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剧台

微雨燕双飞 分集剧情(1~37集大结局)

2023年6月5日 陆剧台(313) 0

微雨燕双飞 分集剧情(1~37集)

微雨燕双飞 分集剧情(1~37集)

微雨燕双飞第1集

茉喜是六品官员白文泰的侄女,幼时爹娘先后逝世,将她托付给了叔父白文泰。茉喜贪嘴想去偷吃美食,藏在了马车里跟随众人一同去了吴府。吴相此番邀白家前来,是想认凤瑶为义女,并将凤瑶许配给率领北朔军的大将军陈文德。茉喜意外得知后想阻拦这场认亲,但路遇一黑衣刺客。茉喜看出刺客并不想伤害自己,便要挟黑衣人替自己向厅内的凤瑶通风报信。凤瑶在收到茉喜的提示后装作胸痹离开,躲过一劫。白二夫人考虑到夫君白文泰的仕途,以及儿子白鹏琨的将来,狠心答应。

微雨燕双飞第2集

陈文德要全面调查吴朗谋逆一事,意图将与吴朗私下勾结的官员全盘查清。白文泰也受牵连,家财充公,白家传家宝也被收走。白家餐食日渐粗糙,茉喜不得不溜出去开小灶。一日买羊肉时,她意外遇到了重伤昏迷的龙襄军年轻将士万嘉桂。凤瑶带着美食来找茉喜,万嘉桂躲在床下听到了凤瑶和侍女的聊天,也因此得知凤瑶鞋子上的一颗珍珠丢了。好巧不巧,这颗珠子就在茉喜床下的匣盒里,万嘉桂误会茉喜。万嘉桂伤势好转后本想第一时间悄悄离开,但北朔军仍在满街追查他的下落,出城一事只得暂缓。

微雨燕双飞第3集

茉喜在凤瑶闺房同寝,留万嘉桂在小院休养。白鹏琨带着迷药潜入茉喜小院,企图将茉喜迷量后送到友人府上。万嘉桂警觉,将白鹏琨痛打一顿。翠日白鹏琨向娘亲白二夫人告状,猜想是茉喜小院里藏了男子。由于吴朗等人的全方位构陷,陈文德彻底背上了叛军头子的污名,而他进城查清吴朗同党的行为也被看作是谋害忠臣。陈文德无奈只能命属下全城抓捕散布谣言的细作。凤瑶想将另一只鞋上的珍珠也送给茉喜,叫她拿去换钱贴补平日花销,躲在房梁上的万嘉桂这才知道自己一直误会了茉喜。

微雨燕双飞第4集

凤瑶得知娘亲要将茉喜送给陈文德做妾,立马替茉喜收拾钱银想她尽快逃离。白文泰与夫人将婚配一事通知茉喜,茉喜跟二人谈条件,要求足够的金银首饰做嫁妆,还需要将茉喜以及莱喜娘亲唐娘子写入族谱,另外还要求面见陈文德。茉喜请求陈文德准许自己成亲之前为娘亲迁坟,将娘亲坟冢迁到白家祖坟。实际上茉喜是想借迁坟一事获得出城令牌,从而帮助万嘉桂离开。陈文德将令牌给了茉喜,但也同时派手下监视着她的举一动。白二夫人得知陈文德应允茉喜迁坟一事极是愤慨,不愿与烟花女子结为她埋。

微雨燕双飞第5集

茉喜拿烟花自制炸药,万嘉桂用龙襄军制作火药的办法帮茉喜改良,增加威力。凤瑶怀疑茉喜有逃跑的计划,于是迁坟当日也雇了马车偷偷跟随,想帮茉喜一把。茉喜带着万嘉桂出了城,茉喜将万嘉桂写给自己的婚书烧给爹娘。回程路上,莱喜按照计划在羊肉铺子前停靠如厕,众人等待时万嘉桂溜下马车从铺子后门进入茅厕,再戴上茉喜的帷帽上车。众人以为莱喜已经回到了马车里,准备继续赶路。茉喜依照计划向马车投掷炸药,马儿受惊后便一路狂奔。陈文德的副将小武带兵出现,一路追赶马车,所幸万嘉桂成功逃脱,马车连带着他一同跌落山谷。

