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剧台

恩爱两不疑 分集剧情(1~30集大结局)

2023年4月7日 陆剧台(314) 0

恩爱两不疑 分集剧情(1~30集)

恩爱两不疑 分集剧情(1~30集)

恩爱两不疑第1集

一年一度的大朝会,各地官员往来不绝。在内院不受宠的城主夫人徐钰,得 知父亲回王城述职,便带着侍女“偷袭”了一胖一瘦两个小官,抢夺官服,假扮 朝臣,混入朝堂一角,终于见到了三年未见的父亲——大将军徐鼎。 大晟城主萧锦昀少年登基,前朝根基还不稳,此时接到大将军徐鼎索要粮草 备战的请求,深感头疼。朝中文武对此意见不合,以衡山公爵为代表的一派,以 徐鼎为代表的一派以及中立的丞相一派,形成三股势力,争论不休。萧锦昀好不容易平衡各派,稳住局势,却没想到被“混入朝堂”的徐钰给搅乱了。 夫人上朝引发群臣强烈不满,个别老臣甚至发出礼崩乐坏的感慨,恨不得当 场以死明志。衡山公爵要求城主严惩夫人,内院的主母更是提议废黜夫人。 为了平息众怒,萧锦昀只得亲笔批文废黜夫人,在一旁研磨的大总管无毒感 念夫人平日的好,默默流泪。这时,北境战事突起,徐鼎携军中急报觐见城主。 萧锦昀嘱咐徐鼎大可放心御敌,承诺会保护好徐钰。 徐钰听闻萧锦昀意欲休妻,来书房找他理论,正好撞见领命而出的父亲。

恩爱两不疑第2集

萧锦昀和徐钰试了各种办法都没能换回意识,便去摘星阁向太卜(许悠然) 求助。太卜是萧锦昀的良师益友,非常信任他。太卜告诉二人,在推演结果出来 之前,他们只能暂时好扮演对方的角色。 萧锦昀临阵磨枪,连夜训练徐钰“城主”的形容,举止,言语以及如何应对 大臣的问对,防止第二天的朝会出乱子。徐钰则教萧锦昀如何扮演好“城主夫人”, 以免漏泄。在二人互相调教的过程中,萧锦昀这才注意到结婚三年,自己跟徐钰 的感情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由浓转淡了,徐钰这个夫人做得越来越糟糕,跟自己这 个城主丈夫越来越冷淡,不无关系。 第二天,徐钰去上朝,萧锦昀躲在屏风后面监督、指导。以丞相为首的百官 敦促选秀之事,丞相的长篇大论,徐钰听得头疼;衡山公爵更是咄咄紧逼。徐钰 气得当场发飙,直言选秀乃是城主家事,群臣为何要在朝堂大放厥词,强加干涉, 而对北境越发吃紧战事漠不关心?城主一向韬光养晦,这突然对政事表现出的杀伐决断,震住了所有大臣。屏风后的萧锦昀却不满徐钰的擅作主张,不作任何解释,很强势地让徐钰接受选秀提议。

恩爱两不疑第3集

“城主”留宿凤仪宫的消息一下子在内院传开,萧锦昀自从变成了“夫人”, 走到哪儿都感觉背后有人在他嚼舌根,这让他非常不适。内院里的大小姬们得知 “夫人”复宠,大为震惊,径自居安思危起来。裴姬更是大为光火,想不明白徐 钰为何突然受宠。李美人告诉裴姬,城主之所以最近跟夫人走得近,是因为徐鼎 正在前线打仗,城主需要稳定徐家军心而已。 徐钰替萧锦昀上朝,文臣武将就边防问题又吵作了一团。暴脾气的徐钰站在 武将的角度分析问题,支持武将,一反“城主”中庸常态,让群臣很是惊讶。徐 钰收到镇北侯上呈的公文,指责徐鼎在前线克扣军饷。徐钰出身军武世家,自然 知道他是胡说八道,便在公文上画了个王八,返给镇北侯让他自己去悟。镇北侯 拿着批文去请教衡山公,衡山公一番郢书燕说,鼓动镇北侯给徐鼎穿小鞋。 萧锦昀去内院请安,主母和裴姬对他一番冷嘲热讽。萧锦昀不但深切地感受到了徐钰身为夫人的不易,也让他意识到了,他的这些内眷们在人前人后的两副嘴脸。萧锦昀几欲当场发作,这时徐钰派无毒及时救场,避免了一场婆媳大战。

恩爱两不疑第4集

裴姬的表妹栀儿也在选秀之列,栀儿身高不够标准,裴姬支招让她 在鞋底垫了“内增高”。结果在舞蹈环节,萧锦昀看出端倪,当场揭穿作弊的栀 儿。此事牵连裴姬,幸得主母从旁解围,裴姬才没有受罚,但早已没了嚣张气焰。 萧锦昀以“夫人”身份,把控全场,选秀顺利地层层推进。最后一个环节是 让“城主”来选录最终入幕的秀女。徐钰做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明主姿态,一番鼓 励女性独立自主、爱情自由的演讲,让在座的女眷们无不抹泪叹息。徐钰嬉笑着 淘汰了所有秀女,表态只爱“夫人”一人。众人震惊,然而主母偏袒儿子,当场 附议“城主”。 秀女大选,未选中一位,震惊朝野。大臣们纷纷劝谏。徐钰以如今战事紧张, 百姓流离失所,没有脸面扩充内院为由,决定从此取消这种劳民伤财的选秀。

