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的 老表,毕业喇! 杂警奇兵 使徒行者2 灿烂的外母 同盟
A+A-

《收规华》分集剧情(6~10集)

港剧台 | 日期:2015-9-7 17:35:31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172 | 评论:

收规华》分集剧情(6~10集)播出日期9月6日至9月10日

第6集(9月6日)

一然中圈套被降职

金华因志良之死备受良心谴责,遂向世昌质问志良之死是否与他有关;世昌拒绝承认杀人,只道是天有眼,若志良不死,便是金华的死期。金华与世昌对话后豁然开朗,晚上更与影月享受丰富晚餐。

影月告知玉娇打算在禁娼限期前举行一个“最后一夜”,希望作最后的努力,从恩客中获得更多利益,而某些妓女或许可以嫁作人妇。可是到禁娼限期前一晚,当众人满心期待时,却发现没有一个恩客前来捧场,令人心灰意冷。

欢得关闭众人四散

最后,只得文韬与宝少前来,更向众人派钱助兴。可是当彩蝶向文韬提出过门时,文韬却一反常态,道出真心说话。宝少更道出家中已有两名太太,不是专爱影月。

玉娇最后安排了众人大合照,可是大家只是强装欢颜。众人离开时都询问玉娇可有任何打算,可否跟她共同生活,玉娇只表示现在的情况已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未再有理会她们。彩蝶打算与蔷薇、珍珠租住廉价的平安栈,影月则表示已租了大酒店居住。

有姊妹闻得影月财富丰厚,便相询希望可以借钱偿还赌债,影月冷言相向,刚巧有两名大汉前来追讨,彩蝶便仗义相助替她们偿还部分债项,之后更让二人与自己同住。

租住酒店极尽奢华

影月到达酒店,并没有节衣缩食,反而在酒店用餐,极尽奢华。跟随她的四嫂也暗叫幸运。金华向一然表示志良之死与他无关,更指已向世昌提问过,一然只道金华相信世昌的说话是让其良心好过一点。

一然跟踪世昌的手下,希望借此游说二人指证世昌,可是被世昌发现而落空。世昌自此觉得一然碍事不可留,决意要将他除去。良嫂暂居于梁芯处,一日见到石九更换灯泡时摔了下来,因此受到刺激精神病发作,金华见状,更肯定志良之死与自己无关。

积蓄被盗影月崩溃

良嫂突然自杀,众人都着急起来,希望精神病院来早点收留她。梁芯听见金华在家里高声玩耍作乐,便向他泼水,指出就算志良的死与他无关,整件事也是因他而起。影月返回酒店时见四嫂拿着一个行李箱离开,返回房间时发现锁在床头抽屉内的金条不翼而飞。

刚巧梁芯前来探望,关心其近况,影月还要在她面前装出安然无事的样子,直至梁芯离开后,她才放声大哭。影月没钱偿还房租,金华则带她到平安栈暂住。彩蝶遇见影月,得知她被偷去积蓄,欲施以援手,可是影月拒绝她的帮忙。

妓女被掳一然截查

一然收到彩蝶通知说两名妓女被债主捉走后,到码头找世昌的手下,但被二人逃脱。可是一然从蛛丝马迹中得知他们上船的地点是西环码头。

晚上,一然单人匹马到西环码头,看见世昌及其手下将一个个木箱搬到船上,以为内里藏有妓女。一然未能截获运送两名妓女离开的船只,反而被世昌向布朗警司投诉,最后一然被降职。警署众人得知此事均鼓掌庆祝,耀威更宴请同僚以示庆祝。可是金华不知为何一脸愁容,未能开怀。

第7集(9月7日)

金华为还债 偷取赃款

一然因追查妓女被掳事件,被降职为军装警察,只能负责坟场一带的夜更巡逻,财叔为他着想,先求了一道平安符给他傍身。彩蝶、蔷薇及珍珠三人到荐人馆找工作,负责人表示得先支付十元介绍费,幸好梁芯路过,说服负责人减价。彩蝶连忙答谢梁芯,言谈间提及影月也搬往平安栈,梁芯大表惊讶。

影月不愿重操故业

梁芯去平安栈探望影月,刚好遇着影月出门;梁芯询问影月的状况,影月只着梁芯不要再过问她的事便离开。影月与玉娇会面,玉娇介绍她到由自己设立的友谊导游社任导游女。影月到导游社只见以前四大寨的的妓女也在场,她们名义上是陪客人游玩,其实是直接进房服务客人,而且收费比以往低很多,影月觉得委屈匆忙离开。

