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剧台

《公主嫁到》分集剧情(1~32集大结局)

2024年2月6日 港剧台(1001) 0

《公主嫁到》分集剧情(1~32集)

《公主嫁到》分集剧情(1~32集)

公主嫁到第1集

昭阳公主(佘诗曼 饰)在七夕之时带同近身司徒银屏(陈法拉 饰)女扮男装偷偷出宫参加长安举行的盛会,竟与算命先生起冲突。鉴金号大少爷金多福(阮兆祥 饰)在算命档寻得被昭阳泼得一身油彩的二弟多禄(陈豪 饰),遂连忙拉他迎接从少林学艺回来的三弟多寿(黄浩然 饰)回鉴金号。少府监罗道远(蒋志光 饰)与大驸马赵弘(萧正楠 饰)庆贺鉴金号扩充开业的盛会,并借机会试探金家掌舵人丁来喜(关菊英 饰)对金器的了解。多福从夫人阮小玉(李诗韵 饰)处得知来喜近日为购金山而烦,金家三子决定乞求金山老板割爱,终于开出高价把金山买下……七夕之期过后,孙贵妃(杨卓娜 饰)把韦贵妃(惠英红 饰)有意撮合昭阳下嫁吐蕃王的事相告,吓得昭阳急见崔太妃(谢雪心 饰)求救。来喜把先王御赐金太夫人(李香琴饰)的夜光杯带往宫中,解决鉴金号的财政危机,孙贵妃无意中得悉来喜有三名儿子,遂提出金家公子迎娶昭阳交易……

公主嫁到第2集

满面伤痕的多禄与昭阳互相责打,银屏却发现韦贵妃出现……多福突然召见金铺的员工,更要求员工放无薪假,众人不满更纷纷要求算清薪水及转当散工……昭阳与孙贵妃在数落多禄之际,韦贵妃突然出现捉拿银屏入狱。崔太妃在偏殿设宴招待众公主及驸马,韦贵妃即传召银屏,而银屏更当众指出昭阳与多禄的相遇情节是假……银屏为了在金家隔邻兴建公主府而到金家巡视,更借公主之名要金家丢弃他们的摆设。公主与驸马拜堂非常顺利,但当多禄进入新房发现昭阳竟笑容满面的请他喝酒,多禄不禁想到公主是否想毒杀自己……

公主嫁到第3集

金家众人询问多禄,公主何时会到金家向金太夫人等人请安时,银屏却突然出现,金家上下已知,苦难日子已开始……多禄在归宁之日陪伴妻子回宫,众驸马特意在他们面前表演高难度杂耍助兴;之后多禄竟被安排成为飞刀标靶……来喜与金太夫人特意到公主府邀请昭阳在中秋当晚到金府一起赏月,昭阳回忆小时候在乡间过节时的快乐事,因此答允邀约。公主在席上却发现金家众人并没有留意多寿不想当将军之事,忍不住出言讥讽;昭阳更忍不住揭穿了小玉与男子私会之事……虽真相水落石出,但昭阳终把多禄气昏。

公主嫁到第4集

金家兄弟救出了被绑架的四德,为了安置无家可归的四德,多寿便请她到金家当婢女。折冲府派人到金家请多寿担任府兵教头一职;翌日昭阳突然出现更说已代多寿推掉了教头工作……金家众人与公主吵得面红耳赤,来喜最终提议让多寿与师承娥媚派的银屏比武,最后多寿右手受伤。银屏突然全身发痛,昭阳急召御医诊治却束手无策。一肚子怒火的多禄回到房中,竟取出了一整箱纸蜻蜒,原来他平息怒火的方法是细看当中的字句。昭阳发现外婆送她随身的“竹报平安”小金牌不见踪影后,认为一定是遗失在金家。

公主嫁到第5集

晚上小玉辗转反侧,终向多福说出真相;当来喜坦言没有办法之际,多禄却说出想到妙计来让小玉脱罪及救出四德……四德听到银屏染上怪病时,竟说有能力把她治愈。昭阳感谢四德救回银屏,两人闲谈间竟发现同来自天秤邨,顿时好感大增。四德求昭阳召太医替多寿诊治右手,但多寿竟当众拒绝……来喜要求多福回礼给公主,当小玉发现多福准备把价值千両的花瓶送予昭阳,竟刻意想打破它……昭阳终揭发小玉与多福卖参之事,多寿与银屏起冲突,多寿竟用受了伤的右手格挡。金太夫人屈起手指大力搉打了昭阳的额头!

