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表,毕业喇! 杂警奇兵 使徒行者2 灿烂的外母 同盟 超时空男臣
A+A-

《老表,你好Hea!》分集剧情(21~25集)

港剧台 | 日期:2014-11-18 11:28:17 | 发布:香港娱乐网 | 浏览:367 | 评论:

老表,你好Hea!》分集剧情(21~25集) 播出日期11月18日至11月25日 11月19日(星期三)暂停播映

第21集(11月18日)

在野静雯 秘密结婚

拉高(黄光亮饰)劝利亚(张继聪饰)找工作,利亚自觉是明星,不能随便找一份工作,更向父亲索钱。

郭宝(林盛斌饰)向拉高借一百万元,利亚看扁郭宝没本事赚取百万,郭宝反讽利亚是过气明星,还要父亲接济。二人起了口舌之争,龙豹(欧瑞伟饰)提议他们互相监察,看谁先赚得一万元。

郭宝及利亚到一建筑地盘工作,做了不久便叫苦连天,觉得赚钱艰难。一张招聘单张从天而降,二人被优厚的酬劳吸引,立即前往应征,签合约后才知道是做裸体模特儿。

撕毁画作 连累郭宝

利亚忍受不了阿梦(阿梦饰)把他丑化,把对方的作品撕毁,画班负责人以合约条款要求利亚赔偿。利亚向龙豹借钱,龙豹早把钱全奉献了给了结堂,拉高提议一起祈祷,冀有奇迹出现,此时尤田出现,拉高提醒尤田到了结堂,尤田以捐款打发拉高。

拉高又邀尤田到教会参加通宵祷告会,希望帮助郭宝及利亚找到工作,尤田为免被缠,即时聘用二人。

爆樽(林子善饰)为阿梦报复,打了利亚一顿,郭宝惨被殃及。拉高因教会经济陷入困境而烦恼,与龙豹商量举办各种活动吸引市民入会。

炳哥主动 赞助百万

利亚要求父亲教他打拳,让他向爆樽报仇,拉高觉得儿子与仇人打来打去没意义,龙豹提议举办拳赛,则可让年轻人名正言顺的痛快打一场,拉高决定举办福音拳击比赛。炳哥(谭炳文饰)很支持拳赛,不但呼吁社团的兄弟参加,还主动赞助一百万。

在野(郭晋安饰)与静雯(万绮雯饰)秘密结婚,临时聘请两位陌生人作证婚人。在野当选区议员后被尤田(王祖蓝饰)解雇,尤田更举行“林在野离职特卖日”。

在野因预算有限,难以找到理想的议员办事处,地产经纪介绍在野承租秋水(朱咪咪饰)的办事处,在野认定秋水不会答应,静雯想出解决办法。

在野惨被 打成猪头

在野随地产经纪到秋水的办事处,秋水一见他便咬牙切齿,声言不会让在野承租她的单位。戴上眼镜的静雯更恶言相向,把在野打得口肿面肿,秋水泄了心头之气,答应了在野的要求。

利亚怂恿郭宝参加拳赛,以赢取百万奖金奖品,二人欲拜师学武。彼得(路芙饰)与毛狄(陈明恩饰)在超市捉到一小偷,二人为邀功一决高下。战后利亚与郭宝欲拜他们为师,彼得自言所练乃玉女心经,不能传授给男子;毛狄则觉得二人学武的原因有辱武术而拒绝。

尤田利用毛狄的本领讨好美女,毛狄因而弄致头穿嘴肿,觉得自身和武术都受到侮辱。

不服毛狄 向父投诉

拉高让毛狄训练利亚及郭宝,以发扬武术。毛狄给二人各种考验,利亚不屑。

拉高与龙豹到社企餐厅商量合作,发现芭芭拉(韩马利饰)在餐厅后巷洗碗,上前帮忙并借洗碗鼓励芭芭拉,却得知芭芭拉已成为餐厅的老板,她离开尤长(胡枫饰)后,觉得新生活过得很愉快。

芭芭拉答应赞助食物,预先到了结堂视察环境,拉高担心利亚与芭芭拉碰面会尴尬,不料利亚此时回到了结堂来,他不服毛狄的训练方式来向父投诉,更要与毛狄一较高下,拉高为救他而被压伤脚。

第22集(11月20日)