恩爱两不疑第5集

衡山公爵是与徐钰父亲齐名的赫赫武将,而城主是出了名的文弱,所有人都以为“城主”要输个精光。谁知占 据“城主”意识的徐钰武艺高强,凭着百发百中的箭法赢了衡山公爵,吐气扬眉 了一把。弟弟却觉得“哥哥”变得有些奇怪,暗想是不是嫂子不让选秀,把他给憋坏了,便拉着他出宫玩耍,放松放松。 萧锦明拉着徐钰出去逛街,逛酒楼。徐钰大开眼界,美酒,花魁,一时间竟 也迷醉了。花魁牡丹对徐钰变现得格外殷勤,有意无意地向徐钰提到徐家的长公 子徐钧也是这里的常客云云,暗暗挑拨关系。徐钰冷笑不已,没有谁比她更清楚 大哥的为人了。不过,徐钰这才明白过来,这些人的小手段虽不高明,但先前指 不定萧锦昀听过多少这种挑拨话,也难怪他会忌惮徐家。 徐钰回到内院,讽刺萧锦昀竟然在宫外沉溺声色,还是酒楼花魁的熟客。萧 锦昀得知徐钰用自己的身体出宫鬼混,气得不行,把弟弟叫过来骂了一顿。弟弟迫于“长嫂”的威严,乖巧地表示以后不敢了。但是,第二天萧锦明在宫门口却被徐钰截住了,被硬拽着再次一起出宫游玩。

恩爱两不疑第6集

裴姬本想用精美的绣品把“夫人”的绣品比下去,没想到城主和夫人竟然默契地化解 掉了尴尬,一股子的气只能憋在心里。宴席间,主母找机会试探衡山公爵“归藩” 放权之事,衡山公爵态度谦和,言语间却很强硬,并没有放权的意思。 徐钰看到在座的萧氏亲族们和和睦睦,其乐融融,不禁思念起了父兄,不知 道他们在战场可还安好。徐钰喝了很多酒,独自溜达到百花园的桂花树下,不知 不觉竟然睡着了。萧锦昀左右等不来徐钰,便独自寻去,看到徐钰孤零零躺在石 头上酣睡。夜寒露重,萧锦昀把自己的斗篷盖在徐钰身上,守护在她身边。 徐钰醒来,萧锦昀带徐钰来到摘星阁,询问“推演的进展”。太卜说已经弄清两人意识互换的原因了,但是想要换回来,还得宽他一些时日再做研究。此时流星雨落下,徐钰惊喜地拉着萧锦昀许愿。萧锦明也带领主母等人看流星雨,以 及他备下的烟火,祝福主母福寿无疆。

恩爱两不疑第7集

徐钰跟萧锦昀在书房学习批改公文,不一会儿就倦怠了,缠着萧锦昀一起出 去透透气。两人在路上遇到李美人,李美人行礼时肚子疼,萧锦昀下意识地想要 上前帮扶,谁料还没碰到,她就倒地不起,诬陷“夫人”萧锦昀推她。 徐钰迫不得已传召太医诊治。太医诊断落了胎,所有人都以为是“夫人”之 过。主母也匆匆赶到,怒斥萧锦昀。萧锦昀处变不惊,发现可疑,让徐钰以“城主”之命传召先主留下的顾命太医姜院正前来复查。事情真相很快大白,李美人气虚体弱,不宜生养,前些日子就已流产。李美人诬陷“夫人”之罪坐实,被立 即监禁起来。 自从萧锦昀和徐钰互换意识以来,他以“夫人”的身份,得体地照顾着主母, 逐渐获得了主母的认可。主母知道这次误会了“夫人”,难得地向她说了两句安慰的话。萧锦昀通过这件事,再次体会到了徐钰过去遭受过的委屈。徐家大哥(徐钧)战场受伤回到京安城。

恩爱两不疑第8集

群臣响应城主号召,纷纷加入田猎骑射。徐钰和衡山公爵同时发现一只小白 兔,衡山公爵拉弓射箭,徐钰用箭射开了衡山公爵的箭,兔子幸免于难。衡山公爵不爽,视此为“城主”对自己的挑衅。 另一厢,萧锦昀进入晚上就寝的帐篷,四处查看,表示他不要和“城主”睡 在一个帐篷里。无毒疑惑,怎么到了野外“城主”和“夫人”反而要分开睡了? 云阳伯欣然受命去安排,二人分开睡,他晚上差人刺杀“城主”,就更容易栽赃徐鼎了。 晚上,“城主”营帐的护卫都不见了,黑暗中一个刺客正拿着匕首步步逼近。 然而,现在“城主”身体里的是徐钰,武功高强,把刺客揍得哭爹喊娘。刺客眼见失手,跑到隔壁营帐挟持“夫人”。 萧锦昀虽不会武功,但也相当机敏,利用 桌上的小白兔,晃了“刺客”一眼。两人联手成功制服住一个刺客,却让另一个逃走了。这个刺客很嘴硬,只说是徐鼎派他来的,随即自杀。