公主嫁到第6集

金太夫人搉打了昭阳后,竟然毫无惧色地高声要求公主责罚自己……来喜看到儿子们变得如斯田地,提出将不再做金家当家,长跪金家祖先灵位前忏悔。多禄与多福听说有新金铺开张并会大撒金粒,于是决定一探究竟……皇上赏赐了两瓶葡萄美酒给昭阳,而她特意举办葡萄夜宴招待众公主。五位公主聚首夜宴之时,永河公主等人竟借行酒令作诗,不断出言羞辱昭阳……晚上多寿在房间为母亲之事苦闷不已时,四德竟拿平安茶到访,原来她煮了平安茶,更请多寿代自己向来喜送茶。多寿终向母亲坦言,其实自己从小就不喜学武之事……

公主嫁到第7集

荣叔向多禄等说将带打金师傅们离职,这时来喜突然回到金铺,更指出一切都是荣叔的阴谋……来喜偕三位儿子探访新金号,看随老板竟是丁财旺与米仁慈两人时,来喜竟一反常态当街与财旺等人骂战;三兄弟与小玉向金太夫人打探,终得知了来喜与财旺的恩怨……多禄与多寿探望官媒鲁大人,却发现他竟被调职;多禄与多寿带礼物探望新官媒,发现新官媒丁有维的父母竟就是财旺夫妇……多禄发现鲁大人缠扰“蜻蜓姑娘”楚翘,于是出手助她解围。银屏得昭阳答应让她出宫成亲,但想不到她竟请四德代自己去找媒人相睇……

公主嫁到第8集

虽然看到有维色迷迷的眼光,但四德为了不负银屏所托,只得说出银屏的问题要有维答覆;想不到淫媒却趁机要四德饮下混有蒙汗药的茶水,把四德迷晕了……有维的下属把淫媒等人缉拿,有维决定将银屏也视作犯人一併带走。众公主出现要求将银屏带回宫治罪……崔太妃审问银屏,昭阳为救好友,不惜说得声泪俱下……宝叔气急败坏地通知财旺与仁慈,指发现了来喜的二子多禄是驸马之事;多寿通知家人,说鼎丰号未开张便被人淋上红漆;这时有官差出现指是鉴金号淋红漆……财旺与仁慈突然出现,更指所有事均属“误会”……

公主嫁到第9集

昭阳突然到临金家,提出要四德到公主府照顾自己,多禄却反对……四德糊糊涂涂成为了金家总管及驸马近身,这天请金太夫人过府一起玩叶子戏;金太夫人连连惨败,更被昭阳截糊……多禄在街遇上楚翘,因见她晕眩于是送她回妓院。昭阳跟踪永河公主,却看见多禄抱著楚翘自失火的妓院步出,于是怒得当众掌掴他。虽然众家人力证多禄的诚信,但昭阳最终决定与他和离……昭阳与多禄向有维陈述两人和离的理由,得有维接受。金家得悉鼎丰号突然大降价,短短瞬间便把生意抢去;多禄幸得四德启发,成功推出套装金盒抢回生意。

公主嫁到第10集

财旺夫妇计算得失,发现始终没法夺得鉴金号的生意,最后更借机会把跳槽的荣叔辞退……四德出外购物时遇上多寿,两人更合力把四德的钱包夺回,多寿发现钱包中有纪念四德恩人的小铃噹。昭阳欲向崔太妃提出与多禄和离,却听到崔太妃阻止清云和离,最后临阵退缩。昭阳突然出现于金家,她向多禄说要收回和离要求,令他晕倒过去。道远赞成财旺夫妇建立金业总会的意见,夫妇两人请同行吃饭拉拢他们推举自己当金业总会主席……多禄联想到可以用“七出之条”来把公主休掉,众人商议后决定由金太夫人插赃嫁娲公主……