派小报告 接近马拉高

拉高脚骨裂了,芭芭拉提议煲汤时多煲一点给拉高,希望他早日复原。郭宝接受地狱式训练,终成功徒手开榴梿。

利亚到餐厅替父亲取汤水,芭芭拉鼓励他自力更生,更鼓励他参加拳赛。利亚在电视上看到林雪赢得内地歌唱比赛后接受访问的片段,林雪自言证明了有实力便会成功,并借机鼓励利亚。利亚开始苦练后,比郭宝进步得更快。

利亚终于 赢了自己

拳赛当日,毛狄被发现不符合条件而被取消资格,郭宝因把早餐给了丽敏吃致体力不足晕倒。利亚一身唐装打扮,以咏春拳打败了爆樽,并提议从此与爆樽和平共处。

利亚赢得拳赛冠军,获得百万元的奖金奖品,郭宝虽未能获胜仍替利亚高兴,他要求代为打开奖品信封。封内只有现金三千元,炳哥谓百万中现金只占三千元,其余都是奖品,包括云吞面礼券、殡仪馆代用券及花炮会礼炮。利亚取去三千元奖金,奖品全转赠郭宝。利亚为胜出比赛自豪,拉高却为儿子赢了他自己而高兴。

专门力捧新人做立法会议员的政界红人希拉美突然到访,一见在野便拥吻他,在野感奇怪。

政界红人 热情拥吻

拉美自言彼此是多年同学,她的热情是理所当然的。原来拉美是在野的中学同学李带喜,她从美国修读政治时改名拉美,回港后从政便继续使用此名。

拉美随环保组织到南非参加鲨鱼Shirley的丧礼时,发现在野也认识Shirley。在野请拉美继续为环保出力,拉美邀在野到她所属的联群结党办事处商议。

尤田从毛狄手机内的照片猜测毛狄是拉高派来的卧底,小报告指芭芭拉最近与拉高过从甚密,提议尤田派人到拉高身边做反卧底。尤田觉得除了小报告外无人可信,逼小报告做反卧底。

拉美力邀 在野入党

尤田与小报告在超市做了一场戏,小报告借龙豹到了教会,成功接近拉高。芭芭拉接到拉高电话后来到,小报告求芭芭拉聘请她。

小报告向尤田报告后,尤田誓要阻止拉高与芭芭拉在一起,以免影响他的声誉。小报告提议以色诱之计破坏拉高形象,令芭芭拉离开拉高。

静雯怕被认出而把脸容包得密密实实,被人误当伤残人士。在野与静雯到联群结党,认识了党员容材及费柴。拉美看见静雯的打扮,意会到在野与静雯搞地下情。拉美邀在野与静雯加入联群结党,更答应帮助静雯说服秋水。

警告利亚 勿缠林雪

在野与静雯呼吁市民签名时市民反应热烈,费柴与容材却觉得在野故意占静雯便宜。

拉美认定在野可成为政坛的明日之星,决定派在野代表联群结党参选立法会选举。费柴不服气,容材更指在野是衣冠禽兽,因他多次看见在野对静雯毛手毛脚,但静雯却不敢作声,容材提议代静雯发声。

教会举行庆祝会,垃圾卿献唱,众人热舞,小报告不慎跌伤,在保健中心接受治疗后,把握机会色诱拉高。

林雪凯旋回港,传媒争相报道,高音看见利亚,警告他不要缠着林雪......

第23集(11月21日)

在野被传 是咸猪手

志咏与桂兰希望随女儿迁进豪宅,林雪却要住在原居处。

高音表示已替林雪聘请了助手,嘱林雪在助手上任前不要到处走。歌礼物中有一张没署名的道歉咭,还写着在楼下等林雪,高音认为是利亚所为。林雪持咭到楼下,在楼梯间遇到利亚,利亚否认道歉咭是他写的。 

拉高拜祭亡妻,芭芭拉陪伴前往。 

林雪的助理上门协助家务,志咏夫妇甚满意。助理借口与林雪到录音室,把林雪绑在车内。该助理其实是林雪的粉丝,患有人格分裂症,他要求见林雪的男友,林雪指男友在优富超市,粉丝便与她到超市去。

危急关头 流露真情

超市内只有正打算离开的利亚,粉丝以针筒指向林雪,要胁利亚绑起自己。林雪谓被胁持时脑海一片空白,只想到利亚,二人想尽办法也脱不了身,幸龙豹折返把粉丝打晕,而林雪与利亚在危急关头都流露出真情。 