恩爱两不疑第9集

徐钰问萧锦昀,为什么让逍遥公去查案。萧锦昀解释,萧锦明虽然平时一副玩世不恭,悠游人间的样子,其实遇到大事时机智过人,雷厉风行。萧锦明果然不负所托,带人去查抄云阳伯府,发现云阳伯与镇北侯私下有书信来往,于是顺藤摸瓜,发现刺客是随镇北侯夫人的车队混入京安城的。徐钰这才后知后觉地推断,刺杀事件背后的主谋,很可能就是与镇北侯关系极好的衡山公爵。 这时,内院突然传出被监禁的李美人自杀的消息。萧锦昀赶到内院劝止。李美人已经疯魔,愤恨地说自己根本不喜欢城主,要是她有徐钰的家族地位,才不屑嫁到这里来。萧锦昀眼见着对自己一向体贴爱慕的李美人,这样否定这段感情, 一时恍惚起来。李美人让萧锦昀靠近,临死前要告诉他一个秘密,萧锦昀刚走近, 李美人便拔下他的头钗,把着他的手刺向自己的心脏。这时,“城主”和裴姬赶到,眼见李美人死在“夫人”之手。 裴姬见状尖叫离开,“夫人”杀死李美人的消息立即不胫而走。然而,这其 实是李美人和“夫人”自导自演的一场瞒天过海大戏。

恩爱两不疑第10集

萧锦昀拉着内院的大小姬们上课,亲自编撰了《内院守则》作为教材。可是, 裴姬却带着小姬们不予配合,上课瞌睡,下课则对萧锦昀这个“夫人”冷嘲热讽 一番。 萧锦明已经把秋猎刺杀事件调查得一清二楚,可是云阳伯一人扛下了所有, 咬定自己就是受徐鼎指使。至于如何处置云阳伯,迫于衡山公的权势和淫威,萧 锦昀只能流放云阳伯一个人,其他相关人等都不予追究。 太卜拿着罗盘寻到了凤仪宫,指出徐元帅送给夫人的手链是导致夫人和城主互换意识的关键。两人若想要换回意识,一是需要去北漠寻找制作这串手链的陨星晶石,以作媒介;二是需得等到下一次日食,地磁场出现相应的变化。 这时,萧锦昀再次来月事,疼得厉害。可是这次萧锦昀并没有吃冰冷的东西。 徐钰便找来姜院正诊脉。徐院正查出,萧锦昀之所以肚子疼,是减肥药的效果。两人听得一头雾水,姜院正却指出药效的来源正是屋里焚的熏香。 这熏香是几年前主母赏赐给徐钰的,徐钰因为不喜熏香,一直没有焚烧。可是萧锦昀却很喜欢熏香,自从换了徐钰的身体住进了凤仪宫,他就开始焚烧这种熏香。

恩爱两不疑第11集

徐家大哥伤势未愈,徐家二哥请战。但是徐家老二不适合独挑大梁,出征作战。身处内院的萧锦昀听到前朝的局势,很是忧心, 朝中一时竟无人可用,他意识到了大晟以前重文轻武的弊病。 裴姬得知徐家军战败,更加不把“夫人”放在眼里,还高调对“夫人”放话, 以前城主对夫人好完全是看在徐鼎的面子上,现在徐鼎老了,打不了胜仗了,夫 人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裴姬好生打扮一番前去寝宫探望“城主”,正搔首弄姿, 推倒“城主”时,突然发现躲在床帏后的“夫人”。裴姬一下子酸了,自忖“城主”和“夫人”情深意切,倒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只得悻悻离开。 萧锦昀夜不能寐,却极力在徐钰面前隐藏焦虑。徐钰却也暗暗察觉到了萧锦昀的心事。朝中没有合适的大将,徐钰萌生了亲自出征的念头。萧锦昀担心徐钰在战场受伤,觉得太冒险了,没有同意。徐钰只得在朝堂上与文武百官再次商议人选。衡山公爵年轻时也是猛将,他出来请战,希望城主把虎符赐给他。徐钰绕到屏风后征询萧锦昀的意见,萧锦昀认为绝不能将边镇兵权给衡山公。萧锦昀一番利弊权衡之下,终于同意徐钰率军亲征。