微雨燕双飞第6集

凤瑶对茉喜全心全意保护之人很是好奇,但茉喜只字未提。龙襄军在将领楚威的带领下正从池北赶赴京州,准备与北朔军正面作战。陈文德决定带兵离开,从长计议。临行前陈文德希望茉喜与自己一起离开,他早就对茉喜一见钟情。可茉喜心中已有万嘉桂,便拒绝了。龙襄军成功打入城内,茉喜一眼看到队伍中的万嘉桂,便开始畅想与他共度余生的幸福生活。凤瑶意外得知自己有一门娃娃亲,对方已预备来白府拜访。茉喜装作侍女前去打探,发现凤瑶的婚配郎君就是万嘉桂。

微雨燕双飞第7集

万嘉桂接茉喜去街市游玩,两人投壶,品鉴街边小吃,看走马灯。茉喜看上了一盏不出售的宫灯,万嘉桂通过将铜铃重新挂回屋檐,为整条街带来了祥兆,也为茉喜赢得此物。茉喜将宫灯当做是万嘉桂与自己的定情信物,决定好好珍藏。白文泰为凤瑶定下一桩亲事,郎君是吴朗家的公子。此次逃离京州途中,吴家郎君在颠簸中受伤,成了一位痴儿。白文泰为了撇清与陈文德的关系,为保住乌纱帽,只得与吴朗结成亲家。茉喜给万嘉桂寄信,希望他有法子帮凤瑶退婚,可信差却带回了万嘉桂已经殒命的消息。

微雨燕双飞第8集

白文泰被关押在牢中日渐憔悴,白鹏琨埋怨妹妹自私无情,凤瑶不得不是茉喜向陈文德求助,或许能帮凤瑶解除婚事。龙襄军将领赶赴白家,带回万嘉桂的遗书。遗书中万嘉桂表达了对凤瑶的爱意,坦诚是因军务在身才狠心取消婚约,信中希望龙襄军帮忙照顾凤瑶。但吴朗并不买账,他找来万家父母确认,万家父母认为信中口吻并不像儿子。茉喜找到万家父母将自己送给万嘉桂的白家玉牌称作是凤瑶与万嘉桂的定情之物。万家父母见过儿子贴身佩戴着玉牌,于是对万嘉桂与凤斑人情投意合一事深信不疑,并找楚威大将军说情。

微雨燕双飞第9集

白文泰突然暴毙,白二夫人在悲痛中操办了丧事,但白文泰在各家店铺赊了大笔账目,债主找来要白二夫人还钱。万家父母差人送来一些黄金,老两口客居京州,身上并无足够的钱银凤瑶铭感五内,但白二夫人与白鹏琨却认为这是亲家应该做的。万家族老阻止嘉桂爹娘替亲家还债,认为白家欠款数额巨大,难以填补亏空。白鹏琨再一次打起茉喜的主意,准备再将她嫁给好友郑开泰做小妾。茉喜给白二夫人出了个主意,让她把茉喜的庚帖用糯米纸贴在白二夫人的庚帖之上,待糯米纸融化后,就成了白二夫人与郑开泰议亲。郑开泰发现与自己议亲的是白二夫人,悔婚后赔偿了白家大量银钱。

微雨燕双飞第10集

债主上门棍打白鹏琨,白二夫人气急攻心,卒中身亡。凤瑶伤心欲绝,生了一场大病,家中琐事都由茉喜操劳,茉喜将白二老爷真正死因告知凤瑶。原来在茉喜的逼问下,为白文泰诊断的大夫才说出中毒身亡的事实。茉喜怀疑是吴朗因凤瑶未嫁而打击报复,但具体原因还得待白家安定后才能找机会查明。白鹏琨偷偷带着白家所有值钱物件离开,将债务留给了凤瑶和莱喜。由于开不出月钱,仆役们也决定离开白家。两姐妹决定靠变卖祖宅还债,波斯商人罗德买下白家宅子。在罗德的帮助下,茉喜凤瑶姐妹还清了白二老爷和白鹏琨欠下的所有债务。

