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剧

《梦华录》分集剧情(1~30集)
《梦华录》分集剧情(1~30集)

扫描二维码访问该页面

2022年9月2日 大陆剧(17) 0

《梦华录》分集剧情(1~30集)

《梦华录》分集剧情(1~30集)

第1集

皇城司指挥顾千帆为寻与皇后谣言有关的画来到钱塘,巧合救了茶铺老板赵盼儿一命,盼儿却因其身分而感厌恶。盼儿为了视如亲妹的宋引章找杨运判帮忙,再遇千帆直闯杨府要画,突然一帮神秘人偷袭,千帆中毒,杨府被烧。

第2集

德叔称欧阳旭要与盼儿解除婚约,另娶他人,盼儿不信,要亲自进京去问个究竟。在进京的船上她遇见了逃命的千帆,千帆更救了因为被夫君休弃而投河自尽的三娘,然而三娘误会千帆意图不轨,竟把他打晕了。

第3集

引章跟周舍私奔后便被他囚禁起来,周舍一需要钱就折磨她,逼她给钱。千帆和盼儿在街上碰到银瓶,才知引章被周舍骗了,急需她去救命…千帆出城后,无意间得知那里的南洋货,卖得比之前还便宜,这让他想起禁商的圣旨。

第4集

盼儿想出计策,让周舍休了引章,周舍正中圈套;周舍意识到自己上当,把盼儿等人抓到衙门;盼儿反状告周舍抢掠乐籍女子,但县尊故意包庇,惹起众人不满;幸好知州及时来到,示意县尊应当改判,最终周舍受到应有惩罚。

第5集

萧钦言百般讨好顾千帆,但千帆心里对萧钦言仍有芥蒂。盼儿和三娘、引章来到东京找欧阳旭,却得知欧阳旭原来快与高慧成亲,盼儿不愿当妾,决意结束跟欧阳旭的关系。杜长风上门劝盼儿,反被三娘扔到水里。

第6集

盼儿为帮引章脱籍,写下契书让欧阳旭办三件事,答应事成后便互不相干,不复往来。德叔回京阻止欧阳旭写退婚书,认定盼儿图谋不轨,还找来何四等人驱赶盼儿,谁知何四反被盼儿戏弄,帮忙在门口叫喊逼欧阳旭出来。

第7集

池蟠要求引章弹三首曲子给自己赔罪,盼儿提出池蟠必须通过三关才能答应,结果池蟠落败,灰头土脸地离去。引章遇到御街的教坊班头张好好,被对方的风采所震慑,本因身为贱籍而自卑的她,因对方一席话而产生心态转变。

第8集

欧阳旭赶不走盼儿,让德叔去请救兵,德叔把衙门的人找来,诬告盼儿她们是来敲诈欧阳旭,盼儿三人被打得浑身是伤,更被押解出东京。盼儿在东京城外碰到回京的千帆,千帆带她们回东京的医馆治伤,再把打盼儿的人拿下。

第9集

欧阳旭去西京做宫观官,杜长风不理解他为何要自毁仕途,欧阳旭指因为盼儿咄咄逼人;盼儿等人为了能够在东京有一席之地,决定开茶坊;千帆劝盼儿要低调,以免引起高家注意,但盼儿解释不能长期依靠千帆的帮助。

第10集

引章到教坊自荐当琵琶色教头,沈如啄对她一见倾心。千帆严刑拷问西夏细作,途中于忠全来访,因得罪千帆而被罚,于忠全怀恨在心。茶坊生意冷清,千帆特意到访,并告诉盼儿茶坊生意欠佳的原因。盼儿心生妙计。

第11集

盼儿成功说服好好合作,在双喜楼提供果子以拉客,双方互惠互利。于中全设计陷害千帆,还找到萧谓希望他从中帮忙。千帆被骗离东京,盼儿被皇城司的人带走,更被诬陷与千帆私通外敌的罪名,引章情急下找沈如琢帮忙。

第12集

茶汤巷既模仿半遮面的果子,又请来琵琶女弹奏招徕客人,甚至扬言凡在半遮面消遣的客人,茶汤巷恕不招待,逼客人在茶汤巷和半遮面之间任选其一。盼儿遂与代表茶汤巷的胡掌柜斗茶,看谁的茶道造诣更高。

第13集

盼儿茶艺出色,赢了斗茶比赛,胡掌柜也愿赌服输,不再为难她。千帆告诉盼儿,他已想清楚了,他爱盼儿,要娶她为妻,二人约会后被雷敬碰上,千帆怕被他抓住把柄,连累盼儿,谎称盼儿是逢场作戏的对象,却被她听到了。

第14集

齐牧告知千帆不必急于解决雷敬,并表示想让千帆借助皇城司的力量相助清流;茶坊内招娣的大哥假装喝茶后中毒身亡,幸好盼儿识破他们的诡计,招娣透露是富贵人家的陪房或乳娘命他们去茶坊捣乱,盼儿就知道跟高家有关。