恩爱两不疑第12集

徐钰担心自己出征后,主母会难为萧锦昀,特意嘱咐主母多多照顾“夫人”, 哪怕“她”闯了天大的罪,也要等“他”出征回来后再做定夺。主母听得满脸疑 惑,但还是答应了。 萧锦昀去找姜院正,他武功高强,让他跟去保护徐钰。但姜院正整天泡到药 坛子里了,身体根本受不了北境的苦寒。萧锦昀只好作罢,翻箱倒柜拿走了姜院 正宝贝的药丸,给徐钰以备不时之需。 徐钰换上戎装,翻身上马。临别之际,萧锦昀握着徐钰的手道别珍重。徐钰 抱了抱萧锦昀,让他放心,承诺自己必定完好无损地凯旋。两人依依惜别。 “城主”出征了,内院由主母把持。主母因为忧心“儿子”,每天都没个好 脸色,小姬们都战战兢兢的。“夫人”仍是一贯的素面朝天,衣着朴素,亲自调 了当年城主常为主母调制的桂花莲藕羹送去,言谈间颇能体恤主母和城主的母子 情深。相形之下,裴姬自作聪明,打扮得花枝招展去讨主母欢心,却被主母指责 作风奢靡,不体恤“城主”在前线的艰苦。 萧锦明虽然聪明,但并不是当城主的料,又贪玩,批公文批一半就跑到院子里钓鱼了。

恩爱两不疑第13集

徐钰到了前线,见徐鼎憔悴不少,心疼不已。同时,她发现在军营徐鼎的话 比城主的还管用,北境人也只知道大晟有徐鼎,而不知道有城主。徐钰再次体会 到了萧锦昀平衡各方势力的苦心。 裴姬遭禁足,气得茶饭不思。陶淑人带着糕点前来探望,鼓励裴姬打起精神 活下去,生活里除了爱情,其实还可以有许多有意思有意义的事情。陶淑人鼓励 裴姬不妨写写时下流行的世情小说,也不枉费了她的文采风流。裴姬受到启发, 决心把她在内院里受到的委屈都宣泄在小说创作上,要让世上的读者为她评评理。“城主”亲征,大营里跟将士们同吃同住,战场上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全军 士气高涨,大败敌军。徐钰无意中使出了徐家的祖传招式,徐家老爹很是惊讶。 在庆功宴上,徐家老爹出言试探,见“城主”酩酊之际,唤她小玉,徐钰想也不 想地答应了。徐家老爹第二天找徐钰谈话,徐钰见瞒不过去,便照实说了,还说 要去王庭寻找陨星晶石的事。徐家老爹同意帮他们寻找陨星,决定一路往王庭打 去,毕竟吉吉头上就戴着陨星晶石。

恩爱两不疑第14集

裴姬被降了位份,心怀不满,在陪主母散步时,故意引主母撞见“夫人”和 逍遥公同进同出。裴姬指出就算“夫人”和小叔子是清白的,但是两人举止亲密, 毫不避嫌却也是有伤风化的。主母为整肃内院的风气,以儆效尤,命“夫人”每 日来宫里随自己吃斋抄经祈福。阿卜浑果然如忽娜所愿,答应做大晟内应,一边为晟军大开方便之门,一边向吉吉谎报军情。吉吉不知是计,尽遣王庭卫队追击“败北”的晟军。徐钰趁机带着军队直取王庭,逼得吉吉弃城而逃。 忽娜顺利夺回王位。然而,吉吉带走了陨星王冠。时下大雪封路,徐钰只能暂留王庭,伺机猎捕吉吉,夺回陨星王冠。徐钰写信给萧锦昀,字里行间是很多勾勾画画的颜文字,甚是得意和快活。萧锦昀见信知道徐钰安好顺利,久违地露 出会心一笑。 萧锦昀每日陪主母吃斋,侍奉殷勤,反倒进一步得到了主母的喜爱。逍遥公趁势向主母撒娇,说儿子跟“长嫂”走得近,皆是因为“城主”哥哥临走前要求 的,若朝堂上遇事不决可与“夫人”商议。“夫人”的长进,主母一直看在眼里。

恩爱两不疑第15集

徐钰在北境与忽娜饮酒纵马,好不快活。忽娜决心归顺大晟,表示战争受苦的只会是百姓,只有北境和大晟交好,才能赢来盛世。徐钰十分欣赏忽娜, 欣赏她的魄力和谋略,根本没有男女性别成见。忽娜在徐钰的肯定中重新找到了 自信,更加心服口服地与“城主”站在一个阵营。 衡山公爵安排秦美人在逍遥公的饭菜里下泻药,让他拉肚子没法摄政。然而 由于“城主”在外作战,主母思之再三,决定取消今年的除夕宫宴。秦美人松了 一口气,偷偷将药销毁,却被萧锦昀撞见。萧锦昀搜出秦美人药瓶,威胁说要让 姜院正化验。秦美人却面无惧色,讥讽“夫人”这是要趁“城主”不在欺凌自己。 两人不欢而散。萧锦昀正告秦美人,最好早日弃暗投明,事不过三,这是他第二 次放过她了。 “夫人”和逍遥公陪着主母守岁,看着满桌的菜肴,萧锦昀想象徐钰在北境 受苦,只能窝窝头就着咸菜凑合。然而现实是,忽娜盛宴招待徐钰,好酒好肉地 伺候着。萧锦昀走出户外,对着落雪思念徐钰。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徐钰也站在王庭的城墙上望着落雪思念萧锦昀。