微雨燕双飞第11集

茉喜凤瑶收拾好行李,正式同白家祖宅、同京州城告别。茉喜去开具出城的通关文书,凤瑶拎着箱笼等待茉喜时遇到一位老者问路,凤瑶好心帮忙,但老者的同伙趁机将箱笼偷走。姐妹人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只能先搭乘商队的马车到达馨州再做打算。经过数日的流离颠沛,两姐妹终于到达了罄州。茉喜二人以帮车夫念信为交换,让车夫送二人去女学。女先生沈书墨带二人熟悉环境还算友善,茉喜见女学深夜还有学生在练习舞技,下意识觉得女学有些古怪。茉喜跟着凤瑶去拜访山长冯嫣,在茉喜甜言蜜语的攻略下,山长答应了茉喜留在女学的请求。

微雨燕双飞第12集

天气渐寒,但姐妹二人所剩的钱只够一人做冬衣,沈书墨慷慨相借。凤瑶当堂布置默写,丁一苑的学生因偷看而与丁二苑起了争执,双方扭打滋事,山长得知后批评了凤瑶。茉喜上街买菜,一块肉恰巧跌入菜篮。想到凤瑶反复叮嘱切莫占人便宜,茉喜主动将肉归还。肉铺掌柜送给茉喜一份无人要的大肠,但凤瑶还是误会了。凤瑶向茉喜道歉,两姐妹言归于好。茉喜用借周婆婆的铜锅烹出美味,两姐妹饱餐一顿。冯铭对凤瑶展开热烈追求,一日冯铭前来“求教”,茉喜装作无意用铜锅教训了冯铭一番。

微雨燕双飞第13集

凤瑶为了多一些赚钱门路,替城中的贵妇手抄佛经赚钱银。茉喜拿着剪刀去威胁冯嫣,扬言再欺负凤瑶就和冯嫣同归于尽。冯嫣被茉喜不怕死的口气吓到,不敢再针对凤瑶姐妹俩。没过多久,女学便传出冯铭死讯。面对捕快问询,冯嫣断定弟弟是被凤瑶茉喜两姐妹杀害的。捕快要将二人带回衙门审问,关键时刻吴吟出面作证。茉喜遇到吴吟,看出他身体不适,便采下草药让吴吟咀嚼服下。冯嫣告假回乡,山长一职由沈书墨暂代。可此时又来了一位新射艺先生--文东。茉喜心生惧意因为只有她知道文东的真实身份就是陈文德。

微雨燕双飞第14集

沈书墨验证了茉喜的猜想,丁一苑的学子基本全是“关系户”。之前沈书墨的好友孙景云发现这些学子不够格进入女学,便去找冯嫣理论,自此便未再出现,只留信一封说明自己觅得如意郎君决定离开。吴吟得知茉喜二姐妹要走,便威胁茉喜交出孙景云之物。可茉喜并不知吴吟要什么,还险些被吴吟勒死。陈文德及时搭救,并提醒茉喜,凤瑶可能同样有危险。凤瑶被冯嫣带走,并留下字条要茉喜以孙景云之物换凤瑶性命。沈书墨控诉冯嫣的罪行,冯嫣承认丁一苑的学子都是为钟侯爷而培养。

微雨燕双飞第15集

沈书墨在密室中见到了好友孙景云,原来她还活着。冯嫣在内室踩动机关,地下密室不断有水流入,眼看就要淹没几人。内室里冯嫣发现茉喜送来的宝贝只是个破烂铜锅,气急之下踩动机关准备淹死几人。凤瑶为了救大家,答应冯嫣模仿钟太后字迹。陈文德找到了逃生出口,可孙景云被铁链锁着难以逃生。陈文德潜入水底几次设法砍断铁链,但都无济于事。孙景云不愿几人为了救她而白费功夫,自己跳入水中溺死。沈书墨伤心欲绝,但也被陈文德拉着,与茉喜一同离开。