第15集

盼儿和千帆互诉心事,再次确认对彼此的爱意。高鹄要求高慧在退婚书送来前不准外出,她表明绝不会跟欧阳旭退婚。东京有疑似帽妖的物体出没,甚至伤人,弄得人心惶惶,千帆欲捉拿他却不果,他怀疑此事是冲着皇后而来。

第16集

欧阳旭在玉皇山上跋山涉水,吃尽苦头,心中暗暗发誓定要风光回到东京。高家人找长风问欧阳旭和盼儿的事,长风怕盼儿会有麻烦,前去通风报信。千帆向钦言直言自己不会帮他,并称自己将会娶盼儿,希望他不要从中破坏。

第17集

盼儿把欧阳旭的真面目告诉了高慧,高慧伤心不已,同时也明白到父亲的用心良苦。千帆带盼儿拜祭母亲,二人打算待拜祭过盼儿的父母后便筹备婚事。千帆突然出现在萧钦言的寿宴上,令萧谓极为不满。

第18集

引章和好好在萧钦言的寿宴上献艺,柯政很欣赏引章弹的琵琶,萧谓抓住机会,提议让千帆在引章弹曲时舞剑贺寿,没想到引章竟开口替千帆出头…引章一曲成名,好好心里不是味儿;如琢对引章百般讨好,但她却喜欢上千帆。

第19集

盼儿约千帆外出,但千帆却因作媒之事心事重重;帽妖突然作案,崔指挥怀疑是千帆所为,齐牧决定嫁祸给皇城司;萧钦言约见千帆,告诉他齐牧早已知道他们的关系;此时刺客想刺杀萧钦言,千帆因救萧钦言而身受重伤。

第20集

三娘为被学生欺负的杜长风解围,杜长风感激不已。千帆终于醒来,并意识到自己只是齐牧的棋子,对齐牧心灰意冷。引章听到三娘说千帆和盼儿快要成亲,才知道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毅然跑去找沉如啄,向他示好。

第21集

欧阳旭当清客,被路经西京的柯政训斥,柯政不接受其辩解,还将他过往所赠之物全部归还。千帆查阅盼儿父亲案的卷宗,令他不知如何面对盼儿,连盼儿需要钱开酒楼也让陈廉跑腿,恰巧他又被安排接洽北使,更是分身不暇。

第22集

千帆自得知萧钦言就是害盼儿落入贱籍的始作俑者,一直对她避而不见。但当他知道盼儿在东京遇到困难,不惜擅离职守也要赶回去,却因受伤过重而陷入昏迷。欧阳旭带着夜宴图欲要投靠齐牧,却遭到刁难。

第23集

盼儿去找望月楼老板商量宽限的事,但对方不肯通融。盼儿怕保不住茶坊,又怕连累长风,不敢跟他借钱,只能去找池蟠…如琢带引章去见林三司,为他献艺,林三司垂涎她的美色,此时引章遇到好好,好好提醒她要加以防犯。

第24集

任江诬陷盼儿是帽妖同党,此时引章出现,任江明白得罪引章,也会把柯政和萧钦言牵涉其中,因此连忙赔罪;池蟠因为盼儿的仗义执言,而放下仇怨,并表示想请她们帮忙打理酒楼;三娘向长风表白,长风承诺会明媒正娶。

第25集

盼儿与池蟠合作开办永安楼,更以高价设下花月宴,邀请东京文人雅士赴会,他们对宴会赞不绝口,让永安楼声名大噪。千帆深夜造访,想向盼儿解释一切,盼儿却不愿见面。欧阳旭入宫向官家参奏皇后欺君瞒上,并以死相谏。

第26集

皇帝为饮苏合郁金酒造访永安楼,言谈间发现盼儿与夜宴图有关,盼儿意识到此人不一般,谨慎对答。盼儿找到千帆让他配合她的说辞,但仍无法原谅他之前所为,千帆有苦难言。回家后盼儿竟在一堆纸张中发现一张银票。

第27集

盼儿知道了萧钦言就是害自己沦入贱籍的元凶,但并无为此迁怒千帆,反而逼千帆正视自己内心,二人又重新言归于好。皇帝不相信夜宴图是真品,继续宠信皇后,欧阳旭也因而被贬至新州,令他大受打击。

第28集

盼儿和千帆路过大桥时,有人故意放了一捆木头想砸伤他们,千帆以身护着盼儿被木头砸伤。有人诬蔑永安楼送的螃蟹变坏,引章和三娘带着医官到现场,证明被人栽赃嫁祸。官家认为千帆伪造夜宴图,派张允把他带回去审查。

第29集

盼儿决定去开封府状告欧阳旭,但皇后侍从已到开封府打点,所以最后不受理,最后去登闻鼓院,即使要受杖刑也要状告,但皇后从中作梗,臀杖变为脊杖,千帆怒斥院判滥用重刑;官家得知赵盼儿的遭遇,立即去质问皇后。

第30集

千帆夜深进宫见皇后,欲说服她帮助洗脱污名。盼儿决意再去告欧阳旭,正当要再受杖刑之际,官家宣布可以三十贯钱赎刑,众人合力凑钱,终让盼儿免受杖刑之苦。欧阳旭在公堂上死不认罪,此时引章赶到,拿出决定性证据……(大结局)

发表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