事会时知道该如何投票,锦富却告知克勤毋须再参加董事会,因他与其他股东商议后,决定暂时罢免克勤的职务,克勤不明所以。锦富指克勤应心知肚明,克勤虽已退出美满,事件似与他毫无关系,但他与万总之间纠缠不清,令其他股东不再信任他,为了不影响“梦幻山庄”日后的发展,这是最好的安排。

简洁教授儿童粤剧

锦富又谓,看在孙儿的份上,会每月给克勤二十万元,若他与倩婷用心发展设计公司的生意,做出好成绩来,他或会重新尊重克勤。雪艳的《花木兰》公演,座无虚席,简洁也专程前往欣赏。秀芳挑选了一些以文戏为主的剧本,简洁都说不好。简洁约齐团员到剧团,透露剧团获邀到社区中心教授儿童粤剧,虽然只有车马费,但各人可免于功架日渐生疏,又可传扬粤剧,甚有意义。成武怀疑简洁不能再踏台板,允儿觉得简洁在逃避。

踏台之日承康返港

承康决定放数月长假,在他离港期间,由一鸣与皑莹负责行政及日常运作。一鸣觉得承康一走了之,不负责任,慨叹他与简洁都只顾逃避。承康劝简洁勿放弃自己,简洁反指承康自我放弃。承康解释了他离开的原因,并送了一个模型雪柜给简洁,认为雪柜与简洁的你屋很合衬,但提议简洁应找一间真正的屋。简洁问承康何时返港,承康表示在简洁再踏台板之日,并提醒简洁若她再踏台板,必须通知他。简洁决定迁出承康的单位……

标签: 水发胭脂  水发胭脂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  剧情简介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