公主嫁到第11集

为了休掉昭阳,金家上下商议后决定合力安排一场戏,要让昭阳犯上“妒忌”之条,但最终却无功而回。昭阳与银屏正在公主府讨论为何大公主的婢女心儿会出现在街上时,却突然钟声大作震耳欲聋……金家众人在有维前提出昭阳犯了“七出之条”的“不事舅姑”及“口舌”之条,但昭阳却指自己受到“三不去”的保护……昭阳看到丈夫表现不济,要多禄到“俊贤雅集”学习;多禄却发现负责教学的太傅们,一见驸马犯错便会即时责打。金太夫人与来喜赞多寿营商主意甚多,替鉴金号挣来不少生意,小玉听后心中暗感不悦……

公主嫁到第12集

道远请长安四大金铺的负责人开会,说出皇上赞同成立金业总会,财旺与来喜均主动说欲做会长……有人到鉴金号展示金器,更高声说鉴金号售卖假金;经检验竟发现金饰确是鎏金(假金),来喜只得作出赔偿及答应调查事件……银屏与有维争执过后,竟又看见心儿在街上;三位公主齐聚集在大公主府,原来她们与米行老板合作,借赈灾为名歛财,但这时昭阳突然出现……道远请众金号老板到少府监,原来来喜已找出陷害鉴金号的主谋;银屏与四德遇到曾担任宫女的好朋友,银屏发现有维因误配而令好友没法成亲,故代友要求他赔偿……

公主嫁到第13集

多寿到医馆就诊,回家途中与好友成勇撞作一团,把身上的药粉调乱了;晚上多寿看见四德与自己病况相似,于是把药粉给她吃……多禄往“俊贤雅集”上学,却发现大驸马表现失常,胡言乱语;大公主突然派人搜索失踪的大驸马,多禄悄悄助他躲藏起来。当多禄回家后,发现大驸马扮作下人跟随自己回到金家;这时四德突然出现指大公主到了金家说要找大驸马;多禄到大厅招呼大公主,更坚称自己没有窝藏大驸马……众驸马在酒楼一起声讨众公主的不是,但想不到皇上李世民竟在隔邻厢座……皇上召五位公主上朝与众驸马对质。

公主嫁到第14集

多禄充满英雄气慨地指责众公主的任性刁蛮,说到激昂之处,多禄竟指责皇上没有教好女儿,才让众驸马受苦……皇上与多禄见面,更指昭阳在私下有称赞他。晚上皇上边与昭阳吃汤圆边在女儿前替多禄说好话。银屏与四德又到官媒府找有维,有维为了让两女明白男女感情之事,竟以“孔雀东南飞”一诗的故事向她们说教……多禄遇上妓院的老鸨,竟从她口中听得楚翘的改变,不禁替她担心。晚上多禄竟然到了“望禄居”与楚翘见面,而楚翘更出尽方法要多禄堕进美人计……多禄离开“望禄居”时,竟发现银屏的身影……

公主嫁到第15集

昭阳公主夜访“望禄居”,更提出要楚翘离开多禄,看到银屏所准备的一袋黄金,楚翘兴奋得将所有的事实一一说出;谁不知昭阳离开房间把门一打开,便看到给银屏扎起来的多禄站在门外……大公主突然指昭阳派人杀死楚翘,更提出要押昭阳回宫受审……事情终告水落石出,大公主被贬为庶民;崔太妃、韦贵妃与孙贵妃到公主府,负责没收大公主的一切时,大公主竟突然变得疯癫更说要自杀……财旺突然气急败坏地赶到官媒府通知有维,原来他收到字条说仁慈被人绑架,更勒索他们一万两银票。财旺到金家借钱付赎款,但来喜拒绝……

公主嫁到第16集

虽然金太夫人应允借钱给财旺,但却被来喜拒绝;到翌日仍无法筹到银票的财旺父子,欲接触绑匪要求宽限时,却突然发现有一小童带来绑匪的字条;有维与来喜见面,更从她口中听到绑匪有可能是熟人的理据……宝叔与众绑匪谈分赃时出现分歧,最后更被打昏;这时绑匪的头领终于出现……当有维欲把赎款交给绑匪时,来喜突然出现把赎金银票撕毁,引得埋伏的绑匪头领出现……有维等发现没有来喜沿途撒下的眉豆引路,只得四处搜索。这时有毒蛇欲攻击四德,有维挺身相护却因此被毒蛇咬伤脚部;三人发现身受刀伤的宝叔……

