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剧台

春家小姐是讼师 分集剧情(1~20集大结局)

2023年3月24日 陆剧台(311) 0

春家小姐是讼师 分集剧情(1~20集)

春家小姐是讼师 分集剧情(1~20集)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集

春家大小姐春荼蘼做梦都想成为讼师,谁知梦没做完,丫鬟过儿带来噩耗父亲春大山被抓,有人状告他意图奸淫。家中祖父去了岭南,继母徐氏更是畏畏缩缩,荼靡不惜只身赴衙门。临水楼方娘子相助,派出锦衣接送荼靡,在马车上又结识了“车夫”夜叉。 荼靡在衙门了解案情后,又设法在大牢里见到春大山,父亲的无辜显而易见,荼靡决心找到关键证据,过儿、夜叉、锦衣都积极帮忙。 将证人证词准备好后,状师孙秀才临阵脱逃,舆论对春大山很不利,荼靡在最后一刻亲自上堂,她没想到巡狱至此的大理寺丞康正源和贤王世子韩无畏正隔帘听审。堂审过程中面对对方张五娘博取众人同情的证词,荼靡表现沉稳不乱,提出质疑,韩无畏提议再走一遍春大山的路程。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2集

张五娘陈述春大山欲行不轨时,李二听到呼救,跳过墙头救人,荼靡指出张五娘街道围墙高度普通人无法跳过,李二谎言被戳破,春大山被洗清冤屈,康正源与韩无畏对春荼蘼在堂审上的表现大为赞赏。 汴州节度使褚攸密会韩无畏,移交神秘物品,墨舞阁沈惟躲与锦衣和夜叉相见,墨舞阁也对褚攸手里的东西很感兴趣。夜叉流露出对留在墨舞阁中妹妹阿意离的想念与疼爱,而阿意离似乎在阁里过着随心所欲的日子。 老徐氏出现并为难荼靡,荼靡为过儿抗下老徐氏的教训,背部受伤,徐氏怕疼爱女儿的春大山知道后不好收场,这才不得不劝走老徐氏。荼靡派过儿找孙秀才拿回状师定钱,韩无畏出手相助。 夜叉夜闯节度使府,与韩无畏狭路相逢,大打出手后,夜叉逃走。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3集

春大山回家发现荼靡后背受伤而大怒,禁止老徐氏进家门。事情并没有告一段落,张五娘传出怀孕的消息,她诬告春大山目的不清晰,荼靡始终无法安心。 韩无畏秘密任务是为朝廷寻回砚台,夜叉与锦衣的任务似乎也有变化,一切显得扑朔迷离。 春大山带荼靡去临水楼庆祝出狱并感谢方娘子,韩无畏和康正源正好也在期待再见荼靡,谁知临水楼意外出了人命,在场所有人被看守住,荼靡这才知道韩无畏是父亲新上司,荼靡对案件的看法以及对律法的熟知令韩康两人惊讶,也看出荼靡对方娘子的担忧,并想为方娘子辩护。 春大山不允许荼靡抛头露面去公堂,荼靡着急,一边是方娘子的命,一边是所谓的名声,孰轻孰重,春大山这才松了口,荼靡马不停蹄开始寻找疑点。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4集

康正源和韩无畏期待在临水楼命案中荼靡能一展才能,荼靡发现孙秀才将为死者赵老七辩护,春家上下与方娘子的人同心协力,团结一致,大家都对荼靡很有信心。 康正源当庭换以公正贤明闻名的袁县令坐堂,孙秀才与荼靡互相反驳极其激烈,互相拆台,荼靡尤其表现得镇定自若。赵老七遗孀赵婉若像木头人一般,荼靡虽然同情她,却抓住她话里的漏洞,既然赵婉若坚持赵老七身体非常好,为什么食用鱼汤的人偏偏只有他毙命当场呢?孙秀才提出方娘子有害死赵老七的动机,因为赵老七曾经轻薄方娘子,方娘子扬言要赵老七去死,荼靡被步步紧逼,韩无畏却突然假装肚子疼,为荼靡争取时间,双方陷入僵局,择日再审。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5集

荼靡夜访临水楼寻找证据,与夜叉相遇,在夜叉帮助下找到重要线索,夜叉离开后,韩无畏帮助荼靡又去了赵老七家,遇见了关键人物,荼靡却并不感激韩无畏,反而说他是官,奉劝他对律法要有敬畏心。韩无畏查清了半夜出现在赵老七家的人,也提醒荼靡有关夜叉的身份有疑问,荼靡和春大山丝毫不怀疑夜叉。 韩无畏让暗卫保护荼靡,荼靡也拒绝了,原来韩无畏派人保护荼靡,还有一层监视的目的,康韩已经对车夫夜叉开始有猜想并有所行动。两人却不约而同都对荼靡十分相信。 荼靡见赵婉若时,本对她十分同情,两人逐渐越说越多,却被荼靡意外发现赵婉若的几处疑点。再次开堂,荼靡已经找到了赵老七身死的关键证据——食物相克,而下毒的人就是赵婉若。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6集

