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分集剧情(1~43集)
《玉楼春》分集剧情(1~43集)

扫描二维码访问该页面

2021-7-26 20:20:58 大陆剧 0

《玉楼春》分集剧情(1~43集)

《玉楼春》分集剧情(1~43集)

第1集

当朝首辅孙逊大寿,孙府大宴宾客,文武百官都来庆贺,孙逊特意请来京城第一琵琶女虞娘子贺寿,不料众人发现虞娘子被一陌生少女冒名顶替。孙逊四子孙玉楼被少女琴艺打动,直言冒充之人该赏不该罚。顶替虞娘子的少女名为林少春,是百戏班的当家柳三绝的弟子。冒充之事败露,柳三绝一怒之下将少春赶出百戏班。林少春沮丧回家,忆起往事。原来,林少春本为官家干金,因父亲被人诬陷贪污而惨遭抄家之祸。

第2集

玉楼与女扮男装的少春诗社偶遇,少春在诗社中大展才华,却被玉楼识破女儿身。少春无奈之下把玉楼带回百戏班,想借戏子身份打消玉楼兴趣,不料玉楼反被戏台上的少春吸引。玉楼为讨少春欢心,给她送了诸多礼物,不料少春不喜玉楼纨绔做派,两人不欢而散。玉楼向少春表明真心,少春逐渐被玉楼打动,却被柳三绝点出情爱会让少春分神。于是少春故意放荡形骸企图劝退玉楼,玉楼却始终相信少春,不离不弃。

第3集

有人到百戏班找茬,少春在阻拦时额头受伤。玉楼不惜自残为帮少春求得白玉断续膏,结果却发现毁容不过是少春串通百戏班众人演的一出戏,玉楼受挫离开。玉楼在欢郎开导下决定再接再厉,再去寻少春。而少春也找了借口混入孙府来看望玉楼,两人相见,未来得及寒暄,就被意外出现的二奶奶打断,并将少春送出府去。姚滴珠上门,玉楼不喜被太太支配婚事,故意摆出一副风流花心的样子,不料被姚滴珠很快识破。

第4集

玉楼来探班,发现一男伶人前来纠缠,声称自己和少春情投意合。玉楼指出少春对男伶人脸上的蔷薇硝过敏,要将他送官。男伶人见事情败露,前来寻孙金阁求情,原来这都是许凤翘设下的局。孙金阁找来虞娘子,想要借刀杀人。虞娘子前来与少春对峙,却铩羽而归。孙金阁得知少春伪装身份后,以虞娘子名义状告衙门,少春被抓走。玉楼四处散播虞娘子技不如人的消息,劝服虞娘子在公堂之上临时反口,府衙杜大人震怒。

第5集

少春按照地址来唱堂会,没想到请她的人是许凤翘。许凤翘以帮忙玉楼为由,让少春跟宫里的嬷嬷学规矩。不料少春行为举止极为规整,嬷嬷气急败坏。玉楼得知许凤翘设局之事,前去兴师问罪,却被许凤翘搪塞过去。少春沉溺于儿女私情误了温书,柳三绝直言少春分心,常嬷嬷又以离家出走告诫少春勿忘复仇。少春决定与玉楼分道扬镳,于是故意以考验为由让玉楼考取功名,高中之前不得见面,企图让时间冲散玉楼热情。

第6集

玉楼考得三甲三十七名,欣喜跑到太太面前求娶少春,却遭拒绝。贾逢源携带贺礼求见孙逊,孙逊将其招到门下。贾逢源搜集来孙府众人信息,看到二奶奶苏映雪素喜音律后心生计谋。孙世杰、贾逢源等人按名次封赏官职,玉楼也得封大理寺评事。孙世杰询问考题之疑,被孙逊搪塞过去。孙府大办宴席庆祝中举之喜,玉楼佯作酒力不支,溜去百戏班寻少春。少春复仇之计落空沮丧不已,常嬷嬷和柳三绝建议她向玉楼求助。