公主嫁到第17集

正当来喜、财旺、仁慈与众绑匪混战之时,多禄等人终带领官兵冲入藏参处,成功把众人救出。孙贵妃与昭阳在宫中相聚,却得到消息说司膳被暂代崔太妃管理后宫的韦贵妃捉拿……晚上多寿突然在房间中翻箱倒笼,原来他发现自己替四德绘画的金锁设计图不见了而变得慌乱;刚巧小玉看到此事,忍不住向丈夫多福说出多寿应该对四德暗藏情意……金太夫人与来喜得知后,决定还是另替多寿觅媳妇;另一方面小玉却借机暗示多寿要主动向四德表白……多禄与多寿在茶楼闲聊时,好友卜一卜竟向多禄说出,昭阳将遇上凶险……

公主嫁到第18集

看到丈夫为了自己而中了刺客一剑,昭阳不禁上前拥著多禄;昭阳偕多禄与韦贵妃见面,询问有关刺客之事;昭阳与韦贵妃唇枪舌剑之际,韦贵妃突然词锋一转,令昭阳觉得刺客可能是孙贵妃派来……昭阳突然到访金家,更向金太夫人及来喜奉茶,行媳妇之礼,众人大喜。四德上山採果子不慎扭伤了脚,竟看到打著雨伞的多寿出现……银屏往找有维询问有关好友的觅夫进度时,竟遇上有维欲安排相睇的英俊男子……晚上来喜召见四德,更提出欲与她上契,四德不知如何是好。四德向多寿说出自己已有心仪的男子,令他大感伤心……

公主嫁到第19集

多福向有维等说出多寿失恋之事,众人只得努力开解他。彻夜未眠的多寿突然向家人宣布,自己将专心工作把金号办好……四德向来喜提出自己欲到公主府服侍昭阳;多福在鼎丰号看到财旺用极权方法管理员工,竟觉得财旺厉害而赞赏他;财旺听后更提议带多福学习,让他结识了出卖抵押金器的二叔公。多禄陪伴有维吃羊肉,竟遇上也是喜吃羊肉的道远;有维与银屏一起购买贺礼时,竟被徐婵取巧夺去心头好。徐婵突然到访丁家,财旺更指他们是远房亲戚。多福为了求表现,竟私下向二叔公购下“断当”的抵押金器……

公主嫁到第20集

多福发现自己竟付上两万両订金买下贼赃,多寿提议将事件告知来喜,但多福竟反对;多禄听到兄弟吵架而上前阻止。来喜得知事件后痛心多福不长进,忍不住掌掴了他。仁慈不满徐婵用丁家的钱购物而大发雷霆,但徐婵竟指这些是嫁妆,早于有维出生前与财旺指腹为婚,仁慈听后大受打击。仁慈认识银屏后突然灵机一触,提出欲请银屏协助与有维假订亲,以阻止徐婵女儿嫁入丁家。昭阳得知道远的少府监聘请少监一职,于是鼓励多禄应征此职。公主特意请金家众人到公主府吃饭,希望借此能让众人冰释前嫌,但事与愿违,多福更竟提出分家……

公主嫁到第21集

多福与众人骂战理性尽失不能自制,竟把糕点误掷到昭阳头上!银屏即时指出,袭击公主是死罪,吓得金家众人震惊不已……翌日早上,来喜在家人与祖先灵位前,把鉴金号的大锁匙交予多福。众公主聚首少府监欲把礼物送给道远;道远拒收,更说出决定聘请多禄为少监……多福为了妻子而与多寿争执,最终却导致三兄弟不和收场。有维替银屏相亲当天,却在厢房外发现徐婵;为免被悉破之前作假两人只得躲在桌下,有维却无意间亲吻了银屏……财旺请徐婵不要再刺激仁慈时,有维却无意中得知自己身世,银屏往找有维却发现他悔婚…… 