原来赵婉若利用赵老七想去讹诈方娘子的贪财心杀死了赵老七,赵婉若坦白后便要自尽,荼靡继续揭开此案的疑点,韩无畏将付贵和张五娘带上堂,荼靡直言,赵老七之死首犯正是张五娘。 荼靡揭开付贵与张五娘不可告人的关系,并用话激张五娘,又问责付贵,付贵竟把所有罪责推给张五娘,不惜让她一尸两命,张五娘为了留下孩子的命,看向不值得托付的付贵,终于坦白己做这一切都是受付贵指使。原来都是因为付贵嫉恨春大山练兵的能力,也嫉恨他与方娘子交好,决定陷害春大山。 荼靡祖父回来了,一家人终于欢聚。韩无畏和康正源出现,邀请她一同巡狱,荼靡提出若表现尚可,希望为春家脱离军籍,但父亲激烈反对。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7集

祖父劝和,春大山同意巡狱,并且以护卫领兵方式伴行。阁老照顾受毒折磨的夜叉,提醒夜叉和女讼师的关系,似乎对夜叉的行踪了如指掌。 韩无畏和荼靡无意提到两个人娘亲都去世的事,今天是韩无畏娘亲的忌日,荼靡拿出娘亲留给自己的律法书,安慰韩无畏,天空中有流星划过,两人却没有看到。阁老离开前叮嘱夜叉早日完成任务,再见巨子一定会不同。夜叉提出再见阿意离一面的要求,阁老略惊讶,承诺下来,让他专心任务,其他一切自己会为他解决。 徐氏在宴请宾客时企图给春大山下药,以阻止大山一起巡狱,春大山被徐氏的大胆震惊了,终于决定将这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休掉,徐氏苦苦求情,春大山主意已定。荼靡要离开汴州,做了一个天灯寄托思念跟祝福。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8集

巡狱终于启程,韩无畏送来礼物,荼靡不愿收下,康正源出面劝荼靡收下,荼靡二话不说就收下礼物,荼靡将康正源视为楷模,既然他让自己收,一定有道理。后来荼靡才发现礼物是一整套的律法书,因为太贵重,荼靡写下借据。荼靡对着自己就一身刺,对着康正源就完全信任,韩无畏有点牙痒痒。 荼靡对冤假错案有自己的理解,康正源将重审案件交给荼靡负责。苦主在荼靡的鼓励下决定为自己的婆母沉冤昭雪,堂审非常精彩,让康正源对荼靡更加另眼相看。韩无畏抓住了冒进的锦衣,逼夜叉现身,夜叉发现后立刻准备救锦衣。 巡狱队伍到达下一个驿站,就遇见了因为偷牛案件喊冤的苦主,明明是极小的事,不接又显得天家无情,荼靡想出一个主意。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9集

苦主是当兵退伍回乡的,荼靡不愿寒兵士的心,贴出假告示将真犯人诈了出来。荼靡一行人到幽州,节度使罗立大方招待一行人住在他的别苑,还请荼靡与春大山一同参与家宴,让荼靡有些惊讶。 罗立两个女儿想嫁康韩,对荼靡敌意很浓,耻笑女讼师的身份,还对春大山不敬,伶牙俐齿的荼靡都一一反怼回去,关键时刻,罗立府中密库被盗,因不属于重审案件,荼靡不用参与此事。 夜叉解救锦衣,与韩无畏打斗时,不慎将阁老给的药掉落,夜叉重伤为隐藏踪迹不得不躲入深山中,昏迷过去。荼靡偷得浮生半日闲,去山中玩耍却迷路了,意外发现昏迷的夜叉,荼靡努力安抚救助几近疯狂的夜叉,为了不被人发现,荼靡只能回城取药,种种迹象,荼靡开始怀疑夜叉的身份。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0集

荼靡准备好药物出发,却发现罗立为了破案将幽州城封了,罗立觉得康韩碍事,不惜给康正源下药,等到案子解决后,康正源的病才会“不治而愈”。经过韩无畏一行人的点拨,罗立府中密库是有人通过密道搬空的,而密道通往大夫单一的家,真相揭开后,封城也告一段落。可单一被严加拷打,大刑之下,怕会有冤狱,荼靡用计将案件作为重审案,巡狱众人才能参与调查。 经过这次联手对付罗立的默契,康正源才真正把荼靡当成自己人。韩无畏已将事情前后告知皇帝,等待皇帝密诏,支援康正源。荼靡终于有机会出城寻找夜叉,夜叉格外的虚弱,荼靡悉心照顾,夜叉清醒后又不愿拖累荼靡,嘴硬将她赶走。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1集