第7集

姚滴珠查到欢郎找的证人陈氏作伪证,玉楼无奈之下将欢郎下狱。兵部郎中陆明向皇上提出重查当年扬州刺史林远道贪污一案,众官员哗然。孙逊忧心陆明翻案,贾逢源主动提出为孙逊解忧。原来贾逢源临摹作假技艺非凡,伪造当年卷宗,诬陷陆明为隐瞒罪行而翻案,陆明中计。皇上听信孙逊之言,彻查陆家时发现半墙黄金,陆明被关押下狱。少春得知后忧心玉楼性命,不顾常嬷嬷反对,决心不让玉楼掺和到此事之中。

第8集

少春留信和玉楼诀别,相约来世再见。玉楼四处寻找,却无少春踪影。少春参加选秀,被姚滴珠看到。姚滴珠不耻少春人品,见玉楼伤神,一怒之下并将此事告知玉楼。少春在宫中过关斩将,通过了重重考验,被江嬷嬷留下。御花园内,玉楼伪装为小太监接近秀女,与少春相见。少春却声称自己贪慕虚荣,求得玉楼成全。玉楼回府后喝酒买醉,任姚滴珠污蔑也相信少春心有苦衷。姚滴珠打探到少春身份,将真相告知玉楼。

第9集

少春借贵妃之势压制江嬷嬷,江嬷嬷故意到孙有贞面前搬弄是非,诬陷少春在外面散布谣言,孙有贞赌气不认识少春。海公公忌惮少春与贵妃交好,特意关照少春,江嬷嬷却当众点明少春狐假虎威,少春遭到排挤。玉楼前往大理寺粮库探查得知衙役借米斗、米袋重量不同贪墨军粮。玉楼因此入手,重新彻查林远道一案。孙逊苦恼于玉楼作为,却决定成全玉楼名声。玉楼受到父亲鼓舞,一鼓作气查到了督饷的刘赢和吴相头上。

第10集

玉楼发誓非少春不娶,还要带少春离开京城,孙逊气得咬牙切齿,罚他在祠堂自省。姚滴珠提出少春只是想为父翻案,需要试探少春真心。玉楼断然拒绝,姚滴珠失落离去。许凤翘因玉楼婚事忧心不已,在姚滴珠的提议下以祖母卧病在床之事,将玉楼支去探望。玉楼放心不下,让欢郎送信给少春,不料信件也被许凤翘中途截获。少春在约定之日未见玉楼,忧心不已。许凤翘突然上门,告知少春圣上将南安县主指婚给玉楼。

第11集

玉楼求得干娘李夫人带少春前往千红宴,少春心有忧虑,但看在玉楼面子上也无奈答应。少春向李夫人和柳三绝打听参与春日宴情况,柳三绝见少春用心也十分欣慰。春日宴现场,曾在柳三绝门下学艺的柳无双上台表演,众人借此贬低少春身份,玉楼震怒,却被少春阻拦。太太带领玉楼一行人游园, 见少春行为举止皆得体,难以挑出错处,凤翘见状提议设擂台比拼绣工,不料少春仍拔得头筹,太太不满于凤翘办事不利。

第12集

太太时刻关注玉楼婚事,大奶奶吴月红插嘴却被催促早日开枝散叶。吴月红请来江湖郎中诊断,郎中却献上虎狼之药,吴月红将药偷偷下在茶水中,孙世杰吃下后腹痛不已,生气离开。孙世杰酒醉归家,羡慕别家娘子红袖添香,吴月红十分不服气,决心一定要帮夫君挣得面子。三朝元老陈大人告老还乡,皇上不满于文官体弱,设下擂台操练百官。擂台之上,孙世杰不敌和大人,正在学习刺绣的吴月红得知此事后跃跃欲试。