微雨燕双飞第16集

吴吟秘密与钟侯爷会面,经藏经阁黑衣人一事后,吴吟猜想钟太后墨宝绝非书法字画那样简单。钟侯爷赞赏吴吟心思缜密,将实情告诉了他,原来钟太后曾在罄州地界发现了铁矿,并作铁矿图秘密保存。但钟太后死后,铁矿图便失去踪迹。陈文德早已调查到了钟侯爷谋权,企图拥兵自重的种种歹行。他欲行刺侯爷,便救下凤瑶,并提前让茉喜带着凤瑶先行离开。茉喜不小心说漏嘴,凤瑶认为自己作为龙襄军的遗孀,有义务保护侯爷安危,她要返回女学营救众人,茉喜无奈追随。

微雨燕双飞第17集

吴吟调查到湘南原是女学先生孙景云的胞妹,孙家曾是官宦,但因弹劾钟侯爷而获罪。姐妹俩曾沦落行院,后被父亲同僚搭救。姐妹二人无意间得知了冯嫣与钟侯爷的关系,决定进女学找机会为父报仇。冯嫣为了报复凤瑶姐妹,也为胞弟之死做个了结,预备火烧姐妹住舍。周婆婆看到后,没缘由的将冯嫣捅死。长史大人收到了周婆婆的字条,她声称找到了铁矿图,要将宝物献给侯爷。周婆婆迷晕凤瑶将她绑架,要茉喜用铜锅交换,茉喜这才得知原来铁矿图就刻在铜锅底部。

微雨燕双飞第18集

在沈书墨的管理下,罄州女学有了全新的风貌。茉喜也见到了此生本以为再也无法相见的人万嘉桂,他作为罄州的镇守大将军前来。茉喜打扮一番与万嘉桂见面,万嘉桂注意到茉喜脚腕扭伤,不顾外人在场,执意将茉喜抱回府中为她清理伤口。茉喜问起万嘉桂这几月的经历,原来万嘉桂带兵前往戈州途中遇到了大批山匪,两方交战时他身受重伤,而后被一位游医所救。万嘉桂死里逃生后决定正视自己对茉喜的情感,履行二人的诺言。不过万嘉桂被派来罄州实际上是圣上未雨绸缪,害怕铁矿现世后引发动乱。

微雨燕双飞第19集

吴吟打听到了茉喜与万嘉桂之间的故事,他的副手将他并未返京州一事告知吴朗,吴朗本想训斥吴吟,但侯爷却另有打算。茉喜约凤瑶去酒楼,想正式将她与万嘉桂的关系解释清楚。吴吟突然出现,他威胁茉喜倘若凤瑶不与万嘉桂成婚,则与吴家郎君的婚事仍旧算数。万家父母到达罄州,要万嘉桂与凤瑶成亲。万嘉桂想一并与爹娘、凤瑶解释清楚,便将茉喜姐妹叫到宅子中。万家父母招待凤瑶和茉喜用饭,没给万嘉桂解释的机会,便遇到朝廷派人送来圣旨,原来皇上要为万嘉桂与凤瑶赐婚。

微雨燕双飞第20集

茉喜劝说凤瑶搬入万家宅子,姐妹二人彻底离开女学。万嘉桂看到茉喜依旧珍藏着定情宫灯,百般滋味难以言说。万嘉桂与凤瑶、茉喜在城内闲逛,凤瑶想去书肆,便请万嘉桂陪茉喜去绸缎庄。吴吟暗杀万嘉桂,凤瑶发觉后及时替万嘉桂挡下一箭。万母心疼凤瑶,将万家祖传玉镯赠与她,明确了凤瑶儿媳的身份。刺史大人得知万嘉桂上书朝廷,请求增援兵马早做准备,以防陈文德攻占罄州。茉喜在街上遇到了陈文德,原来他已回到罄州。陈文德选好了适合锻造兵器的地点,准备正式部署攻城计划。