面对夜叉的沉默和不苟言笑,荼靡坚持悉心照顾,夜叉在她的热心下终于有所感化,互诉衷肠,却始终因为夜叉神秘身份而有一层隔阂。 康康正源继续调查单一的案件,罗立直接私自掘开单一家坟墓却一无所获,案件陷入僵局,荼靡提出干脆等着罗立与贼匪狗咬狗,等着证据出现,现在只需重审单一,确保没有冤假错案,然后立刻启程去洛阳,离开这是非之地,原来皇帝的密旨就是让他们勿动罗立,远离幽州。 荼靡再度靠近夜叉的心,夜叉承诺在开堂之日自己会去支持荼靡。阁老到幽州亲自搜寻夜叉,锦衣将当日之事一一禀告。 罗立预谋非公开审理单一,康韩二人反对,并且在开审前,幽州百姓突然沸沸扬扬称颂罗立爱民如子、为民请命,罗立反而不能再以官压民。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2集

堂审过程中,荼靡有理有据对抗罗立,罗立寻找理由没收荼靡一直带在身边的律法书,并欲对荼靡用刑,韩康鼎力相护,面对罗立厚颜无耻地威胁,荼靡明火执仗与他对抗,大获全胜。韩无畏发现夜叉踪迹,阁老出现救走夜叉,阿意离也出现,偷走了韩无畏的钱袋。 夜叉想方设法找到荼靡,二人约定一起过乞巧节。夜叉开始怀疑怀疑阁老有不可告人的计划。康韩担心罗立报复,准备赶紧离开幽州。 神秘杀手暗杀荼靡,幸得夜叉出手相救,荼靡还是中毒,夜叉将她抱去幽州的联络点,命锦衣为荼靡解毒。锦衣看出夜叉对荼靡的感情,担心身份暴露。荼靡心有余悸,又担忧自己为夜叉带来麻烦,夜叉安慰荼靡。就在两人互诉衷肠时,康韩这边为荼靡遇刺消失却急疯了……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3集

夜叉将荼靡送回后,韩康质疑夜叉背后目的究竟为何。锦衣劝夜叉离开荼靡,巨子曾经对夜叉喜欢的事物没有心慈手软过,离开对所有人都好,但夜叉这次决心好好保护荼靡。 荼靡还是溜出去和夜叉相约乞巧诞,此时阁老、韩无畏、阿意离都来到乞巧诞,阿意离躲避阁老时又被韩无畏捉住。阁老突然现身夜叉荼靡身边,夜叉面对阁老如临大敌。 春大山这边也出现意外,祖父春青阳赶到幽州告知春大山,徐氏有孕,要用抛弃糟糠的罪名高春大山,春家父女只能转去涞水解决徐氏问题再归队。韩无畏认定阿意离有问题,决定将她留在身边。众人终于离开幽州这个是非之地。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4集

韩无畏需要时间处理墨舞阁等繁琐事情,等春家归队后再一起前往洛阳。夜叉暗中护送荼靡到涞水,丫鬟小琴已在驿站等候,一向损人利己的小琴此时却有些怯意,似有难言之隐。 阿意离想尽办法逃跑都被韩无畏制服,韩无畏也想尽办法从阿意离身上寻找线索。 春家到达徐府后才知老徐氏遇上了大麻烦,老徐氏对待春家态度依然苛刻。范家人来闹事,咬定徐氏的爹范老爷突然失踪和老徐氏有关,徐家人心惶惶,徐氏希望荼靡帮徐家解决这个麻烦。 范老爷有二心的事被春家无意得知,荼靡分析事情另 有隐情,小琴主动请求荼靡庇佑,因为她也曾与范老爷有染。徐氏请求荼靡利用韩康威势逼迫范家,荼靡为了保护春家脱籍的关键时刻不出意外,接下了徐家的事。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5集

老徐氏终究是担心徐氏的幸福,希望春家带徐氏离开,荼靡宽慰老徐氏,案子有获胜的希望。 阿意离在韩无畏激将法下恢复生机,阁老用巨子的信件说服夜叉安心寻找砚台,完成任务。老徐氏被押送大牢候审,荼靡在闹鬼的湖边找到证据,夜叉帮荼靡找到老徐氏消失的忠仆,说出一些重要的证词。 老徐氏原来的讼师在公堂上一败涂地,荼靡临危受命,原本准备好的证据并不充足,忠仆也突然反水,荼靡灵机应变暂时拖延住堂审时间。后来将来龙去脉将给康正源听,康正源祝她一切顺利。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6集