第13集

南方受涝,大量灾民涌入京城。少春掏出全部身家赈济灾民。小雅在赈灾中结识琅琊王家的王均,敬佩其出身不俗却身体力行,少春起意撮合两人。被孙逊参倒丟官的梁京冠因赈灾计策重回朝堂,举荐玉楼共赈灾情。玉楼被指派南方赈灾,企图建功立业,求得皇上指婚。少春前往琅琊王家提亲,主母王氏嫌弃小雅门第微贱,断然拒绝。少春以王氏族人横行霸道的罪证相威胁,王氏松口答应婚事,不料王均却主动前来拒绝。

第14集

玉楼巡视河堤,物料短缺,下属陈大人却告知银两无多。玉楼设宴邀请富商筹集河工经费,富商并不配合。孙逊忧心玉楼处境,召集全府筹钱赈灾。凤翘不满拿钱出来,指使孙金阁读书做官,争取自立门户。孙逊愁心户部监管人选,凤翘替孙金阁毛遂自荐,孙金阁却偷懒耍滑惹怒孙逊,凤翘气急。孙金阁到赌场寻欢作乐,不料被赌场做局,不光赔光身上银两,还欠下三千七百两白银。凤翘不想还钱,状告赌场做局骗财。

第15集

玉楼被强盗掠走,要求赎金三十万两。孙逊忌惮被人弹劾,难以抉择,太太绝望之中向少春求助。少春带着银两只身赎人,几经波折之后,终于就出了玉楼。玉楼进宫封赏,求皇上为自己和少春赐婚,孙逊无力阻拦只得答应。梁京冠因阴谋未能得逞大为恼火,贾逢源点出林远道之案幕后真凶与孙逊难脱干系,并指使苏映雪求得孙逊手书。次日,少春在贺礼中发现当年国库官员的任免图册,发现林远道一案与孙逊有所牵连。

第16集

杀手拒不招认,玉楼却认为从买通杀手的酬金十万两中可以查清真相。苏映雪心有疑虑,前去试探贾逢源。不久,梁京冠报官声称府内失窃十万两,证据只余一个手印。盗贼前往钱庄以手印为证支钱时被官府逮获,主动招认偷钱是为了向孙逊复仇。风波过后,孙府众人谈笑如常,玉楼、少春恩爱有加。月红羡慕玉楼夫妻情深,对孙世杰十分不满,不料孙世杰始终无动于衷。苏映雪开疑贾逢源接近自己另有所图,心中动摇。

第17集

少春掌管家事,凤翘拉拢吴月红、苏映雪与少春争夺管家之权,不料两人皆无此心。少春跟随凤翘学习管家,被凤翘刁难训斥。少春出门查探市场行情,不料京内买办价格竟与账本一致,原来京内买办早已串通好价格。少春不忿奸商门道,联合各家太太自行采买。凤翘计谋再次落空,串通家中管事婆子打压少春。凤翘将南安郡王来府做客之事推脱给少春,不料宴席当日,厨娘集体罢工。少春不忿下人猖狂,决意整顿家风。

第18集

少春真正掌控了管家之权,凤翘联合吴月红、苏映雪冷落少春,少春逐个投其所好,与两位奶奶相处融洽。太太给好友张夫人贺寿,要送一套珍珠头面。凤翘因早年偷偷当掉珍珠头面惊慌不已,听闻做糖人的可以假乱真,计上心来。凤翘在众人面前将珠冠交予少春,少春心中疑惑,晚上才发现这是凤翘嫁祸之计。少春还没想出万全之策,珠冠丢失的消息就已传遍全府。太太盘问少春珠冠头面下落,凤翘当众诬陷少春藏私。