恩爱两不疑第16集

徐钰和忽娜试图突围,吉吉暗中发毒箭射向忽娜,徐钰飞身来救,不慎中箭, 当场重伤昏厥。徐帅护着众人且战且退,王庭再次落入吉吉之手。此时,萧锦昀 望着窗外的落雪,却心绪不宁,似有所感。 “城主”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却不能让朝臣知晓,以免引发动荡。徐帅遣 走众人,望着昏迷不醒的女儿说着心里话,后悔当初让女儿习武,直言自己是个 失职的父亲。徐钰躺着一动不动,眼角却落下泪来。 郝运来临行前,曾受萧锦昀嘱托,“城主”但有任何闪失,可以家书秘密回 报。这一厢,萧锦昀收到郝运来的密信,心急如焚,却仍强自镇定安排部署。 衡山公通过“情报商人”牡丹,也得知了“城主”重伤昏迷的消息,盘算着 如何借题发挥,治徐家护驾不周之罪。第二天上朝,衡山公故意申请,差遣户部 侍郎去前线例行检查钱粮账目。萧锦明知道衡山公的真实用意,先是顾左右而言 他,末了更是称自己身体突然不适,需立即退朝,给官员们无限期放假。 主母听闻小儿子病了,匆忙赶去逍遥公府照顾。

恩爱两不疑第17集

望着昏迷不醒的徐钰,萧锦昀心如刀绞。姜院正告诉萧锦昀,他的医术可以 压制毒素,保住徐钰性命,但要唤醒徐钰,需得清除她体内的奇毒,而要解毒, 需得寻来极为罕见的香雪玉兰。 吉吉阴鸷狡诈,惯用毒药,因此常年被行事光明磊落的扎木西嫌弃。如今他夺得权柄,重挫大晟,不免得意自负起来,属下对他但凡稍有微词,立即格杀勿论。衡山公寄信给吉吉,想要联合吉吉内外夹击,让“城主”和徐家军葬身北境。 这正合吉吉心意,于是也派遣了密使巴鲁赶往京安城向衡山公示好。 然而,衡山公给吉吉的回信,却被萧锦昀截获。萧锦昀决定将计就计,假扮衡山公的信使,挑选军中精锐作为使团,去王庭面见吉吉。这样,他可以跟徐鼎里应外合,攻破王庭。然而,徐鼎心里知道眼前的“夫人”是那个文弱的萧锦昀, 不免担心他的安危。萧锦昀却异常坚定,为了徐钰,他必须亲自执行,确保这个计划万无一失。一旁昏迷不醒的徐钰,此时眼角落下泪来。 京安城内,逍遥公再也闲不住了,拉着太卜一起外出查找线索,擒获了喝得大醉的巴鲁。

恩爱两不疑第18集

吉吉之所以判断萧锦昀是假信使,是因为他一眼就看出眼前的人是“女人”。 身旁的阿库西一听有诈,立即将刀顶在了萧锦昀的勃颈上。这时,徐钰因为担心萧锦昀,终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连忙询问身旁的姜院正,萧锦昀在哪儿。姜院正告诉徐钰,萧锦昀已经前去王庭面见吉吉。 面对架在脖子上的刀,萧锦昀分毫未乱,回想此前忽娜给到的信息,迅速整 理思路,解释说自己是衡山公的庶女,母亲是不受待见的侧室,“她”因为想在父亲面前表现,所以顶了信使之职。吉吉也是不受待见的庶子,颇能感同身受, 放下了戒备,邀请萧锦昀入席详谈。另一厢,郝运来借口拉肚子,贿赂侍卫,遛出王庭把内部布防图交给了徐鼎。 大战一触即发,萧锦昀估摸着时间,起身告辞。吉吉恋恋不舍地目送萧锦昀 离去。阿库西突然建言,女子传信之事颇为蹊跷,不妨留住信使,跟衡山公取得 联系之后再做定夺。吉吉闻言如梦初醒,派人追上去截住萧锦昀。此时,徐鼎已经率众攻进王庭,刀光剑影之间,不会武功的萧锦昀危在旦夕,幸好徐钰及时出现救驾。萧锦昀依偎在了徐钰的怀里。

恩爱两不疑第19集

萧锦昀把凤印还给徐钰,并未过去冷淡对待徐钰而道歉。经历了这么多,两人相依相偎,发誓以后两不相疑,两不相离。 萧锦昀把陨星王冠交给了太卜,太卜却说还不能立即将两人换回,还得等待 三个月后的日食。然而,春闱已迫在眉睫。为了不让徐钰殿试时闹笑话,萧锦昀 亲自督促徐钰学习,甚至把批公文的事全权委托给了逍遥公。萧锦昀给了徐钰一 张征战的赏赐清单,徐钰嫌对徐家的赏赐太丰厚,拒绝接受。言谈间,萧锦昀这 才知道徐元帅已知两人互换的事了,心中不免又对徐鼎产生忌惮。 次日上朝,徐钰依萧锦昀的吩咐封徐鼎一等公,立即激起群臣的反对。萧锦昀本来替徐钰准备了一套说辞,但是那些文绉绉的话徐钰此时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就凭着自己的直觉,陈说是非,力排众议。萧锦昀在屏风后感慨徐钰现在越来越有城主的气势了。 徐鼎下朝后去书房质问女儿封赏之事,萧锦昀见徐家果然一片赤诚,从内室 走出表示这是他的意思。徐鼎这才接受。 裴姬见“城主”和“夫人”形影不离,心下不痛快,又去找主母告状。主母却正告裴姬,与其搬弄是非,不如提升自己。