林雪接到短讯后上天台,利亚把道歉咭还给林雪,还请林雪以后无论有什么事也不要想起他,说罢便离开。 

志咏夫妇与在野在天台门外看到,桂兰指女儿自作多情,林雪把话题转到在野身上,桂兰问在野有没有拍拖,在野坦言已结婚,但父母与妹妹都认定他在开玩笑。 

在野承认 秘密结婚

静雯不满不能公开与在野的关系,在野谓正在储蓄,若当上立法会议员月薪更高,届时会把钱都双手奉上给静雯。

有杂志以封面标题报道在野咸猪手,拉美从照片角度肯定拍照者是党内的人,逼费柴及容材招认,二人承认是其所为,却指控在野是衣冠禽兽,占尽静雯便宜,他们才会替静雯发声。 

拉美澄清在野与静雯是情侣关系,静雯不满费柴与容材所为,扬言不许他们伤害她的丈夫,拉美追问,在野承认与静雯已结婚,强调绝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在野跪求 秋水原谅

秋水从杂志知道静雯与在野一起工作,又被性骚扰,十分愤怒。

联群结党召开记者会,澄清在野是咸猪手的传闻,拉美更公开在野与静雯的夫妻关系,秋水在记者会现场听到,火冒三丈。 

秋水斥静雯串同外人骗她,指拉美则制造机会让在野接近静雯,又指在野是有计划有预谋的对付她。

静雯自言一直以来只有在野欣赏她,助她克服过敏症,又令她学懂独立。在野也说出肺腑之言,尤长从中调停,静雯跪下来向秋水道歉,在野亦想为他所做的作出补救,跪下来请秋水原谅他。

要求在野 迁进尤宅

尤长不反对在野与静雯,但要求在野搬到尤家居住,且不得与秋水争拗。

秋水在海边唱起她最喜爱的歌,回忆自己大着肚子时的孤苦伶仃。尤长来开解她,谓无论在野好不好都是静雯的选择,做父母的只有成全和祝福他们。 

利亚做义工,在露宿者杂物中发现一本乐谱,而几名露宿者玩乐器的本领更是出神入化。利亚认为他们有才华应尽展所长,提议他们参加音乐比赛,各人反应冷淡......

第24集(11月24日)

在野静雯 正式结婚

拉高教利亚若要与露宿者沟通,便要变成与他们同一类人。利亚于是一身衣衫褴褛,往天桥底找几名露宿者,结果成功与他们一起又弹又唱,各人都愿意把露宿街头的原因告知利亚,还合照留念。

利亚与露宿者的合照被刊登在报章上,高音认为利亚不知自爱。利亚知道露宿者把相片卖给报馆图利,十分愤怒,但并非因为自己,而是觉得他们空有一身才华,却浪费在眼前一丁点儿的利益上,利亚激发起他们对音乐的斗志,誓言要帮他们实现梦想。

拉高等待 上帝指示

林雪在天桥底看到这一幕,利亚为免被记者偷拍,对林雪有坏影响,促林雪离开,林雪感利亚变得成熟稳重,会为他人设想,内心暗喜。 

芭芭拉出席教会的聚会时,因须赶回家执行李赴非洲而提早离开,她更表示在彼邦有人正在等待她。利亚看出父亲对芭芭拉的不舍,拉高承认喜欢芭芭拉,但因自己已一把年纪而踌躇,利亚鼓励勿再拖延,否则恐机会不再。 

拉高希望等到上帝的指示,才向芭芭拉表白,他在超市发现一些不可能但发生了的事情,又在教会外听到似是上帝给他的明确指示,立即赶往机场。

一场婚礼 大有条件

静雯为了与在野在一起,决定离开家庭,秋水惟有答应女儿与在野的婚事,但声明是有条件的。

在野向父母借钱结婚,志咏与林雪当他开玩笑,均扬言愿意把全副身家给了他。静雯来到,表示秋水已不再反对他们结婚,但要求在野到福建炒饭同乡会谈条件。 

拉美认为在野到同乡会谈亲事是深入虎穴,便全程陪伴在野,联群杰党与同乡会的支持者在街头几乎发生冲突。秋水要求联群杰党在其所属势力范围中割让几条街给同乡会,以后联群杰党便不能在这些地方挂横额,拉美爽快答应了。

限时派清 十万传单

结婚当日,齐家的最高领导人齐老太要求在野在一小时内,在联群杰党的选区内派毕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张同乡会的传单,才能接新娘。静雯觉得秋水玩得过了火,但尤长认为这也可考验在野对静雯的爱。在野在一班兄弟团及联群杰党党友的协助下,及时完成任务。