第19集

柳三绝寿辰,少春与师姐桃夭、师兄柳无双为其贺寿。桃夭不甘居于人后,满心要嫁入大户人家,于是托人将孙世杰曾给出的玉佩送到翰林院。孙世杰收到玉佩,前往桃夭住处亲自致歉。孙世杰以请桃夭唱堂会为名给出银两,两人相谈甚欢。孙世杰回家后仍在牵挂桃夭,心神不属,择日再次拜访。桃夭表明心意,却故意以孙世杰已有正妻之名出又劝诫,孙世杰赌气离开。丫鬟颂莲忧心孙世杰再不登门,桃夭却胸有成竹。

第20集

孙世杰被孙逊责骂,吴月红替孙世杰辩论,惹怒公公而被罚跪。孙世杰亲手做琴送与桃夭却被退回,转手扔给吴月红。吴月红了讨好夫君,开始学琴。少春鼓舞大嫂主动表现自己的长处来吸引郎君,并建议吴月红在几日之后的马球比赛中一展身手,吴月红欣然应下。吴月红在马球场上所向披靡,大展英姿。孙世杰十分意外,同僚纷纷前来恭维,孙世杰对夫人大为改观。桃夭故意出现在马球场引孙世杰前来,两人互诉衷情。

第21集

桃夭利用四海帮帮主演了一出被人逼迫设局、却动了真心的戏码,孙世杰深信不疑。孙世杰救出桃夭,桃夭自述凄惨身世博得同情。少春在姚滴珠处得知桃夭以行骗维生,告知孙世杰,不料孙世杰却对桃夭多有维护。公堂之上,四海帮帮主认下指使桃夭行骗之罪。少春声称桃夭行骗就要按律处置,孙世杰心有不甘,桃夭却主动接受惩处。桃夭以四海帮帮主妻儿性命威胁,帮主认下所有罪名后喝下毒药自杀,桃夭被无罪释放。

第22集

玉楼假称孙世杰身患瘟疫,将他送到桃天处照料。谁知桃夭通晓医术,一眼看出孙世杰装病。桃天正洋洋得意之时被,吴月红突然出现,一顿暴打之后,带走了桃夭。吴月红找凤翘求助,凤翘以变卖给人牙子为由讹诈一番。 孙世杰发现桃夭一夜未归后失望伤心,回府后见吴月红讨好自己,决心惜取眼前人。桃夭与人贩子谈判,以三倍赎身价换得颂莲逃脱,找孙世杰求助。苏映雪怀上贾逢源骨肉,贾逢源却让她打掉孩子。

第23集

苏映雪以性命相逼,少春无奈答应帮忙。孙俊豪即将回京,苏映雪惊慌失措企图逃走。不料少春一眼看穿, 在太太面前称苏映雪还有个孪生妹妹苏映宁,跟随苏映雪来到大理寺。在少春的帮助下,苏映雪佯装坠下山崖身死,以苏映宁的身份继续活下去。贾逢源得知消息后买醉,不料苏映雪找上门来投奔。孙俊豪因苏映雪身死痛苦万分,少春见状心怀愧疚。太太忧心二房无后,凤翘向太太提议为孙俊豪迎娶姚滴珠作续房。

第24集

孙世杰执意要娶桃天进门,孙逊以将孙世杰逐出孙府相要挟,孙世杰也不为所动,断然离开。孙逊因此事被弹劾,主动提出让严惩孙世杰,孙世杰被罢官。颂莲担忧此后前程,不料桃天却断言罢官只是考验,淡定自若。吴月红找来少春和凤翘拿主意,凤翘提议将桃天迎进门来,少春却鼓励吴月红撇开情爱,活出自我。姚滴珠前往暮城寻孙俊豪,在途中客栈结识刘蕙兰。孙俊豪来到客栈,却误闯姚滴珠房间,二人不打不相识。