恩爱两不疑第20集

惊闻“城主”把殿试题目改成“文武之道”,丞相出列反对,一番涛涛文词, 听得徐钰直挠脑袋。奉常萧锦乐见到“城主”的动作,想起小时候徐钰答不上问 题时也有同样的小动作。触景生情,萧锦乐主动上前替“城主”解围。徐钰忍不 住夸赞萧锦乐,甚至还习惯性地叫出了他的乳名(只有徐钰会那么叫)。萧锦乐 一怔,但也并没在意。 下朝之后,萧锦昀醋味十足地想徐钰提到萧锦乐。然而,头脑简单的徐钰没 有觉出萧锦昀的言外之意,反而一个劲地夸萧锦乐,气得萧锦昀当场离开。萧锦 昀去找太卜,问徐钰和萧锦乐是否会有缘分,太卜拒绝回答,说他只观国运,不 管家事。突然,侍女来报,“城主”被裴姬缠住了。萧锦昀匆忙寻至裴姬处,拉走萧锦昀。路上,两人互诉爱意,却互不理解,终而不欢而散。 殿试结束之后是例行的琼林宴,萧锦乐来看望“夫人”,见“徐钰”不小心 扎破手,立即上前为其止血。萧锦昀连忙撤手,怒斥萧锦乐大胆。萧锦乐说小时候,他也是这样替“她”止血的。萧锦昀想到陪伴徐钰成长的,一直都是萧锦乐, 又气又酸。

恩爱两不疑第21集

萧锦昀无奈之下对无毒说出他和徐钰互换身份的实情,侍女宝剑放心不下 “夫人”,匆匆赶来,震惊不已。萧锦昀决定赐死无毒和宝剑,只有死人才能真正守住秘密。徐钰极力反对。无毒和宝剑不愿城主和夫人为难,主动饮下了毒酒。 徐钰为宝剑和无毒的死难过不已,萧锦昀问徐钰是否怪他这样做,徐钰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身份互换,已经明白作为城主的责任和无奈,眼下她唯一能做的, 就是静待日食之日换回身份,以免造成更多不必要的麻烦和牺牲。然而次日清晨, 无毒和宝剑却出现在了寝宫,像往常一样侍奉“城主”梳洗。原来,萧锦昀只是 试探他们的忠心,并不是真要赐死他们。无毒说萧锦昀其实变了很多,要是以前 的萧锦昀,自己恐怕真的就活不了了。 这时,徐家二哥修书一封骗“夫人”回家省亲。萧锦昀来到徐家,二哥让她 在家休养一段时间,并说了很多对“城主”不满的话,什么在大漠就和鞑靼女王 把酒言欢了,还撇下众人跟女王共处一室了云云。萧锦昀得知徐钰用自己的形象 在外风流倜傥,顿感火大。

恩爱两不疑第22集

“城主”精神不稳,衡山公却咄咄逼人,大晟朝堂一时间内外交困。太卜告诉锦明,有一种断魂丸可以将两人换回,不过此法比较极端,服药的那个人,会魂飞魄散。因为要以牺牲一个人的生命为代价,便不能算作一种可行之法,所以之前萧锦昀并没有采纳。这话,却被徐钰在门外听了去。为了让萧锦昀活下去, 也为了朝堂稳定、百姓安乐,徐钰决定偷太卜的断魂丸,牺牲自己,让萧锦昀换回去。 徐钰把太卜支走,偷偷进入摘星殿,偷了丹药服下。 徐钰暗暗准备后事。她招来萧锦乐,嘱托他一定要善良,要辅佐城主;又告诉萧锦昀,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并不是做城主夫人,而是想和他像普通人一样相恋、生活。 萧锦昀忍痛陪徐钰出宫,他们找了一处民房居住,逛街购物,烧火做饭…… 两人强忍着悲痛,珍惜着最后时光,浪漫地过起了普通夫妻一样的生活。

恩爱两不疑第23集

主母因为担心城主病倒了。徐钰差人让裴姬赶去侍疾。裴姬虽然一向不满“夫 人”,但感念主母对她一向照护有加,也就没有推辞。 日食之日已到,太卜在摘星阁准备停当。只等日食出现,萧锦昀和徐钰就可 换回意识。裴姬听闻“城主”和“夫人”神神秘秘地逗留在摘星阁,忍不住好奇 偷偷前来探看。裴姬听到两人关于意识互换的只言片语,惊得溜走,却不知两人今日即可换回。 萧锦昀和徐钰成功换回了意识,但是因为体力消耗过大,两人都当场晕了过 去。次日,身体一向强健的徐钰先醒,望着身旁一动不动的萧锦昀,还以为萧锦昀殁了,失声痛哭。萧锦昀却眯着眼,坏笑着抓住徐钰的手,哄慰道他只是给她 开个小小的玩笑。但是,萧锦昀的身体依然虚弱,虽然服了萧锦乐献上的冰域雪莲,但是北境中的毒尚存体内。 徐钧带着姜院正匆匆赶回。姜院正替萧锦昀诊脉,发现他之所以出现癔症, 是因为中了其他毒。徐钰回忆,当天自己只是在主母那里吃了一块玫瑰糕,此外 并无其他饮食。