微雨燕双飞第21集

万母患脑疾时日无多,她交代了身后事,万嘉桂试探母亲对茉喜的看法。万母坦言虽然喜欢茉喜的直率,但仍介意她娘亲的身份。万嘉桂无法忤逆父母之意,即便难以割舍曾经与茉喜相处的点点滴滴,但如今却不得不娶凤瑶为妻。茉喜想到万嘉桂见自己时的吞吐犹豫,猜到万嘉桂似乎是要与自己告别。茉喜没有等来万嘉桂的反抗,万母当众宣布今日成婚。万嘉桂想和茉喜解释,但他却直接表明娘亲介意茉喜出身,他想让茉喜彻底死心。

微雨燕双飞第22集

罄州战事一触即发,万嘉桂差人送茉喜防身刀具。凤瑶逃难时仍带着与茉喜的姐妹画像,她要茉喜答应自己不论何时何地,都不会分开。吴朗得知吴吟将护卫全都派去保护茉喜后及时阻止了吴吟不理智的行径。茉喜与凤瑶的马车被拦,二人被北朔军劫走。茉喜与陈文德再相见,凤瑶这才知道原来女学的文东先生便是陈文德。万嘉桂带领的龙襄军因无力抵挡北朔军而不得不藏匿城中,但陈文德却无意在正面战场对抗。龙襄军按兵不动,陈文德心急便想方设法对他们断水断粮,企图引蛇出洞。

微雨燕双飞第23集

万嘉桂心系茉喜,副将小江提醒万嘉桂,只有保存实力打败陈文德,才有回城营救茉喜与凤瑶的机会。尧州刺史萧布语派手下前来向陈文德示好,意图说服陈文德与尧州结盟,共同对抗朝廷。但陈文德听到风声,原先北朔军攻占罄州时萧布语曾与其他州刺史联合,试图趁火打劫,掠夺罄州百姓家财。陈文德要萧布语献上锻造兵器的秘籍以表诚意,结盟之事暂且搁置。岫州、尧州、夏州三州使者想分别拜访陈文德,陈文德将三方约到一起,三州为铁矿而开出的结盟条件大同小异。

微雨燕双飞第24集

陈文德向茉喜表明自己心意,娶凤瑶乃不得已为之。万嘉桂手下伪装成水果商贩进城刺探消息,守卫要他明日多送些好果子,为将军陈文德大婚做准备。大婚当日,茉喜发觉凤瑶似是要与陈文德同归于尽,百般劝说。万嘉桂率领将士们伪装成卖果子的商贩,顺利进城。婚宴上茉喜当着众人面讲述了自己与万嘉桂的过往情感。种种阴错阳差令凤瑶惊讶不已,陈文德也没想到茉喜竟有如此能耐。天色渐晚,万嘉桂带人潜入府中,眼看十分顺利,但这实际上是陈文德为万嘉桂设下的圈套。

微雨燕双飞第25集

陈文德应允迎娶茉喜,茉喜本就是他心属之人。婚仪继续,但茉喜和陈文德对于这桩婚事却是完全不同的心情。陈文德与茉喜婚仪结束,被送入洞房,但被邀请来的三位使者却对婚事充满怀疑,没有完全放下对陈文德的顾虑。凤瑶被囚禁在卧房,她想到茉喜为自己的付出充满自责懊悔,准备以死谢罪,好在被看守的士兵及时发觉。小李将茉喜替凤瑶嫁给陈文德的消息告知万嘉桂,他为凤瑶夫人保全了名节而开心,殊不知将军心里装着的是替嫁的茉喜。万嘉桂写下血书向楚威将军求援兵,他要尽快将茉喜救出。

微雨燕双飞第26集

将士们看着陈文德因娶了茉喜而心情大好,也肯定茉喜这位将军夫人。三日后是陈文德婚事的答谢宴,各路刺史便会再次前来,陈文德要茉喜做好成为真正的将军夫人的准备。茉喜得知凤瑶企图自缢,急忙前去探望。凤瑶因自责、内疚与羞愧不愿面对茉喜。茉喜感慨生于乱世,女儿家的命运总是被男人左右。茉喜央求陈文德将凤瑶送到万嘉桂处,但陈文德认为茉喜仍旧心系万嘉桂,吃醋拒绝。吴吟得知茉喜被迫嫁给陈文德的消息,自责没能保护好茉喜,他的属下打听到陈文德已经开始铸造兵器,吴吟决定即刻开始行动。