第25集

凤翘因接济乞丐被流民围堵,只得向官兵求救,闹到大堂之上。乞丐声称救济款变少,玉楼出于怜悯并未降罪。天灾过后,流民越来越多。少春求助吴月红 ,提出让她帮忙教授济善堂中的女子学功夫。孙世杰离开孙府后变卖字画维生,四处被人欺负。吴月红不忍夫君受气,偷偷买下字画。太太心疼儿子,同意桃天进门,孙逊却断然拒绝。桃天虽深信眼下只是考验,却难以忍受清贫生活,重新开始酒楼卖唱,结识了陈伯远。

第26集

陈伯远为逃避追债提议将桃天卖到妓院,桃天被带走。此事过后,孙世杰大受打击,立志出人头地之后才肯归家。孙俊豪一行人躲进破庙避雨,不料突逢刺客追杀,意图抢夺姚滴珠头上发簪。打退强盗后,二人温馨谈心,姚滴珠不知孙俊豪身份,却信誓旦旦要找他报复,孙俊豪并未点破。姚滴珠不听劝告执意要前往暮城,孙俊豪拒绝后将其撇下,独身一人的姚滴珠被野狼抓走。正当危机之时,孙俊豪率人出现救出姚滴珠。

第27集

孙俊豪为了换来驻扎暮城的机会,答应孙逊迎娶苏映雪为妻。大婚之日,孙俊豪告知苏映雪实情并留下休书离开。孙俊豪为守护暮城拼尽全力,野狼再次出现,派遣死士进城引爆炸药示威。姚滴珠帮忙百草救助伤者,执意留下与孙俊豪一同守卫暮城。孙世杰摆起露天私塾却无人问津,吴月红放心不下,少春提出将济善堂的小乞儿送去私塾读书。孙世杰意外得知真相,来找吴月红对质。吴月红大赞夫君才华,孙世杰深受感动。

第28集

皇帝因国库亏空龙颜大怒,命孙逊和梁京冠解决国库亏空危机。贾逢源向梁京冠请缨,前去打探孙逊口风,结果铩羽而归。桃天自妓院逃脱,误打误撞被贾逢源所救。贾逢源意外得知桃天结识孙世杰,于是帮助桃天摆脱陈伯远。姚滴珠不惧脏污,一直帮忙救治病患。孙俊豪为摆脱姚滴珠,故作风流前往青楼寻红娘子,姚滴珠气愤离开。姚滴珠看出孙俊豪故意做戏,却气愤于孙俊豪口是心非,于是想要设局证明自己。

第29集

孙世杰来到相国寺,许愿与月红永结同心,却又遇到桃夭,并得知桃夭怀了自己的孩子,无奈之下只得将桃夭带回孙家。沈氏看在桃夭怀有身孕,同意将桃夭带回孙家,待孩子出生后滴血认亲再做打算。吴月红难以接受崩溃大哭,少春一时间也没有解决办法。病患难民伤口感染引出疫病,百草师傅却因腿伤无法去采药。姚滴珠上山采药,孙俊豪一路跟随相护。路遇杀手,以姚滴珠性命相胁要孙俊豪自断一臂,孙俊豪拒绝。

第30集

少春忧虑大爷的家事,柳三绝以戏提点,要少春莫自寻烦恼,静待桃夭自露马脚便可。桃夭讨好沈氏,为留在孙家煞费苦心。桃夭假意找吴月红交好,实则故意挑拨孙世杰与吴月红的关系。吴月红对孙世杰失望,去济善堂做事。桃夭大方封赏下人,又在打马吊时故意输给凤翘,赢得了孙府众人喜欢。桃夭故意搬兰花侵占吴月红练功之地,惹得吴月红动怒,令孙世杰误会吴月红。少春向吴月红支招,要她与桃夭假意交好。

第31集

姚滴珠在草垛中救得谷野,为他疗伤。桃夭去书房翻找国库文书,不料被孙逊发现,训斥她不许再进书房。玉楼查到陈伯远在被发配边疆的路途中溺死,开始开疑桃夭。颂莲为桃夭送信时暴露行踪。桃夭举动又被常嬷嬷发觉,少春因此得知了桃天与贾逢源的往来。孙逊的国库策略被桃夭送至贾府,贾逢源与梁京冠密谈被苏映雪听到。少春以风筝传讯,告知苏映雪孙家有难,苏映雪装病传信给少春孙逊国库策略被偷之事。