恩爱两不疑第24集

换回身体后,徐钰立即前往主母寝宫侍疾,调羹煨药,无不亲力亲为。主母 见到夫人如此孝顺,不禁动容。裴姬只知道城主和夫人换了身份,却不知道他们此时已经换回,主动对徐钰殷勤起来。徐钰不便说破,只好听之任之。主母见两人亲密起来,深感欣慰。 萧锦昀去找陶淑人,问她玫瑰糕里下毒的事。陶淑人一脸懵,表示并不知情。 这时徐钰带来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当着吃货陶淑人的面大快朵颐,说陶淑人如果能想起点什么,这一桌子的美味就是她的。陶淑人包着口水,闭着眼睛努力回想,想起那天送去主母那儿的食盒,曾被秦美人动过。 原来,秦美人的母亲是萧锦乐的乳娘,秦美人也是衡山公爵当年选送的秀女, 故意安插在内院监视城主和夫人的一举一动。萧锦昀知道秦美人本性不坏,不过是受了衡山公的胁迫罢了。于是差人将秦美人的母亲从衡山公府接走,安排秦美人和母亲见面。秦美人终于袒露实情,她确实在玫瑰糕里下了药,但是那药伤害不大,最多让“城主”产生幻觉。衡山公只是看不惯“城主”从北境凯旋归来后的志得意满,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挫挫“城主”的锐气。

恩爱两不疑第25集

徐钰喝得大醉,拉着主母地手诉说一直以来的委屈。她出身行伍世家,母亲 过世得早,是舞枪弄棒的父兄带着长大,所以老是不懂主母所说的那些规矩。她很喜欢叫主母母上,因为她真的很想要一个母亲。她一直都很羡慕裴姬,因为主 母看裴姬的眼神总是那么的柔和……一番酒后掏心窝的话,说得主母直心疼,后 悔以前对徐钰太过于苛刻。 主母亲自照顾徐钰睡下,方才起身离开。萧锦昀匆匆赶来,以为徐钰闯了大 祸。哪知主母嘱咐锦昀,将凤印归还给徐钰,让她重掌内院。这可苦了徐钰,内院的那些琐碎事务,一直都让她很头疼。 忽娜约见徐钰,徐钰端着“夫人”的姿态接见忽娜,怎料忽娜三两句话就让 她露馅了。忽娜故意嘲讽萧锦昀不能喝酒,算不得英雄,徐钰顿时义正言辞地反驳。忽娜笑着表示她不在乎萧锦昀怎样,但她永远是徐钰的朋友,并给徐钰带来 了一件礼物——香雪绿兰。这下,萧锦昀体内的余毒,就能消解了。 姜院正用香雪绿兰熬了汤药奉上,见城主和夫人郎情妾意,再三嘱咐体内余 毒为清之前,切记不可行房。萧锦昀怪姜院正多嘴,徐钰则在旁哈哈大笑。

恩爱两不疑第26集

主母婉言敦促萧锦昀,子嗣对于安定前朝太重要了,让他不必只围着夫人转, 也可以在裴姬和其他小姬们那儿多走动。萧锦昀却态度坚决的表示,希望自己的长子是和夫人生养的嫡长子。但是主母可不管这些,赏了一锅十全大补汤让萧锦昀和裴姬共享。 裴姬见到萧锦昀并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是两人都不能违拗主母,只能表面做戏,匆匆喝了两杯。然而,萧锦昀并没有在裴姬那里留宿,而是乘醉先去姜院正那里把最后一碗药喝了,就赶去徐钰那里。 萧锦昀满脸通红,抚慰着徐钰说着伉俪情深的话。经历了这么多,两人早已心意相通。良宵苦短,春睡正好。 衡山公开始担心自己这个三叔已经慢慢压不过萧锦昀这个小城主了,拉着镇北侯和云阳伯谋划着壮大权势。 云阳伯私造禁兵器,用以跟西北蛮人结盟之用。云阳伯的儿子却把其中一件 偷偷带到了酒楼,被萧锦明和太卜撞见。与此同时,镇守北境的徐鼎也从西北蛮人那里缴获了一批仿制大晟军械司的武器。徐鼎秘密遣徐钧回京安城进行调查。 歌舞升平的京安城,一时之间竟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恩爱两不疑第27集