微雨燕双飞第27集

陈文德带茉喜逛街,茉喜发现百姓们对陈文德满是尊敬与感谢。茉喜在布料铺子后院见到了思念已久的万嘉桂,万嘉桂保证战争过后他会亲自向圣上说明情况迎娶茉喜。陈文德第一次提起自己的过去,茉喜也讲述了自己寄人篱下的经历。茉喜向陈文德说明凤瑶对自己的重要性,不论未来发生什么她都会护着凤瑶。陈文德想接替凤瑶继续照顾茉喜,只愿她不离开自己,茉喜无法回应陈文德的感情。陈文德得知罄州城内有人意图取茉喜性命,于是对茉喜禁足,但茉喜想趁此机会逃脱,便让侍女立春将自己要先行行动的消息带给万嘉桂。

微雨燕双飞第28集

凤瑶仍自责懊悔,愿意将万嘉桂妻子的身份还给茉喜,只要姐妹俩还有机会逃出去,这番知心话也被屋外的陈文德听到了。茉喜谎称要读书解闷,沈书墨将巨型书箱送来将军府。茉喜想钻进书箱逃出城,便很快借立春传递消息,与万嘉桂约好了逃跑的时间和接头位置。乞巧节来临,陈文德专门去寺庙为茉喜求了平安符,茉喜回忆起儿时与娘亲拜佛祈福经历,不忍心欺骗眼前这个真心对待自己的男人。陈文德再次告白,希望茉喜能心甘情愿留在自己身边。

微雨燕双飞第29集

立春一路护送姐妹俩到城门口,茉喜终于与万嘉桂团聚。百姓们为了躲避神鸦火箭的袭击纷纷逃出城,人群冲散了万嘉桂、茉喜和凤瑶。万嘉桂抓住了离自己最近的凤瑶,但茉喜被赶来的陈文德接回,万嘉桂只能带着凤瑶先行离开。茉喜发觉立春依然在自己左右,陈文德并未责罚她。立春坦承自己早已投靠了陈文德,她幼年时曾受到陈文德的关照,早已发誓要寻到恩人并报答他。万嘉桂派人查清了当日神鸦火箭攻城一事,原来是吴吟下令攻城,趁机制造动乱,帮助茉喜逃出城。

微雨燕双飞第30集

隗州特使前来拜访陈文德,带回了钟侯爷派兵增援万嘉桂的消息。特使献计由隗州刺史出面为两边调停,但条件是陈文德必须贬妻为妾,并娶隗州特使亲妹为妻。陈文德当面拒绝了特使,还对特使还以颜色,原来给茉喜下毒就是隗州特使的计划。陈文德带茉喜去锻造坊视察,这些身患残疾的炼铁工匠都是昔日陈文德的部下,多年来一直受到陈文德的照顾。陈文德梦中哭喊,茉喜前来关心却险些被砍死。茉喜问起原因,陈文德讲述了痛苦的回忆。

微雨燕双飞第31集

陈文德命茉喜为他的将士们鼓舞士气缝袜子,茉喜也希望北朔军将士们能够平安归来。北朔军首战龙襄军,北朔军大获全胜。万嘉桂发觉龙襄军中多有浑水摸鱼之士,对战争结果并不重视。凤瑶也有所察觉,她认为万嘉桂完全可以以儆效尤,择其中最甚者严惩。陈文德带着茉喜巡视军营,茉喜将自己亲手缝制的袜子分给将士们鼓舞士气,众人纷纷表示会奋勇杀敌。吴吟得知万嘉桂重整军纪一事,善意提醒他这些将士乃各方势力的人马,肆意而为可能会得罪不少人。

微雨燕双飞第32集

越来越多的将士们染疾,严重扰乱军心,大家都陷入了怕被传染的恐惧之中。陈文德似也显现出症状,茉喜着急。吴吟向万嘉桂道贺,原来圣上决定将万嘉桂召回京州,为他和凤瑶主婚。凤瑶这几日与军中大夫学习医术,照顾军营里的伤患。凤瑶调查后发现疫病可能与北朔军的兵器有关,或许有人在铸剑封油时抹上了毒药。凤瑶一步步接近真相,吴吟起了杀心,好在万嘉桂及时出现阻止。隗州使者向北朔军提供了大量粮草,趁机打探军情,顺便将万嘉桂要回京州与凤瑶正式拜堂成亲的消息告知茉喜。