夜叉帮荼蘼查案,两人很有默契,希望有朝一日能真正搭档破案。 锦衣发现阿意离的踪迹,又放火引开其他人。阿意离和韩无畏打赌寻来的人究竟是来救她还是杀她。果然有人来杀阿意离,韩无畏决定带阿意离彻底离开,好好保护她。阁老嘱咐锦衣不要将阿意离行踪告诉夜叉,以免他分心,锦衣犹豫。 堂审陷入僵局时,夜叉将活着的范老爷带来,原来范老爷假死想骗徐家一笔钱,永远摆脱徐家,甚至想要老徐氏的命,老徐氏发火和范老爷打作一团。 春大山对荼蘼和夜叉的亲近很是不悦,夜叉才将范老爷的前因后果告知,并表示一切为了保护荼蘼,春大山些许动容。范家讼师要带荼蘼去大牢见范徐夫妇,路上还企图说服荼蘼,然而荼蘼并不愿意和颠倒黑白的讼师为伍。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7集

范老爷当年入赘徐家,徐氏并非他亲生女儿,老徐氏迫于丑事在前,只能接受范老爷无耻要求。荼蘼发现两人的交易,向康正源揭露涞水县的问题,康正源夸奖荼蘼进步神速。夜叉与荼蘼告别,两个人约好各自完成使命后重逢。 荼蘼终于厘清涞水腐败情况,康正源告诉荼蘼,春家脱籍之事已在办理中,一行人出发前往洛阳。 锦衣还是告诉夜叉阿意离的行踪,夜叉即刻出发寻找妹妹。韩无畏早已带着阿意离出发,途中要杀阿意离的人是白日鬼,韩无畏为了救阿意离而受伤昏迷,阿意离不离不弃,医治并照顾她,韩无畏既惊讶又感动,两个人关系更加亲近。 春家脱籍成功,决定定居洛阳。韩无畏也将阿意离带入洛阳府邸,两个人却因为各有秘密无法说出口,而产生隔阂。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8集

荼蘼准备购买的屋宅,遇到有人悬梁自尽,卖房夫妇惊恐不已,所幸得到荼蘼相助,利用律法帮助无辜之人,春家也决定买下房子落脚。 康正源和韩无畏因为对付墨舞阁和寻找砚台的事产生一些分歧。韩无畏想从荼蘼口中得到夜叉更多的信息,但荼蘼非常坚定信任夜叉有难言之隐。夜叉与荼蘼再次相遇,但似乎像临别前的告别,夜叉再度离开。 阿意离假意与韩无畏成婚,吸引墨舞阁的人出现,阁老神色阴郁,并拒绝夜叉参与行动。 荼蘼发现韩无畏突然要成亲,察觉不对劲,联想种种,找到夜叉逼问他究竟要做什么,夜叉坦言他要救出妹妹,荼蘼只能放夜叉离去。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19集

韩无畏护着阿意离,苦苦对抗白日鬼,杀出一条血路,夜叉现身,联手韩无畏打退白日鬼,阿意离终于能说出实情,巨子早已被阁老杀害,一切都是阁老的阴谋。夜叉一心要为父亲报仇,又和韩府的人发生冲突,阿意离让夜叉和韩无畏联手复仇,荼蘼也冲出来恳求夜叉不要意气用事,夜叉这才冷静下来。 锦衣不惜自尽保全夜叉,夜叉终于战胜阁老,交给韩无畏缉拿归案,夜叉药效再次发作陷入癫狂,荼蘼真情呼唤终于唤回夜叉,韩无畏也尽心安抚阿意离。 众人找到巨子尸骨,兄妹二人忍住泪水让父亲安息,将骨灰交给圆玄方丈,方丈似乎有什么话,未来还有不安定的危机蠢蠢欲动。

春家小姐是讼师第20集

夜叉和阁老的审讯即将开始,荼蘼和夜叉、韩无畏和阿意离本都在计划未来美好日子。皇帝秘密要求韩无畏提审阁老,康正源不解且震怒,韩无畏告知他皇帝一开始要找的就是墨舞阁,而斩草除根一定会要夜叉的命,康正源迟迟不肯签署夜叉的逮捕令。 荼蘼发现属于阿意离的玉佩是贤王印信,夜叉大可以拿着玉佩逃走,夜叉却坚持要一个真相。原来巨子是废太子,建立墨舞阁就有夺回王位的野心,是皇帝的心腹大患,一切事情皆因为此。夜叉为了荼蘼选择留下。而荼蘼更是为了保护心爱之人,愿以法律之名,成为夜叉的讼师,为夜叉、阿意离辩出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韩无畏赞赏荼蘼的勇气,并决心看看两人能做到哪一步,荼蘼和夜叉相视一笑,两人的手紧紧牵着。(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

香港娱乐网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