第32集

吴月红因练武受伤,孙世杰看着心疼,不禁说出对吴月红的爱意。桃天目睹孙世杰夫妻二人打闹,欲借腹中陈伯远孩子从中破坏。桃天故意设计吴月红将自己推下楼,致使流产,但孙逊与沈氏并未责怪吴月红。吴月红向桃夭点明孙家和吴家联姻的利害关系,桃夭再一次失去筹码。吴月红心中疲惫,欲离开孙家,少春欲借机让桃夭露出狐狸尾巴。孙俊豪怀疑谷野身份,谷野赌气半夜出走,姚滴珠去寻,两人险些被狼叼走。

第33集

少春对玉楼下药,避免他经手丧仪一事。丧仪最终被交给孙世杰办理,不料下葬之时墓穴爆炸,陪葬物品均不翼而飞。皇上交由梁京冠查清此事真相,参与分赃的官员们为了开脱纷纷嫁祸于孙世杰,皇上大怒,孙家陷入危机。桃天欲将从孙家搜刮到的古董首饰折现后从孙家脱身,少春趁机设局。桃夭换好银票后意图乘船逃离,不料正中圈套。玉楼将计策禀明皇上,只需找到身上红肿起疹之人,便是拿了太妃陪葬品之人。

第34集

谷野欲出城为姚滴珠准备生日礼物,和官兵起了冲突,被痛打一顿。姚滴珠与孙俊豪再次因谷野的事情置气,两人和好后约定三日后成亲。军营粮草被烧,孙俊豪再次怀疑谷野身份。百姓们要求处置谷野,姚滴珠拼死相救,城内又有异动,谷野的嫌疑暂时免除。孙有德丈夫去世,少春陪沈氏前去李家凭吊。孙有德的继子不学无术,少春施计将他赶出李府,随后又扮鬼吓唬二少爷少奶奶,打消了他们争夺李家财产的念头。

第35集

暮城岌岌可危,孙俊豪出城调兵,将姚滴珠交给谷野照顾。其实谷野和贾逢源是亲兄弟,两人誓为父母报仇。孙俊豪路遇黑衣人诈死,贾氏兄弟庆祝,不料孙俊豪突然杀回老巢。贾逢源要谷野以姚滴珠胁迫孙俊豪,谷野为难。谷野向姚滴珠承认自己野狼的身份,但姚滴珠其实早已明了。孙俊豪率军赶来,与黑衣人厮杀,黑衣人突然纷纷倒地,原来谷野终是无法对姚滴珠下手,所以提前便对黑衣人下了药,谷野也自杀身亡。

第36集

暮城已经太平,孙俊豪再次受命出征,姚滴珠辞别师父准备回家。李樱等着孙有德为夫殉节,少春让孙有德假装怀孕,李家主母终于盼得李家有后,于是将孙有德殉节一事压了下来。少春替李家二爷报了县学,与其他想入仕之人一同学习。学员们对李樱议论纷纷,李家二爷很是不快。李母为李樱谋得婚事,李家二爷不好好读书,被县学开除。李家就此分家,孙有德独自生活,而柳无双也以管家的身份重新出现在孙有德身边。

第37集

孙有德年少之时与柳无双相知,后孙逊帮孙有德觅得亲事,孙有德企图与柳无双私奔。但此事被孙逊得知,以柳无双性命相胁,逼得孙有德嫁进李家。沈氏看到柳无双一时无语,言称不再插手孙有德与柳无双之事,与少春动身回孙府。玉楼进宫与长姐孙有贞相聚,皇上邀玉楼狩猎。昭和公主女扮男装一同前往,不料猎鹰时受惊,被玉楼救下,遂对玉楼一见钟情。昭和向皇上要求,要嫁给玉楼。玉楼应允,递给少春一纸休书。