公主嫁到第22集

鉴金号终顺利完成替朝廷制作的二十只“灵猴献桃”金寿碗,多福吩咐大力叔把金寿碗入箱,让翌日多寿带工人将碗运回金号;多福独自一人与好友喝,结果醉得不省人事。翌日早晨在路旁醒来时,多福发现身上的大锁匙不翼而飞。道远得知后指多福罪犯欺君,要将他收监。金家众人到少府监请道远网开一面,这时昭阳要胁道远放人……事情终告一段落,三兄弟亦冰释前嫌在房中开怀畅饮。满面病容的银屏在四德陪同下往找有维,更出钱要求有维替她作媒,令有维担心不已。银屏与四德逛街时,竟遇上了曾在宫中交手的刺客…… 

公主嫁到第23集

韦贵妃到公主府探望昭阳,更得悉四德竟与昭阳是同乡……世民南巡回来,昭阳向世民说出曾有刺客在皇宫出现,这时有消息指韦贵妃遭刺客袭击。韦贵妃向世民告状,指昭阳欲置她于死地,因昭阳并非真正的公主,而她更指四德才是真正的公主。世民与昭阳及四德滴血,终接受四德才是自己的亲女儿之事,昭阳终被囚禁天牢。刺客追杀欲替昭阳洗脱罪名的银屏及李公公,李公公舍命让银屏逃脱。财旺与仁慈探望金家众人,但原来真正目的是提出与来喜断绝亲戚关系;财旺与仁慈回家时发现徐婵欲离开,原来徐婵为怕财旺被金家牵连……

公主嫁到第24集

从有维处得知,昭阳指金家有机会被诬告,令众人担心不已;看到多福义无反顾地支持多禄,小玉竟突然说出自己已怀有身孕,为了金家不会绝后,要求多禄答应与昭阳和离;时多福突然说出有保护小玉的方法,竟然要与小玉和离……有维发现受伤的银屏,把她带到破庙照顾,而有维更决定与银屏交拜天地,成为夫妻。银屏与刺客再次对战,刺客突然中毒身亡;这时朝廷的追兵亦赶至……昭阳发现银屏被带至狱中,昭阳提议两人结成金兰姊妹。郭公公带领众侍卫到临金家,更指昭阳将会被处死刑,金家将按“缘坐法”全家被判处死刑……

公主嫁到第25集

有维见父母不肯让自己离开房间,竟然说出欲悬樑自尽……在昭阳等待受刑之际,世民与韦贵妃在御花园吃点心时,突然有刺客出现袭击韦贵妃;世民听得刺客供词后指昭阳应是无罪,于是命太监前往阻止行刑……昭阳被贬为庶民,而被逐出宫的银屏与她一同回到金家,更受到众人欢迎;但这时金太夫人竟把多福视作多福的母亲,而把多禄认作来喜的丈夫……韦贵妃探望四德,竟看到四德在宫中吃大包,不禁大怒指她有失身分。大夫指金太夫人已患上不治的“呆症”;卜一卜替有维与银屏“夹八字”,却发现银屏命硬克夫……

公主嫁到第26集

不再是驸马的多禄约道远与有维吃羊肉,原来他欲答谢道远提拔自己,但道远竟提出聘请多禄担任自己的幕僚。财旺在街上再遇徐婵,当徐婵欲要胁财旺时,却因看见道远而急急离开……徐婵终被道远寻获,原来道远认出她是廿多年前把儿子抱走之人……财旺与有维为讨仁慈欢心欲到宝玉行买礼物送给她,道远介绍宝玉行的老板给财旺认识,当道远看到财旺父子甚有默契,竟暗生妒忌……财旺亦与妻子步至宝玉行时,突然有石砖跌下,银屏竟舍命推开两人……金太夫人知自已病情严重,趁自己尚清醒时向家人致赠礼物及说出心底话……

公主嫁到第27集

四德得知鉴金号明日入宫面圣,吩咐婢女安排酒宴召待金家众人,但这时韦贵妃却出现阻止;韦贵妃欲杀害沉妈妈的私生子荣安时却被他逃去。逃亡中的荣安看见四德后竟追杀她,幸得皇上欲召见的济贫大善人宇文杰所救,而四德更认出他是当年在天平村赠予金锁的恩公。回宫休息的四德终醒来,发现多寿曾到访并留下了新的金锁与信件;四德发现随身的金锁不见了,深夜在御花园寻找时无意中发现了指证韦贵妃的证据……多寿探望四德,更鼓起勇气向她表白,却发现她性情大变。晚上四德扮作太监欲潜出宫外,却被侍卫发现……