银行发生劫杀案,一名印度籍保安被杀死,吕国率众人前去调查。贼人逃去无踪并劫走一万五千元,可是银行职员认不出贼人样貌。

一然破案不被重用

一然深夜巡逻时看见一名男子迎头前来,上前截查时男子反抗;一然将男子制伏,并找到与银行所失款项相同的现金。一然将男子带到警局,男子否认行劫杀人,吕国表示会彻查。耀威则跟一然表示,别以为立下大功便可复职。

世昌突然召见金华,表示早前行劫银行的人是他朋友,命金华想办法救他,再以金华欠债为由逼他就范,金华苦恼。梁芯见一然一脸颓然,一然指表示身为警察,在良嫂等事情上帮不上忙而感到心灰,梁芯努力出言安慰。

金华拼命突破困局

金华为世昌的威逼感到烦恼,终决心赌一把。金华先将看管证物的财叔灌醉,偷走赃款,然后将钱拿到赌场赌博。金华将五百元还给世昌,表示日后二人各不相欠。

陆兴酒家的姜老板到瑞丰年的米仓洽谈购买事宜,可是文韬将下等米当成上等米介绍,姜老板以为瑞丰年有心欺骗,幸好傲山及时来到。事后傲山责斥文韬办事不力,欲赶他离开米仓,芸芳好言相劝,最后傲山将训练文韬之责交给芸芳。

文韬误会一然身分

晚上文韬工作回来,却见傲山独自外出便跟随其后,之后发现傲山约见之人竟是一然。傲山发现文韬跟踪,便将计就计与一然做戏,让文韬以为一然是傲山的私生子,并以激将法刺激文韬,希望他重新振作。

影月拖欠房租被逐出平安栈,玉娇遂建议她当“送出局”,与客人到酒家会面、吃饭、逛街等。影月当上“送出局”,但不愿跟随恩客到酒店,差点被对方强行带走。耀威见状,出钱打发恩客离开,更着影月陪他游车河。耀威驶车到人迹罕至处,更意图轻薄影月,影月挣扎逃离车厢。巡逻的一然见影月被侵犯,出手阻止。二人打了起来,最后三人一同返回警署。

吕国不追究二人争斗,却对影月为私娼一事穷追不舍。金华为影月解释,但吕国却不接受,将影月收进监仓,说要三十元才能保释。影月央求金华救她离开,金华愿意借收规的钱给她,但耀威向金华表示,当月收规的钱不会分派给他,令金华无钱救影月。

第8集(9月8日)

金华告知梁芯有关影月被拘留之事,梁芯成功借取三十元令影月获得释放。梁芯带影月回家可是众人均不接受。结果梁芯与她一同离开。傲山邀请一然回家倾谈家事,文韬偷听二人对话。为助影月重新做人,梁芯自愿减低一半薪金,希望苏菲能同时聘用两人。梁芯收到通知指亲生父亲出现,但被金华发现该人是老千。银行劫犯大只英被移送法院受审,世昌派人于途中劫囚车救走他,并安排船只送他离开,可是大只英却表示离开前有一事要了结。大只英放火烧毁一然的住所;一然身中多刀,不敌大只英。金华忽然来到,对着争斗中的二人开枪……

第9集(9月9日)

金华勇救一然的事迹获报馆记者大肆报道;影月看出梁芯对一然有意,更大方承认自己喜欢金华,可是梁芯否认对一然动心。苏菲发现查尔顿结识她前与一塘西女子有一段情,查尔顿还向她承认他已有一名私生女在西环。查尔顿寻回私生女,影月竟然发现她是彩蝶,影月接受不了决意辞工。因绮铃离家出走,文韬为填房竟然主动向影月提出娶她过门当少奶,还开出优厚条件,影月心动。一然在巡逻期间遇上高利贷被毒打,令他耿耿于怀。金华与影月晚饭,巧遇路过的一然与梁芯,四人遂同桌吃饭,更连夜畅饮尽诉心事,都觉得痛快不已。

第10集(9月10日)

一然被调回早更与财叔一起到菜市场收规,但却无法完成任务。文韬与影月在酒楼假装遇上傲山,遂相邀一同吃饭,影月成功得傲山欢心。金华见到影月与庄家会面大为紧张,影月心里暗自高兴。吕国为留难一然,点名要求金华带着一然到菜市场收规;当一然回家后,觉得收规愧对父亲将头撞向墙身自残。梁芯胃痛情况没有好转,苏菲了解后,发现她其实是爱上了一然。世昌因玉娇之事而对专员不满,打算绑架彩蝶破坏他们这个幸福家庭。金华为助一然立功,建议他向小混混阿文“买案”,怎知却遇上彩蝶与梁芯被绑架之事……

标签: 收规华  收规华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  剧情简介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