微雨燕双飞第33集

陈文德看出茉喜担心自己,但茉喜似乎不愿承认这一事实。吴吟认为陈文德患病期间是龙襄军拿下罄州的最好时机,他已算出十日内这病症便会席卷整个北朔军。万嘉桂差人给陈文德送信,以茉喜作为交换,允许陈文德带亲信逃离罄州,陈文德一口回绝。罄州城内有叛军打开了城门,龙襄军攻入,陈文德将茉喜先行护送到安全之地。但途中遇到了万嘉桂,双方决斗。患病的陈文德不如往日神勇,万嘉桂想将茉喜带走,但茉喜直言会陪伴陈文德,与他共进退。万嘉桂将解药绑在箭上,连带着劝降信件射到茉喜所在的营地。

微雨燕双飞第34集

茉喜盼望与陈文德逃出去后远离朝堂纷争,过普通人的生活。陈文德假意答应,但他心里仍旧以大义为先。陈文德准备以自己为诱饵带一队人马离开,误导龙襄军。陈文德率领的小队抱着有去无回的决心出发。换好男装的茉喜在帐中久久等不来陈文德,她看到打扮成自己模样的立春,似是要与自己告别。陈文德的佯攻果然让龙襄军中计,但是凤瑶看出端倪并给万嘉桂报信,龙襄军大批人马撤退开始攻击北朔军的营地。陈文德察觉后立马赶回营地救茉喜,但龙襄军此时推下山石,关键时刻陈文德替茉喜挡下。

微雨燕双飞第35集

万嘉桂的属下找到了与茉喜同样装扮的女尸,从随行包袱里的物件确认女尸就是茉喜,万嘉桂和凤瑶悲痛欲绝。茉喜渐渐苏醒,她看着陈文德的遗体,回忆起与他的点滴,以及他仍未实现的心愿。茉喜决定帮助陈文德洗清罪名,还他大将军的英名。尚服局女官出宫采买首饰,茉喜以宝庆楼女掌柜——唐娘子的新身份前来参加品鉴,获得了女官的认可。茉喜当着京州城诸多珠宝铺子掌柜的面宣布了宝庆楼要在京州城开张一事,引起了不小轰动。还引来两位国伯为其题字、送礼。

微雨燕双飞第36集

吴朗回府路上,茉喜专门做局佯装遭到地头蛇欺负,做实自己无依无靠的悲惨境遇。茉喜前来拜访吴朗,与吴吟相遇。茉喜邀吴吟与自己联手对付吴朗,公开其勾结作乱的行径。茉喜向吴朗表明自己想要与吴家郎君成亲的意愿,只想求个安身立命之处,并以宝庆楼的全部家当作为嫁妆表达诚意。吴家痴儿本就难以婚配,吴朗答应了这桩亲事。钟侯爷的夫人邀请京州身居高位的各家夫人们共赏梅花,凤瑶在宴席上见到了茉喜,但茉喜却是以吴家儿媳的身份前来。

微雨燕双飞第37集

万嘉桂终与茉喜相见,二人都放下了年少时的冲动情感,做了告别。凤瑶以为万嘉桂会与茉喜破镜重圆,便将家中琐事一一给侍女后准备离开,但万嘉桂向凤瑶再次表白,两人终成眷属。吴吟被派往漠北,临行前告知茉喜,她与吴家郎君婚礼当日,钟侯爷与圣上都会前来祝贺。吴吟将吴朗装有秘密信件的柜锁密码告知茉喜,茉喜悄悄前往密室,却触动机关引来府兵,好在一位面具神秘人帮茉喜脱险。婚礼当日,皇帝与钟侯爷应邀前来,茉喜将吴朗与钟侯爷的罪证一一呈上。(大结局)

下一篇 »:

心跳 追剧日历

最近更新

发表

香港娱乐网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