公主嫁到第28集

韦贵妃不想放过昭阳而派出杀手;昭阳虽避过第一次袭击,但终喝下了扮作小二的杀手的毒茶……当四德在宫中拜祭昭阳时,韦贵妃却出现把火盆踢翻……世民巡视灾区后回宫,四德竟突然在世民面前举证韦贵妃诬蔑及谋害昭阳之事,更当众指自己是假公主……四德与宇文杰在御花园闲谈时,宇文杰突然向四德表露好感;众人发现金太夫人极喜欢看新买的观音画像,更竟在看画时缓缓把眼合上……昭阳欲阻止五公主晋怀与五驸马德亮和离,但没法成功。晚上在公主府内,昭阳与银屏质问四德,发现她仍比较喜欢多寿……

公主嫁到第29集

多寿向宇文杰说出一切,想不到宇文杰听后答应让爱。宇文杰向四德辞行更托四德去接济一位老婆婆,两人前往探望时宇文杰突然哮喘病发作,四德为救人只得在他怀中寻药……多禄向多福说出市集上流传了宇文杰与四德在城郊密会之事……宇文杰提出要还四德一个清白,决定娶她为妻,四德只得说要考虑。四德约多寿见面,满心欢喜的多寿赴会时却被小偷打晕……世民召众公主入宫,席上吐蕃大使禄东赞竟要求让吐蕃王爷迎娶刚与驸马和离的五公主,昭阳只得出手相助……昭阳向金家众人说出皇上已答应赐婚,将四德许配予宇文杰……

公主嫁到第30集

金家三兄弟在茶楼喝茶,振作起来的多寿向兄长报告,已选定了开设鉴金号第一家分店的位置;这时卜一卜刚巧经过,金家兄弟于是请他赠言,结果竟群起指责他的推算不准确……有维与财旺在鼎丰号等候道远,突然有幪面贼匪出现欲行劫,有维见财旺遇险,竟挺身与贼匪纠缠而受伤。道远赶走贼匪后查看有维的伤势,忍不住透露了自己是有维亲生父亲的事。有维在晚上到罗家探望道远,却偶然发现道远家花园竟有密室,更因此发现道远是突厥人身分。来喜从道远口中得知皇上欲打造金器赠予吐蕃,道远更说想让多禄负责筹划此事……

公主嫁到第31集

一反常态失去了工作热诚的有维,看见父母亲前来探望;原来财旺收到消息指扬州祖坟损毁,故此无法决定要先回乡还是先办婚礼,有维于是提议父母先离京回乡……四德与多寿相遇,终得知多寿不是因为嫌弃她而没有赴约。皇上得知运送法器到吐蕃的队伍中出现了刺客而导致人命伤亡。世民向道远追究责任,道远坦言主理此事的是多禄;金家接到圣旨被判处以死刑,幸昭阳紧急下用计与金家脱离关系而不用被捉拿……虽昭阳等人尽力营救,金家众人仍被赐饮毒酒……晚上昭阳给世民送上五色元宵,世民猜想女儿欲自尽追随夫婿……

公主嫁到第32集

突厥刺客得知禄东赞的军队将会启程回吐蕃,于是打算在他们出城时伏击;有维约银屏到破庙会合,有维更道出金家被陷害是突厥阴谋……突厥刺客袭击吐蕃大使队伍,双方闹市中大战……被囚禁在山上残破寺院的昭阳,向四德说出金家众人其实未被处死,一切也是皇上与吐蕃的计划。百无聊赖的昭阳发现破庙中有不少经书,结果她将经书撕下制作纸蜻蜓放出窗外。在缺水缺粮的状态下,昭阳竟开始产生幻想……两人失踪的第三天,多禄仍然不肯放弃四出寻找妻子;当多禄背一位受伤的婆婆经过数座山回家时,竟然在路上发现了纸蜻蜓……(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

香港娱乐网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