朝堂之上,衡山公替镇北侯邀功,要给镇北侯封一品军侯。萧锦昀故作犹豫,征求丞相的意见。一向两不相帮的丞相,这次却站在萧锦昀这一边,一番慷慨陈 词,直说镇北侯非但不当赏,还当罚。镇北侯吓得一哆嗦,跪在了殿前。萧锦昀 见好就收,表态说镇北侯功过相抵,就不罚也不赏了。衡山公难得吃瘪,一脸寒 霜。 徐钰见内院妃嫔身体虚弱,想 在百花园组织嫔妃们学拳法。萧锦昀很是无奈, 但还是点头同意了,但嘱咐她还需征得主母应允。主母那头却说,女子需有女子 的样子,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徐钰则说女子除了相夫教子做女红,也可以强身 健体守卫家国。双方谁也不能说服谁,一时僵持不下。裴姬却站了出来力挺徐钰, 一番花言巧语哄得主母展颜答应。裴姬得意地向徐钰抛媚眼,徐钰吓得直打寒战。萧锦昀告诉主母,他准备下令让衡山公归藩,以振朝纲。主母忌惮衡山公权 势,让萧锦昀再做隐忍。萧锦昀表示徐家将会站在他们这一边,让主母不必担心。

恩爱两不疑第28集

萧锦乐劝父亲归藩放权,安享晚年,衡山公却正告他只有手握权力,才能安身立命。 萧锦昀派徐钧和姜院正去寻查云阳伯制造禁兵器的处所,两人来到青云庄, 却遭到云阳伯手下的袭击。姜院正负伤逃走,徐钧无奈被擒。 徐钰听闻大哥被勤,召集徐家家兵,一起奔赴青云庄救人,却不知衡山公早 已设好了圈套。 萧锦昀单骑赶往青云庄,想要阻止徐钰,却在半路上被萧锦乐拦住。萧锦乐是衡山公的儿子,其实更方便去救徐钰,但是萧锦昀此刻已没法冷静,表示他的夫人他自己去救。萧锦乐只好让侍卫软禁萧锦昀,两人剑拔弩张,幸好太卜及时 出现,安抚了萧锦昀的情绪,劝萧锦昀回宫等待消息。 徐钰这一边果然中了圈套,徐家家兵和云阳伯的侍卫厮杀开来。徐钧虽然得救,然而云阳伯突然放火烧庄,向前来查案的镇北侯和大理寺卿诬告徐钧在此私 造禁兵器。萧锦乐出现救走徐钰,为掩护徐钰撤走,被截在了青云庄。一时 之间人证物证俱在,徐钧百口莫辩,只得束手就擒。

恩爱两不疑第29集

萧锦乐来狱中探望牡丹,他不明白为什么牡丹不恤杀身,也要指认徐钧。牡 丹告诉萧锦乐,徐家跟他有杀父之仇。 徐鼎到城外替徐钧送行,嘱咐他一定要留着性命,日后回家。衡山公意欲趁 机拉拢徐鼎,却遭到徐鼎的严词拒绝。衡山公却也不恼,抚须告诉身旁的镇北侯, 很快徐鼎就会亲自登门求他,主动入伙。 萧锦昀来探望徐钰,徐钰闭门不见。其实,徐钰内心也很煎熬,眼见着萧锦 昀走远,命侍女取来酒,准备一醉解千愁。裴姬知道徐钰心情不好,拉着陶淑人 前来作陪安慰。 徐钰喝得微醺,望着裴姬为她亲手缝制的衣裙,心里一热,不再隐瞒,告诉 裴姬其实她就是徐钰,而不是裴姬以为的萧锦昀,他们早就换回了身体。裴姬不 信,徐钰当场打了一套徐家拳自证身份。裴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方面,她发现自己上当了;另一方面,经过这些日子的亲密接触,她发现自己早已不恨徐钰 了,反而很感激徐钰大度地关照地,包容她。两个女人抱头哭在一起。一旁的陶 淑人也哭了起来,她很高兴有生之年,竟然看到了两个姐姐的大和解。

恩爱两不疑第30集

衡山公召集了各地藩主,准备逼宫城主萧锦昀。萧锦乐想要去给徐钰通风报 信,却被管家拦住软禁了起来。萧锦乐只好差手下去向母亲求救。 萧锦昀和萧锦乐坐在宫殿前的阶墀上,回想小时候他们兄弟俩和萧锦乐、徐 钰一起比赛爬阶墀的场景,不禁感慨昨是今非。 徐鼎果然如衡山公所料,主动投入麾下,为他的军队大开九门,保证兵不血 刃。衡山公问徐鼎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徐鼎没有正面回答,只说家人是他的底 线。 徐彪率领一队徐家军从北境赶来,忽娜和阿卜浑也率部前来支援。 衡山公留大军在城外,自己率领亲卫,在徐鼎的护持下,一路兵不血刃地来 到大殿前。衡山公让萧锦昀让出城主之位,萧锦昀不做理会。衡山公上前紧逼, 关键时候,一支飞箭落下,阻止了衡山公上前的脚步。是徐钰,她赶来守护她的 城主,她的大晟。衡山公让徐鼎好好管管女儿,随他一起擒住萧锦昀,可是徐鼎 却一动不动。原来,徐鼎并没有叛变,徐钧也没有死,一切都是萧锦昀和徐家演的一场瞒天过海的戏。(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

香港娱乐网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