齐老太要求在野唱歌,但高音所唱的歌曲被叫停,在野等应要求唱出福建炒饭同乡会的会歌。 

在野与静雯偷偷去了主题公园过二人世界,直至婚宴开始前才回去。婚宴上,林雪给在野送上惊喜,令现场各人都很感动。

尤田欲把 在野灌醉

尤长希望女儿能尽快给他添个孙儿,秋水担心以在野的收入,恐养妻子也不足够,更遑论要养儿育女。尤长自言会分钱给他们,若是生男孙会分更多。尤田闻言觉得不公平,尤长表示若尤田生仔,也会分钱给尤田的孩子,尤田誓要比静雯更早生孩子。尤田欲把在野灌醉,但拉美及高音都替在野顶酒。 

尤田想食鱼翅,并谓吃了鲨鱼Shirley,在野愤怒,要向尤田追究,此时,两个特别嘉宾到场祝贺在野及静雯......

第25集(11月25日)

急于生仔 追求金矿

尤田借闹新房让兄弟姊妹团向在野掷高尔夫球,目的是要让在野的要害受伤,影响生育。尤田更亲自用力投球,静雯及时用球拍挡住......

后尤田跳上在野与静雯的新床,要求在野讲故事,又要他讲自己的恋爱史,静雯谓她知道在野的所有情史,且一点都不介意,她戴上眼镜,把尤田赶出房,但尤田在新房内设下陷阱,最后仍奸计得逞,在野弄伤了腰骨,新婚夜须在医院度过,医生更嘱在野暂时不能做剧烈运动。

林雪带利亚及四位露宿者到高音的录音室录歌,林雪相信他们会红起来,利亚为乐队改名半红不黑。

腰伤未愈 拖延洞房

林雪知道高音即将回家,立即请各人离开,匆忙中高音的手提录音机被弄跌了。高音回家发现有人曾进入他的录音室,录音机又给跌坏了,对方更遗留下一只破鞋,高音誓要找出偷偷闯进他家的人是谁。

在野与静雯拍摄宣传照,又接受记者访问,拉美看见他们夫妻恩爱,又不停互相赞赏而感不悦。

静雯与在野商量生育计划,可是在野的腰伤未愈,虽想行夫妻之礼亦有心无力。尤田得悉后大为放心,他急于物色为他生仔的女人,本想到萍梅,但金矿慨叹除了数百亿身家外便一无所有,尤田便转移目标。

青黄不接 出战立会

尤田刻意讨好金矿,但金矿渴望初恋及享受不同阶段的恋爱感觉,尤田都配合以满足她后,尤田以为可达成生仔计划,金矿却谓在结婚前及萍梅走红前,她是不会失身的。

静雯陪在野出席论坛,同乡会四大元老并不介意静雯支持丈夫而与他们打对台,表叔公更教在野辩论技巧。论坛上,在野尽情发挥,四元老毫无还击之力,表叔公更被气至中风;二伯公则心脏病发,须即时进行通波仔手术;三舅公及四姨丈亦因严重白内障及贫血,连殿堂级的齐秋根亦刚过身,同乡会一时间后继无人,静雯只好代同乡会出战立法会选举。 

高音追究 擅闯民居

静雯担心与在野打对台,在野认为虽然他们代表的政党是敌对的,但他与静雯仍可和平共处,且彼此都想为市民做事,所以无论那一方获选都一样。

林雪把半红不黑的歌曲放上网,更为他们开庆祝会,他们的亲友都出席,让各人愿望达成。可是高音追究各人擅闯民居及弄坏他的录音机,声言若再犯便报警,家属们以为半红不黑做出犯法的事,都愤然离开了。四人归咎于利亚欺骗他们,拒绝追寻梦想,宁愿回到天桥底。

决与林雪 保持距离

林雪开解利亚,并鼓励他不要放弃唱歌,利亚感谢林雪的帮忙,但请林雪不要对他这么好,且认同高音说法,以林雪的歌星身份,不宜与他接触太多。 

林雪希望利亚回复从前的自信,利亚却认为自己当时只是有后台,而非真正有实力,所以不想变回过往的自己。他请林雪不要逼他,他会做林雪的忠实粉丝,一直支持林雪,但请林雪不要再找他。

标签: 老表 你好Hea!分集剧情  老表 你好Hea!  分集剧情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