第38集

玉楼做戏劝退昭和公主后,来接少春回府。出嫁多年的孙有容回家省亲,说起夫家生意,凤翘、吴月红与梅姨娘都欲投钱进去,少春发觉其中有诈。孙金阁半夜偷拿家中钱财被凤翘发现,孙逊家法伺候。玉楼与少春看出孙金阁拿钱与孙有容有关,故意设局考验,果真孙金阁将银子给了三姐。孙有容身上有淤青,沈氏询问缘由但孙有容绝口不提。孙有容离开孙家,一出门便将轿子、丫鬟、首饰全都归还,原来全部是租来的。

第39集

方家鼎在衙门寻了个差事,却发现写不好公文,记账也出差错。终于明白自己心比天高,多年来谋不得差事不怨别人。方家鼎与孙有容和好,孙有容绣荷包送给娘亲与妯娌们。孙金阁半夜倒腾物件惹得院中爆炸,孙逊对孙金阁很是失望。玉楼与孙金阁兄弟二人夜间畅谈,孙金阁坦白自己对《天工开物》中的发明制造很感兴趣。姚滴珠回家,与少春感慨缘分使然,二人竟成了妯娌。少春掉落东鲛珠,让孙逊想起自己的往事。

第40集

贾逢源东山再起,与梁京冠密谋除掉孙逊,欲拿皇长子逝世做文章。皇长子生母在孩子忌日说孩子暴毙一事,借宫中传闻诬陷孙贵妃在皇长子的彩衣上动过手脚,皇帝命人彻查此事。苏映雪生子难产,接生婆束手无策,姚滴珠前去帮忙接生,母子平安。苏映雪不愿孩子生养在作恶多端的贾逢源身边,将其送走。孙有贞请少春进宫,使得昭和公主与少春冰释前嫌。皇上认定孙有贞害死皇长子,要关押孙有贞,少春提出质疑。

第41集

皇上召见指正孙有贞的太医一家,贾逢源送伶人入宫蒙蔽圣听,贵妃难以洗脱嫌疑,少春求皇上给自己三日时间查明真相。太医在牢房中要见妻儿,皇长子生母帮忙带去牢房。牢房中侍卫为太医妻子偷偷画像,昭和命人根据画像找到太医妻子。少春跟着太医妻子出宫,却被贾逢源带走。贾逢源想杀掉少春,却被梁京冠阻止。昭和公主用腹痛与母亲托梦当借口,为孙有贞争得一日宽限。苏映雪给下人们下药,让少春出逃。

第42集

少春发现丁管家整日不着家,于是盯梢尾随,发现了一家庄子。少春假扮孙逊,想从丁管家口中得知钱财去处,丁管家发觉有诈,并未透露钱财信息,少春将丁管家监禁。孙逊得知丁管家失踪,找丁家媳妇问话,得知了少春在打听丁管家的事情。孙逊邀少春夜聊,又带少春去自己贴钱修建的河堤,让她看到自己为官是为百姓请命。少春问起父亲死因,孙逊直言与自己无关。孙逊用丁管家妻儿试探少春,少春放丁管家回孙家。

第43集

皇上赐孙逊毒酒,但赦免了孙逊的家人。少春与玉楼两人再也无法如昔日那般恩爱,玉楼远走他乡。孙世杰在暮城开了私塾,教孩子们读书。孙金阁开了一家修理铺子,还是像昔日一样怕老婆。孙俊豪给姚滴珠寄信,预备接她回暮城同孙家人一起生活。皇上召见梁京冠,孙逊突然现身,原来这一切都是孙逊和少春设的局,为的是找回被梁京冠贪墨的银两。少春孤身南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扬州寻到孙玉楼,两人放下仇恨,开始新的生活。(大结局)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